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渡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藏经阁大能 元婴收弟子(上)

渡劫 小刀锋利 6106 2015.12.08 10:01

    “好好好,这位前辈,我懂你的意思了。你说了这三个时辰了,归根结底,就是想要表达一个意思,那就是让我扛起对抗魔族的重任,在今后的岁月里,斩尽入侵的魔族!”

  叶落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出言打断了这形容枯槁的老者眉飞色舞、苦口婆心的话。

  说的眉飞色舞,脸上的表情却是苦口婆心!

  这实在是很诡异也很奇怪。

  最关键的是,这一个问题,他竟然能够翻来覆去、反反复复的说上三个时辰。

  叶落觉得自己若是再让这老头说下去,自己非要疯掉不可。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小子,你的体悟能力,真的是太强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就已经懂得了我的心思!”

  这形容枯槁的老者眼中满是赞赏的神色。

  叶落闻言,则是忍不住彻底的没了言语,只觉得心底有千万只魔族奔腾而过,脑海中也只有这一个念头:

  “你三个时辰都在说同一件事,我若是还理解不了,那岂不是说,我就是一个狂人?”

  “我叶落发誓,从今日起,要与入侵的魔族,血战到底,不将对方斩杀殆尽,决不罢休!我会尽我一切所能,守护人族生存!天地道义,滋此誓成!”

  随即,叶落的脸色一肃,以最古老的誓言,起了誓。

  这道誓言,叶落是心甘情愿。

  斩妖除魔,本就是修仙者分内之事,如今,他亲眼看到过那魔族,是如何对待人类,心中更是愤怒。

  以后,定然是要将之全部斩杀!

  将之赶回修罗界,再不敢踏上九州大陆半步!

  这形容枯槁的老者,眸中现出满意的神色。

  他嘴唇翕动,刚要说什么,突然间,自外面传来的一阵喧闹的呼喝声。

  紧接着,那小木屋的门,被人推开。

  “呼啦——”

  一下子涌进来多名修仙者。

  叶落愕然之下,随即几个探查法决丢出去,却如同泥沉大海,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这也就意味着,进来的这些修仙者,修为最低的,那也都是筑基修士。

  甚至,那几名老者的修为,都有可能到了金丹境。

  他心中顿时一紧。

  这时候,他才看清,共是五名老者,老者的背后,跟着四个中年人,其中一人,正是那看守灵药园的李飞。

  李飞望向叶落的目光里,带着几分阴沉与怨毒。

  但是,叶落的眼神,却直接忽视了他,望向了站在他身旁的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

  孤山!

  此人正是孤山!

  即便是被抓住,披头散发的有些狼狈,却依旧是一种难以遮掩的英俊与潇洒。

  “孤山还是被抓住了……”

  叶落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小魔女,大概是平安无事的离开了,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得到想要的宝物。

  他担忧的望了一眼孤山,对方给了他一个极为坦然的眼神。

  叶落沉默了一下,随后又转头望向了形容枯槁的老者。

  却发现,这老者正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淡淡的望着闯入这木屋的一群人,眼神无比的冷漠。

  “前辈,还请您将这个闯入雁门阁的小贼交出来,他身为外宗弟子,偷偷闯入雁门阁,已经是极大的触犯了门规,可是,他却在您的授意之下,将这七心草得手。这七心草,乃是雁门阁至宝,岂能轻易的落入他人之手?”

  闯入木屋中的人中,为首的那名老者,缓缓地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平静,但是话语之中的那种咄咄逼人之意,却是无比的明显。

  “大长老,就是这个小贼,七心草,就在这个小子手中!”李飞站在一旁,大声的说道。

  为首的那人,微微点头,将目光落在了叶落的身上。

  刹那间,叶落只觉得一股如山般的气势,压抑在自己的心头,一下子连呼吸都艰难了起来,双眼都开始冒出金星。

  他顿时心下骇然,仅仅只是气势,便已有如此威势,眼前的这雁门阁大长老,定是金丹修为!

  “嗯?”

  盘膝坐在地上的形容枯槁的老者,却是目光一凝,冷哼了一声,随后叶落只觉得压力一轻,那股气势顿时消失不见。

  “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这形容枯槁的老者,看了一眼那看守雁门阁的内门弟子李飞,似是教训又似是呵斥的说了一句。

  而李飞,却似乎如遭雷噬一般,身体一震,眼、耳、口、鼻之中,都有鲜血流了出来,闷哼一声,身体仰天便到了下去。

  他身旁的一名中年人,急忙欲要伸手扶他,但是手还没有碰到李飞的身体,便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了。

  “掌控仙术!”

  他的脸上,顿时现出了骇然之色,口中惊呼。

  这是门内的至高仙术,据说只有元婴境的武者,才能够掌握。

  莫非……这个闭关多年、从不出山的老者,是元婴境的大能?

  他心神巨震,一时间呆滞在了那里。

  不只是他,所有的人,都呆滞在了那里。

  包括那几名一起过来的长老在内,都再也无法动弹。

  所有人的脸上,都现出了骇然之色。

  他们来的时候,气势汹汹,想要逼迫这老者,交出闯入雁门阁内的小贼。但仅仅只是仙术掌控,就彻底的让他们,失去了任何寻衅的欲望!

  掌控仙术啊!

  这可是只有元婴修士,才能够习练的仙术!

  雁门阁内,有元婴境界的大能吗?

  他们都不可置信的望着这盘膝而坐的形容枯槁的老者,一个个都犹如吞下了几个鸭蛋一般,目瞪口呆。

  他们都知道,这藏经阁内有一个常年闭关的修士,几乎从不出来,却不知道其真正身份,也不知道其修为。

  此番听说对方护住了一个闯进来的小贼,并且这小贼得到了七心草,他们顿时怒气冲冲,联合起来,齐齐寻一个说法。

  七心草乃门中至宝,百年生百年长,然后百年才成熟,如此珍贵,不容有失。

  如今刚刚成熟,还未采摘入药,却已被外人夺走,他们如何甘心?

  可是现在,他们却发现,要面对一个元婴境的大能!

  “哼,一群鼠目寸光的东西,一群废物,这么多人连被人闯进宗门都不知晓,还有脸跑到我这儿来要人?”

  “就你们这一群废物,我们雁门阁若是依靠你们,早就被魔族灭门了!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敝帚自珍,你们不过是一群井底之蛙而已,坐井观天,还以为看到了全世界,看透了仙道!”

  “废物,一群废物,连最基本的尊师重道都不懂,就在我这里叫嚣不已。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知不知道?真是让人生气!我雁门阁,后继无人、后继无人啊!”

  这几人虽然被掌控仙术控制住,不能动弹,但是六识却依旧敏锐,听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却偏偏又不敢反驳一个字。

  面对着元婴期的大能,他们是真的不敢反驳一个字!

  这面容枯槁的老怪物,足足骂了他们两个时辰,才将他们彻底的赶走。

  但他的脸上,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若非是叶落看着这几个长老羞愧难当,足有崩溃的感觉,另外那李飞的伤势很重,鲜血不停地汨汨而流,也需要救治,出言相劝,这老怪物还不知道要骂到什么时候。

  至于这李飞的死活,这老怪物还真的不是太在意。

  活了这么多年,早已见惯了生死,一个人的生死,早已不能让他的心再有任何波澜,尽管这个血流不止的小子是雁门阁内的弟子。

  当掌控仙术收起来的时候,这几个长老,连吭也不敢再吭一声,便带着门中的弟子,狼狈的走出去。

  头也不回。

  当然,孤山被留了下来。

  甚至,在离开的时候,他们连禁制都给他解开了。

  “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罢休,走,我们一起去找掌门!七心草啊,这开始门中至宝七心草,却给了一个外门的小兔崽子!”

  他们走出去好远,大长老才一挥手停下来,挥手间,腰间的一个玉坠发出一道柔和的光芒,将众人护在其中。

  之后,他才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说道。

  显然,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宝物,能够隔绝神识的探查。

  元婴境界的大能,那神识之威,几乎是无可匹敌、无可遁形,只有在隔绝神识探查的环境里,以大长老之修为,才终于是敢说出内心的话。

  “好!”

  “必须去!”

  “走走走!”

  “诸位长老,找掌门说理去!”

  一个个声音响起。

  带着义愤填膺,带着不甘,带着无尽的愤懑,这雁门阁内的一群最强大的修仙者,齐齐向着掌门所居住之地而去。

  ……

  “此人是你朋友?你们一起闯进来的?”形容枯槁的老怪物淡淡的看了一眼孤山,然后问向了叶落。

  仅仅只是这一眼,孤山就只觉得,自己的魂魄,似乎都莫名的战栗起来。

  没有恐惧,也没有被看穿一切的赤裸裸,那是一种景行行止、高山仰止的感觉。

  仿佛,眼前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看到顶端,是波澜壮阔的大海,望不到尽头。

  臣服!

  这一刻,他只想要彻底的臣服!

  “对,我们两人一起来的。”叶落恭敬回答。

  那老怪物,却是斜睨了他一眼,双眸一片浑浊,看不出来虚实,摇头怪笑两声:“不止你们两人吧?你们两人的身上,都没有任何能够这笔神识的宝物,而以你们的修为,怎么可能躲过法阵的探查?”

  “嘿,老爷子你果真是目光如炬啊,确实是不止我们两人,还有一个与我修为相当的少女,我们三人进来。那女子身上有着一件能够隔绝神识探查的宝物,但是在踏入藏经阁之后,我们三人便分开了,我进入了一个密闭的房间内,而他们两人则是不知道踏入了哪里,不知所踪。”

  叶落没有隐瞒,很干脆的说道。

  他性格本就耿直,不会说谎,这时候更是没有任何的隐瞒,坦荡的将一切都说出来。

  他没有想到,这反而是再次赢得了元婴境界老怪物的赞赏:“小子一片赤诚,实属难得。”

  而后,老怪物又瞥了一眼孤山,摇头叹息:“这小子资质,其实非常不错的,只是可惜了,错过了最佳的修炼时间。现在开始修炼,想要再追赶上去,非常艰难了。”

  孤山闻言,倒是洒脱一笑:“能够修炼仙道,已经是我最大的幸运了,实在不敢再去想太多。我毕生的梦想就是斩妖除魔,事实上,从我遇到叶落踏上仙道的时候起,这个梦想,已经离我不远了。”

  “与你们二人相比,雁门阁内的的绝大多数修士,都是百无一用的废物。”老怪物沉默了片刻,摇头道。

  ……

  “咚咚咚!”

  不多时,又有敲门声响起。

  叶落走上前去,将小木门打开。

  顿时便看到,之前的那些被老怪物骂走的长老与内门弟子们,又再次回来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都站在了一个人的后面。

  此人一脸的肃穆,看起来也是一个年龄不小的老者,只不过修仙者首先足够长,实在无法如同凡人那般分辨年龄。

  但看这人穿着,就能够分辨出来此人的不凡:一身镶着金边的道袍,袖口上,有着两道紫色的印记,头上戴着一顶羽冠,手上托着一个小塔。

  这小塔之上,隐隐有光芒环绕,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自这小塔上释放出来。

  “秦应天,你这小子竟然带着镇妖塔过来了,难不成要将我当成妖怪镇压?”

  元婴境界的老怪物,看到这个秦应天的老者手中托着的小塔,脸色顿时微微一沉,张口便呵斥道,“雁门阁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你这个掌门难道忘记了,这镇妖塔,乃是祖传神物,只有在面对外敌入侵以及妖魔降临之时,才能够使用?”

  而听到了他的话,叶落与孤山,都齐齐吃了一惊。

  他们两人都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会惊动雁门阁的掌门。

  这可是一个传说中的大人物,倒是想不到会在这里以这种方式得见。

  “这位前辈教训的是,只是,我并没有使用镇妖塔。最近天下不太平,风起云涌,魔族又有动作,所以我一直都带在身边,随时防备着魔族的到来。以此,引起了前辈的误会。”

  掌门秦应天不亢不卑的淡淡说道。

  但他的语气,还是恭敬的很,但是那话语之中,却是隐隐带着几分刺。

  尤其是,说完之后,他还有意无意的望了叶落一眼。

  “这么说来,你倒是有些怀疑我的身份了?”老怪物桀桀怪笑两声,不屑道,“小子,你现在当上了掌门,倒是比以往更加嚣张了啊,你难道忘了你小时候爬在后山的狗洞里,差点掉落下悬崖的事情?”

  秦应天的脸色,在刹那间顿时就变了:“前辈……这你都知道?那——已是二百年前的事情了!”

  他满脸狐疑的神色,惊疑不定。

  尽管他知晓,这老者,乃是一个潜藏不出的修士,常年闭关,他也未曾见过几次面,可是,他不知道这老者竟然如此年长。

  其他所有跟随着掌门而来的那些雁门阁的长老与内门弟子们,这时候也几乎都齐齐的惊呆了。

  连掌门幼年时期的事情,都一清二楚,这老怪物,究竟已经活了多少年?

  不过,再想到这老怪物的修为,他们也就释然了——

  元婴境界,没有数百年的苦修,怎么可能轻易的达到?

  “哼,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名字,赵无极!”

  老怪物淡淡的瞥了一眼掌门秦应天,漠然道,“只不过,这个名字大概在三百年前就已经不用了,从我第一次正式的闭关开始,当时还能够认识我的修士,就开始称呼我为,无极老人。”

  “无极老人?”

  掌门秦应天的脸色,在刹那间就变了,失声惊呼:“啊,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在三百五十年前,一人一剑,斩尽洞庭湖魔族的赵无极!你不是已经……已经……怎么可能还……”

  “我不是已经陨落了,是吗?怎么可能还活着,是吗?”无极老人冷笑一声,“你们这一群东西,都巴不得我死了才好是吗?”

  掌门秦应天面露震撼之色,随即噗通一声,便跪了下去,口中喝道:“第四十三代掌门秦应天,拜见老祖。”

  看到掌门跪了下去,其他的武者,一个个顿时脸色一变,纷纷跪拜下来,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那些内门弟子还好些,对于无极老人的印象,非常浅,可是,这几名与掌门年龄相差无几的长老们,却是都听闻过这无极老人的传说。

  他们都想不到,当初那个声名显赫、仗剑高歌的修仙者,竟然一直隐居在藏经阁内,看守藏经阁。

  “老祖?若是按辈分来讲的话,我倒是还真有资格做你们的老祖。我是雁门阁第三十六代弟子。”

  无极老人淡淡的看了一眼掌门秦应天,无所谓的说道,“起来吧,怎么说你也是个掌门,不必如此。”

  秦应天摇了摇头,恭敬的拜了三拜之后,才站起身来:“这,是向老祖赔罪的。我等有眼无珠,对老祖颇有冒犯与不敬,还望老祖不要见怪。”

  他站起身之后,那些跪着的长老与内门弟子们,才一一起身。

  “你们都是我的徒孙辈,难不成我还真的跟你们一般见识?”无极老人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

  秦应天点了点头,有些迟疑的望了一眼叶落,口中说道:“老祖乃是德高望重的前辈,自是不可能与我等一般见识,只是……这个少年……”

  --------------同名手游《渡劫》现已登陆appstore,已开放下载。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