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剑金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鳌拜托病 康熙试险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4139 2019.01.27 06:00

  李祺安排完了一切,便带着柳彦奇和田久出门去了。

  柳彦奇没来之前,李祺每次有事出去都是带着林文孝的,自从柳彦奇来了,只要有事,李祺都会带着柳彦奇,而不再带着林文孝,还很少分配他事情做,这让林文孝本就充满仇恨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林文孝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报复柳彦奇,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李祺带着柳彦奇和田久,一路来到皇城内,径直来到了鳌拜的府门外。

  鳌拜的府邸修建得非常的豪华气派,宏伟的门楼,高高的院墙,里面更是富丽堂皇,整个一个紫禁城外的小皇宫。

  正厅非常宽敞,厅内正中挂着顺治皇帝赐给他的匾额,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六个大字:满洲第一勇士。

  李祺三人进来时,厅里除了胡安、黄大兴外还有十几个满人官员已经到场。

  不一会,有家兵走出来高声喝喊:“鳌大人到。”

  在场的所有人都立马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等候鳌拜出场。

  少卿,后堂传来了脚步声,接着从后堂走出来一个人,柳彦奇见此人身高七尺开外,膀大腰圆,一脸蛮肉,眉浓鼻高,口大如方,走起路来沉稳有力,双足落地有声,咋一看,如同猛虎出笼,再一看,恰似黑熊昂头,其威武雄霸之气尽露于表,让人看了无不生畏。

  鳌拜鳌少保进入厅中正位坐定,伸手示意其他人起身,并说道:“都坐吧。”

  众人坐定。

  鳌拜说道:“今日紧急招大家过来有个事情想和大家说说。”

  有人问:“不知鳌大人召见有何指示?”

  鳌拜说道:“近日我听闻小皇帝在宫中养了十几名小布库,每日和他们在一起勤加练习,大家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有人说道:“近日我也有所耳闻,这小皇帝最近总是贪于和这些人玩耍,不怎么理会朝政,这不是正好吗,鳌大人应该高兴才是,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祺说道:“我可不这么看,小皇帝看似不理朝政,可我从他眉宇间能够看出他的霸气,此人绝对不是贪玩好逸之人,此时他驯养小布库一定另有所图。”

  有人不服说道:“就算他另有所图又能怎样?朝中鳌大人说一没人敢说二,朝外有我们谁敢说一个不字,除非是他不想活了。李副统领,苏克哈萨实力怎样?还不是被我们给抄了全家吗,索尼实力又怎样?还不是被我们吓得抱病在家不敢上朝了吗,如今唯一有点能力的遏必隆早已经服从了咱们鳌大人,他小皇帝就凭养那十几个小毛孩子还能怎样?”

  鳌拜说道:“此言不无道理,但是他毕竟是皇上,还是有人愿意为他效命的。”

  李祺想了想说道:“大人,我倒是有个主意,或许可以试探试探小皇帝对您的看法。”

  鳌拜说道:“李副统领,有什么好的看法说来听听。”

  李祺说道:“此事关系重大,李祺不敢当众说出。”

  鳌拜点了点头说道:“也罢,那今天就商议到这里,大家都回去歇息去吧。”

  众人纷纷退出了大厅,李祺示意柳彦奇留下。鳌拜看了柳彦奇一眼说道:“此人好生面生?”

  李祺说道:“此人虽然面生,鳌大人也不必担心,他是我李祺最信任的人,他绝对不会出卖我们的。”

  鳌拜说道:“那你就把你的想法说出来我听听。”

  李祺说道:“鳌大人若想试探小皇帝是否对大人存有他心,大人可以假借生病不能上朝,然后让咱们的人大闹朝堂,证明朝中若是没有了鳌大人什么事也办不成,此时小皇帝必然心急,然后再让咱们的人敦促小皇帝屈尊来府上探望鳌大人,如果他敢来,说明他心里并没有对大人有不善的心里,如果他不敢来那就是他心里有鬼,鳌大人,真那样我们必须要尽快举事才行,否则必被那小皇帝算计。”

  鳌拜点了点头说道:“李统领言之有理,我且装病,试探试探他到也无妨,同时也看看朝中众臣,有谁会出来帮助小皇帝,如此一一记下,等我还朝之后再择机一一的收拾掉他们,到那时,我鳌拜无论是否举事,朝纲也必由我一人独掌。”

  李祺又说道:“鳌大人,小皇帝只要还在位,对于大人来说早晚都会是一个威胁,我还有一计,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鳌拜说道:“李副统领有何妙计尽管说来。”

  李祺说道:“大人装病不去上朝,朝堂之上如果真的闹腾起来,小皇帝为了稳定朝堂若真的敢前来探看,那对鳌大人来说那可是天赐的良机啊。”

  鳌拜不解地问道:“李副统领的意思是?”

  李祺小声说道:“如果他敢来,我们就当借此契机提前举事。鳌大人,您可以事先藏一把短刀与袖中,卑职等人持利刃藏于屏风之后,只要小皇帝接近与您,您便突然拔刀出手,以大人的伸手,即便他身边有侍卫跟随,也一定能够一刀得手。我们听到大人动手,便一起杀将出来,将来人一个不留,尽数杀掉,然后鳌大人把我们的人马装扮成小皇帝的人马,鳌大人装扮成小皇帝,借此赚开紫禁城的城门,一举杀进宫去,控制住所有朝臣,然后布告天下,大事可定。”

  鳌拜沉思了好半天才说道:“如此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啊?”

  李祺说道:“大人,小皇帝在宫中训练武士必有因由,大人如果不能当断则断,日后必会反受其乱。”

  鳌拜想了想说道:“借此试探试探他倒也可取,如果他确有防我除我之心,我便以摔杯为号,你们一并冲出来杀掉他的护卫,我亲自对付小皇帝足矣,但是,如果他没有防我除我之心此事不必操之过急,我且再观察观察再做定夺。”

  李祺说道:“如果大人确想如此,那我就去着手准备去了。”

  鳌拜说道:“就按李统领说的准备去吧。不过,当日一定要以我摔杯为号,切不可随意妄行。”

  李祺忙说道:“大人放心,李祺没有大人的号令绝不会轻举妄动。”

  离开鳌拜府邸,柳彦奇说道:“如果失败,你们这可是谋反的大罪。”

  李祺说道:“没有失败,只有成功。那小皇帝才多大,宫里宫外又势单力孤,别说对他算计,就算明着干,他也必败无疑。”

  柳彦奇说道:“有志不在年高,弱不一定就不能胜强。”

  李祺看着柳彦奇说道:“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人的威风啊?”

  柳彦奇说道:“我这也是为你好,别弄巧成拙。”

  李祺说道:“放心,我心里有数,只是这件事,千万不可以对任何人说,统领府的人也不能让他们知道。”

  柳彦奇说道:“既然你这么不相信别人,为什么今天还留下我?还让我知道了所有的秘密?”

  李祺痴痴的看着柳彦奇,说道:“你和他们不一样,我相信你,信任你,谁出卖我你都不会。”

  柳彦奇被她看得很不自然,头转向一旁说道:“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也许你觉得你最信任的人,偏偏就是那个出卖你的人也未可知。”

  李祺注视着柳彦奇说道:“你真的会出卖我?”

  柳彦奇微微一笑说道:“你觉得我要是真想出卖你的话还会跟你说这些吗?”

  李祺也笑了,笑后说道:“任何人都可以背叛我,出卖我,唯独不许你出卖我背叛我,如果哪一天你恨我,想杀了我的话,只要你跟我说,我会亲手递上宝剑,任你宰割,只是,我不许你背叛我出卖我。记住我的话,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出卖了我,背叛了我,除非我死了,否则,只要给我反手的机会,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惨很惨。”

  说完话纵马扬鞭而去。

  李祺的话让柳彦奇听了既感觉毛骨悚然,又感觉莫名其妙,为什么他宁可自己亲手杀了他,也不许自己背叛他出卖他?自己本来就和他不是一条心,自己之所以会屈身于他的麾下,完全是为了那个宝箱,也为了取他的性命,他说如果我想取他的性命,他愿意递上宝剑,任我宰割,为什么?若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能够下得去这个手吗,毕竟杀人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

  柳彦奇心里有些茫然,他不明白李祺为什么会对一个新来的人如此信任,为什么经常跟他说一些很奇怪的话。

  鳌拜假装有病,多日没有上朝,这朝堂之上立时乱成了一锅粥。

  本来康熙皇帝见鳌拜不来上朝以为自己可以一展身手,过些日子下道圣旨说皇上体恤老臣,特准鳌拜在家颐养天年,这样就可以兵不血刃的把鳌拜大权夺了,他没有想到,这居然是鳌拜早就计划好了的,无论康熙皇帝在朝堂上做出什么决定,都有大臣出来说不行,还说如果鳌大人在绝对不会这么做的等等,气得康熙皇帝差点拍桌子,但是他还是忍了下来。每逢有人替他说话,次日此人保准托病不来上朝,索额图背后和康熙皇帝说道:“据微臣所知,大凡替皇上说话的人,一出皇城必遭人毒打恐吓,因此托病不敢再来上朝。”

  康熙皇帝气氛道:“鳌拜势力如此之大,如不除之,朕岂能安心,大清朝岂能安稳?”

  索额图说道:“皇上,鳌拜党羽已经丰满,除之不易。如今鳌拜托病不来上朝,朝中大小事务如此繁多,如此积压下去如何是好?”

  康熙小皇帝也很头疼,说道:“你先去吧,让我想想。”

  次日朝堂之上再现混乱,遏必隆等人出班奏道:“皇上,鳌大人已经病倒多日,朝中没有鳌大人万事难以维持,臣斗胆谏言,皇上何不亲自前往鳌大人府上探望,一来可以暖鳌大人之心,二来,也可以和鳌大人一起商量一下朝堂上的国事。”

  康熙闻听此言心中越发气氛,朕才是当今天子,朝堂上的最高决策者,你们却谏言让朕去一个臣子家中找他商量国事,难道他比天子还大了不成?

  康熙皇帝虽然年纪轻轻,但是颇有心机,他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他话却没有说出来,而是说道:“鳌大人确已报恙多日,朕也正想去他府上探视探视,那今日就先退朝吧,有事明日再议。”

  康熙回到武英殿气得把杯子都摔了,索额图上前说道:“皇上,万万不可去鳌拜的府上探望啊,想那鳌拜平时就藐视皇上,如今到了他的府里,万一对皇上不利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康熙说道:“鳌拜虽然桀骜不驯,但是此人少有心机,如今他托病不出,朝堂混乱也不是办法,看来朕只能冒险前往,先把他弄回朝上稳定住了局面之后再做定夺。”

  索额图还要说什么,康熙皇帝说道:“你放心,我自有主张。”

  索额图无奈只好退了出去。

  康熙皇帝起身来到了训武场,看着这十几个年轻的小伙子们练习摔拿之术。

  多隆一直跟在康熙的身边,知道他要去鳌拜的府上,便说道:“皇上,您是把他们都带去吗?”

  康熙摇了摇头说道:“人多了反而会让鳌拜紧张,那样对我们反而不利。如果鳌拜真有反心,事先必有准备,就算我带再多的人也是没用。”

  多隆说道:“那皇上打算带多少人前往?”

  康熙皇帝说道:“除了车仗仪队有你和马思明二人足矣。”

  多隆担心道:“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

  康熙说道:“鳌拜驰骋沙场多年,经验老道,不用险棋难以致胜。我们要想将他拿住,首先一定要让他先放下戒心。我猜想,此次鳌拜托病,也是在试探我的虚实,我们给他来个将计就计,让他相信我们对他并无恶意,这样他才能够完全放下戒心,只有他完全放下戒心,我们才能有机可图。”

  多隆不再多言。

  康熙待他们练习完毕,招呼马思明过来说话。

  马思明来到近前见礼必说道:“皇上有何吩咐?”

  康熙便把明天要去探视鳌拜的事和他说了。马思明说道:“皇上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

  康熙笑道:“马教头不敢和朕一起前往?”

  马思明说道:“皇上都不惧怕,马思明何怕之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