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渡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前路有知己 相随游江湖(上)

渡劫 小刀锋利 5121 2015.12.04 15:39

    碧云天,黄叶地,西风紧,北雁南飞。

  晓来谁染霜林醉,都是离人泪。

  叶落离开九龙岛,已是有半个月的时间。

  途径翠竹岛的时候,他还进去看了看那上古仙人遗留的洞府门前,自己所布置的那幻阵,是不是依旧完好无损。

  看到并没有什么破坏过的痕迹,他才放心的离开。

  事实上,在翠竹岛上的人知晓了实力强大的唐铁汉诸人,一个都没有出来之后,其他的人,便基本都熄灭了再进去的心思。

  毕竟,修仙之路再好,那也抵不过自己的性命重要。

  在失去了那狂热的氛围之后,各自冷静下来,便再没有了破釜沉舟、不顾一切都要进去的勇气。

  这是人之天性。

  秋已深。

  他在树林间穿行之时,每当有风乍起的时候,便可以看到无边落木萧萧而下的情形。

  但更多的,还是那黄叶顽强的悬挂在树枝上,在跟整个天地做着最后的挣扎,不肯抛离枝头。

  他此时已来到了内陆之上。

  双脚踏在的,是中土大唐的土地。

  当然,这里靠近沿海,生存条件相比于中原地区,要差上很多。

  所以,人烟稀少,数十里都看不到一栋房屋,一个村落。

  雁门阁的位置,在塞外,已经出了关。

  基本上在此地正北的方向。

  他大致判断了一下位置,便毫不犹豫的施展出来御器飞行的仙术。

  事实上,炼体境界不过是修仙之路的入门境界,所习练的仙法,所能够施展出来的威力,并不太强大,还有众多的仙法,对于修真者,有着极高的修为要求。

  就比如御剑飞行,就必须要筑基以后,丹田之中的灵力生生不息之时,才能够做到。

  在炼体时期,所修炼出来的灵力,都储存在丹田之中,用一些少一些,丹田之中的灵力用尽后,必须要经过修炼仙道功法,才能够恢复。

  但是,当修为到了筑基境界之后,所修炼的仙道功法,便会无时无刻不在运转,丹田之中的灵力生生不息,永不枯竭。

  当然,要做到真正的生生不息,永不枯竭,并不容易,可是单就平日所用而言,基本上就不会再出现灵力匮乏的事情。

  而到了筑基境界,才有足够的灵力支撑御剑飞行的消耗。

  但此时叶落虽然做不到轻松的御剑飞行,可普通的御器飞行,他还是勉强可以做到。

  毕竟,飞行的速度,总是要比奔跑的速度快上许多。

  将腰畔的长剑扬起,他凌空站在剑上,双手挥动,施展法决,打出一道道法印,顿时他便觉得整个身体轻了许多。

  长剑载着叶落歪歪斜斜的飞起,向着斜前方快速的穿行。

  但是他丹田之中的灵力,却是在疯狂的消耗着。

  尤其是,在御器飞行的过程之中,他的双手需要不时地打出法决,来调整飞行的方向与速度。

  这乃是御器飞行与御剑飞行的根本区别!

  若是换做御剑飞行的话,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心神控制好长剑就可以了。

  甚至,在御剑飞行的过程之中,还能够施展仙法,与人争斗。

  当然,御剑飞行的长剑,必须要与心神相连,否则,那普通的长剑,却是做不到心神自由的控制。

  仅仅只是一刻钟不到的时间,他便前行了十几里路,速度已是极快。

  但是,他体内的灵力,也基本上消耗的差不多了。

  尽管他的修为,已经到了炼体第九重巅峰,已经摸到了筑基的门槛,但是毕竟还没有真正的筑基,无法做到仙道功法自行运转,灵力生生不息。

  他寻了个隐蔽的角落,盘膝坐下,运转起混元三清一气诀,开始缓缓地恢复丹田之中几乎消耗殆尽的灵力。

  他在修炼的时候,能够感觉到,自己之前服下的那颗据说是九转金丹的丹药,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吸收多少,或许连千分之一都不到。还残留着大量的药力在身体各处,此时修炼起来,似乎有一丝丝被自己炼化。

  但仅仅只是吸收的那些,就让自己的修为暴涨,一夜之间便自炼体第七重到达炼体第九重巅峰!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叶落想象不到,这仙家宝物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神奇的药物!

  这若是每个人都能够得到一枚九转金丹,就岂不是说,任何一个武者,都有可能问鼎仙路?

  当然,他知晓这是不可能的!

  九转金丹的珍贵,根本无须赘述,或许,在失去了高阶炼丹传承的今天,这天下间有可能仅此一粒九转金丹存在了。

  他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就像是变成了一座宝藏,储存着无尽灵宝,随着修为的加深,这些财富,才能够被自己一一挖掘出来!

  很快,他丹田之中的灵力,便已经完全恢复。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他疯狂的向着正北方向赶路,每一次施展御器飞行的时候,都将丹田之中的灵力耗尽,然后才打坐恢复。

  破而后立,不破不立。

  唯有如此,对仙道的领悟,方能够更深一些。

  而让他疯狂赶路的另外一个原因,自然就是雨儿的身体。

  那魔族的血海罗刹毒剧烈无比,即便是有着师父天机老人的压制,雨儿也只有半年的时间。

  半年的时间呵!

  已经是非常紧迫了。

  他不敢耽搁哪怕一丝的时间。

  从九龙岛赶路到雁门阁,至少需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一来一回,便是两个月过去了。

  而留给自己得到那七心草的时间,就只剩下四个月了。

  四个月听起来很漫长,但事实上短暂的很,稍微一浪费,时间就如同白驹过隙般消逝了。

  而且,他有一种预感,自己得到七心草的过程,恐怕并非是一帆风顺的,或许会经历到自己难以想象的波折。

  所以,为了能够尽可能的提升自己得到七心草的几率,他只有将赶路的时间,更加缩短。

  这一日,他来到了一座山脚下。

  九州大陆,西北多高原,东北多山。

  这是一条不知名的山脉,连绵起伏,犹如一条蜿蜒的巨龙,不知道蔓延多少万里。

  其中一座山峰,笔直陡峭,犹若一柄巨剑,直刺苍穹。

  他站在山脚下,仰望着高绝的山峰,只觉得心中这压抑许久情绪,终于是得到了一丝宣泄的点,忍不住仰天长啸!

  啸声持续很久,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苍凉。

  “不论是付出任何的代价,我都要将这七心草带回来!”

  啸声过后,他在心底暗暗发誓。

  随后他绕着这座山,向着北方行去。

  行不过数里路,他忽的听到了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该死的小东西,你竟然敢多管闲事,看我不杀了你!”

  紧接着,他并没有听到回应,但耳边却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叶落皱了皱眉头,本想转身离去,但那浓郁的血腥味,终于还是吸引了他。

  他不欲管闲事,自然是因为不想要耽搁时间。

  对于他来讲,如今最宝贵的就是时间,雨儿只有半年的寿命,等着自己寻到那七心草去救命呢。

  可是,那血腥味道传来的方向,却就是在自己必经的道路上——

  就在前方不远处!

  他犹豫了一下,便快速的向前行去。

  不多时,他便看到有一条商队,停在了路上,商队里的人,几乎都已经死了,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数道伤口,殷红的鲜血流出来,汇聚在一起,几乎形成了一条小溪。

  那浓郁的血腥味道,便是由此释放出来的。

  这条商队,不知道是贩卖什么货物的,也不知道为何在此会被人全部斩杀——

  倒也并非是全被被杀!

  他的目光一暼,看到在一旁的角落里,竟然是还有着一个少女活着。

  这少女看起来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两道柳叶眉又细又长,几乎是长到了鬓角,头发乌黑而又明亮,眼睛大而有神,只是此刻,却噙满了泪水,泫然欲泣。而她的鼻梁小巧,嘴唇微薄,天生带有一股妩媚之色。

  虽是年幼,却已经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

  此刻,她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满脸的惊恐与伤心,双眸之中,更是充满了绝望。

  泪水,无声无息的滑落。

  显然,死去的这些商队中人,怕是与她关系匪浅。

  而在另一旁,则是有两个人,在叮叮咣咣的打斗着。

  他只是看了一眼,便深深地被这两人所吸引。

  其中一人,已经明显的处于了下风。

  那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一身蓑衣,头上戴着一顶斗笠,身形潇洒,脸庞英俊,满脸的刚毅之色。

  此刻尽管是已经十足的落入了下风,但依旧是在咬牙坚持,毫不退缩。

  他手中的一柄长剑舞动之间,道道剑影翩若惊鸿,出神入化,精妙无比,在世俗间,定然是一个绝顶的高手!

  只可惜——

  毕竟只是在世俗间!

  这是一个没有修炼仙道的男子,所修炼的,不过是世俗间的功法与武技,俗称内力与外功。

  而与之对战的,却十足的是一名修仙者。

  尽管,这名修仙者的实力称不上多强,可是对付一个世俗间的武者,也是绰绰有余。

  之所以此刻这名世俗间的武者还没有被斩杀,只不过是因为这名修仙者在逗他玩而已,还没有动用真正的杀招。

  这个修仙者,穿着一身藏青色的道袍,但却没有一点飘然出尘的仙人味道,凡而是因为长得五大三粗、强壮无比,像是一个屠夫。

  此刻他满脸的狰狞之色,手中一柄戒尺挥舞着,却并没有仙法施展出来。

  刚刚的那凶厉的话,显然就是这个修仙者所讲。

  同时,叶落施展探查道法,发现这名修仙者此时的修为,与自己相同,同样是在炼体第九重。

  并且,或许是因为年龄比自己大许多的缘故,修炼的时间,比自己多了数十年,使得修为的浑厚程度,也要超出自己一大截。

  “小子,你现在知晓和爷爷之间的差距了吧?哼,现在跪下来求饶,说不准道爷我一高兴,就饶了你的性命呢!”

  这名修仙者,猖狂的大笑着,口中厉声喝道。

  而这名英俊的男子,却只是一味的猛攻,沉默如山。

  “嘿?小子,道爷的耐心是有限的,你若是再不停手,道爷可就毫不犹豫的将你斩杀了!”

  “你以为你能够活到现在,真的是自己的实力强吗?哼!没见过世面的东西,道爷我一根手指头都能够轻易的将你碾死!”

  “之所以没有杀你,是因为道爷我看你的资质实在不错,起了爱才之心,你若是立刻停下来跪下拜道爷为师,道爷心中高兴了,说不定会将一身仙道衣钵传授给你!”

  这名身穿藏青色道袍的修仙者,摇头晃脑的说着,眼中满是不屑的神色,手中的戒尺却是只是随意的挥动,便轻松的阻挡住了这名英俊男子的攻击。

  “你休想!我就算死,也绝对不会拜你为师!”

  那英俊男人终于是说话了,声音冷峻。

  他的脸上的表情冷漠无比,但神情却高傲的像是一头翱翔于九天的苍鹰。

  “草菅人命,出手杀人,只是为了一己之私!糟蹋女人,禽兽不如,你这样的人,与魔族有何不同?我孤山早就发誓,今生今世,定要斩妖除魔!而你,定然会成为我剑下的第一个亡魂!”

  他如此说着,脸上的表情愈发冷傲,手中的长剑,挥舞的也更加迅捷了。

  不得不说,这剑技倒是真的非常玄妙,灿烂如流星,舞动若风雷,剑出沧海寒!

  但是,普通凡人和修仙者之间的差距,犹若是天堑与鸿沟,相差实在太大,根本没有任何战胜的可能!

  “小子,别给你脸不要脸,道爷我能够看上她给我做炉鼎,那是她的福分,可是她不但是拒绝我,她那该死的老爹,竟然也敢拒绝我,实在是不能姑息!这是对上位者不敬,我必须要治他一个不敬之罪!”

  “所以,他们都该死!”

  这身穿藏青色道袍的修仙者,说着这番话的时候,还十分狰狞,可是目光落在那颤抖瑟缩在一旁的少女时,目光突然变得淫邪起来,哈哈狂笑道,“这可是一个极品炉鼎啊,不但天赋极佳,而且还是玄阴之体,与我双修之后,道爷我的修为,说不定就能够再进一步,踏入筑基境!”

  “嗯?炉鼎!这是一个魔修!”

  叶落的双眸,在刹那间,便变得无比森冷。

  魔修与魔族不同,事实上,魔修这个词,就是从魔族脱胎而来,意思本来是人族修仙者,却行那魔族之事。

  而这以炉鼎之法修仙,便是其中有名的魔道功法之一。

  炉鼎之术,男修以采阴补阳,女修以采阳补阴,而被采补者,多为童男童女,少男少女,被采补之后,很难活下来。

  当年魔道修士横行之时,无数的少年少女遭殃,被吸尽童阴童阳而死。

  后来,这些丧尽天良之辈,被正宗的修仙者,联合起来几乎绞杀干净。

  而叶落想不到,自己眼下竟然是遇到了这样的一个魔修。

  “哼!虽然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我想,你若是活着,肯定会有无数的普通人为之遭殃,那么,你就去死吧!”

  那冷酷的孤山,此刻怒吼一声,手中长剑骤然化作一道凄冷的寒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了这魔道修士。

  “此人,倒是一个正人君子!”

  “唔,他说他叫孤山,发誓要斩妖除魔……只可惜,实力太低微了些,这点微末之计,恐怕就是连修为最低的修仙者,也敌不过啊……”

  “这一剑,一样起不到哪怕一丝的作用!”

  叶落看着孤山,双眸之中,闪过一道欣赏的光芒。

  同时,他的心底,闪过了这几个念头。

  而这里发生的事情,他也从两人的对话之中,听清楚了。

  事情的经过,倒是非常简单了,这魔修路过此地,恰好看到了商队之中资质极佳为玄阴之体的少女,然后便要强行带走,结果这女孩的家人不同意,他大怒之下,便将商队中人,杀的干净。

  而这个叫做孤山的少年,却是看到了这一幕,怒发冲冠,誓要将这魔修斩杀。

  这魔修大概是看到了孤山的资质极佳,却动了要收徒的心思,想要将自己的衣钵传给他,才没有下杀手。

  于是,就有了叶落来到此地所看到的这一副画面。

  但是叶落知晓,这魔修的耐心,大概真的是已经消耗殆尽了。

  尤其是在孤山施展出来这孤注一掷的一剑之后。

  果不其然,那身穿藏青色道袍的魔修,手中戒尺蓦地发出一阵耀眼的血光,一个古朴古拙的篆文出现,化作一道血色光幕,轻而易举的便阻挡住了这看似威力不凡的一剑。

  紧接着,他的脸上现出狰狞之色,怒哼一声,手中闪耀血色光芒的戒尺,便无声无息的拍了下来。

  “小子,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你就去死吧!”他厉声喝道。

  ----------------

  今日微信答题1:这一章的章节名,叫前路有知己,相随游江湖。这个知己,是叶落遇到的一个朋友,他叫什么名字?(书友们可以在微信公众号game_qd中抢答,参与起点游戏微信答题活动赢取applewatch,祝各位好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