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渡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古老浩天宗 天下第一派(上)

渡劫 小刀锋利 5942 2015.12.09 18:00

    相传,浩天宗乃是昔年黄帝建立,从古至今,一直以降妖除魔为己任,正义之名,传遍天下。

  乃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大仙派!

  叶落幼年时期在长安城的时候,便对于这宗门有所耳闻,但是仙家之路,对于普通凡人来说,太过于高高在上了,各家各户,除了顶礼膜拜之外,几乎就再也没有其他接触的途径了。

  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来到这浩天宗内,甚至,有可能会成为浩天宗的弟子。

  没错!

  真的是,有可能会拜入浩天宗门下!

  叶落冰雪聪明,从师父无极老祖留下的信物以及书信之中的内容,他便几乎可以猜测到,这是要让自己拜入到浩天宗内。

  尽管他想不到师父无极老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但是他知晓,师父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理由,并且都是为了自己好。

  另外,他从当初刚刚拜师之际,便已经察觉出了一丝端倪。

  那时候,无极老祖便曾说过,允许自己将来再拜入别人门下。

  似乎,无极老祖从那时起便已经为现在埋下了伏笔。

  叶落驾驭着飞舟从遥远的九龙岛飞来长安城,用了足足五天的时间。

  路途遥远,以叶落丹田之中的灵力,自然是不足以一口气飞来。

  当然,在踏入到了筑基境内后,他身体之中的灵力,他所修炼的仙法,无时无刻不在经脉内运转,补充着丹田中灵力的损耗。

  但是即便如此,消耗的灵力,也比补充的要多,每飞行数百里,便要停下来稍事休息,打坐修炼,以便于快速的恢复灵力。

  当然,这也已经是非常的快了,若是乘坐马车的话,那还根本不知道要用多少时日。

  至少,半个月内,是别想要看到长安的影子。

  临近长安城,叶落寻了一个无人之地,降落下来飞舟,挥手打出一道道法决,将飞舟收入囊中。

  经过了五日的操控,这飞舟他已经非常熟练了,那一道道法决的施展,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充满了玄奥的气息。

  叶落缓缓地前行,沿着官道走了一个时辰的光景,便已看到巍峨的长安城,伫立在眼前。

  那熟悉的城门,那熟悉的城墙,那熟悉的守卫……

  乃至于,这一刻他的脑海之中,自动脑补出来了长安城的街道,商铺,行人!

  而后,幼年时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

  自己在父亲、母亲的带领下在街上买糖葫芦,画糖人,跟着桃花先生学习诗书,和薛武烈一起喝酒……

  那一幕幕场景,那一帧帧画面,是那么清晰,犹如昨天。

  这一刻,叶落只觉得自己心中最柔软的地方,隐隐作痛,两行清泪,无声无息的落下。

  修仙者讲究念头通达,心向自然,想笑的时候,开怀大笑,想哭的时候,放声大哭,不能憋在心里。

  而叶落,望着眼前的这长安城,已是不由自主的落下泪来。

  这几年修仙的日子,似是如梦似幻,竟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仿佛自己还是那个学堂的学生,还是父母膝下承欢的少年,还是无忧无虑到处帮助薛武烈抓贼的顽童……

  可是,他又清楚的认识到,这一切,都回不来了!

  那个傍晚,天将黑,夜幕无声垂下的时候,喊杀声四起,火光闪现,父母亲人都倒在血泊之中,鲜血染红了地面,火光染红了天边……

  那一副画面,他永生难忘!

  至今,他依旧是想不明白,为何会有人对自己这个商贾之家下手。

  尤其是在不久前,他知晓了那林大头也参与过对自己家的围剿之后,他更是疑惑无比。

  要知道,这林大头此时已经是结丹期第三重的修士,即便是在六年前,他定然也是跨入了结丹期内。

  而一个结丹期的修为,却为何要对自己这个商贾之家施展如此毒手?

  以结丹期的修为,对于任何凡人来讲,都是高高在上,渺不可闻的存在,开口一句话,便会予以生杀予夺,都不敢反抗的,又何必在夜里,悄然蒙面杀进去?

  叶落更是从这林大头的口中得知,当时他带领着山中匪徒杀进去的时候,并非是主力,还有其他的、更加强大的修士进去。

  他想破了脑袋,都想不通,叶家究竟是得罪了多强大的人,才能够引起这么多修仙者的围攻。

  数百条人命,瞬息之间,便被斩杀殆尽,只有自己,被一个人侥幸救下来,送到了九龙岛,拜师学艺。

  叶落深深地吸了口气,任凭眼泪流下,不顾旁人讶异的目光,向着长安城内行去。

  越是靠近长安城城门,官道上的行人便越多,大量的路人都好奇的望着这个十几岁的少年,略显诧异,不明白他为何泪流满面,更不明白他流着眼泪,却偏偏看起来是如此的冷静。

  进入城门后,他的情绪,已经完全平复了下来,不再流泪。

  来到长安城,他自然是毫不犹豫的便向着自己的家行去。

  叶家虽然在这长安城内,并非是什么名门望族,但是生意做的不小,叶府占地面积,也极为广阔。

  并且,叶家的生意,几乎遍布整个大唐,叶家的族人也有在外面掌管生意没有在族内的,所以他觉得,即便叶府付之一炬,也肯定不会被官府将土地收走。

  他如今已是修仙之人,并不在意叶家剩下的家业,钱财对他来说,真的已经完全变成了身外之物,没有任何用处。

  他回去,只是想要知晓,当初父母亲族埋葬在哪里,他想去祭奠一番!

  来到了叶家内,他果真是看到了叶府已经重新建造了起来。

  他进去之后,找到主事之人,亮出了自己的叶家大少爷的身份,同时,也将自己修仙者的身份说出来,顿时,叶府之内,一片跪拜之声。

  对于普通人来讲,修仙者,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弟弟……你回来了,这叶家,还是要你主持才行啊,你来了,你就是名正言顺的家主!”叶家如今的家主叶凡如此说道。

  这叶凡的脸上,看起来无比的真诚,但是双眸深处,却掠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阴沉。

  叶落很干脆的摇了摇头,他对于家主之位,没有任何的兴趣,仙道苍茫,那才是他的追求。

  当然,为父母报仇,为死去的四百族人报仇,也是他修仙的一个动力!

  但是他不会被仇恨蒙蔽的双眼,他的一颗心,依旧是充满了正义!

  “不,我只是来问一下,我的父母和其他族人,都葬在何处?我过去祭奠一番,就要走了。”叶落摇头,淡淡说道。

  那叶凡眼底的阴沉,虽然一闪而逝,极为隐晦,但是他又怎能瞒过叶落的双眸。

  可是修仙者与凡人,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此刻叶落看着叶凡,真的只是像看着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一般。

  这是境界的区别。

  他懒得去想这叶凡的盘算,甚至,都懒得去分辨叶凡的真心还是虚情假意。

  对他来说,这些都毫无意义。

  踏入修仙路,便与这凡尘永隔!

  叶凡听到叶落的话,眼底闪过了一抹放心之色,愈发的恭敬,慌忙亲自带着叶落向着院落后方行去,口中说道:“弟弟,所有的族人,都葬在院落后面林地内,叔叔和婶婶合葬在一个墓里面,都在那!”

  叶落也不说话,轻轻地点了点头。

  来到父母的墓前,叶落挥手让他们都离开。

  这叶家剩余的族人以及旁支中人,没有人敢反对,彼此对视一眼,齐齐离去了。

  转眼这里就只剩下了叶落一人,他凝望着刻着父母名字的墓碑,一股无以言语的悲伤,在心底蔓延。

  “这是为何?为何?……”

  “至今,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甚至,有时候我都曾幻想着,那一夜,只是一场噩梦,可是,如今我归来,却只看到你们的墓碑!”

  “爹,娘,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我们的仇人,即便是追杀到他们天涯海角,我也会让他们伏诛!”

  他呢喃着说道,脸上满是悲痛,但是此言,斩钉截铁,不是发誓,却更胜誓言。

  不知不觉,又是两行清泪留下。

  他跪下来,对着墓碑,恭恭敬敬的行了叩拜礼。

  之后,伫立良久,他才选择离开。

  ……

  浩天宗。

  作为天下第一名门大派,浩天宗的山门,却是看起来稀松平常的很。门前有两颗松树,不知道种植了多少年,树皮苍老,却依旧枝繁叶茂。

  松树后面,有着一块巨石,上书“浩天宗”三个大字。

  字字遒劲有力,笔锋婉转之间,犹若龙腾飞舞,有一种说不出的霸气。

  叶落来到山门前的时候,恰好正看到,在山门两侧,站着两个年龄不大修为也不高的修士。

  “这位道友你请留步,敢问来浩天宗有何贵干?”当叶落走到那两个少年的身前时,被拦了下来。

  叶落向着两人善意的一笑,淡淡说道:“我自雁门阁而来,奉师父之命,前来浩天宗拜见君墨,烦请两位道友为我通报一声。”

  两人闻言,面色顿时变得无比的古怪。

  “你确定是君……墨?”其中一人,小心翼翼的对叶落说道。

  叶落对于他们反应,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随即轻轻点头。

  另一人踌躇了片刻,刚要张口说话,突然,一个看起来还是中年人的修士,从天而降,出现在了浩天宗的山门前。

  “你是叶落吧,我是君墨,等候你多时了。”那中年修士向着叶落哈哈大笑,开口说道。

  而叶落还没有任何的反应,站在山门前的那两个少年,便“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带着敬畏,口中高声喊道:“拜见宗主!”

  “起来吧。”那宗主君墨,向着两人点了点头,淡淡说道。

  那两个小家伙,一脸激动的站了起来,望向君墨的目光中,满是敬畏与敬仰,而他们望向叶落的目光中,却充满了羡慕之色。

  能够让君墨宗主,在这里等候,那得是多大的面子?

  这个年纪轻轻便已经踏入筑基期的修仙者,究竟是什么身份?

  他们两人的心底,不由自主的便闪过了这个念头来。

  叶落终于是明白过来,这两人为何在自己说到君墨的时候,脸色那么古怪了,原来,这君墨,竟然是天下第一宗门浩天宗的宗主!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望向君墨,刚要说话,但突然间,他却愣在了那里!

  “你!”

  “你是……”

  这一刹那,他如遭雷击,呆呆的望着君墨,说不出话来。

  而脑海之中,却闪过了一副画面——

  多年前的夜晚,鲜血肆意流淌,火光冲天,父母亲族,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强烈的刺激,使得自己幼小的身体,陷入了昏迷,可是迷迷糊糊之间,似乎有一个人,有一个神秘的强者,将自己一把抱起,然后腾空飞出叶府……

  再醒来时,自己已经是在了遥远的九龙岛上。

  而隐隐约约之中,他似乎记得,那神秘的强者的模样,竟然与眼前的君墨,一模一样!

  当初救下自己的……竟然是浩天宗的宗主君墨!

  想不到!

  他绝对是想不到!

  这实在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预料!

  “对,是我,当初我要出一趟远门,偶然路过你家,恰好看到你倒在血泊中,并没有死亡,就将你救了出来。”君墨坦然的承认下来,笑着说道,“而因为实在没有足够的时间带着你回来宗门,就将你先放在了九龙岛。我知道,天机老人一定会收留你的。”

  叶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君墨的音容笑貌之间,所向自己表达出来的善意。

  他肃容向着君墨行了一礼:“多谢宗主的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君墨依旧是亲和的笑着,缓缓摇头说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不过,这大概也是命运的安排,辗转过了几年之后,你竟然又到了我的面前。”

  “哈哈,我还以为,我们再也没有相见之日了呢。”他的笑容很亲切,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仅仅只是几句简单的玩笑话,便迅速的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使得叶落再没有了那种仰望对方、高高在上的疏离感。

  叶落犹豫了一下,伸手将师父无极老祖让自己带着的信物暖玉掏出来,递了过去,说道:“喏,这是师父无极老祖让我带来的,说是你看到了这个,就会明白。”

  君墨伸手接过来之后,随手摆弄了片刻,道道的灵力涌入其中,而后便又递了过来说道:“我在里面融入了两道防御法阵,你在受到无可阻挡的攻击之时,它会自动激发。你拿着它,也算是有个防身的法宝了。”

  叶落心中略有些感动,伸手接了过来,低声道谢,佩戴在了腰间。

  “用不着跟我说谢字,走吧,跟我去里面,我们再谈。”君墨摆了摆手,当先一步向山门内行去。

  叶落点了点头,紧随其后。

  浩天宗在长安城的边缘,一直延伸至长安城外数百里,占地面积极为广阔。

  两人走了片刻后,来到了一处古朴古拙的小小院落之中。

  君墨随意的坐下,沏了一壶茶,亲切的说道:“你的资质真的不错,好好修炼,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谬赞了。”

  叶落说着,心中却是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云梦泽的元神期道姑琉璃御尊,侮辱自己的言语。

  那恶毒的话,犹若是在耳边响起:“你不过是一个废物,能够修炼至结丹期,已经是一件幸事了……”

  此时此刻,再听到同为元神期的君墨对自己所说的话,心中真的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我的资质,究竟是好,还是差?”

  “为何,在他们两人的眼中,看到的我的资质,差距会如此的大?”

  他的心底,更是忍不住泛起了这样的念头来。

  “唔,我决定,收你为我的亲传弟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君墨又和颜悦色的说道,“这也是你师父无极老祖的意思。”

  “当然,主要还是我看你的资质够好,我们之间,又如此有机缘,才忍不住动了收徒的念头!”

  叶落听到他的话,顿时就愣在了那里,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收自己为徒,收自己为亲传弟子,呵,果真是不出自己所料啊……”

  “天机老人、无极老祖、君墨,九龙岛、雁门阁、浩天宗,这就是属于我的机缘吗?”

  “拒绝?就算不是师父无极老祖的意思,我又怎么能拒绝?”

  “将来,我可是还要去堂堂正正的将雨儿带出来的啊!没有一定的实力,怎么可能的闯的进入云梦泽?”

  “更何况,我还要为我的父母亲族报仇!也需要强大的实力!”

  这些念头在脑海之中,闪过的时候,他便已经做出了决定。

  君墨也不着急,只是就这么淡淡的望着叶落,等待着他的思考。

  而他的眼中,也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来欣赏的神色。

  ----------------

  同名手游《渡劫》现已登陆appstore,已开放下载。

  欢迎读者朋友加入小刀锋利微信公众账号,关注小刀写作以及写作之外的生活,只要在微信添加朋友处搜索“小刀锋利”,出来的第一个,便是微信的公众账号。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