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剑金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密谋寻宝 夫人设局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4198 2019.01.19 06:00

  马思明和于秀芸回到镖局,于秀芸便试探性地问马思明,问他多隆把你叫去都说什么了?马思明便把多隆请他进宫当教头的事如实说了。

  于秀芸说道:“我们和清狗不共戴天,你怎能进宫去给清狗当使唤奴才?”

  马思明说道:“姐姐何必这么气愤,我又没有答应多隆,再说了,我对当官差也没有兴趣,只是多大哥不让我当时就拒绝他,我也只好给他留些情面了,说回来考虑考虑不过是托词而已。”

  于秀芸听马思明这么说心里立刻舒展了许多。说道:“我还以为你真的想入宫当这个武教头呢,是姐姐误解你了,希望弟弟不要怪罪。”

  于正威听后说道:“会有这种事?这可是接近小皇帝的最佳机会啊。”

  马思明不解地道:“接近小皇帝干什么?”

  于正威说道:“我们明义社的目的就是反清复明,既然反清,自然就要推翻清朝朝廷,那小皇帝不光是我们要推翻的对象,而且他还是我们所要推翻和打倒的最核心的人物,你说接近他重不重要?”

  马思明说道:“如今天下大定,想要推翻谈何容易?”

  于正威说道:“只要我们坚持不懈,总有一天,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马思明不再说什么,他对进宫当差不感兴趣,对反清复明同样不感兴趣,他想:大家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生活,为什么非要打打杀杀,你争我夺呢?相互争斗最终受害的是那些手无寸铁的穷苦百姓,就像刘老爹一家,若不是战争,他的两个儿子也不会被义军征去当兵,若不是战乱,他和妻子女儿也不会出来逃荒,不出来逃荒他老伴儿也许就不会死,小翠也不会被王大户骗卖。

  次日,于正威将这件事报告给了明义社总舵主朱久兴,朱久兴闻听拍手叫好,他说道:“此事好极,此事好极了,我们的人如果能够潜伏到皇帝的身边,就可以实时掌握他的动向,为我们将来进攻京城做好内应,就算我们不能举事成功,也可以伺机刺杀掉这个小皇帝,以解我们的心头只恨。”

  朱久兴吩咐道:“于舵主,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回去之后,无论如何也要劝说马思明答应这份差事,将来我们反清复明大业成功,你和马思明就是最大的功臣。”

  于正威领了命令回来,要求马思明接受这个教头的职位,以此接近小皇帝,取得他的信任,为义军日后行动做内应。

  马思明并不想这么做,可是当于正威提起自己的父亲战死在抗击清军的战场上,又提起自己的母亲惨死在清军的手中时,内心也是无比的愤恨,他最终还是决定答应去宫中任职,以后再伺机刺杀康熙。

  柳彦奇此时已经基本痊愈,可是多日不见木子姑娘到来,心中烦乱。

  这一日,柳彦奇出门溜达,看到了总舵主在秘密据点施放的召集暗号,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便也往秘密联络处而去。

  顺义社总舵主李复顺也已经伤好,因得到密报,说那日劫走宝箱的人很有可能是玉面阎罗李祺,因为当日有人看见李祺带着他的人出现在了开封府。因此,李复顺发出了聚议的信号。

  柳彦奇来到时,会议已经基本结束。李复顺见来人是柳彦奇心中不满,问他这些日子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迟迟不来复命。

  柳彦奇便把自己受伤的事说了。李复顺说道:“原来如此。”然后便把会议的内容简单介绍了一下。最后他说道:“我们有理由怀疑那天的宝箱就是李祺派人给劫走了,正想找人打入他们内部,探听虚实,如果能够找到这个宝箱,那对我们日后举事可是大为有利。”

  柳彦奇说道:“李祺非常机敏,想混入他的内部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李复顺说道:“因此大家决定这件事由你去办?”

  柳彦奇说道:“我?我的任务不是联合马思明去行刺李祺吗?这怎么又让我去做卧底了?”

  李复顺说道:“根据我们的线人发现,这个马思明很有可能就是明义社的人,这次和我们抢劫宝箱的那伙人很有可能也是明义社的人,明义社和顺义社形同水火,和他的合作暂时停止,我们另有打算,你想办法打进李祺的内部,一定要查清楚宝箱的下落。”

  柳彦奇说道:“李祺早已经认识我了,而且我还多次打伤他的手下,这次受重伤也正是因为我曾经伤了他的手下林文孝,才招来武当五子找我拼命,总舵主,你让我打入他们内部,去当这个卧底,谈何容易,你这简直就是拿我的脖子在往李祺的刀口上送啊。”

  李复顺说道:“你说的这些事我都知道,但是,李祺惜你之才,想邀请你加入他的队伍这也是事实吧?我们之所以让你去也正是因为这个,李祺对你特别感兴趣,你去最合适不过了。”

  柳彦奇无奈,只好说先看看在做决定。

  李复顺说道:“虽然你伤了他的部下,但是李祺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所以,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混进他们内部,取得李祺的信任,这即是探查宝箱下落的最佳办法,也是刺杀李祺的最佳机会。他对外严加防范,对内,我想他一定不会防范,你混进去之后先查找宝箱的下落,等宝箱找到了,在伺机杀掉李祺。将来举事成功,你就是头功。”

  马思明决定听从多隆的意见,从齐管家着手,想办法营救刘小翠。

  经过一日的跟踪,马思明见他拐进了一家小酒馆,知道机会来了,便跟了上去。

  齐管家点好了酒菜,正在自斟自饮,马思明忽然来到他的面前,坐了下来说道:“齐管家,一个人自斟自饮多没有情趣,我来陪齐管家喝上一杯。”

  齐管家抬头见是马思明说道:“原来是扬威镖局的马镖师呀,今日这么清闲,有空来这里喝酒?”

  马思明也不拐弯抹角,直接了当的说道:“我是受人之托来向齐管家打听点事。”

  齐管家嗞喇了一口小酒说道:“找我打听什么事?”

  马思明说道:“前些日子苏合尔泰从开封弄了几个小姑娘回来你可知道?”

  齐管家说道:“你什么意思?”

  马思明说道:“里面有个叫刘小翠的你可知道?”

  齐管家瞪着他那双三角眼死死地盯着马思明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问这些干什么?”

  马思明说道:“我是受人之托向你打听这件事的。”

  齐管家问道:“谁?”

  马思明说道:“刘小翠的父亲,他想把女儿赎回去。”

  齐管家把嘴一撇,不屑地道:“我以为是什么角色,他爹又能怎样,那几个女子都是我们老爷花银子买来的,现在想赎也不能了,过几日就要送去鳌大人的府上了。”

  马思明说道:“这个忙我相信齐管家会帮的。”

  齐管家嗤笑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我凭什么要帮你的忙?”

  马思明小声说道:“就凭一句话。”

  齐管家说道:“一句话?谁的话?天王老子的话?告诉你,就算当今皇上的话在我这里也未必管用。这几个女孩子是要送给鳌大人的,如今朝里朝外那都是鳌大人说了算,就算康熙那个小皇帝都要惧怕鳌大人三分呢。有谁那么有本事,一句话就能让我为他做事?”

  马思明说道:“此人不是别人,就是你主子苏合尔泰的大夫人。”

  齐管家看了马思明一眼说道:“大夫人?胡扯,她有什么话不直接吩咐我,找你干什么?”

  马思明俯下身子小声地说道:“大夫人说了,她就喜欢你这个猛劲儿。”

  这句话着实吓了齐管家一大跳。他直愣愣地看着马思明,心虚地道:“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马思明又说道:“大夫人还说了,你那大家伙什……”

  齐管家当时被吓得差点噎死过去。这些都是大夫人和他幽会时说的私房话,他怎么会知道的?他恶狠狠地看着马思明,恨不得立刻、马上把他弄死。

  马思明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帮我办这件事也罢,那我就直接去找苏合尔泰去,我想,夫人这些话他听了,一定会帮助我的。”

  齐管家看来是被他吓住了,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傲劲儿,小声说道:“这件事可不好办,这几个女孩子才训练得有了几分本事,若要赎人出去,我一时间去哪儿给大人填补一个回来,鳌大人寿辰将至,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马思明说道:“你没这个本事就算了,当我没说,我还是亲自去找苏合而泰大人好了。”

  说完话起身就要走,齐管家哪能让他就这么走了,他若真把这件事跟苏合尔泰说了,那苏合尔泰还不把他剁成肉泥啊!

  齐管家假意去拉马思明,实际上已经用上了力道,他想试试马思明的武功,如果马思明不是自己的对手,那还谈什么谈,他可以直接灭了他的口。

  马思明见他来拉自己,却是暗中用上了力道,便已经把他的小心思看穿了,马思明使了一个千斤坠,齐管家拼了全力也没能拉动马思明,这时齐管家知道,这个马镖头可不是个好惹的主。

  马思明随手轻轻这么一推齐管家,其实暗中也是用上了力道,那齐管家便一下子被马思明给活生生地推飞了起来,直向墙壁撞去,还好,齐管家轻功可以,在墙上一弹,翻身站定。

  马思明还要往出走,这回齐管家知道了他的厉害,不敢再造次,连忙上前拽住他说道:“急什么,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这件事不是件小事,容我考虑考虑。明天这个时候还在这里我给你回话如何?”

  马思明说道:“那好吧,我就给你一天的时间让你考虑,如果你不来,或者怎样,就别怪我不给你留情面了。”

  齐管家无心再喝小酒,一溜烟的跑回到了苏合尔泰的府邸,来到上房找到了大夫人。

  大夫人问他慌慌张张的什么事?

  齐管家看了其他下人一眼,大夫人会意,便吩咐她们都下去吧,不叫任何人也不准进来。

  齐管家见众人退尽,走到大夫人身边小声的把刚才遇到马思明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大夫人听后满不在乎的说道:“我以为什么大事把你吓成这样,就这件事他能怎样,让他去找老爷说去,我还怕他不成。”

  齐管家急道:“夫人有娘家人撑腰当然是不怕了,可是我一介草民,这件事要是让老爷知道了,非剥了我的皮不可。夫人可不能不管我的死活啊。”

  大夫人想想也是,这件事真要是抖搂出来,苏合尔泰倒是不敢把自己怎样,那他肯定会把气都撒在齐管家的身上,别说剥皮抽筋了,就算是剁碎了喂狗他也能干得出来。

  齐管家说道:“他就一镖师,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咱们俩的事呢?”

  大夫人想了想说道:“这回我就明白了,那两次有人夜入府中,还扔肉要毒死咱家阿虎的人一定就是他了。此人一定是在进入府中的时候看到了你我二人,否则他是不可能听到你我二人说的话的。”

  齐管家说道:“那一定就是了。要不我们就把那刘小翠给他算了。然后我们再寻找一个人顶替她。”

  大夫人说道:“不行,绝对不行,这几个丫头顶数她的模样最为狐媚了,而且唱功舞姿也都最好,老爷也是亲自看过多次了,就指着她去博取鳌大人的欢心呢,若换掉别人还可以糊弄,这要是换了她,老爷也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一样会要了你的小命。”

  齐管家焦急地道:“大夫人,你说这可怎么办?实在不行我出去躲躲,等过了鳌大人的生辰我再回来。”

  大夫人说道:“躲得了初一你能躲得过十五吗?与其躲避,不如迎刃而上。”

  齐管家听不明白大夫人此话是什么意思,说道:“怎么迎刃而上,他可是镖师,武功高强,就我这三脚猫的功夫,我怎么迎刃而上?还不被他打死。”

  大夫人说道:“你当然不行了,不过我有一计,保管即能让他沉默不语,还能保住刘小翠。”

  齐管家忙问什么计?大夫人脸上阴险地一笑说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明天只管去见那个姓马的镖师,就说你愿意将刘小翠交还给他,反正他又没见过刘小翠,我们送给他什么样的人他岂能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