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渡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潜入灵药园 极品七心草(上)

渡劫 小刀锋利 5079 2015.12.07 10:01

    在藏经阁中修炼的有些忘我的叶落,自然是不会想到,有一个实力不知道恐怖到何种地步的修仙者,正在塔顶之上,悄无声息的关注着自己。

  自始至终,形容枯槁的老者,都没有打扰叶落。

  甚至,为了让叶落安静的修炼,不受到其他任何武者的打扰,他竟是直接挥手布置下了数道禁制,将叶落所修炼的这一整层,隔绝了起来,其他任何的修仙者的神识,都无法探查到其中的细节。

  当天亮的时候,他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塔顶,进入了这藏经阁内,将通往这放置玄冥刀法的房间传送阵直接关闭掉了。

  任何来藏经阁内寻找典籍的武者,都不会踏入这一传送阵内,都不会打扰到那少年的修炼。

  他已经闭关百年,没有出世,本以为在自己油尽灯枯之时,都不会再遇到一个能够领悟玄冥刀法的修仙者了,却是想不到,竟然真的有修仙者能够将这玄冥刀法领悟!

  并且,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他亲眼见证着,这奇迹的发生!

  他的心中,无比的欣喜,无比的激动,无比的兴奋,怎么可能会让别人打扰到这少年?

  至于说,这个少年并非是雁门阁内的武者,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到魔族的入侵,所有的人族,都是统一战线,哪里又有那么多的派别之分?

  再说了,这玄冥刀法,事实上,也根本是算不得雁门阁的传承。

  这是整个九州大陆的瑰宝!

  如今,不过是放置在雁门阁内而已!

  叶落沉浸在玄妙的境界之中,根本无法自拔,一口气,足足修炼了三天的时间。

  而那形容干枯的老者,却是目不转睛的利用神识“望”着叶落,看了整整三天。

  越看,他越是欣喜,嘴角的微笑,向上翘起,双眸之中,射出尺许长精芒,几乎要将这空间刺穿。

  他的周身空间,一阵莫名的扭曲。

  “妙!大妙啊!”

  “此子,是个天才!”

  “不!这是个绝世天骄!”

  他抚掌起舞,兴奋的不能自已。

  若是有知晓他身份的雁门阁子弟,看到他此时的样子,怕是会惊得掉了下巴。

  叶落的心神自识海之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双目依旧是有些发直,周身上下,都莫名的闪耀着细小的电光。

  那是细碎若繁花般的刀气生灭不定时,与空间摩擦所产生的。

  而他的心神虽然退出,但是脑海之中,依旧是完全被玄冥刀法所占据,双眸直勾勾的望着前方,眼神没有焦点,口中还不自觉的喃喃自语些什么,双手则是时不时的比划着,打出了一道道法决。

  当然,他没有动用丹田之中的灵力,仅仅依靠着双手单纯的舞动。

  但即便如此,他这每一个动作,都引动了天地之势,无尽的天地元气,随着他的每一个法决涌动。

  这等情形,只看得那形容枯槁的老者,双眸都几乎要从眼睛里面凸出来。

  “妖孽!简直是妖孽啊!”

  “这世间,竟然还真的有人能够在不动用灵力的前提下,引动天地大势,引动风云变幻!”

  “呵……不管这小子来自哪里,这块瑰宝,老夫,是要定了!”

  他喃喃自语,手舞足蹈,兴奋异常。

  而叶落,此时也终于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我这是在哪里……”

  “啊!这、这人家雁门阁内的修炼典籍,竟然是被我参悟透了,我这……”

  “我不想修炼这玄冥刀法的啊,哎,这岂不是说,我偷学了他们的典籍,这有违道义啊!……”

  他一脸的懊悔,自责不已。

  “怎么办呢?我已经学会了啊,这玄冥刀法里面的每一个字,都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识海之中了,这该如何是好!”

  他的心中,充满了正义,偷偷进来取这七心草,他的一颗道心,已经是纠结了许久,痛苦的许久。

  但是为了雨儿,为了能够救治雨儿的伤势,他必须要如此做!

  他无可选择!

  即便是自己因此而道心受损,即便是自己因此而被别人责难,甚至,即便是自己因此而陨落,他依旧是无怨无悔!

  可是……

  现在是这玄冥刀法,安安静静的放置在那里,自己没有忍住心中的诱惑,转而是修炼了起来。

  尽管,在那一刻他只觉得这玄冥刀法就是为自己存在,尽管这玄冥刀法非常的契合自己,可是他依旧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去修炼他。

  这关乎于道义!

  他沉默纠结了许久,蓦地站起身来,深深地向着这玄冥刀法的典籍,拜了下去,满脸郑重的说道:“我,叶落,在此起誓,今生今世,绝不会用修炼的玄冥刀法,对付雁门阁的弟子!另外,若是雁门阁有难,不论是我在哪里,都定然赶过来,帮助雁门阁一起度过难关!”

  “天地道义,滋此誓成!”

  这是最古老的誓言,这是上古修仙者之间所发的誓言,充满了庄重与神圣的味道。

  “此子心性极佳啊,有上古修士的风采!”

  “如今的年轻人,心浮气躁,哪里还有足够的耐心,遵循古训,以此为诫!”

  “这可真是……千古难得一见的奇才!”

  那形容枯槁的老者,笑的那叫一个欢快,双眸之中,满意的神色愈加明显。

  随后,叶落站起身来,心中默默地计算了一下世间,顿时脸色大变。

  “三天三夜!”

  “我这一参悟,竟然已经参悟了三天三夜之久!”

  “现在恰好是已经过了与孤山和柳依依约定的时间,也不知道他们两人怎么样了?”

  “而我,却是还困在这里,无法出去!”

  一时间,叶落的脸上,充满了歉疚的神色,心中,更是对孤山担忧无比。

  那柳依依,他倒是不怎么担心,倒不是说他不关心这个小魔女的死活,而是因为,这小魔女古灵精怪,喜好作弄人,并且自身的修为极高,身上有不知道拥有多少宝物,基本不会有生命危险。

  而孤山,刚踏入修仙界没多久,对于诸多修仙门派之类的存在,对于各种仙家手段,都不了解,而离开了自己之后,那柳依依怕是也不会对他有所照顾,所以反而是非常的危险。

  但他再想想自己,望着四周封闭的山石,却又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还担心别人,先想想自己该如何出去这封闭的密室再说吧!

  而就在他的心中泛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地面上霍地出现了一道细微的、流转着五彩之色的光芒。

  他怔了怔,随后定睛向着那光芒看去,顿时便看到这五彩的光芒,开始飞快的流转。

  转动之间,也由细微变得绚烂。

  到得后来,五彩光芒散发出无尽的绚烂神采,让人目眩神迷。

  叶落怔然之间,自那五彩光芒之间,蓦地显露出来一道凌厉的刀气。

  他下意识的摇头避过,然后丹田之中的灵力运转,顺着经脉进入双臂,双手挥动之间,一道道法决打出。

  而后,他脑海之中,灵光一闪,蓦地自腰畔抽出长剑来,剑使刀招,一式刀战沧溟,便施展了出来。

  这刀战沧溟,正是玄冥刀法的第一式!

  刹那间,一股凌厉的刀气,自他手中的长剑内散发出来,进入到了这五彩神光之中。

  剑使刀招,虽然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威力也无法将玄冥刀法发挥到最大,但是对于这一道五彩神光来说,却也足够了。

  因为,叶落已经知晓了这五彩神光的来由!

  下一刻,一股在他预料之中的巨大撕扯力传来,将他吸纳入其中。

  他没有抗拒,而是任凭这吸引力将自己拉入无边的黑暗。

  上古遗留的传送法阵!

  并且是依靠特定的仙法,才能够将其激活的法阵!

  而在这个封闭的房间内,既然出现这样的法阵,显然激活的条件,便是那唯一的一部典籍——

  玄冥刀法!

  叶落在九龙岛上的上古典籍之中,看到过有关这上古法阵的记载,知晓其缘由,但是他没有想到,在这雁门阁内,竟然还能够见到,这上古时期才存在的法阵。

  不过,再想想,倒也释然了。

  这雁门阁,传承悠久,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看那斑驳的城墙以及古老的建筑,就能够知晓。

  所以,有这上古传送法阵,倒也不算奇怪。

  随后,他的身影,在这封闭的房间之中,消失不见。

  只是,当他的意识在坠入黑暗之中的刹那,脑海里面所想的一个问题是:

  “这玄冥刀法的参悟,显然并没有那么容易,否则也不会那么大张旗鼓的单独一个密闭的房间来放置这功法了,甚至进出都用传送阵。那么,之前雁门阁内进入其中没有参悟透玄冥刀法的武者,是如何出去的……”

  显然,这是一个没有人告诉他答案的问题。

  在他的身影消失的刹那,那形容枯槁的老者,满足的叹息了一声,身影一闪,也自这藏经阁之中,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他的身影,便已经又回到了闭关之地。

  这偌大的雁门阁内,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他的动作。

  而他回到了闭关之地后,并没有开始修炼,而是将庞大的神识释放出去,寻找着叶落的下落。

  这需要玄冥刀法才能够激活的传送法阵,他也从不曾坐过,所以根本不知晓叶落会被传送到哪里去。

  但是他的神识之强,可以覆盖整个雁门阁,倒也不虞这小子消失不见。找不到他。

  即便是传送进入了小世界之中,那也绝对无法逃过自己的神识探查。

  果不其然,很快,他便发现了叶落的身影。

  “嗯?这小子,想要做什么呢?”

  他口中喃喃自语着,双眸泛出饶有兴趣的神色,仿若叶落就在他的眼前一般。

  而在他的神识之中,叶落正一掌将一个雁门阁内的外门弟子击晕。

  他想不到如此正直、心中充满道义的修仙者,竟然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觉得,其中必有蹊跷,所以并不着急现身。

  ……

  叶落被那传送阵,传送到了一座假山的后面。

  这里郁郁葱葱,一株株不知名的树木,在这深秋的天气里,生长的茂盛无比。

  而在一旁的树下,正有一个与他年龄相差无几的少年,斜倚在树上呼呼大睡。

  叶落出现的时候,眼神微眯,一眼就看到了这个身穿道袍的少年。

  “咦,这是哪里?”他忍不住嘀咕着,便向前行去。

  同时,他双手轻微一动,探查法决便已经释放出来,看到这少年的修为,在炼体第三重境内。

  显然,这不过是一个新入门没有多长时间的外门弟子。

  “啊,师兄,我没有偷懒,我只是累了,在这里歇息片刻!”

  这睡着的少年,被叶落故意弄出来的动静惊醒之后,忽的一下,便坐了起来,也不看来人是谁,就花容失色的叫了起来。

  叶落闻言,顿时愣了一下,心念急转直下,便有了主意。

  “哼,你若是不想要受到责罚的话,就乖乖的回答我几个问题,答对了,我便放过你,否则,你就等着大师兄的责罚吧!”他脸色刹那间变得冷峻,厉声喝道。

  这少年,根本探查不到叶落的修为,显然是超出他太多,这样实力的修仙者,那肯定是天才绝艳的内门弟子,自己可是万万得罪不起。

  “师兄你说,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的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脸上满是惶恐的神色。

  “你敢胡乱跑,那么,你告诉我,咱们雁门阁内所有位置分布!你知不知道,有很多禁地,你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叶落的脸色,依旧冷峻,装模作样的训斥道。

  那少年惶恐无比的回答:“知道,这位师兄,我都知道,这里是紫桐林,后面是翠叶地,再往后则是三善堂,往东是小世界灵药园的入口,那里是禁地,不能随意的出入……”

  叶落闻言,顿时心神剧震。

  他为难这少年的目的,便是想要从这少年的口中,套出来灵药园的位置,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真的套出来这灵药园位置的时候,却是让他如此吃惊。

  小世界!

  这灵药园竟然是在小世界内!

  九龙岛上,也有小世界,并且不止一处。

  据他所知,九龙岛上一共是有三个小世界,但是,那小世界都神秘无比,以他和雨儿的修为,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其中。

  据说,只有修为到了师兄们那筑基期的时候,才能够踏入其中。

  所谓小世界,就是依附在九州大陆这一片巨大的空间之上的一些小的空间。

  这小世界形成的原因,已经不可考,但是每一个小世界,都异常的神秘。

  “禁地?你也知道那灵药园所在的小世界是禁地,你知道入口在哪里吗?你万一不小心穿过去怎么办?谁能够救得了你?”叶落目光一转,口中又飞快的喝道。

  “我知道啊,师兄,那灵药园的入口,就在那一株柳树的后面,我每次经过那里的时候,都是十分小心的,不会踏入那传送法阵之中的!”

  这炼体三重的少年愁眉苦脸的道。

  叶落的目光顿时一亮,随后右手猛地挥出。

  顿时,一道无可匹敌的力量落在了这少年的身上。

  “惊涛骇浪掌!”

  这如此狂暴的仙家掌法,却是被他施展出来了一股春风拂面的味道。

  这少年哼都没哼一声,便晕了过去。

  当然,他只是将这少年拍晕,并没有伤到对方分毫。

  三个时辰之后,这少年会自动醒过来。

  他刚要转身向那灵药园的位置行去,忽的心中一动,便又弯下腰来,将这少年身上的道袍脱了下来换上。

  他打算装成一个雁门阁的弟子,混入灵药园内。

  “他想要进入灵药园?进入灵药园干什么?”

  那时刻关注着他的形容枯槁的老者,脸上现出若有所思的模样,喃喃道。

  叶落的这点小心思,自然是瞒不过这看透红尘的老怪物。

  “难道说这才是这个小子来到雁门阁的目的?”他暗自又想道,“唔,看看他需要什么灵药,一定要满足他的愿望呵,和能够修炼玄冥刀法的天才相比,几株灵药算得了什么。”

  叶落自是不知道,有一个形容枯槁的老者,在盘算着如何帮助自己得到灵药,继而如何收下自己为徒。

  他走到那一株大树后面之后,双眸如电,扫过这一片空地,顿时便在脚下不远处看到了一处空间波纹的动荡。

  这是传送阵独特的空间波动,他毫不犹豫的抬起脚,便跨了上去。

  顿时,他只觉得一阵撕扯力传来,整个身体陷入了黑暗之中。

  意识恢复清明之时,他便看到,自己是站在了一片灵草之上。

  四周,是按照品种不同而划分好一块块地的药田。

  而自己,就站在其中一块之上。

  他举目四望,顿时就呆住了。

  这灵药园……

  真是太大了!

  果真不愧是小世界,一眼都望不到尽头,极目望去,在天地相交之处,似乎还有着一抹红色显露。

  那是不知名的药草的颜色。

  如此广袤的小世界啊……

  自己要该如何寻找到那七心草呢?

  叶落禁不住发愁了。

  -----------

  同名手游《渡劫》现已登陆appstore,已开放下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