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渡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雁门关天险 魔女诡诈多(下)

渡劫 小刀锋利 5314 2015.12.05 18:03

    叶落苦笑一声,随后很有耐心的说道。

  只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那年轻人非常不耐烦的打断了:

  “好了,不要再说了!”

  “你家里有人中了毒,和我们雁门阁有一文钱的关系?和我方天意有一文钱的关系?”

  “哪儿来的赶紧滚回哪里去吧!不要耽搁我们修行,我们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哪有时间陪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娃娃玩耍!”

  说完之后,这个叫做方天意的年轻人,便伸手用力地将大门关上了。

  “砰!”

  巨大石门关闭后,发出一声巨响,带起一阵烟尘。

  叶落呆呆的看着关闭的石门,许久没有反应过来。

  他曾设想过无数的可能,设想过自己前来拜山所遇到的种种刁难,但却始终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如此干脆利落的拒绝自己——

  将自己拒之门外!

  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一点做人的教养都没有,难道,这所谓的仙家子弟,连最基本的礼义都不懂吗?哼,怪不得会与世隔绝,原来是根本忘记了怎样和外界的相处!”

  站在一旁的孤山,依旧是愤愤不平。

  以他的沉默寡言的性格,能够说出来这么多话,真的表示他已经非常愤怒了。

  可是,除了这几句牢骚似得埋怨之外,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毕竟,这是一个强大的修仙门派,他们两人的实力,太过于微弱。

  叶落还好一些,至少还修炼至了炼体第九重的巅峰,在炼体境内,鲜有敌手。

  而孤山,却是刚刚踏入仙道十几天,一身修为,差的可怜,更是只学会了几门最浅显的仙术。

  这时候,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一旁的角落里,有一双美丽的眼睛,正若有所思的盯着这边。

  “先下山吧,回头我们再想办法。”

  叶落苦笑一声,拉着孤山便向山下行去。

  “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天下那么大,恐怕也不只是你们夜郎自大的雁门阁内才有药材!”孤山依旧是有些愤愤不平。

  叶落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还真说准了,我要的那药材,还真的是只有这雁门阁内才拥有,其他地方都没有。”

  “而且,我还急等着回去救人,我那师妹,为了救我,身中剧毒,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可活。若是我半年内,无法带着药材赶回去,她必死无疑!”

  孤山闻言,顿时呆滞在了这里。

  许久,他才带着歉疚的说道:“兄弟,对不住了。刚刚怨我,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否则,说不准我们还有一线机会能够进去。”

  叶落摇了摇头,急忙道:“这肯定怪不得你啊,那人的脾性,我都看在眼里。你切莫乱说。”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向着山下行去。

  走着走着,叶落忽的感觉到风声大作。

  抬起头,顿时便看到满天雪花飘洒而下。

  “嗯?”叶落不由一声讶异。

  此刻天空一片晴朗,并没有下雪的样子,这飘落而下的雪花,显然是崖壁上的积雪。

  其中似乎还夹杂着坚逾精铁的冰块。

  可是,此刻周围并没有风,为何会有积雪被吹落?

  并且……眨眼就到了近前。

  叶落的心中带着疑问快速前行,躲过了这方圆数丈的冰雪。

  而孤山的反应,却是比他慢了半拍,一时间被冰雪所覆盖,甚至还有一块冰砸在了他的头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好生诡异啊!”

  孤山怪叫一声,加快了速度,穿过了一片区域。

  神色间,有些狼狈。

  叶落望着眼疾手快,第一时间望向了那两旁的峭壁……似乎是看到了一道人影一闪而逝!

  人为的?

  他有些不能确定!

  而后,两人继续向着山下行去。

  随着这一变故的发生,两人原本就已经十分郁闷的心情,就变得更加烦闷了。

  两人都没有看到,在他们头顶三十几丈高的崖壁上,有一个古灵精怪的少女,正悄然站立在那里,一脸得意的模样。

  显然,这一片风雪,是她人为弄出来的。

  而她的目的——

  仅仅就是为了捉弄下面那两个呆子!

  捉弄人,是她的特别嗜好,多年来,乐此不疲。

  望着叶落两人消失的背影,她古怪一笑,身影一闪,顿时自这崖壁上的一块凸起岩石上,消失不见。

  叶落两人来到山脚下,望着远处的一片荒芜,眉头深深地皱起。

  眼下的事情,实在是有些棘手,不说其他,单单只是想要踏入其中,便十分的困难,更遑论得到那七心草了。

  这雁门阁果真是如同师父所说,隐世不出,外人极难进入。

  最重要的是,他们油盐不进,里面的修仙者又自视甚高,看不起其他宗门修士。

  “有点难办啊……”叶落一声轻叹。

  孤山也是一筹莫展,他本是世俗中人,跟随叶落才踏入仙道一途,对于修仙者根本没有什么了解,甚至,对于自己所修炼的仙道功法和仙术,还都只是一知半解,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叶落也想过从这古城的周围,偷偷的翻墙进去,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那七心草。

  可是他也知晓,这极不现实,先不说自己根本不知道雁门阁内的灵药园在哪,单单就说那雁门阁内的无数强者,神识扫过,都能够轻易的将他们两人抓住。

  以他们的修为,根本无法躲过结丹修士的神识探查。

  “嘿,那小孩,你叹什么气呢?是不是想要进入雁门阁内,却不得其门而入呀?”

  这时候,忽然一个人,出现在了他们两人的面前,以一种非常调皮的口吻说道。

  叶落诧异的抬起头来,随后便看到了一个长得非常精致的少女,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处。

  这少女不施粉黛,却看起来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仙子般美丽,五官小巧精致,嘴角总是微微翘起,给人一种古灵精怪的感觉。

  “小孩子?”

  叶落本就十分郁闷,闻言更是无语,“好像你也没有比我大多少啊?”

  这少女嘿嘿一笑,洋洋得意:“我是没有比你大多少,但是,我比你要成熟呀!”

  “比我成熟?”

  叶落看着这个既古灵精怪又十分顽皮的少女,差点笑出来。

  而他郁闷的心情,却也莫名的随着这少女的到来,而变得消散了不少。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想要进去这雁门阁的?你又是谁?若不是雁门阁的弟子,为何会在雁门阁外出现?”

  他机智的转移话题,不再和这少女讨论谁更成熟的问题,而是将心中的疑问抛出来。

  这古灵精怪的少女,显然并没有完全回答他的打算,只是避重就轻的说道:“我叫柳依依,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呢,唔,我不告诉你!”

  她的语气,依旧是十分顽皮,说话的时候,歪着头,无比可爱的样子。

  她的年龄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一身修为却也已经到达了炼体第九重的巅峰,只差一步,便可以迈入到筑基境内。

  只不过,显然是想要筑基成功,并没有那么容易。

  对于天下间任何一个修仙者来讲,筑基都是一个极难跨越的坎。

  “不告诉我?”

  听到这有些孩子气的话,叶落也是不由得一怔,心中涌起一股荒谬的感觉——这也叫做是比我成熟?

  “那你说,你是怎么知晓我们想要进入雁门阁的?”叶落不死心的又问道。

  那柳依依闻言,得意的摇了摇头,随后毫不留情的嘲笑道:“你还真是笨那,这雁门阁除了培植的各种灵草灵药,炼制的灵丹天下少有之外,还有什么是值得外面的修仙者惦记的?”

  “你肯定是想要来求丹药的,结果却被拒绝了!”

  说完,她洋洋得意的望着叶落,眼睛几乎都笑开了花,嘴角微翘,露出一抹鄙视的味道。

  “呃……似乎,还真是这个样子……”

  叶落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少女给鄙视了。

  并且,他还真的是无话可说。

  只不过,这个少女,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小魔女!

  柳依依顿时更加得意:“哎,我告诉你,我可以帮你进去,你要怎么谢我呢?”

  “你帮我进去?”

  叶落闻言,顿时一脸的谨慎,“你为什么要帮我进去?你进去是想要干什么?也是为了灵丹灵药?”

  他没有盲目的高兴,因为出身于商贾之家的他,自幼便被父母灌输一个道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虽然说这适用于生意、买卖的规则,放在天下间,尤其是修仙者之中,有失偏颇,有太多的充满正义的人,帮助别人并不求回报的。

  不说别人,就身旁的兄弟孤山,便是一个不求回报的有上古侠气的剑客,为了心中的正义,可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但是……

  他怎么看,这个古灵精怪的小魔女,都不像是一个无私帮助别人而不求任何回报的人。

  柳依依听到了他的话,也看到了他脸上谨慎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不高兴:“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怎么,还不相信我吗?害怕我将你坑了?哼!”

  叶落很认真的说道:“本来我还没有这么觉得,但是被你这么一提醒,我觉得大概还真的就是这样!”

  说完之后,他也不再理会这古灵精怪的少女,绕过她便向前行去。

  孤山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沉默着跟随在叶落的身后前行。

  柳依依顿时为之气结,随后眼睁睁的看着叶落离去,气的跺了跺脚。

  “她不是说可以帮咱们进入其中吗,为什么不答应她呢?不管她有什么目的,咱们进去之后,将她甩开不就是了?”

  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孤山疑惑的问道。

  叶落眉头微皱,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认真的回答道:

  “我感觉这个小魔女没有那么简单,她的实力,恐怕并不亚于我,我们根本不可能将她甩掉!”

  “而且,我总感觉,她有些诡计多端,进去这雁门阁,也不知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只想要得到七心草,并不想成为她的帮凶!”

  “尤其是……她甚至有可能对雁门阁不利的情况下!”

  他的心思缜密,考虑问题十分周全。

  孤山点了点头,略带敬佩的望了他一眼,心悦诚服。

  他始终觉得自己的这个兄弟,太少年老成了一点,真不知道要遭遇过怎样的变故,才会变得这么成熟。

  他所见过的这个年龄的少年,真的是有不少还在玩着泥巴!

  “可是……凭我们自己,确实是没有一点办法进入其中!根本不可能悄无声息的进去,或许,我们该问问她有什么手段带我们进去!”

  孤山迟疑了片刻,又道。

  叶落沉默了片刻,方道:“这可能是她的底牌,不会轻易透露给我们的。”

  “唉!”

  许久,他停了下来,叹息了一声,有些颓丧的说道:“不过咱们确实是没有任何办法悄然进入其中,我真的是有些高估了自己……”

  “总会有办法的,你不用着急。”孤山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安慰。

  叶落抿了抿嘴唇,默然不语。

  他已经绞尽脑汁,却还并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方法。

  “哼,没有我的帮助,你们根本不可能悄无声息的进入雁门阁内。而雁门阁中的这一帮眼高于顶、迂腐无比的修着,更不可能放你们进去。”

  不知何时,那古灵精怪的少女,又出现在了叶落的身旁。

  她所修炼的仙道功法,似是非常的奇特,身影闪动之间,不但是悄无声息,而且就连神识,都难以察觉。

  这让叶落对她更加警惕。

  “坦诚公布的说,我也想要得到雁门阁内的一样宝物,可是,他们不可能给我。所以,我可以带你们悄无声息的进入雁门阁内,你们帮我找到这宝物,而我,也帮你找到你想要的东西。我们可以精诚合作,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这古灵精怪的小魔女,脸上罕见的出现了严肃认真的表情,望着叶落道。

  瞎子都能够看出来,叶落是两人之中的主导者。

  叶落沉默了片刻,说道:“仅仅只是这些,你还不能够说服我。而且,你我实力应该是相差无几,多一个我这样的陌生人,就能够帮你取得宝物?我实在是有些不信!”

  略一顿,他又道:“事实上,你若是说让我帮你去吸引雁门阁中修仙者的注意力,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因为这更有说服力一些!”

  柳依依听到这番话,没有吱声,只是她望向叶落的眼神,非常的奇怪,就像是……有一种莫名的哀伤!

  “人与人之间,连这一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吗?你竟然这么怀疑我,我真的是很伤心!”

  她说着,似是要泫然欲泣。

  但叶落不为所动,因为他知晓,这个古灵精怪的小魔女,不过是扮可怜而已。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呢,人家一个姑娘都要哭了,你还一脸冷漠的样子……”

  “你、你、你,还有你,你不用这么警惕的望着我行吗,我像是一个坏人吗?我能够吃了你们两个吗?你知道我一根手指头都能够压死你,你还用这种眼神看我!”

  她怒气冲冲的向着叶落说完,便又将头转向了孤山,连珠炮般的说道。

  孤山气的脸色通红,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只是暗自咬牙,一定要拼命修炼,不能再因为修为太低,而被人看不起。

  事实上,他也知晓,这个少女说的是实情,越是修炼仙道功法,他越是能够清晰的察觉到修仙者与凡人之间巨大的差距——

  就如同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这也让他认识到,以前的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而已。

  再想到自己发下的斩妖除魔的誓言,不由得觉得更加可笑。

  “好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打动了我,我就跟你走!”叶落一脸的平静,淡淡的说道,丝毫不为之所动。

  那古灵精怪的小魔女想了想,忽的说道:“他们的灵药园的位置,非常神秘,你就算是想办法进去了,也根本找不到。而我,知晓那灵药园的位置,我可以先帮你采摘到你想要的灵草灵药,然后你再去帮我去寻找我想要的宝物,你意下如何?”

  “实话告诉你,存放我想要的宝物的地方,需要两个人同时施展仙术,才能够破开,而我只有一个人,所以必须要找一个同伴!”

  叶落闻言,顿时沉默了下来,心中衡量着她所说的话中的真假。

  他觉得,这古灵精怪的小魔女的话,不能不信,但也不能全信。

  这其中一定还隐藏着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显然,她是不会告诉自己的。

  可是,若是不答应的话,自己还真的是没有一点办法进入这雁门阁内。

  另外,他有一种直觉,他觉得这古灵精怪的小魔女说的有关那灵药园的事情,可能是真的。

  “好,我答应你,另外,我也可以帮你先找到你想要的宝物,然后再去取得我需要的灵草灵药。”

  他思虑良久,终于是答应了下来。

  那古灵精怪的小魔女听到他的话,顿时大喜过望,眉开眼笑起来,再没有之前的泫然欲泣与怒气冲冲。

  “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你要怎么悄无声息的带我们进去,而不被人发现呢?”

  叶落忍不住问道。

  “嘿,天机不可泄露!等到了天黑我们行动的时候,你就知道啦!”

  柳依依做了个鬼脸,然后摇了摇头,身影一闪,再次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在十几丈之外。

  一个声音自她口中飘来:“我到晚上,再来找你!”

  ————————————————

  今日微信答题2:叶落遇到的这个小魔女,叫什么名字?

  (书友们可以在微信公众号game_qd中抢答,参与起点游戏微信答题活动赢取applewatch,祝各位好运!)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