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玄空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七一章 太子

神玄空域 凡世书生 2009 2019.01.11 22:35

  ……

  “温新?!”青子涵又是震惊又是激动地呼唤道。

  “子涵师兄,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温新慵懒的伸了伸懒腰,若是和青子涵一同下来,苦战是不可避免的。

  而且没有意义的苦战,难免会造成没有必要的误伤。

  “这是怎么回事?”青子涵保持着疑惑的神情,温新是怎么莫名其妙走到自己前面去的,而且还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就是你所见到的,我刚刚走了一条捷径,而且解决了这里的灵气问题!”温新拍拍手轻松恣意的说道。

  青子涵下意识的嗅了嗅鼻子,发现这里面的灵气的确是恢复了正常。

  “解决了?”青子涵愕然的问道。

  “其实废了不小功夫,不多还是得多亏了前辈!”温新拱手作揖的拜了拜老人笑道。

  “无碍,是你们帮老头子我!”老人笑呵呵的说道。

  青子涵一脸的惆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时间往前追溯这么一个时辰,青子涵还在和八爪火螭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

  温新立在黑暗之中,老者对着温新缓缓的弓腰,声音沙哑的说道:

  “末将霸者先锋营主将·林苍,恭迎太子殿下莅临!”

  温新默在黑暗中没有说话,他的眼中看到的是一片咒文结界和一团能量光球,老人并非实体,只不过是某种术法激发出来的投影。

  “这里没有什么太子!”温新嘴角干干的说道。

  “太子殿下言重了,末将至死追随神殿仙宫!”老人依旧弓着腰道。

  温新的心中其实是慌乱的,这尼玛……小爷真的不是你所谓的太子。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的确不是什么太子,我叫做温新!”温新不能够将自己的心中所想流露出来,毕竟现在的自己需要注重形象。

  “殿下是轮回时被掩盖了记忆,过些时日就会想起来的!”老者恭声回道。

  “老先生你还是起来吧!”温新淡淡的说道。

  “多谢殿下!”老者缓慢的起身。

  温新扫视完石壁之后,淡漠的问道:“这里好像有些不同!”

  “那是自然,叶穹使用禁咒封锁了这里的地脉,让我们可以在封印之下苟活十万载!”林苍直截了当的回答温新的话。

  “叶穹是谁?”温新很自然的追问。

  “我的结义兄弟,亦是帝夏霸者先锋营的副将!”

  “这样啊?那他人在哪里?”温新疑惑的问道。

  “叶穹用完禁咒之后便是和这山岩融为了一体,除非有殿下的帮助,否则终身都不会再见天日了!”林苍苦涩的说道。

  “殿下?你是在说我吗?”温新指了指自己说道。

  “是的!”林苍回道。

  温新在身边三尺的地方多了一会儿,然后看向林苍问道:“你可以多说一点关于帝夏王朝的事情吗?”

  “这个?……貔貅没有告诉您?”林苍面露忏色的说道。

  “没有,他们都在刻意的隐瞒一些关键性的东西!”温新苦笑着摇摇头。

  不知道是自己天生敏感,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他总觉得青宇和貔貅无端对自己好是另有原由的。

  “这样啊,那我就从我最后一次出征开始吧!”林苍也没有墨迹,毕竟在拖下去,温新会怀疑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假的。

  “恩!洗耳恭听!”温新盘腿坐下道。

  “不敢!”林苍先是回礼然后喃喃的回忆道:

  “那一年,帝夏西南边陲连连出现饥荒,仙宫之主以占卜之术得知有异象丛生,极似叛乱之像;我军受青宇之托,携帝夏金印,御十万雄师,开赴西南边疆,也就是这里……九幽!”

  “青宇……?”温新重复了一下林苍所说的名字。

  “没错,是青宇……仙宫的第一侍卫!”林苍确信的说道。

  “不不……我是想问他有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也就是那种光听名字就很NX的招式?!”温新比划了下天地道。

  “这个?……仙宫秘籍浩如烟海,况且我没有和青宇交手过,不曾知道!”林苍措手不及的回道。

  “你都说了你是先锋主将了,难道还会不知道?”温新怀疑着问道。

  “仙宫是仙宫,神殿是神殿;虽说两者常年联姻,但是双方泾渭分明,不成有很大的瓜葛……更何况我们军旅之人一向征战在外,哪有时间回帝都常驻!”林苍不禁擦了下冷汗说道。

  “真是乱的很啊,仙宫神殿的,你们分那么多不烦吗?”温新撇了撇嘴问道。

  “这个事关国事……末将不做点评!”林苍继续流汗道。

  “好吧你继续说!”温新摆摆手说道。

  “好的!”林苍松了口气,温新再追问下去,自己恐怕是会先一步奔溃:“我们中了冥族的埋伏,十万大军尽丧九幽……”

  “十万大军……不会吧~”温新不敢相信的问道。

  “冥族狡诈多变,使用的招数更是闻所未闻,更重要的是,我们和他们交手……”林苍说到一半顿住了。

  “怎么?不是对手?”温新好奇的问道。

  林苍摇摇头,说:“是压制感……”

  “压制感?”

  “没错!来自心底的压制感,在交手之前,我们便已经输了一筹!”林苍面色枯寂的说道。

  “我倒是没有听说过压制这一说法!”温新摸着下巴,好笑似的说道。

  林苍面色古怪的看了眼温新,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

  “就是与本源之力做对抗,在一定的角度上,是输面更大……当年的帝夏可是……太子殿下先一步参悟的!”林苍想前思后还是说出了自己心底的想法。

  “我说的?”温新面色一愣,心中不禁疑惑:我当时这么厉害?

  “当初是我们目光短浅了,所以才会以为你的想法是错的!”林苍有点干涩的回道,想当时,帝夏鼎盛至极,目光难免会有点目中无人,即便是霸主也是表现出了目光短浅的姿态。

  当时的太子,器宇轩昂,意气风发临朝对抗满堂文武,丝毫不惧;霸主愤怒之时,依旧是面不改色。

  ……

作者感言

凡世书生

凡世书生

补更

2019-01-11 22:3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