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渡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盛世长安城 灾祸从天降(下)

渡劫 小刀锋利 4884 2015.12.01 14:03

    “人家父母知道,肯定骂你!”

  “哈哈哈,薛衙役你要有这么大的儿子,你会让他吃酒?”

  周围的百姓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

  薛武烈挠挠头,嘿嘿笑道:“这有什么,叶少侠也是我习武中人,喝点酒算什么?”

  不过最终,叶落也并没有跟薛武烈去吃酒,而是挥别了薛武烈,悄悄回家去了。

  因为这小偷犯下的案子很大,抓到小偷的薛衙役,还受到了嘉奖。

  薛武烈再次名声大噪,但这一次,薛衙役觉得自己的嘉奖受之有愧,曾跟很多人解释过,那小偷并不是倒霉,而是被叶落给算计了!

  这个年代民风淳朴,崇尚侠义精神,因此,叶少侠这个名字,在长安城中,便这样不知不觉中传出来。

  叫的人,也越来越多。

  然后,这件事情,被桃花先生给知道了。

  老先生先是狠狠教育了一通叶落,原话是这样的。

  “小东西,你刚学了几天本事?就敢去学人家豪侠去行侠仗义了?”

  “那刀枪无眼,万一要是伤到你了可怎么办?”

  “而且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第二天居然像没事人一样,提也不提,是不是心目中,没你这个老师了?”

  然后,一顿板子,自然是免不了的。

  不过叶落也发现,老师虽然看上去有点生气,但却并没有就这件事本身说什么!

  也就是说,老师心里面,其实也是认同他这种做法的。只是担心他,觉得太危险!

  于是叶落当时问了一句桃花先生:“老师,那我这件事,做的是对还是错?”

  桃花先生沉默了很久,才说道:“孩子,你做的没有错,但要记住,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以后……是要有大出息的人,若被一些市井恶人给伤了,你让老师去哪找第二个你这样的人去?”

  叶落听了这话,心中也是暖和的很,看着老师面色稍缓,小心问道:“那……以后在保证我自己自身的情况下,还可以做这些事情吗?”

  桃花先生没有太过犹豫,点了点头:“也罢,你有一颗正义的心,就去做吧!”

  得到恩师准许之后,叶落一发不可收拾。

  在长安城中,当真做了不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情。

  跟薛衙役之间,就这样,一点点的熟稔起来。

  他这个叶少侠的名号,也愈发响亮。

  但有意思的是,他的那些同窗和家人,却鲜少有知道这个名号的。

  桃花先生不愿让叶落的“侠名”传到读书人的耳中,叶落可以骑射俱佳,这也是日后叶落的一个很大的筹码!

  能文能武!

  但却不能是一个除暴安良的大侠!

  因为大侠,都是江湖人。

  江湖人……又有几个能做官的?

  桃花先生对叶落的期望,相当之高。

  因此,对这个弟子的保护,也是不遗余力的。

  至于叶落的家人,虽然知道叶落跟着桃花先生习文练武,但绝对不会想到,自家的乖宝宝,已经在长安城小有名气了。

  走在长安城的路上,和煦的微风吹来,吹在人的身上,很舒服。

  叶落也很喜欢这种感觉,天下太平,世人无争,每天都那么幸福,多好!

  “啊!你,你要干什么?”

  “放开我!”

  一阵少女的尖叫,骤然从不远处传来,当即将沉思中的叶落惊醒。

  这时候,街上的人群四散逃开,全都向着远处逃去。

  叶落当即就是一惊,喃喃道:“这可是长安城啊!光天化日之下……居然会有强抢民女这样的事情?这不是找死么?”

  这可不是隋末那会,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别说光天化日强抢民女,一些强盗光天化日洗劫富户都屡见不鲜。

  现在大唐王朝建立,天下归一,长安城的防卫力量空前强大。

  更别说各路将领如今差不多都在长安城中,那些将军们,可都是一身正气,但却杀人盈野的铁血将领,真要是遇到这种强抢民女的,管你是谁,恐怕先一刀过去,砍了脑袋再说。

  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

  因此,叶落才很是惊讶。

  “放开我,放开我!”

  叶落朝着那边急速走去,看见一个穿着一身白裙的少女,正被几个满脸横肉相貌凶恶的家丁拼了命的往一辆马车上拉。

  还有一些家丁,蛮横的驱赶周围的人。

  “妈的,看什么看?赶紧滚!”

  “滚开滚开!”

  “再看把你眼睛挖下来!”

  “这小姑娘是我家少爷买的小妾,竟敢偷跑出来,现在被我们找到,准备抓回去,所以你们少管闲事!”

  一群恶仆,在那恶狠狠的威胁着。

  绿裙少女一边流泪抗拒,一边说道:“大家别信他们的话,他们胡说,我不是谁的小妾,求求你们……救救我!”

  围观的百姓并不傻,自然看得出事情不像那些恶仆说的那样,但一看这群恶仆鲜衣怒马,再看那马车的奢华程度,就知道这伙人来头不小,哪里还敢上去阻拦?

  说实话,叶落也多少犹豫了一下,老师曾说过: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叶落从这群人的衣着上看出,对方应该是贵族!

  而他的家族,却是商贾家族,地位上,有着天地之差。

  这可不是那些小偷小摸,倘若真的冲上去,那么极有可能会连累到自己家族,可若是自己不管……这个姐姐,肯定就会遭遇凌辱!

  不管的念头,只在叶落的心里面留存了一瞬间,正义的一面,便占据了上风。

  因为老师也曾说过:读书习武,为的就是将来有一天,能为民做主,替他们伸张正义!

  “住手!”

  叶落一声断喝,直接冲向一名抓着少女胳膊的恶仆,飞起一脚,正中那恶仆面门。

  “哎呦!”

  那满脸横肉相貌凶恶的家丁,被叶落一脚踹在脸上,当下鼻口窜血,用手捂着脸,坐到地上哀嚎起来:“我的脸……我的脸……”

  “你没有脸!”

  “无耻的东西!”

  叶落怒喝一声,又攻向第二个人,同时大吼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你们就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子,被这样玷污清白吗?”

  这时候,四周围观的百姓中,终于有人站出来,大吼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人强抢民女,哪怕他是皇亲国戚,也要被惩罚,打他娘的!”

  “是叶少侠!大家上!”有人认出了叶落,大声喊出来。

  人就是这样,正义……也是需要被引导的。

  有人敢第一个冲上去,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乃至更多。

  这群恶仆实际上都没什么武力,只是仗着块头大相貌凶来唬人。

  如今一下子冲上来这么多人,他们心中早已胆怯,当下放开那少女,转身就跑。

  “打死他们!”

  民愤这东西,就是这样,当占据上风的时候,民愤会变得更可怕,甚至失去理智。

  那几名恶仆,被一群人围住殴打。

  那绿裙少女,匆匆的对叶落道了声谢,像个受惊的小鸟,飞也似的跑了。

  这时候,从那马车中,出来一个年轻人,油头粉面,穿着一身华丽的衣衫,怒道:“你们找死吗?知不知道我是谁?”

  砰!

  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一拳砸在这年轻人的鼻子上,冷笑道:“你就是天王老子,也打你!”

  年轻人被打的鼻血长流,发出哀嚎。

  这时候,薛武烈也带着一群衙役,赶来此处,大喊着让众人冷静,随后控制住了局面。

  这个公子哥模样的年轻人,脸上如同开了染坊,鼻涕眼泪混着鲜血,涂了满脸。

  坐在地上哀嚎。

  那一群恶仆比他更惨,已经被愤怒的围观百姓打的没了人样。

  薛武烈看见叶落,用眼神示意他赶紧走。

  薛武烈心中很清楚,这个公子哥,来头肯定不小,一旦被他缠上,恐怕后患无穷。

  不过,就在这时,地上那年轻人,突然间睁开双眼,拿出一个手绢,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恶狠狠的看着叶落。

  咬牙道:“小畜生,我知道你是谁,叶少侠是吧?爷记住你了,你死定了!”

  薛武烈皱眉喝道:“够了!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你想让这件事被你家长辈知道?还是想让我把这件事直接告到刑部?真要是到了刑部,你今天做的事情,足够让你掉了脑袋!”

  那年轻人被薛武烈吓得一哆嗦,不过随即,便又硬气起来,冷笑道:“薛衙役是吧?我也听说过你,一个小小衙役,别把自己当成是正义的化身!想要收拾你,我有无数手段,你可知我是谁?”

  薛武烈面色冰冷,哼了一声。

  年轻人冷笑道:“我叫侯亮,我叔叔是侯君集!你们都给我记住了!特别是你!”

  侯亮阴测测的看着叶落:“后会有期!”

  说着,直接上了马车,冲着那些恶仆吼道:“装什么死?一群废物!”

  一群恶仆连滚带爬的走过来,相互搀扶着,驾着马车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离去。

  这时候,人群中有人说道:“叶少侠,你小心点,这侯亮虽然并非侯君集的亲侄子,只是一个远房侄子,但招惹了他,恐怕会祸事临头!”

  其他围观的人,脸上都露出惊恐之色。

  侯君集是什么人,他们自然听说过。

  那可是当今皇帝身边的大红人!

  官拜左卫将军、潞国公,赐邑千户!

  是大唐王朝建立的大功臣!

  更是当今皇帝李世民能够登上帝位的关键人物!

  哪怕那侯亮只是他一个远房的侄子,也绝非他们这些平民百姓能够招惹的。

  刚刚打的痛快,但现在,却都感觉到了恐惧,这群人很快各自散去。

  一个时辰之后,一间小酒馆里面。

  叶落跟薛武烈坐在一起,相顾无言。

  叶落面前,放了一杯水,薛武烈面前,放了一壶酒。

  桌上摆着几碟小菜。

  但两人几乎都没有动筷。

  良久,薛武烈才端起眼前的酒杯,仰头喝了一大口,看着叶落说道:“小叶子……今天这件事,你太鲁莽了!”

  叶落点点头,说道:“我知道,可是我今天若是不管,那个姐姐,恐怕……”

  “哎……”薛武烈长叹一声,忍不住骂道:“这群开国的勋贵们,一个个倒是足够自律,把家中的子弟,管束得也够老实。可偏偏是那些远亲外戚,经常闹出一些幺蛾子来。”

  “仗着有位高权重的亲戚,一个个为所欲为,经常做出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也不怕遭了天谴!”

  叶落愁眉苦脸,坐在那里,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以对方的能力,通过叶少侠这三个字,查到叶落的家族,简直轻而易举。

  一想到自己今天的行为,可能会连累到家族,叶落的心中,就感到无比的苦涩。

  他从小就非常懂事,从来不给家人招惹麻烦。

  但这次……

  “对了……”薛武烈看着叶落:“我忽然想到一个办法!”

  叶落抬头看他。

  薛武烈喝了一口酒,笑着道:“你可以去求你的老师桃花先生啊!”

  “他的族弟,也在朝中做官,这件事,也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可以让他,去跟左卫将军、潞国公打个招呼……”

  “毕竟,这件事是那侯亮有错在先,传扬出去,恐怕潞国公的脸上,也没什么光彩!”

  “说不定,潞国公听说这件事后,还会亲手教训那侯亮,砍了他脑袋……也并非不可能!”

  叶落看着薛武烈道:“这样……行么?”

  薛武烈笑道:“放心吧,肯定行的,别小看这群开国元勋们的觉悟,绝对比你想象中还要高出很多!”

  “那……看来也只能如此了,不过这样,估计又要被老师骂了。”叶落端起眼前的水杯喝了一口,喃喃说道。

  “那也总好过连累家人,今天那个叫侯亮的小崽子,临走前那种眼神,说明他是个报复心极强的人,所以,这件事,还是要尽早解决了才行!”薛武烈沉声说道。

  “明天一早,我见到老师,就跟他说这件事。”叶落虽然年幼,但也明白夜长梦多的道理。

  薛武烈说得对,哪怕被老师狠狠责罚一顿,也好过连累自己家人。

  找到了解决办法之后,一大一小,两个忘年交,全都松了口气,接下来的时间里,相谈甚欢。

  等到分别之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一弯新月,挂在枝头。

  喝得有些微醺的薛武烈看着叶落道:“小叶子,我送你回家!”

  叶落摇摇头:“这里距离我家,只有一里路,近的很,你还是早点回家歇息吧!”

  薛武烈看了一眼左右,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于是笑道:“那好,明天一早……记住了!”

  叶落点点头:“放心好了,我会记得!”

  “好了,那快回家吧!”薛武烈说着,冲着叶落摆摆手,然后目送着叶落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长安城并不宵禁,所以这个时候路上的行人虽然不多,但也能零星见到。

  因此薛武烈也并不担心什么,那侯亮虽说放出了狠话,但想来就算报复,也未必会来的那么快。

  想着,薛武烈摇摇晃晃的走了。

  叶落很快就回到了自家门口,当刚刚走到门口,叶落忽然间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危机。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叶落当即就是一怔,一股冰冷的寒气,瞬间笼罩他的全身。

  当下,叶落想也不想,推门而入,眼前的一幕,让叶落当场惊呆在那里。

  “张伯、赵伯……”

  叶落的声音颤抖着,走向那两个倒在地上的人。

  这两人,正是叶宅的门卫,平日里叶落每次回来,两人都会笑脸相迎。

  但这一次,却不会了。

  因为这两人,全都倒在血泊之中。

  叶落一直走到近处,才借着微弱的月光,看见地上的血迹。

  借着,叶落疯狂的朝着自己父母的院子跑去。

  叶宅很大,占地面积极广。

  据说是隋末一位高官的别院,被叶家买下,一直引以为傲。

  但这套大院子里面,此刻却是鸦雀无声,叶落越往里面跑,血腥味便越浓。

  突然间,一股火焰,从叶落父母的房屋方向,腾的一下窜起来。

  借着,整个叶家大院,四面八方,火苗四起。

  晚风虽然不大,但这火焰还是很快连成一片。

  然后,几道身影,借着夜色,悄然离去。

  外面突然想起一阵惊呼声。

  “走水啦!”

  “叶家走水啦!”

  叶落如同疯了一样,无视那些燃烧起来的火焰,冲进自己父母的房间,推门一看,他的父母双亲,已经倒在血泊当中。

  双目圆整,早已经死去!

  “爹!”

  “娘!”

  叶落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感觉到眼前一阵发黑,幼小的身躯晃了两晃,直接昏厥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