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剑金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为报剑仇 再骗师伯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4118 2019.02.11 06:00

  柳彦奇看着李祺说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李祺点了点头说道:“是真的,所以我才一直不敢和你说实话,怕你不能接受我。”

  柳彦奇沉默半晌说道:“你的家人是你的家人,你是你。我可能会憎恶你的家人,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喜欢你。”

  李祺听罢心中高兴,从这句话里她能够感觉得到柳彦奇对自己已经用情很深。于是说道:“如果有一天,在我和你的顺义社之间需要做出一个选择的时候,你会选择我还是选择顺义社?”

  柳彦奇说道:“不可能有这样的选择,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选择呢?就算你的家人在朝为官又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和顺义社又有什么关系?”

  李祺笑道:“我也只不过是随口说说,看你急的。”

  柳彦奇说道:“不是我急,这种玩笑可乱开不得。”

  李祺说道:“我看你那么忠于顺义社,我怕在你心里,顺义社比我重要,所以才会这么问的。”

  柳彦奇揽过她的头说道:“你在我的心里是最重要的,谁也无法和你相比,我可以舍弃一切,唯独不会舍弃你。”

  李祺听他这么说,心里无比的幸福甜蜜,依偎在他的怀里,慢慢地合上了双眼。

  李祺化名木子,每日偷偷地来照顾柳彦奇,柳彦奇在李祺的照顾下,内伤很快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这一日,李祺又来看望柳彦奇,还带来了很多好吃的东西,柳彦奇自是感激不尽。还吻了她的香腮。

  李祺红着脸娇责道:“你越发胆大了。”

  柳彦奇看着她呵呵地笑,说道:“我再怎么胆大还有你在杨湖水中胆大?”

  李祺回想着那日的事情,脸上不觉飞红。

  李祺待柳彦奇吃喝完毕,便收拾好了一切离开了这个小院。

  柳彦奇好奇她的身份,便悄悄地尾随了上去。

  李祺其实早就防备柳彦奇会尾随自己了,因此她每次从小院出来都会留心着身后是否有人尾随。

  果然,李祺发现了柳彦奇的踪迹,因为事先有所准备,便不慌不忙地拐进了一个小巷,将自己藏了起来。

  柳彦奇追到近前却不见了木子,心中正自纳闷,忽觉得身后有人欺身过来,猛地回过头来一看,原来是木子姑娘。柳彦奇一下子尴尬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李祺走到近前说道:“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柳彦奇慌乱地说道:“没,没有啊,我,我出来散散步。”

  木子“哼”了一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你若相信我就不该跟着我,关于我的一切,等时机成熟我一定会告诉你的,所以请你不要再跟着我了,你要是再跟着我,我可是要生气的,以后你就再也别想见到我了。”

  柳彦奇见一切都被木子姑娘识破只好说道:“我就是一时好奇,以后绝对不会了。”

  李祺说道:“那好,你转过身去往回走,不许回头。”

  柳彦奇乖乖地顺着原路往回走,真的没敢再回头。

  李祺回到统领府觉得自己这样近距离地接近柳彦奇的确挺危险的,一但身份被他识破,就凭他对自己的憎恨程度,真有可能将自己置之死地。

  此时李祺有些后悔了,后悔用这种毒辣的手段逼得他更加憎恨自己了。虽然他和顺义社闹翻了,可是,就凭他对顺义社的忠心来看,想让他彻底背弃顺义社,真心投靠在自己门下并非易事,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才好。如今柳彦奇伤势已经大好,无需自己再去照顾他了,也为自己安全着想,李祺决定不再去那个小院去见柳彦奇了。

  柳彦奇一连几日都不见木子姑娘出现,猜想她一定是生气那日自己偷偷跟踪她了,不可能再来了,于是便回到了统领府。

  柳彦奇回到统领府的时候,李祺去训练禁卫军还没有回来,张奎等人多日不见柳彦奇便问他这些天都去哪了?

  柳彦奇便说道:“前几日我遇到了顺义社的人,和他们大战了一场,受了伤,在外面养伤了。”

  张奎说道:“顺义社的人?京城里的乱党不是全都清理干净了吗?怎么还会有顺义社的人?”

  柳彦奇说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顺义社经营了这么多年,哪那么容易就被你们全都斩尽杀绝。”

  柳彦奇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就在想:清理干净,你们做梦呢吧,我就是顺义社的人,就站在你的面前,有朝一日,我让你们全都死在我的剑下。

  艾云起说道:“不知道柳总管碰到的是顺义社的什么人物?能够伤得了柳总管,那武艺一定非常了得。”

  柳彦奇说道:“顺义社四大护法。”

  张奎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我的个乖乖,难怪柳总管会受伤,那顺义社四大护法是何等人物,一个就已经很难对付了,遇到四个,多亏是柳总管,若是我恐怕命早就没了。”

  林文孝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心说柳彦奇你咋就没让四大护法给打死呢,你要是死了那我得多高兴啊,我一定要买一大挂鞭来放。

  林文孝见李祺非常器重柳彦奇,就猜想他有可能知道宝箱的下落,于是话里有话的套话道:“我以为柳总管是去替小爷取宝箱去了呢。”

  柳彦奇说道:“取宝箱这么重要的事,小爷怎么可能让我去呢,要去也是派你们去才对。”

  林文孝醋醋地说道:“我们现在可比不得你柳大总管,你现在是小爷身边的红人。”

  柳彦奇恙怒道:“我是红人?我是红人你们围剿顺义社的时候把我调开?所有人都参与了就我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

  张奎见柳彦奇动怒了连忙说道:“小爷不也是考虑你不愿意参与这样的行动吗,所以才调开你的,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

  林文孝则不阴不阳地说道:“你人虽然没去,可是功劳却一点都不比我们少,而且还比我们都多呢,我们出生入死的拼杀,换来了什么?换来了什么?不像某人,什么都没干,凭空赚了一个副统领,真是没有天理啊!”

  艾云起知道李祺一直很看中柳彦奇,有意的提拔他,因此,每次有功劳上报,无论柳彦奇是否参与,他都会给柳彦奇记头功,如此不难看出,李祺是非常看重柳彦奇的,于是说道:“大家都别说了,柳总管的功劳岂是你我能够知道的?小爷眼睛雪亮,他说谁的功劳大那自然就是最大,我们不能非议。”

  林文孝撇了撇嘴说道:“就知道拍马屁,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你刚才的称呼有误,人家现在是剿乱副统领,你应该称呼他柳副统领,还叫柳总管,你这是找剋呢。”

  柳彦奇说道:“副统领我只是担了个虚名而已,我依然是统领府的总管,他叫我柳总管没什么不妥。我也希望你们都还叫我柳总管。”

  艾云起说道:“柳总管真是大人大量。”

  柳彦奇指着林文孝说道:“林文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一直记恨那一剑之仇,故意在小爷面前说我的坏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次的行动主意就是你出的吧?”

  林文孝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伤疤清晰可触,心中不由得又生起恨来,但是脸上依然堆着笑说道:“话虽如此,但是主意还是要小爷拿不是。”

  柳彦奇不想和他争辩,“哼”了一声往自己的住处而去。

  晚间李祺回府,听说柳彦奇回来了忙假意过来询问这几日去了哪里?

  柳彦奇便说自己遇到了顺义社的人,遭到围攻受了伤,在外面养伤了。

  李祺说道:“没事就好,以后出去一定要多加小心,再遇到顺义社的人,一定要记得放暗号,我们的人看到暗号会马上组织人过去支援的。”

  柳彦奇答应着说道:“谢谢小爷关心,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李祺说完话吩咐道:“大家都给我听好了,顺义社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前天,我姑父胡安胡统领传回信儿来说,他也遭到了顺义社乱党的围攻,幸好我师父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大家出入一定要小心谨慎,切不可再给乱党以可乘之机。”

  大家都齐声答应。

  李祺随后又吩咐让厨房给柳彦奇做些好吃的补补身体,又吩咐近日不要安排柳彦奇公事,让他好好静养几日。一切吩咐完了,自己才回房休息。

  林文孝因柳彦奇白天提起了那一剑的事儿,心中甚是不快,回到住处左思右想,想如何才能报这一剑之仇。而柳彦奇武功高强,一般人又很难是他的对手,要想报这一剑之仇必须还得借助自己那几位师伯的力量才行。主意打定,便连夜修书一封,绑在鸽子的腿上,让它去武当山送信,说自己已经有了柳彦奇的下落,让几位师伯下山来为自己的师父报仇雪恨。

  武当四子下山来找柳彦奇,如何和柳彦奇对决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次日,林文孝跟着李祺往禁卫军教军场而去,路上忽见一人向他施放信号,林文孝只一瞥便知是“九头猫”蒋艳玲,心中高兴,他以为蒋艳玲和她大师兄去劫镖银得手了呢。途中借故向李祺告假。

  自从柳彦奇来到统领府,李祺便不再看中林文孝,他在与不在李祺也不是很在意,就让他去了。

  林文孝离开队伍,独自来到了和蒋艳玲约定的小房子里,没等林文孝说话,蒋艳玲早就迫不及待地扑了上来,抱住林文孝说道:“这些日子,可想坏我了,你有没有想我啊?”

  林文孝假情假意了一番说道:“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镖银得手了啊?”

  蒋艳玲说道:“镖银本来得手了,可是大师兄非要夺了宝刀再一起运走,没想到马思明多了一个帮手,宝刀没有夺来镖银还被马思明他们给夺了回去。”

  林文孝一听镖银得了又失,便立刻翻脸道:“你脑子是不是让驴踢了?镖银既然到手了就应该赶紧撤退,还抢什么宝刀?那刀在马思明手中岂是那么容易抢得的?”

  蒋艳玲见林文孝发怒了忙解释说:“你着什么急嘛,听我慢慢说来。那马思明手中的那口宝刀不仅仅是一口可以削金断玉的宝刀,而且还有一个秘密。”

  林文孝半信半疑地问道:“秘密?什么秘密?”

  蒋艳玲说道:“我大师兄说此刀和一个宝藏有关,这个宝藏富可敌国。”

  林文孝一听有宝藏一下子来了兴趣,忙问道:“什么宝藏?宝藏在哪?这宝藏和金光刀又有什么关系?”

  蒋艳玲说道:“大师兄所知也是不多,不过大师兄说要想知道宝藏的秘密,首先一定要夺得金光刀才行。”

  林文孝说道:“金光刀在马思明的手里,而且此刀又削铁如泥,谁能从他的手里夺得过来?”

  蒋艳玲说道:“因此我才回来看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我知道你点子多,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林文孝说道:“那你师兄呢?他有没有来京城?”

  蒋艳玲说道:“大师兄一路跟着马思明去了,看看能否有机会夺得金光刀。”

  林文孝闻听叹了口气,蒋艳玲问他叹什么气?林文孝说道:“近日我正想找个人替我报这一剑之仇,如果大师兄也来京城就好了,凭借大师兄的本事,不难杀了柳彦奇。”

  蒋艳玲说道:“如果你着急除掉此人,我可以飞信一封让大师兄马上来京城。”

  林文孝说道:“说你脑子让驴踢了你还不愿意,伺机夺刀寻找宝藏不比杀一个柳彦奇更重要吗?此人今日不除,日后还有机会,可是宝刀的秘密一但泄露出去,就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去觊觎窥窃,你必须尽快敢去追上大师兄,一定要和大师兄把宝刀夺过来。记住,是夺过来,夺到咱们手中,明白?”

  蒋艳玲不解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林文孝说道:“和猪一样笨,就是宝刀到手你一定要放在你这里保管,不要给你的大师兄。”

  蒋艳玲说道:“你是不是太贪心了?大师兄说了,夺得宝刀,刀归他,宝藏归咱们。”

  林文孝说道:“不行,刀和宝藏我都得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