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渡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魔女再现身 欲往长安城(下)

渡劫 小刀锋利 6082 2015.12.09 16:00

    比武场很大,围观的人很多,而孤山的人气很高,他那英俊潇洒的面容,炉火纯青又绚烂至极的剑技,引得很多人大声的喝彩。

  战不多时,那个修为与孤山相差无几的家伙,便被孤山一剑劈下比武台,获得了胜利。

  顿时,有大量的雁门阁弟子,疯狂的喝起彩来。

  “嘿,你的人气很高吗,看来,在这雁门阁内,你比我要受欢迎多了。”

  “只不过,你为何总是与人争斗呢?”

  叶落看着那拒绝了大量邀请,挤过来的孤山,笑着说道。

  “与人战斗可以增强对剑技的领悟,也能够增加战斗经验。”

  孤山老老实实的说道。

  “当然,我喜欢与人比斗的感觉。那种将灵力施展出来的感觉,非常美妙!”

  随后,他又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唯一有些遗憾的是,这里都是同门,不能够生死相搏,也就没有生死搏杀、命悬一线的感觉。”

  “之前还没发现,你是一个战斗狂人啊……”叶落很是无语。

  “你要去哪儿?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呢?唔,听说你之前去剿灭斧头帮和狂风寨了?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将他们全部覆灭的?我听说,那里面可是有几个实力强大的强大到结丹的修仙者的,以你的修为,是如何将他们全部覆灭的?”

  孤山却是根本没理会叶落的话,想到了叶落出行的目的,顿时一脸的兴奋,带着一脸羡慕,快速的问道,“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样将那些人全部都杀死的?以你的实力,我觉得还不能够将他们都一一斩杀吧?”

  “难不成,你根本没有将他们击杀,就独自回来了?”

  “知道你行踪的雁门阁中人,都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唔,虽然我也并不知道你要怎样才能够彻底的将他们覆灭!至少,换成我,修为相差这么大,肯定是完成不了这个任务!”

  叶落还没有说话,孤山的就不停的说了起来。

  事实上,孤山是一个行动多过言语的人,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脸冷峻的沉默着。

  由此也可以看出来,这长时间的在雁门阁内修炼的过程,彻底的激发了他心中的血性,激发了他的战斗欲望。

  他好战的本性,暴露无遗,以至于,才如此的兴奋!

  叶落无奈,来到无人的角落之后,他才将这一次下山的经历,完完全全的向孤山说了一遍。

  他说的很慢很详细,孤山听的很认真。

  在听到了最终柳依依出现的时候,孤山的脸上,同样满是疑惑的神色。

  “她怎么会出现在那里?难不成,她还和当年你家族灭门有关系?”他一脸的惊讶,“我想,这应该是不可能吧,这小魔女的年龄,看起来与你相差无几,比我小好多,那时候她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吧!”

  “或许,她真的只是路过那里?”

  孤山虽是如此猜测,但是他脸上的表情,显然是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这肯定不可能,若是没有目的的话,也不会踏入狂风寨的范围内。那里很偏僻,除了来往的行商,几乎没有人会去那里。”

  叶落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另外,我相信她一定是看到我了,但是却始终不敢和我照面,这让我猜不透!”

  孤山沉默了一阵,忽的笑道:“别想这么多了,我想,以后你们肯定还会再见面的,再见到的时候,你问问她这是怎么回事,不就可以了?”

  “唔,说起来,我还真的是佩服你啊,你的脑袋瓜就是灵光,若是换成我,恐怕就只能够冲杀进去了。我可是想不到那样的计策。”

  “不过,这单纯的修炼,我感觉是有些枯燥乏味啊,真是也想下山斩杀土匪,除魔卫道,这才是我辈修士,该做的事情!”

  孤山说起这个,突然就神采飞扬起来,连双眸,都变得明亮无比。

  “就你这点修为,还除魔卫道?给魔送菜还差不多……”

  叶落翻了翻白眼,毫不留情的打击道,“你还是留在这里好好修炼吧,以你的潜力,修炼至结丹期,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这雁门阁,怎么说也是名门大派,虽然在九州大陆上声明不显,但事实上底蕴极深,你好好把握这次机会,争取早日成为一个强者!”

  他说着说着,都有一股勉励的味道了。

  孤山点了点头,叹息一声说道:“确实,我的修为太差了,若是能够早十年修炼,我定然不会是如今这点修为。”

  “这修为提升起来,太过于慢了,都这么久的时间过去,我的修为,还是如今的这么低微,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够修炼至筑基!”

  叶落摇了摇头,一脸严肃的说:“急功近利,是修仙者的大忌!修为本就是如同攀登高峰,想要登临绝顶,除了一步一个脚印的上去,你别无它途,而若是一步踏错了,那么就可能会落入悬崖,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所以,在任何,都不要急功近利,都要踏踏实实的一步步修炼,直到将来有一天,真正的登临绝顶!”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在那里对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谆谆教导,看起来画面是那么的怪异。

  但是偏偏,两个当事人,都觉得这是正常之事。

  孤山本就佩服叶落的紧,踏上修仙之路,便被叶落所指点。

  如今虽然他已拜入了雁门阁的一位长老门下,但是他依旧没有忘记初衷,没有忘记当初叶落的教导。

  “这些我都知道,知道……”

  孤山认真的点头,轻轻地说道。

  “我要走了,前去长安城浩然宗,另外,也要抽时间去调查我家族被灭的真正原因,所以,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你就在这里好好修炼,在修为没有达到一定境界之前,不要轻易的离开。”叶落又叮嘱道。

  孤山再次点头,答应下来。

  随后两人挥手作别,叶落找到了掌门,告诉他自己的打算。

  掌门倒也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让他一路小心。

  对于他的身世,掌门显然也是了如指掌。

  离开了雁门阁,叶落快马加鞭的赶往九龙岛。

  还是那句话,此去长安城,不知道要待多少年,至少,自己应该去与师父天机老人以及九龙岛的师兄们告别。

  只是不知,天机老人有没有出关。

  想到这些的时候,他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泛起了一个美丽的倩影——

  雨儿!

  已经好久未见雨儿了,若是雨儿没有被云梦泽的上仙带走的话,定然是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

  只可惜,当日一别,就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了。

  他对于自己的天赋,有着十足的信心,他相信自己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会像那个元神期的琉璃御尊所说的那样不堪,他相信自己的修为,将来一定会超过她!

  可是,那毕竟是遥远的元神期!

  是结丹、元婴之后的元神期!

  这一路修炼下去,还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够将修为提升至这个境界……

  那也就意味着,自己和雨儿,也不知道多少年还能再相见!

  “唉!”

  叶落一声轻叹,身影急速的在林间穿梭着,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泛起了对雨儿思念。

  “雨儿,没有了你跟在哥哥身边听哥哥给你讲长安城的故事,哥哥还有些不习惯呢!”

  “雨儿,也不知道你在那云梦泽修炼的怎么样,有一个元神期的师父,想来是没有人敢欺负你吧?”

  “雨儿,我这就要去长安城了,你一直想要前往长安城一趟,想要看看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这个愿望却始终没有达成,如今,这个愿望更是遥遥无期了,一如我们的相见之日……”

  有些时候,思念就像是绵延的细雨,当雨滴还没有落下的时候,天空似乎还是一片晴朗,但是落下雨滴,绵延成丝时,就一下子没有了停止的时间,泛滥起来。

  无法抑制!

  他的脑海之中,不停地变换着诸多的画面——

  他想到了当初两人两小无猜,躺在沙地上看朝阳升起,看夕阳下山,看朝霞与晚霞染红东方与西方的海面。

  他想到了当初两人彼此牵着手,无忧无虑的笑着谈论那遥远的长安城,自己的家乡,谈论着糖葫芦,小糖人,以及那说书先生口中的神仙故事。

  他想到了雨儿为了救下自己,与魔族拼命却最终中了魔族剧毒血海罗刹毒的情形,那憔悴的身影,让人怜惜。

  他想到了……

  太多太多的画面,太多太多的过往,在这一刻,是那么的清晰,在他的脑海之中闪现——

  挥之不去!

  直到穿过翠竹岛,双脚踏上了九龙岛的沙地,见到了熟悉的老猎人,见到了熟悉的师兄们,听闻了师父已经出关,那心中的四年,才终于是被隐藏了起来。

  他微笑着和老猎人打招呼,和师兄们说话,眼神之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

  待得听闻师父已经出关,并且成功的进阶,迈入到了元婴期内。

  他的一颗心,才终于是稍微兴奋了些,脸上也多了几丝高兴的情绪。

  他来到师父所在的小木屋内,推开门走进去之后,便看到师父,如同往常一般,斜躺在檀木躺椅上面,半眯着眼眸,两手交叉放在胸前,如同睡着了一般。

  这等姿势,是如此的熟悉,一如当年自己初进九龙岛时,所看到的那般景象。

  同时,在这一刻,他面对着天机老人,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似乎,天机老人变得与以往不同了,但具体到哪儿不同,他却说不上来。

  至于那无形之中流露出来的威压与气势,他还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的,这都比过去强上百倍。

  “咦,小子,你现在的实力不错嘛,已经是踏入筑基了。很多修士,都不知道在炼体第九重的修为上,停顿多少年,才能够突破呢。你的资质,还真是千年难得一见。”

  天机老人微微睁开眼,眼神落在了叶落的身上,满意的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

  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错。

  叶落闻言,却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琉璃御尊的话,微不可查的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苦笑一声。

  “嗯?怎么了你?”天机老人看他状态,不由得一怔。

  叶落犹豫了一下,也没有隐瞒,将琉璃御尊带走雨儿之时,对自己毫不留情的侮辱,一一说了出来。

  最后,他又苦笑道:“在她的眼里,雨儿才是最顶尖的天才,而我,却是一个没有什么潜力的废物,一无是处。甚至,若非是看在雨儿的面子上,我可能都要被她给杀掉了……”

  “哼!”

  天机老人听着,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口中怒哼一声,“这个老女人,她懂得什么!”

  “落儿,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你的将来,成就不可限量!那个老女人,不懂得一点天机之术,殊不知我在你刚踏入九龙岛之际,便已经看的出来,你是一个心怀天下之人,你的将来,可以说是与整个天下的命运都绑在了一起,或许有一天,你会成为人皇至尊也说不定!”

  天机老人脸上的表情,无比的严肃,认真的望着叶落,一字一句,缓缓地说道。

  他说到此处,便停了下来,没有再多说。

  叶落闻言,身体一震,脸上现出了讶然的神色,喃喃道:“人皇至尊?我真没有想太多,我只是觉得,我的未来不应该被她一言以蔽之,我一定要将修为提升上去,直到将来有一天,我骄傲的站在她面前,堂堂正正的将雨儿带走!”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我少年穷啊!”

  叶落的声音,虽然并不大,但是每一句话,都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天机老人沉默了片刻,随后又说道:“天机不可泄露,我虽然能够看到一些东西,但是有很多事情,事实上,我都看不清楚,也无法去看清楚。你的命运……就是其中一项!”

  “这也就意味着,你的未来,存在了极大的变数,你也是这天下间,非常奇特的存在。不论是对魔族还是对咱们人族来讲,你的将来,或许会左右彼此的生存!”

  “我知道你曾立誓要斩妖除魔,但是有时候,即便是我们修仙者,也身不由己,我只是希望……如果真的有一天,到了那种地步,你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师父天机老人的这番话,却是说的有些没头没尾,叶落有些不明所以。

  他疑惑的望过去,却并没有得到天机老人的解释。

  于是,他知晓,师父不会再多说什么。

  他将这番话牢牢的记在心底,只待将来有一天,到了某一个时刻,自己再想想如今听到的这番话,或许便有了用武之地。

  或许……这会影响到自己的选择!

  “你不用担心雨儿,好好修炼就是了,你们的路都还很长,将来,总会有再见的一天。”

  天机老人又道。

  叶落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师父,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要去长安城了?”天机老人一怔,缓缓地问道。

  叶落诧异的望着师父:“师父,什么都瞒不过你。不用推算,就能够一眼看出来天机吗师父?”

  他有些好奇天机推演之术。

  天机老人却是并没有回答他的话,沉默了下来。

  叶落也就没有说话。

  许久,天机老人才缓缓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我本以为,你要在筑基巅峰,即将踏入结丹期时,才会离开雁门阁和九龙岛前去长安城,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前往了。唔,那无极老怪物难道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才会让你这么快前往长安?”

  天机老人的脸上,有着一丝疑惑。

  而站在一旁的叶落,却是再次的一脸诧异的神色。

  他没有想到,师父竟然一下便猜出来,是无极老祖,让自己前往长安。

  这天机推演之术,真的是如此神奇?

  “此去长安城,凶险至极,我虽然看不到尽头,但是也能够知晓,你有陨落的危险,记住,万事小心,提防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人心险恶,要小心提防,每一个人!”

  天机老人似是唯恐叶落不上心,着重的、再次叮嘱了一遍。

  叶落的点了点头,认真的记下了天机老人的话。

  “临走之前,我送你几句偈语吧:”

  “风起叶落时,龙行天下惊。”

  “万法皆历遍,渡劫始见真。”

  叶落闻言,怔了片刻之后,心中咀嚼着这四句偈语:

  风起叶落时,龙行天下惊。万法皆历遍,渡劫始见真。

  “什么意思呢这是?”他心底疑惑不已,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想了片刻,没有想明白时,他再次深深地将之记下来,存放在脑海之中。

  一如之前天机老人所说的那些让他云里雾里的话。

  “那,既然如此,师父,我们就此别过,我这就出发吧。”叶落犹豫了一下,缓缓地道。

  尽管,天机老人始终不承认是他的授业恩师,但是他始终将天机老人当成自己真正的师父。

  他知晓,天机老人对待自己,与那些师兄们,并没有任何不同,九龙岛的仙术,也没有丝毫的藏私,全部都拿出来,认真的教导着自己。

  若非如此,当年自己的修为,也不会提升的如此迅速。

  “嗯,去吧。天机老人点头答应。

  叶落转身离开。

  “等等。”

  在叶落快要走出小木屋的时候,天机老人的声音,却又响起。

  叶落转过身来,疑惑的望过去。

  却看到,天机老人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艘古朴古拙的小船……不,小舟!

  上面雕刻着一道道神秘的符文,四周也充斥着一道道上古时候的印记,甫一拿出来,便有一股蛮荒的气息流传出来。

  “给你这个,鎏焱飞舟,我从一处上古洞府之中得到的一件法宝,你拿着他,赶路也方便一些。为师能够御器飞行,用不到它。”

  天机老人淡淡的一挥手,这一艘古朴古拙的小舟,便向着叶落飞了过来,轻飘飘的落在了叶落的跟前。

  叶落伸手将之接过后,心中也是一阵欣喜,躬身一礼:“多谢师父。”

  这飞行法宝极为难得,如今的九州大陆,早已失传了锻造之术。

  而修仙者自身想要飞行,则是至少要到了元婴期,才能够御器飞行,结丹期与筑基期的修仙者,都能够短暂的在空中滑行,但那更多的是借助所修炼的身法仙术。

  至于炼体境内的修士……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地上奔走吧!

  即便是这上古飞舟,那也只有到了筑基期,才能够勉强驾驭飞行。

  因为其消耗的灵力,可不是炼体境内的修士,所能够负担的起的。

  天机老人点了点头,拿出一枚玉简扔了过来:“喏,这驾驭飞舟的法决,都在这里面,以你如今的修为,倒也是能够勉强驾驭着他飞行了。”

  叶落又将玉简伸手接过,才又告辞转身离开。

  回到了自己之前曾居住的小木屋里面,他用了三个时辰的时间,便将这上古飞舟的使用方法,摸索清楚。

  然后,他最后留恋的望了一眼自己所居住的地方,便起身走出去,与师兄们一一告别。

  “遇到了什么危险,或者是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来一封书信,我们这些做师兄的,都还有些实力,一起出去帮你。”

  “你自己千万不要逞强,该出手时出手,但该躲避的时候,也要去躲避,莫要不顾一切的与人搏命!”

  “师弟,我们都知晓你的家世,在做任何调查的时候,都千万小心。人心险恶,不要轻易的相信别人。你的性格太过正直,容易被人骗!”

  “……”

  诸多叮嘱,带着拳拳之意。

  叶落心中感动,表示都记在了心中。

  最后,他找到了老猎人,与对方告别。

  初来九龙岛之时,他没少受了老猎人的照顾。

  随后,叶落打出法决,将鎏焱飞舟施展开,钻进去之后,运转着丹田之中的灵力,驾驭着着它飞离九龙岛。

  经此一别,不知何年再回返。

  --------------

  同名手游《渡劫》现已登陆appstore,已开放下载。

  

网文30年后将会怎样?

严肃网文第二期,更多好文敬请期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