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剑金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李祺相救 藏俊京郊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4035 2019.01.15 06:00

  林文孝看到了刺杀柳彦奇的大好机会,一个健步便蹿了过去,手中长剑直奔柳彦奇哽嗓咽喉刺去。

  此时的柳彦奇已经昏厥过去,再无任何反抗能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条修长的身影极速的飞来,同时,一柄长剑放射着寒光向前递出,将林文孝即将刺中柳彦奇的剑挡了开去。

  林文孝站定身子刚要发怒,定睛一看,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向后连连退去数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玉面阎罗”小爷李祺。

  林文孝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心里着实是想置柳彦奇于死地,但是他又惧怕小爷李祺,他跟随李祺多年,他深知李祺的为人。李祺早就下令不让她的手下人找柳彦奇和马思明的麻烦,可是林文孝一方面报仇心切,另一方面怕天长日久柳彦奇揭穿自己弑师的事情,那对自己来说可真不是一件好事情,自己不光要遭到武当派门规的处罚,还要遭到江湖中人的唾弃,只有柳彦奇死了,他才可以放心大胆的活着。因此,他不得不背着李祺来找柳彦奇的麻烦,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这紧要关头,李祺居然突然的出现了,他要想杀掉柳彦奇,除非连李祺也一起杀掉,可是,他深知李祺的武功,而且李祺诡计多端,身边高手众多,并不容易对付,再者,杀掉李祺,就等于自己推倒了自己的靠山,那自己所做的一切就毫无意义了。

  林文孝心中愤恨李祺的出现,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剑柄。

  李祺冷冷地说道:“林文孝,你居然敢不听我的号令,私自找人刺杀柳彦奇?你想造反吗?”

  林文孝尽管心里愤恨,尽管他十分的不服气,但是,李祺一说话,他立马软了下来,忙辩解道:“小爷,非是我要找他的麻烦,实在是柳彦奇他找我的麻烦,非要置我于死地,我的师父气不过与他理论,不曾想他暗中下手,把我师父害死了,今日我的四位师伯刚巧碰到他,非要为我师父报仇,我也是无可奈何,还望小爷明察。”

  刘海走上前来说道:“文孝,他又是何人?”

  林文孝忙道:“这位就是京城剿乱副统领,江湖人称玉面书生的小爷李祺李大人。”

  周洋过来说道:“我不管你是李大人还是王大人,此人杀了我们的师弟,我们今天必须杀了他为我师弟报仇。”

  李祺说道:“你们亲见他杀了你们的师弟了?”

  刘海说道:“那倒是没有。但是,我师弟临死时在地上写下了柳彦奇这三个字,那不是他还能是谁?李大人,希望你不要从中阻拦,否则……”

  李祺冷哼道:“否则怎样?连我一块儿杀了?哼哼!就怕你们没有那个本事。”

  郑湖过来说道:“那就让你也尝尝五行剑阵的厉害。”

  李祺哈哈笑道:“五行剑阵,你们还有五个人吗?”

  刘海知道大师兄秦江右肩胛骨被柳彦奇弩箭射穿,已经拿不住剑了,便说道:“那我们四人相互照应也一样可以结阵。”

  李祺看了林文孝一眼说道:“你问问他敢吗?”

  林文孝尽管心里百分之一千的想杀掉柳彦奇,但是让他背叛李祺他还真不敢,一方面他惧怕李祺的心狠手辣,另一方面,他还指望着李祺升官发财呢。林文孝后退几步没有言语。

  刘海说道:“就凭我们仨也一样可以对付得了你。”

  李祺不知道柳彦奇到底伤的有多重,不想和他们浪费太多时间,如果真要交手,凭自己一人之力想要胜他们这三个人也是不可能的,如今之计只有……。想到此处李祺自怀中取出一物说道:“三位可认识这个?”

  武当五子也是老江湖了,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个东西,他们几个不约而同地惊呼道:“毒物神针!”同时一起退后数步。他们不知道此人是何来历,也不知道他手里怎么会有这个令武林中人闻风丧胆的毒辣暗器“毒物神针”的。

  刘海说道:“李大人和五毒门有何渊源?怎么会有五毒门的独门暗器?”

  李祺说道:“这个不劳几位知道,我既然拥有它自然有拥有它的道理。”

  李祺将这根黑管一样的东西晃了晃说道:“既然你们没有亲眼看见他杀人,那么也就是说他即有可能是杀害你们师弟的凶手,也有可能不是,既然你们不能确定他就是凶手,那好,今日我要带走此人,四位有时间可以好好的访查访查,如果你们的师弟不是他所杀,你们另寻凶手,日后如果四位查明了你们的师弟却是此人所杀,到时候可以再来找我要人,到时候我绝不会阻拦你们把他带走。”

  毒物神针的确震住了这四个人,他们全都知道这个毒物神针的厉害。这可是五毒门的最毒辣的暗器,也是江湖中最为毒辣的暗器,它可以发射十几种剧毒烟雾和毒针,其中几种都是见血封喉的奇毒。

  秦江生怕自己的师弟们一时冲动,硬要阻拦李祺的话,难免被“毒物神针”所害,忙忍住疼痛上前说道:“既然李大人这么说,那我们就卖李大人一个人情,等我们安葬了师弟之后我们会彻查此事,如果真的是柳彦奇所为,我希望到时候李大人能够言而有信,不要再阻拦我们拿他问罪。”

  李祺一心想要尽快带走柳彦奇为他疗伤,也不想和他们多做纠缠,便说道:“放心,我李祺说话算话,到时候你们再找他复仇,我绝不阻拦。”

  李祺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等你们查明白了柳彦奇的伤也早就好了,只怕到时候你们难是他的对手,就算你们结阵可以赢他,我李祺岂会给你们杀他的机会?哼哼!跟我李祺作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到时候不等你们来寻柳彦奇,我先找人去灭了你们。敢动我的心上人,除了死路你们别无它路可走。”

  武当四子知难而退,往土地庙里走去。

  李祺目视武当四子离开现场,回头对林文孝说道:“你还不赶紧滚蛋,还等什么?”

  林文孝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听命,说了声:“小爷保重。”然后转身也离开了。

  李祺将柳彦奇带到了临近镇上的一家客栈,然后帮他脱去上衣,取出红伤药粉洒在了他的伤口之上,又给他包扎了一番。然后盘膝打坐,开始运功为他疗伤。

  昏迷之中的柳彦奇顿觉一股真气经由后背上的多个穴道慢慢地注入到了自己的体内,这股真气顺着经脉开始在自己的身体里四处游走,直到来到了自己受伤的部位。

  这股真元之气从四面八方围拢上来,开始修复被掌力震伤的身体组织。被掌力震伤的地方被逐渐的修复,柳彦奇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匀称,疼痛缓解了大半,虽然心里明明白白,可是柳彦奇却无法醒来,也睁不开双眼,他不知道是谁救了自己,他很想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人,也很想向他说声“谢谢”,可是,他浑身酸软无力,动弹不得,眼皮重如千斤,根本就无法睁开,嘴唇也不听使唤,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李祺帮柳彦奇疗完伤,又喂他服下一粒疗伤神药“参精养身丸”,这才将他放倒在了床上,自己则一个人离开了客栈,出去租了一辆马车来,她和车夫二人将柳彦奇抬上了马车,一路往京城而去。

  柳彦奇因被李祺点了睡穴,如此连续昏睡了三天方醒。

  这天午后,柳彦奇慢慢地苏醒过来,见自己已经身处一处民宅之中。挣扎着起来,走出房门一看,这原来是一个四合院的小院落,正房三间,中间是堂屋,东西两间各为休息之室,东西两边各有两小间厢房,正面是院门,院门上方有简易的门楼,门楼两侧各有一间门房。庭院不大,靠东边有一口水井,靠西边有一株老杏树,这棵老杏树长得枝繁叶茂,树梢已经伸展到了屋顶之上。

  正当柳彦奇环顾各处的时候,院门被人推开了,柳彦奇举目看去心中是一阵惊喜。原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柳彦奇心爱的女人木子姑娘。

  原来,李祺把柳彦奇带回到京城,在京城外城的一处僻静之处租下了这个小四合院,一切安置妥当,自己便回到自己的统领府中,点看所有参与劫宝的人是否全都归队。然后论功行赏,并让他们守口如瓶,谁要是走露了消息,定斩不饶。

  林文孝自从那日劫杀柳彦奇未成,半路被李祺救走,心中便一直忐忑不安,他本就无心护送师父的灵柩回武当,便编造了一个理由,离开了四位师伯,也一路往京城而来。

  林文孝走后刘海叹了口气说道:“五师弟一向爱徒如子,可是这林文孝却不愿放弃仕途来护送自己的师父回武当,如此不孝之徒,枉费师弟疼他一场了。”

  秦江叹了口气说道:“我早就看他不是感恩之人,可惜,五师弟不这么认为。”

  周洋说道:“看那柳彦奇并不像文孝说的那么狂傲不逊,也不像是说谎之人,也许真是我们师兄弟几个失察了。”

  刘海说道:“师弟此话怎讲?”

  周洋说道:“打斗之时,柳彦奇说他和五师弟斗武是真,但他只是打了五师弟一掌,那一掌不足以要了他的性命,可是五师弟明明是自背后被人一剑穿心致死。文孝说是柳彦奇自背后暗算了五师弟,不知道他们两个谁在说谎?”

  刘海说道:“当然是柳彦奇再说谎了,难道文孝还能说谎不成?”

  周洋说道:“我倒是愿意相信文孝没有说谎,可是大家想想,柳彦奇能够杀得了五师弟,那当时文孝就在现场,以文孝的武功又岂是柳彦奇的对手?那柳彦奇为什么没有杀人灭口?”

  刘海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柳彦奇当时真的没有杀死五师弟,杀死五师弟的另有其人?”

  周洋说道:“我也不能断定,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

  郑湖也说道:“三师兄说的有些道理,我去客栈找柳彦奇的时候柳彦奇仅从装扮上就不难认出我是武当门人,而他不但没有质疑,也没有丝毫的防范就和我一起来到了土地庙,如果五师弟真是死在他的手上,我想他必不会跟我前来。至少不会毫无防范的就进了土地庙,他若有三分防备,也不会被我一掌击中。”

  秦江说道:“看来此事我们真的需要好好调查一番才行。否则误杀了好人不说,却让真凶逍遥法外了。”

  林文孝回到京城后,生怕李祺会向他问罪,因此他战战兢兢地不敢露面。李祺清点完众人发现少了林文孝便问林文孝怎么还没有回来?就有人说看到林文孝回到京城了,只是这两天都躲躲闪闪的不敢来统领府。

  李祺自是心知肚明,知道他是怕自己责罚他。虽然李祺并不怎么喜欢林文孝,但是林文孝却给他出了不少的主意,他也的确从他的主意中收获了不少的好处,虽然有些主意出的确实有些阴损,但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并不在乎这些。林文孝劫杀柳彦奇确实让她很恼火,但是他还有可用之处,暂时李祺并不想惩治他,于是吩咐其他人,将林文孝的那份奖赏一道领了,让他亲自给林文孝送去,并让他通知林文孝回岗就职。

  林文孝见李祺并未问罪自己还给自己照发了奖赏心中大喜,自此更加狂傲。

  李祺哪里知道,她这是在养虎为患,她原以为可以将林文孝控制在自己的手掌之上,她万万没有想到,后来林文孝通过断臂门官联合苏合尔泰等人,一起出卖了李祺,将李祺逼上了绝路……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李祺忙完了统领府的事,这才悄悄的出来,来到自己的秘密住所,更换了女装,她要以木子的身份来照顾柳彦奇,让他体会她的似水柔情,同时,她也需要他的柔情似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