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渡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长安城遇刺 阴山灭突厥(上)

渡劫 小刀锋利 5071 2015.12.10 16:00

    回到长安城之后,叶落便带着一腔怒火回到了浩天宗内。

  他直接宣布闭关修炼,准备随着大军的下一次出征,将那突厥内的魔族彻底击溃。

  另外,他还需要增长实力,去对付狐仙领和五毒教。

  至少,要成功的结丹,踏入金丹大道,才能够前往其中。

  现在的他,实力还是太弱了一些。

  他如今已是知晓,这狐仙领与五毒教内,皆是被魔族掌控,其中的魔族实力不弱,并且因为地形地势以及其他的原因,多年来一直未被剿灭。

  但是就在他刚刚宣布完闭关之后,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找了过来。

  衙役薛武烈!

  幼年时候的忘年好友,此刻,寻了过来。

  “嘿,兄弟,你这变化还真够大的,这么多年不见,你竟然都已经成为了一个高高在上的上仙了。”薛武烈围着叶落转了两圈之后,一脸羡慕嫉妒的表情,啧啧说道。

  只不过,他的脸上表情,虽是如此羡慕与嫉妒,可他双眸之中,却是一片澄澈。

  叶落看着薛武烈,满是欣喜,伸手拉着薛武烈的手,高兴的说道:“薛大哥,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啊,唔,竟然还是一身酒味,又喝了不少啊。”

  薛武烈的双眼无比的明亮,哪里有半点醉熏的样子,呵呵笑道:“兄弟,你了解我的,只有喝了酒,我才能够去更好的查事情啊。”

  叶落笑着点头,这老哥儿越是喝酒多,心神思维就越是敏锐,当初可是在喝完酒之后,抓到了不少的逃犯。

  两人在初见面之后的亲切寒暄,高兴过后,薛武烈却是带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你知道吗,当初知晓你家遇害之后,我曾趴在你叶府的废墟之上,嚎啕大哭了一下午,那时候,我以为你已经遇害了,真是没有想到啊……有句话怎么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只不过,你可曾知晓,当年叶家满门被灭,朝中,却是有一股势力参与了进来!”

  “为了这件事,我整整追查了这将近十年了!”

  “终于,让我找到了蛛丝马迹,顺藤摸瓜之下,发现了一些眉目!”

  “钱家!中书舍人御史台谏议大夫钱无咎,当然,这是他当时的官职,现在他已经再次升官了,以我这个小小的衙役,可是没有能力对付他,也就是在听闻了你如今已经是浩天宗宗主的亲传弟子,我才敢过来真的找你!”

  叶落闻听这些话后,心中既是感动,又忍不住有些愧疚。

  感动的是这个幼年时候的大哥,对自己一片真性情,这么多年,都没有忘记自己的事情,一直在为了叶家的灭门而追查。

  而愧疚的则是,自己返回到长安城之后,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去找这大哥去叙叙旧,实在是不应该。

  现在,虽然他已经知晓,当初灭杀叶家满门的乃是狐仙岭与五毒教,可是这个消息,对他来说,依旧是十分的重要。

  狐仙岭与五毒教内,乃是魔族,若是在朝中没有人接应,他们可是无法通过长安城的搜查,踏入其中,并且还是如此的大张旗鼓。

  “钱家?钱无咎?”

  叶落在心中默默地记下了这个名字。

  随即两人寻了一处地方,开怀畅饮,各自叙说着这些年的经历。

  叶落对于自己的这个大哥,并没有什么隐瞒,直听得薛武烈高呼原来这就是仙人的生活,真是令人羡慕啊之类的话。

  到得后来,薛武烈喝至兴头上,竟是借酒高歌,一曲沧桑。

  这普通的凡酒,对于叶落来说,和水无异,喝的再多,也没有任何的感觉,他双眸清明的望着薛武烈,双手挥动,在对方不知觉间,向着对方怀中塞入了一个锦囊。

  里面是一些寻常的金银财宝,足够薛武烈舒舒服服的过上一生了。

  当然,太过珍贵的东西,他也有的是,却并没有送给这个老大哥。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是懂得的。

  酒足饭饱之后,两人道别离开。

  叶落并没有返回浩天宗,而是直接向着那钱无咎的家中行去。

  他必须要去问问,当初为何要与魔族联手,覆灭一个小小的商贾之家。

  很快,钱府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他敲了敲门,没有反应。

  等候了片刻,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

  他踌躇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离开,伸手推开了灰色的大门。

  而当他看到院落中的景象之时,却是在瞬间就惊呆了。

  只见院落之中,遍地都是尸体,鲜血肆意流淌,几乎染红了整个地面,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向外散发出来。

  这些尸体之中,有丫鬟有下人,也有锦衣华服之人,甚至,还有几个明显是小孩。

  此刻,却都已经死在了这里。

  “这……这……”

  “究竟是谁,竟然会下此毒手?”

  “难道是已经知晓了我会过来?”

  叶落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脑海之中,却是瞬间就闪过了这数个念头。

  同时,他本就因为那突厥人烧杀抢掠而升起的怒火,此刻更是高涨无比。

  “灭门!”

  “又是灭门!”

  “这足足是数十条人命啊,却就这么死在了这里!”

  “难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也无怪乎他如此想,这钱家中人,显然是刚刚被灭杀,而他却又偏偏是选在此时进来,追查当年灭杀自己满门的事情,继而看到了这一幕。

  而就在此时,他的身后,忽的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咦,这不是叶师弟吗?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来钱府有什么事情呢?”

  叶落愣了一下,转过头看去,顿时便发现,自己的两个同门正站在那里,似是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

  这两人的修为,都是在筑基第七重,年龄比自己大上不少,在浩天宗内的辈分倒是与自己一样,只不过入门的时间较早,自幼便在浩天宗内修炼。

  “我……”

  叶落刚要说话,却突然就被打断了。

  “啊,叶师弟,你竟然杀了这钱府的满门!”

  “什么?叶落,真没有想到你平时看起来道貌岸然,竟然会如此嗜杀成性,说,你为何要杀死这个朝中大臣的满门老小?”

  他们两人向前走了两步之后,看到院落内的情形,突然就大声吼了起来,凶神恶煞般的望向了叶落,根本就不给叶落任何辩解的机会。

  事实上,叶落此时也有些百口莫辩,在这两人的抢白之下,他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身为浩天宗门下,身为大唐的守护者,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哼,叶落,你对得起宗主对你的教导吗?”

  “如此狼子野心之辈,莫非是魔族派出来潜伏在我浩天宗的棋子?”

  两人一唱一和,瞬间就给叶落将身份都安排好了。

  他们两人的脸上,满是正义的神色,说的义正言辞,可是双眸深处,却是泛起了一丝阴沉之色。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叶落一声长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的经历,委实太过浅薄,遇到这样的污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而就在他百口莫辩之际,一个轻灵的身影,骤然间出现在了这两名浩天宗子弟的身后,接着两道寒光闪过,两颗好大的头颅飞起。

  顿时,两道血箭,自这两名浩天宗弟子颅腔之中,喷射而出,煞是惊人!

  到死,这两名浩天宗的弟子,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两人脸上的表情,也定格在了那里。

  叶落震惊不已,抬头望去,却看到出手的是柳依依。

  他实在想不到柳依依为何出现在这里,但是他却知晓,既然是柳依依,那这两人做不出来任何的反应,还真的是正常的事情。

  柳依依的身上,可是有着一件隔绝灵识探查的宝物,即便是元婴期的强大修士,都无法探查到她的存在,这两人无法察觉到柳依依近身,也算是正常。

  所以,尽管两人的实力,比起柳依依来,丝毫不差,却最终依旧是死在了柳依依的手中。

  这就是修仙者,绝对的修为优势,并不能够真的会带来生死之间战斗的胜利,影响结果的因素太多,好的法宝,厉害的功法,强大的仙术,神秘的禁制,甚至,还有那丹毒,都能够使得修仙者越级杀敌。

  柳依依也不说话,拉着叶落便走。

  叶落有些抗拒,不能接受柳依依杀死了自己同门师兄的事情。

  尽管,这两个师兄明显的就是污蔑自己。

  “钱府满门,都是他们所杀死的。”柳依依的声音,轻飘飘的传入了叶落的耳中。

  叶落闻言,身体不由得一震,目瞪口呆,下意识的就跟随着柳依依走了。

  他本以为,这两个师兄污蔑自己,是因为恰好撞见了这件事情后,出于对自己成为宗主亲传弟子的嫉妒,并没有其他的原因。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钱家的满门老小,竟然都是这两个师兄所斩杀的。

  不知道为何,尽管这个当初古灵精怪的少女,不久前还曾经帮助魔族帮助突厥对付大唐,但是他就是对她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他本能的就相信,这柳依依说的是真的,并没有欺骗自己。

  但是,他依旧是有些无法接受自己的两个师兄,被一剑斩杀。

  而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之后,不等叶落抱怨,柳依依看着他不愉快的脸色,正色说道:“我是魔女,不懂那么多道理,我当你是朋友,他们在陷害你,留着他们作什么?”

  “你若不走,肯定会被诬陷,到时候世人口中的侠义少年,肯定会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而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却不喜欢看见别人这样污蔑我的朋友!”

  这番话,她说的无比郑重。

  说完之后,她坦然的望着叶落。

  一番话,说的叶落哑口无言。

  而叶落在沉默半天之后,才突然间发现,自己还从未见到过柳依依如此郑重的模样……

  这个少女,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古灵精怪。

  他忍不住有些感慨时光的流逝,两人也都已经从当初的少年,变成了如今的青年了。

  “最近你小心一些,你追查当初叶家被灭门的事情,已经被五毒教和狐仙岭知晓,他们有可能会派出强者过来追杀你!”

  沉默了片刻之后,柳依依又叮嘱道。

  叶落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这里可是长安城,那些魔族的崽子怎么可能进得来?长安城内,有这么多的修仙者,他们岂敢进来?”

  柳依依意味深长的望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你的同门都能够诬陷你,你难道以为长安城内的修仙者,全部都是好人吗?”

  “你好自为之!”

  柳依依说走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话还没有说完,身影便已经高高跃起,转瞬间消失不见。

  直到连背影都消失的无影踪的时候,这一句话,才飘飘荡荡的自遥远的地方传来,落入到了叶落的双耳中。

  叶落虽然觉得柳依依说的有道理,但是依旧是难以怀疑自己的同门,更是没有太将这番话放在心上。

  他不觉得在长安城内,会有人敢追杀自己,更何况,师父君墨,就在浩天宗内,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内赶到。

  他的心中,依旧是不时地泛起那两名同门师兄的头颅飞起的情形,情绪无比复杂。

  这件事真的是给他上了一课,让他单纯的心,也变得更加的复杂了些。

  人心险恶!

  以前总是听别人说人心险恶,但这次是真真正正的体会到了人心的险恶!

  他在心底微微叹息一声,启程返回浩天宗。

  他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师父君墨。

  他的身影飞快,在街道之间穿梭,走过细柳街的时候,他忽的心生警觉。

  只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涌来,似是要将自己包围。

  这是来自于神魂的示警。

  刹那间,他便停下了脚步,不肯再向前踏出去一步。

  而他的心中,则是闪电般的划过了柳依依所说的话,“最近你小心一些,你追查当初叶家被灭门的事情,已经被五毒教和狐仙岭知晓,他们有可能会派出强者过来追杀你!”

  顿时,他心神一震,丹田之中的灵力刹那间涌入了经脉之中,蓄势待发。

  他更加警惕的望向四周,庞大的灵识向着四周散发出去,探查着周围的一切细微变化。

  然后,他便发现,四周的天地之间,似乎被一层薄薄的薄雾所笼罩,隐隐有些看不清的味道,尤其是前方,更是连灵识都阻挡住了,无法穿透。

  可是,偏偏双眸望过去,却看不到任何的不同。

  “法阵!”

  “有人布置好了法阵在等我!”

  “这真是好大的手笔,竟然能够直接在长安城内的街道上,布置下法阵等我!”

  “还真的有修仙者,与魔族勾结!”

  叶落如今,不但是修为不俗,连见识也已经不凡,一眼就看穿了事实的真相。

  但是,他因此而感到更加的震惊!

  他实在想象不到,身为一个人类修仙者,却为何要与那魔族勾结!

  而能够布置下法阵的修仙者,哪一个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一身实力定然是已经到了无比惊人的地步。

  “哼,小子竟然比我想象中的难缠,但不论如何,今日,你都要死在这里!”

  忽然,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传入了叶落的耳中。

  紧接着,便有一行数人,从前方的一条街道胡同内,走了出来。

  “结丹期!”

  为首的一人,却是结丹第二重的修仙者!

  站在他身后的诸人,修为却并不是太高,大致与叶落相当,都是筑基第八重左右。

  可是,仅仅只是这一名结丹第二重的修仙者,就不是叶落能对付的。

  金丹若成,修为大进不说,对于仙道一途的感悟,随之加深,实力增长,更是恐怖,仙术的威力远超筑基修士。

  可以说,在结丹期的修仙者面前,正面迎敌的话,筑基境的修士,就只有被碾压的份儿。

  所以,在看到叶落并没有如愿踏入到那法阵之中时,这结丹期的修仙者,就干脆的现身出来,直接站在了叶落的面前。

  修为境界的碾压,让他拥有足够的自信。

  “你们皆是人族,却为何要做出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勾结魔族,欺压斩杀同胞?”

  叶落痛心疾首的望着这几人,忍不住说道。

  “哼!小子,废话少说,受死吧!”

  为首那名结丹期的修士,脸色变得无比狰狞,长笑一声,双手挥出,施展出来道道法决,顿时数把长剑闪耀着耀眼的光芒,拖着长长的尾巴,向着叶落攻来。

  “剑灭凌天!”

  剑光几乎要临近叶落的身体,他的口中才一声厉喝。

  叶落冷静的将拔出长枪,快速的舞动之间,一片枪影闪烁,无尽的灵力涌入长枪中。

  而他的左手,挥洒之间,打出一道道法决,顿时,一道由灵力形成的光盾,将他自身笼罩。

  多年来的修炼,他不但是已经将玄冥刀法、寒霜剑法、赤炎枪法三门仙术修炼至了大成境界,还修炼有不少实用的仙术。

  包括他如今所施展出来的这一式防御仙术,升龙盾。

  很快,双方便缠斗在了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