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剑金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真假难辨 宝刀失得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4017 2019.02.13 06:00

  于秀芸放走了那兵士,回过头来向高一笑致谢。

  高一笑说道:“举手之劳而已,不必言谢。”

  于秀芸好奇地问道:“少庄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高一笑早已经想好了说辞,说道:“你们走后,家父委托我去办一些家事,正好路过这里,看见这伙山贼正在打劫,来到跟前一看原来是你们,大家也算熟人了,哪有不出手相助的道理。”

  于秀芸再次表示感谢。高一笑说道:“于姑娘怎么会惹上官府的人呢?”

  于秀芸便把扬威镖局和苏合尔泰之间的事简单说了一下,高一笑明知故问道:“原来如此。和你同行的那位马兄弟呢?他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

  于秀芸这才想起来马思明去追乌兰图雅还没有回来,忙吩咐大家赶紧赶路。

  高一笑因为一心想接近于秀芸并博取她的好感,便要求和镖队同行,于秀芸说道:“这样会不会耽误了您自己的事啊?”

  高一笑说道:“于姑娘大可以放心,我的事并不重要,况且我要去的地方恰巧和姑娘走镖的路线相同,大家一起走相互也好有个照应。”

  于秀芸以为高一笑所要去的地方真的和镖队的路线相同呢,便说道:“真是这样那太好了,少庄主,这一路上有了你,我们就又多了一个好帮手,只是,怕是要让少庄主受累了。”

  高一笑说道:“于姑娘说的哪里话来,我高一笑甘愿为于姑娘效犬马之劳。”

  别看一旁的刘小翠人小,她却从中看出了些许端倪,冲高一笑挤了挤眼睛说道:“恐怕少庄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高一笑回头冲刘小翠说道:“小丫头,调皮。”

  刘小翠“呵呵”地笑。

  经刘小翠这么一点拨,于秀芸似乎也明白了过来,脸色微红,后悔自己答应了让高一笑同行,可是,话已经出口,怎好收回,只能让他随镖队一起出发了。因此,于秀芸便不再主动和高一笑说话,高一笑还以为于秀芸是羞涩之心,不好意思和自己说话呢,也只好默默前行,等有了机会,再找她说话。

  马思明和格兰骑着马来到前面山上的泉水湾。远远的就看见乌兰图雅被陆南汴捆绑着蜷在一块大石头上,双手被绳索反绑着。

  乌兰图雅也看到了马思明和格兰,便高声的叫道:“思明哥哥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马思明和格兰来到近前,翻身下马。

  陆南汴说道:“来的挺快呀啊。”

  马思明说道:“你要找的人是我,我来了,你快点把她放了。”

  陆南汴说道:“想让我放她也不难,只要你肯交出金光刀我就马上放人。”

  马思明说道:“胁迫一个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真有本事咱们就来一次公平对决,你若赢了我,金光刀你拿走,如何?”

  陆南汴说道:“你以为我怕你吗?上次若不是有人帮了你的忙,上次我就已经结果你了,金光刀也早就是我的了。”

  马思明说道:“你既然不怕我,还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抓一个女孩子,用一个女孩子来要挟我干什么?你直接来找我不就行了。”

  陆南汴哈哈笑道:“你不用拿话激我,我今天没有功夫和你决斗,今天你要想她没事就乖乖的把金光刀交给我,否则……”说着话,手中的怪异兵器的尖端已经顶住了乌兰图雅的脖颈。“否则,你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马思明忙道:“慢,有话好商量。”

  乌兰图雅则道:“思明哥哥,不要把刀给他,金光刀来之不易,又是皇上赏赐之物,一但丢了,那可是欺君之罪。”

  陆南汴手上一紧,说道:“小妮子,你给我闭嘴,再说话我就先要了你的小命。”

  马思明解下金光刀说道:“你不要激动,你不就是想要金光刀吗,我把刀给你,你能保证立刻放人吗?”

  陆南汴说道:“我就是为刀而来,只要你肯交出金光刀,我保证不伤害她一根头发。”

  马思明向前一步说道:“好,刀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要讲诚信,你若敢不放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陆南汴有些不耐烦了,说道:“哪来那么多废话,我说不伤害她就绝对不会伤害她,你快点把刀给我。”

  乌兰图雅见马思明真要用刀来换自己,忙说道:“思明哥哥不要啊!这刀不能离开你。”

  马思明毫不犹豫地将手中金光刀抛向了陆南汴的一旁,陆南汴见马思明真的将宝刀扔了出来,赶忙纵身一跃,向宝刀抓去,同时,马思明一个健步来到近前,将乌兰图雅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乌兰图雅无法掩饰内心的感激之情,泪水已经扑簌簌地直掉下来。格兰也赶了上来,忙帮乌兰图雅解开了绑绳。

  马思明给乌兰图雅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说道:“看你,这不是没事了吗,还哭什么?”

  乌兰图雅哽咽着说道:“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用宝刀来换我的命,金光刀乃是皇上赏赐之物,你若丢了它,那就是大不敬,皇上要是怪罪下来该如何是好?”

  马思明说道:“再好也不过是一口刀而已,在我心里它哪能有你重要。刀失去了还可以再得到,若失去了你我还有什么意义。”

  乌兰图雅听他这么说心里万分温暖,同时后悔自己不该吃刘小翠的醋,导致自己给马思明添了这么大的麻烦,害得他失去了宝刀。

  这时,陆南汴已经拾起宝刀,拿在手里心里万分激动,仰天大笑。说道:“哈哈哈!宝刀终于到我手里了。哈哈哈!宝刀终于是我的了,宝刀终于是我陆南汴的了。哈哈哈!几十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宝刀,宝刀,真好。你终于归我了,你终于归我了。哈哈哈……”

  格兰低声说道:“马公子,我们三人连手,把宝刀夺回来。”

  马思明低声说道:“见机行事。”

  陆南汴笑过之后将刀拿在手中左右端详,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然后右手握住刀柄,左手一按卡簧,金光刀便脱鞘而出了,说来奇怪,这把刀在陆南汴手里和普通的刀没啥两样,既没有金光闪耀,也没有二龙腾飞。他仔仔细细地端详了半天,也没看出来什么奇特之处,他将刀入鞘之后再次抽了出来,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大呼一声:“啊呀!小子,我上了你的当了,你给我的是把假刀,马思明,你太狡猾了,我居然上了你的当。”

  马思明这时仰头笑道:“陆老前辈,你也是老江湖了,难道看不出此刀的真假?”

  陆南汴说道:“我当然能够看出来它的真假,当年我去秦将军的军营里偷过金光刀,那时候我亲眼看见金光刀出鞘,那金光漫天飞舞,那双龙傲啸长空,这把刀根本就不是什么金光刀,这就是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的破刀。马思明,你小子居然敢欺骗老夫,老夫岂能饶你。”

  这时格兰说道:“你个老蠢货,那就是一把假刀,真刀马公子岂能给你,你还是快点丢过来吧,这把假刀你拿去了也没有啥用。”

  陆南汴恶狠狠地看着马思明,说道:“好小子,你敢骗我?看我如何收拾你。”

  马思明向前一步说道:“我没有骗你,这把刀就是金光刀,就是你想要的那口宝刀。”

  格兰却说:“老糊涂虫,你真是好笑,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破刀而已,你却当成宝刀,真是好笑,哈哈哈!真是好笑。老糊涂虫,真假都分不清,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陆南汴听他二人一说是真一说是假,搞得他有些蒙圈了,他不敢确定此刀是真,可又不愿相信此刀是假,气得哇哇怪叫道:小子,你说这刀是真为什么没有金光出现?你小子一定是骗了我,你快快把真刀交出来,否则我和你没完。”

  马思明说道:“我说了这把刀就是金光刀,可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

  马思明越是这么说陆南汴越是觉得此刀是假。说道:“没想到你小子这么狡猾,居然拿一口假刀来骗我。我就说呢,金光刀江湖中人人人都欲得之,谁会用一把真刀来换一个女人的性命,我真是愚蠢,我愚蠢至极啊!哇呀呀,气死我了。”

  陆南汴气急之下,将刀全力掷向了马思明,说道:“小子,你敢戏弄老夫,我绝饶不了你,还你破刀。”

  说完话一摆手中的怪异兵器就要动手。

  马思明接过金光刀说道:“前辈且慢。”

  陆南汴停住手说道:“你想怎样?”

  马思明右手握紧刀柄,左手摸上了卡簧,说道:“我今天让你看看,我有没有骗你,此刀就是金光刀,是你老眼昏花不识宝刀而已。”

  说着话间,马思明大拇指一按卡簧,金光宝刀“镗啷啷”一声啸响,裹携着一道耀眼的金光脱鞘而出,同时两条金龙啸叫着直冲向天空。

  这一刻,把陆南汴都看傻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把刀真是金光刀,可是,刚才这刀在自己手中怎么就没有金光四射呢?哎呀!我也太糊涂了,我怎么把到了手的宝刀又还给人家了。看着宝刀在马思明手中挥舞如虹,心头一紧,一口鲜血就涌了上来,尽管一再压制,但还是没有压制住,瞬间喷了出来。

  陆南汴心里这个后悔呀,后悔自己竟然与金光宝刀失之交臂。可是,让他疑惑的是,这口刀明明就是金光刀,那在自己手中为什么就不能焕发它的风采呢?

  此时此刻,我想心存疑惑的一定不只是陆南汴、不只是高一笑、不只是康熙小皇帝,一定还有各位看官,其实,这其中是有原因的,诸位且莫着急,我们后文书中将会为看者解答其中的缘由。

  马思明收刀入鞘,说道:“此刀虽是宝刀,但不是谁都能驾驭得了的。陆老前辈,看来此刀与你无缘啊!对不住了,后会有期。”

  陆南汴看着马思明的背影恨恨地说道:“金光刀,我一定要再得到你。否则我死不瞑目。”

  马思明和乌兰图雅、格兰一行三人刚下山,就遇到了赶过来的于秀芸。于秀芸见三人安然无事便放下了心来。

  马思明见有高一笑同行,忙过去说话,一问才知刚才自己不在,镖队遭到了攻击,马思明忙过去问于秀芸有没有受伤?于秀芸见他如此关心的过问自己的安危,心中感觉十分的温暖,忙回说没事。

  多事儿的刘小翠则跑过来吹嘘自己如何如何和山贼大打出手,如何如何把山贼打得屁滚尿流等等。

  马思明说道:“小翠这么厉害那还用我们这么多人押着镖干什么呀,不如我们都打道回府,这趟镖就让小翠妹妹一个人去好了。”

  刘小翠哼了一声说道:“就你瞧不起我,刚才芸姐姐还夸我了呢。你就不能表扬我两句让我高兴高兴?”

  刘老爹走过来说道:“还表扬你,你不给大家添乱就是帮大忙了。”

  刘老爹这句话本来是句玩笑话,可是乌兰图雅听在耳朵里心里确是很不受用。她知道,今天的事都是因为自己而起,幸好宝刀和镖银都没有丢,不然自己可就是大罪人了。

  乌兰图雅想到这些说道:“今天的事都怪我,若不是我擅自离开车队,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幸好思明哥哥的宝刀和芸姐姐的镖银都没有丢,否则我就是罪大恶极了。”

  马思明忙说道:“乌兰妹妹快不要这么说,陆南汴觊觎此刀久矣,就算今天他不出手,不定哪天他也会出手,麻烦不是你带来的,而是陆南汴自己送来的。说不定哪天他还会来呢。”

  于秀芸也说道:“今天劫镖银的并非是真正的山贼,而是苏合尔泰手下的清兵,他们从京城一路跟到了这里,就算今天不出手,他们早晚有一天也是要出手的,妹妹不必多心,此事与你并无相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