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剑金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皇城内府 贵妇偷情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4004 2019.01.07 06:00

  于正威打开蜡封书信看罢,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马思明忙问是什么事?于正威说道:“总舵主说胡安、李祺和黄大兴这几日不知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连连抄了我们六个分舵,三百多号人无一生还,就连襁褓中的婴儿也没能幸免,真是灭绝人性,这次明义社损失惨重。总舵主让我们也要当心,他不日就来京城,意在讨论刺杀胡安、李祺等人。”

  马思明听罢于正威的话后悔今天没有立马答应柳彦奇一起刺杀李祺的事,看来此人一日不除必将会有更多的人惨死他的手上。别说他待自己如弟,就算他是自己的亲哥哥,如此到处杀戮自己也当大义灭亲。

  于正威吩咐钱波速速前去秘密据点,通知所有人马上转移,不见平安暗号任何人不得返回,同时,各自自行藏身,不得和任何分舵的人有所联络,以免暴露身份,给李祺他们可乘之机。

  钱波和送信的人都离开后马思明就把今日柳彦奇要与他一起刺杀李祺的事说了。于正威问马思明柳彦奇又是什么人?马思明便把他们相识的经过说了一遍。于正威说道:“柳彦奇原来就是江湖上传说的‘云贵第一快剑’,这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年纪轻轻便在江湖上立了万儿。只是,他是顺义社的人。此人可靠吗?”

  马思明说道:“他虽然是顺义社的人,但为人正直,是个可信之人。”

  于正威说道:“合作也好,李祺不仅武艺高强,而且诡计多端,非常不容易对付,咱们明义社对他进行了多次行刺都以失败告终,这次总舵主在信中让我找个合适的人选,再次对他进行刺杀,可是,李祺极难对付,我一时不知该派谁去才好,论武功,你不在他之下,有心让你去,又怕你有个好歹,我怎能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可是别人,武功又都不是李祺的对手。”

  马思明说道:“于叔叔,我和李祺交过手了,我胜他虽然困难,但是他想胜我也是不易。若我与柳彦奇联手一定可以全胜。”

  于正威想了想说道:“此事等总舵主到了再做决定不迟。也许总舵主这次来会带来更合适的人选呢。”

  马思明不再坚持,说既然这样,那就等总舵主到了再做定夺吧,反正这件事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做到的,也需好好计划一番才行。

  于正威同意马思明所说的,说道:“那好,我就先派人暗中监视李祺,等时机成熟再做定夺。”

  马思明告辞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准备晚上的行动。

  于秀芸跟了进来要求和他一起去,马思明说不用,人多目标太大反而不安全,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于秀芸知道马思明武功不弱,但是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担心,毕竟这里是京城重地,只要稍有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会引火烧身。

  于秀芸再次提出来要去皇城外接应,马思明依然婉言拒绝了,说道:“姐姐放心,我今天去只是暗中访查一番,并不打算动手,姐姐大可以放心,若找到了小翠姑娘,等需要动手之时,小弟一定请姐姐相助。”

  于秀芸见马思明如此说,便不再坚持要去,但是满脸的关切让马思明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更希望她不这么关心自己,那样自己也好有一天有理由和她解除婚约,如今见她这样,分明已经将自己当成她的夫君一样了,这样的关心让马思明心里充满了愧疚。

  三更鼓过,马思明换好了夜行衣,因为晚上皇城的城门都已经关闭,马思明便一路来到了皇城城墙之下,从怀中掏出爬墙索“飞龙爪”,用力向上一抛,飞龙爪就径直飞上了皇城的城墙,挂在了城墙之上,马思明用力拽了拽感觉很牢固,便手拉着绳索脚尖蹬住城墙,飞快地爬了上去。

  马思明爬上城墙向下看去,打更的身后有一队夜巡的清兵,穿戴整齐,腰里都挎着刀,齐步而过。

  马思明等夜巡的清兵走远了才飘身落下城墙。因为白天已经探过路了,很容易的就找到了苏合尔泰的府邸,寻了个僻静处翻身上了围墙。前院正房还有灯火,远远看见几个下人进进出出,好似有客。马思明借着夜色的掩护欺身来到了正房的后面,双足点地一纵身形就上了房顶,慢慢地匍匐着来到前面的飞檐之上,看看四下里无人,便一式倒挂金钩点破窗户纸向屋内望去,屋中一断臂之人正在和一贵妇人说话,看那贵妇人的穿着打扮,马思明猜想一定是苏合尔泰的老婆,那断臂人马思明仔细一看也认识,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在开封府阻拦他的那个门官,马思明正自纳罕,那日还好好地,今天怎么就少了一条手臂呢?马思明哪里知道那日他进入知府府衙之后发生的事情。

  这时那贵妇人问道:“老爷几时回来?”

  那断臂门官回道:“老爷身边的事忙完就要进京了,正好鳌大人的生辰也快要到了,老爷得了好多的宝贝,准备带回来孝敬鳌大人呢,这次老爷可是精心准备的,鳌大人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只要鳌大人一高兴,老爷回调京师的事儿可以说是毫无悬念了。”

  那贵妇人冷哼两声说道:“他得了宝贝就知道往鳌拜的府上送,就不知道他的家里还有个我。”

  那断臂门官忙上前一步说道:“夫人说的哪里的话,老爷时时刻刻都想着夫人呢,这次让我回来,还特意给夫人带回来一颗这么大的夜明珠呢,这可是难得的宝贝,老爷可是没舍得送给鳌大人,特意让我带回来送与夫人。”

  断臂门官说着话,从怀中取出来一个精致的锦盒,平举着递到了那贵妇人的面前。

  贵妇人接过锦盒打开一看,果然一颗硕大的夜明珠藏在里面。贵妇人一见心里高兴,急忙拿在手里一番观赏,随后说道:“快,快熄灭了灯火,我要看看它到底有多神奇。”

  下人们赶紧熄灭了所有灯火,只见那贵妇人缓缓地打开双手,霎时,那颗夜明珠放射出奇异的光亮来,几乎把整间屋子都照亮了,贵妇人兴奋得不得了。下人们也都无不唏嘘。

  贵妇人欣赏够了,将夜明珠放回锦盒之中,下人们又重新点起了灯火。

  贵妇人说道:“听说最近乱党横行,山贼四起,老爷搜集了那么多宝贝回京能安全吗?”

  那断臂门官说道:“这个老爷早有打算了,他要找一家镖局,让镖局护送这批宝贝进京,若路上有失,可以找镖局赔偿大笔银子的。”

  那贵妇人怒道:“宝贝都丢了,赔再多的银子管屁用。”

  那断臂门官诡秘的笑道:“老爷早有妙计在心,让镖局押送的不过是些银两之物,真正的宝物大人怎放心让镖局的人押送呢。用他们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老爷说这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那贵妇人皱着的眉头又舒展开来说道:“原来如此。”又问道:“你胳膊的伤怎么样了?”

  那断臂门官万分委屈的说道:“夫人,我胳膊上的伤虽然好了,可是我心里的伤还在滴血。李祺仗着剿杀乱匪有功目空一切,根本就没把老爷和夫人放在眼里,此人若不趁早除去,日后不定怎样飞扬跋扈呢。”

  那贵妇人说道:“这事我早就和我的哥哥说过了,他已经上了奏折参了胡安和李祺一本,鳌大人说很快就会彻查他们的,你就等着听好吧。”

  那断臂门官脸上露出喜色,说道:“我断条胳膊算不得什么,俗话说,打狗还需看看主人面,李祺这么做其实是冲着老爷去的,想给老爷一个下马威,他这么做分明是不把老爷放在眼里,是在给老爷颜色看。”

  那贵妇人撇了撇嘴说道:“他给老爷颜色看,就凭他围剿乱匪那点微功他也配,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老爷为大清朝南征北战那会儿他还在他妈妈怀里吃奶呢。”

  那断臂门官忙说道:“那是那是,”接着又问道:“前些日子,老爷派人送回来的那几个女孩子训练的怎么样了?老爷说鳌大人的寿辰就要到了,要抓紧训练,实在不听话的就卖到窑子里去,可不能冲撞了鳌大人,那样就适得其反了。”

  马思明一听到这个消息,心头一喜,知道那几个姑娘还在苏合尔泰的府上,没被送走说明她们目前还是很安全的。只是不知被关押在什么地方了?

  这时那贵妇人说道:“还好,开始都又哭又闹的,后来王总管把他那大家伙什往出一亮,说谁要是不听话就让谁尝尝它的厉害,然后再卖到窑子里去,这一招还真管用,全都吓得老老实实的了。”说完还哈哈地笑。忽然感觉自己一时得意忘形失了言,忙板起脸说道:“这个耳朵听那个耳朵冒出去就是了,不要出去乱讲。”

  那断臂门官很懂事,说道:“我只听到那几个毛丫头都让夫人给摆平了,别的我什么也没听到。”

  那贵妇人说道:“这样最好。”

  马思明从那贵妇人的言语中猜得出来,此人一定和那个管家有染,要不然她怎么会知道他的……。也难怪,自己的男人成年的做外任,他身边自有小老婆随行,并不寂寞,她一个人独守空房,不发生这种事那反倒不正常了。

  那断臂门官说道:“夫人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告退了。”

  那贵妇人“嗯”了一声,复又说道:“明天早上去找管家领一百两赏银吧,只要你会说话会办事,以后有的赏你的。”

  她这句话自是一语双关,那断臂门官自也心知肚明,连连道谢。

  马思明怕这断臂门官出来看见自己,忙收身藏好。等那断臂门官走后,几个仆人进来收拾屋子,那贵妇人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已经很晚了,你们都各自回房歇着去吧。”

  这些下人们自然会意,都各自回房去了。

  待所有下人都走尽了,那贵妇人吹灭了灯烛,蹑手蹑脚的走出正房,向前门房的一个偏厦而去。

  马思明正自纳罕,身为贵胄的她怎么会居住在门房偏厦呢?一时好奇就尾随了上去。

  藏好身子静静一听才知道,原来这里居住的正是苏合尔泰的管家,马思明再一回想刚才她说的话,心里一下子就全明白了。

  屋里并没有点灯,这时屋里传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夫人来的也太早了吧?万一被哪个下人看到可如何是好?”

  那贵妇人说道:“你就是个敢偷腥不敢露脸的猫儿,你以为这事儿还没人知道啊,只是谁都不敢说罢了。哼哼!谁敢说?除非她不想活了。去年那个丫头出来起夜,看到我往回走,明明知道是我还问‘谁呀’,自己找死,我第二天当着大家的面把她扔到了井里,就是让她们都知道,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别问,乱说话,这就是她的下场。”

  那男人说道:“那也还是小心为好。老爷就要回府了。”

  那贵妇人说道:“他回府又能怎样?这么多年来他连我的房都不进,只许他在外山珍海味,还不许我在家吃鱼了。没有我娘家的势力,能有他苏合尔泰的今天。”

  贵妇人又说道:“那几个丫头训练的怎么样了?”

  那男人的声音说道:“这几天都挺听话的,规矩也学了不少了。”

  贵妇人说道:“都给我看好了,日子就快到了,别出什么差错。”

  那男人说道:“放心吧,后院的石屋铜墙铁壁一般,任凭她们再有本事也逃不出去,外间有阿虎看守,她们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出来,除非她们是不想活了。”

  “啊”,快点,我就喜欢你这猛劲……

  马思明知道了关押刘小翠的地点便不敢怠慢,忙一压身形,借着夜色的掩护往后院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