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剑金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镖银被劫 圣泉山庄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4179 2019.02.06 06:00

  马思明说道:“阁下若真心想一睹此刀的风采,我便借你看上一看。”

  那人吃惊道:“你真的肯把宝刀借我一看?”

  马思明说道:“没什么不可以的。”

  那人说道:“你就不怕我拿了宝刀之后逃之夭夭?”

  马思明说道:“我敢借自然就不会怕你跑了。”

  马思明这么说并非完全是因为自己相信这个人不会跑,而是他知道,自己的轻功绝不在此人之下,而且比这个人还略有胜出,另一方面,马思明感觉此人并非是那种阴损大恶之人,否则刚才在客栈里,他无论有没有迷倒自己,进入房中后他首先就会出手来结果自己的性命,看他一心想偷刀却并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上判断,此人应该是个正人君子。因此他才会答应将金光刀借他一睹风采。

  马思明说完话解下金光刀扔向了那人。

  那人接刀在手,先是仔细观察了一番刀身外表,那鳄鱼皮做成的刀鞘用金丝银线镶嵌着纹理花边,刀鞘悬孔里系着红绒丝线,再看刀柄,握柄银丝满盘,握柄的顶端有一个用来拴丝绸飘穗的小孔,护手正中间两面各镶嵌着一颗绿宝石,真是美不可言。

  那人观赏一番之后,右手一握刀柄,左手一按卡簧,金光刀便已经脱鞘而出了。但是,这把刀和一把普通的佩刀没什么两样,并未有任何的特别之处。那人端详了半天,然后将刀插回刀鞘扔回给马思明说道:“本以为今天可以一睹宝刀的风采,没想到这只不过是宝匣之中装了一块烂铁而已。江湖传言金光刀出鞘会金光四射,有二龙飞腾,你这刀看上去和普通佩刀没什么两样,并非是真正的金光刀,要么是你被别人给骗了,要么你就是拿了一把假刀来愚弄于我。我说刚才打斗之时你为什么不肯出刀,原来此刀是个假货,银样蜡枪头。”

  马思明哈哈笑道:“你又没有见过金光刀,你怎么会知道它是真是假?金光刀是把宝刀,宝刀自然有它自己的个性,既然是宝刀,那他便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唤出它的真身的。金光刀只有遇到有缘人才会金光四射,二龙飞腾。看来你与此刀无缘啊。”

  那人说道:“哦?没听说宝刀还有这么多的说头,你说我与宝刀无缘,那么你呢?你可与此刀有无缘份?”

  马思明并未答话,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那人说道:“这么说你与此刀有缘了?那你拔出此刀来让我见识见识,你若不敢,说明此刀就是一把假刀。”

  马思明说道:“既然你心这么好奇,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这把宝刀的神奇之处。”

  说完话,马思明健步站稳,右手握住刀柄,左手轻轻地一按卡簧,金光刀“镗啷啷”一声啸响,随着一道耀眼的金光脱鞘而出,霎时,龙吟之声传来,两条金龙飞腾而出,盘旋在空中,甚是壮观。

  那人一见惊叹道:“果然是把宝刀,果然是把宝刀,没想到这宝刀还因人而动,真是匪夷所思,真是太美妙了,真是太神奇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马思明之所以敢把手中刀借此人一看,是因为在打斗过程中马思明感觉此人并无恶意。也许真的只是一时好奇,想一睹宝刀的风采。因此便大着胆子借他看了一眼,没想到这把宝刀到了他的手上居然什么光彩都没有出现,显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这让马思明感觉十分奇怪,忽然他就想起了康熙小皇帝说过的话:“此刀说来也真是奇怪,它在你的手上就能光芒四射,切金断玉,可是在我手里这么多年,从未见它露过锋芒,和一把普通的刀没什么两样,想来一是你与此刀有缘,二是宝刀也是爱英雄啊……”

  想到这里马思明心想:这把刀莫非真的识人不成?于是马思明才决定亲自出刀让他见识见识。

  那人看罢说道:“本人已一睹宝刀风采,无遗憾了,这就告辞。”

  走出去没两步又回来说道:“在下是离此处不远的‘圣泉山庄’的少庄主,我名叫高一笑,我父亲名叫高伯年,我们圣泉山庄向来好客,从此处过往的江湖中人大多都会到我的家中小坐,马兄弟如若不急着赶路,明日到我的山庄一聚如何?”

  马思明说道:“高兄弟的盛情小弟心领了,我们明日还要赶路,就不去打扰了,等押完这趟镖回来的时候再登门拜访。”

  高一笑说道:“也好,高某随时恭候。”

  马思明回到客房刚刚躺下,就听到有人噔噔噔地跑到二楼,叫道:“副总镖头,马镖头,不好了,咱们的镖银被人偷走了。”马思明闻听此言赶忙起身出来问怎么回事?

  这时于秀芸也已经穿好衣服开门走了出来。

  那名镖师向于秀芸秉报道:“副总镖头,刚才我和其他两名兄弟去换班,到了镖车旁边才发现,先前值班的三人都被人封住了穴道,我们一检查镖车,镖车内已经空空如也,镖银全都不见了。”

  于秀芸惊呼道:“什么?镖银被人偷走了?快,快,带我过去看看。”

  马思明也紧跟着来到了停放镖车的后院,被封住穴道的三人还定在那里,另外有两名镖师正在查看现场。

  马思明和于秀芸将那三人穴道解开,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钱波说道:“就在半个时辰前,我们忽然听到有风吹柳梢的声音,我们三个人正感觉奇怪呢,今夜并没有风哪来的这奇怪声响?刚说完话,就感觉一股阴风袭来,接着我们三人就被人封住了穴道。那人封住了我们的穴道之后便打开马车,和另一个同伙将车上的镖银尽数劫走了。”

  于秀芸说道:“这伙盗贼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客栈里动手。”

  马思明说道:“未必是山贼,看他们被点穴的手法,应该是个武林高手。”

  于秀芸说道:“武林高手?那会是什么人呢?”

  马思明首先想到的就是“圣泉山庄”的少主人高一笑,一定是他假借偷刀,施了一个调虎离山之计,故意把自己引开,然后又派人来劫走了镖银。

  马思明心中暗想:此人看着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没想到竟是个颇有心机的盗贼。

  马思明安慰于秀芸说道:“不用担心,我知道是谁盗走了咱们的镖银,等天一亮我们就去他家中索要。”

  于秀芸说道:“你知道?是谁?”

  马思明便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然后说道:“一定是他派人盗走了咱们的镖银,否则,怎么会这么巧,我刚好被他调走,这边镖银就丢了。”

  于秀芸说道:“若真是此人盗走了镖银,那他所说的什么山庄少主人的身份恐怕也是假的,没准故意谎报这个名字,转移我们的视线,也或许就是栽赃陷害给圣泉山庄。”

  马思明说道:“无论是什么原因,这个圣泉山庄我们都必须要去探个究竟了。只有去了才能知道情况的真假。”

  于秀芸说道:“目前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只怕若真是他们所为,我们就是去了他们也未必能承认。”

  次日晨起,马思明和于秀芸让乌兰图雅等人在客栈等候,他们二人骑着马直奔“圣泉山庄”而去。约莫一个多时辰,二人便来到了一处风景秀丽,依山傍水而建的一处山庄。远远地看见山庄外面,路边立着一块巨石,走近一看,上面龙飞凤舞地刻着四个大字“圣泉山庄”。

  再往前约有半里路便来到了山庄的大门前。

  山庄的大门门楼都是用松木原木做成,四周也都是原木围栏,高约两丈。门楼两侧各挂着一盏大红灯笼,灯笼上也写着四个大字“圣泉山庄”。

  马思明跳下马来,上前叩门。

  木门被人推开,出来一位五旬老者,打量了马思明二人一番说道:“二人可是来拜访我家庄主的?”

  马思明说道:“是的,我与你家少庄主有约,你叫他出来见我。”

  那老者说道:“那公子贵姓?”

  马思明说道:“扬威镖局马思明。”

  老者进去没多会儿,高一笑便笑着迎了出来,边走边说道:“昨晚我约马兄弟来山庄一聚,马兄弟还说急着赶路,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居然就来了,高一笑未能远迎真是怠慢二位了。”

  马思明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我们本来确实急着赶路不想过来打扰的,可是高兄昨晚将马某人调离客栈,却派人暗中拿走了我们的镖银,我们因此不得不来拜访啊。”

  高一笑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说道:“马兄弟此话怎讲?我昨天确实有意要盗马兄弟的宝刀一看,可是我绝对没有派人去劫取你们的镖银啊。”

  于秀芸双刀一亮说道:“我就知道你是不会承认的,看来,只能用兵器和你讲道理了。”

  说着话,手中双刀已经一式“排山倒海”攻向了高一笑。

  高一笑身子轻轻一飘闪在一旁,说道:“姑娘长得如此超凡脱俗,没想到竟是个泼辣户,话尚未说明怎么就动起手来了。”

  于秀芸说道:“对付你这样的匪类,有什么好说明的,快还我镖银,否则就吃我一刀。”说着话再次摆刀,一式“二龙出水”直奔高一笑。

  高一笑依旧不还手,再次飘身闪过。

  于秀芸哪里肯罢手,手中双刀空中画弧,一式“垂柳摇风”继续攻击高一笑。

  高一笑还是不还手,依旧飘身闪过。同时对马思明说道:“马兄弟,话尚未说明,为何就动了手了,快让这位姑娘住手,听我把话说明白可好?”

  没等马思明说话,打斗之声已经惊动了庄里的人,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笑儿,一大早上是哪位江湖中的朋友来访啊?怎么还没进门就动起手来了呢?”

  说话间,一位满面红光,身体健壮的五旬老人走了出来。

  高一笑退到一旁指着马思明对来人说道:“爹,此人就是一刀刺死东洋武士,并且力破鳌拜金丝铠甲的马思明。”

  那老者一边捋着自己的胡须一边打量着马思明,看罢说道:“江湖代有人才出,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少侠,高某人久仰威名久矣,今日能得一见真是三生有幸啊,来来来,快快里边请。”

  马思明双手一抱拳说道:“高庄主,昨天令公子夜半来我住的客栈偷我的宝刀不成,把我引到了城外,没想到在我离开后不久我们镖局的银两全数被劫,马某人觉得此事与少庄主脱不了干系,因此一早上便来打扰,希望高庄主能给马某一个解释。”

  高伯年说道:“岂会有这等事?我们圣泉山庄何时缺过银子?倒是过往的江湖豪杰每每遇到困难,都来我的山庄拆借,你说,我可能去盗劫贵镖局的银两吗?”

  马思明说道:“你说不是你们做的,那昨天晚上的事也未免太过巧合了吧?”

  高一笑说道:“昨天晚上我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马兄弟可否告知一二?”

  马思明于是把昨天晚上的事学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此人武功奇高,绝非一般山贼路匪所为。”

  高一笑说道:“此事也的确是够巧合的了,既然事情因我而起,我岂能不给马兄弟一个交代,二位先到庄里休息,我圣泉山庄在宁远这个地方眼线众多,所有经过此地的江湖中人和绿林好汉都瞒不过我们的耳目,二位且等我发出消息,不出半日便可知晓。”

  马思明说道:“那我就暂且相信与你,如果中午还不见消息,那高庄主就要给在下一个解释了。”

  高伯年说道:“好说好说,如果中午还没有消息,二位丢失多少银两我高某人全数奉上如何?”

  高伯年这么一说,马思明反觉得不好意思了,心中暗想:难道镖银真的不是圣泉山庄所劫?难道自己的判断错了?

  于秀芸见高伯年这么说她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一定是高伯年在拖延时间,好有利于他们把镖银转移到别处。便向马思明小声说道:“我总感觉他是在拖延我们。”

  马思明说道:“看他模样不像是在诓骗我们,且等上半日再做定夺。”

  就在二人相互交换意见之时,高一笑已经吩咐过了家丁,让他们快速的飞鸽传书,通知所有人立刻将近两日所有来过宁远的江湖中人和绿林中人全数报上名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