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渡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千年雁门阁 孤本秘籍出(下)

渡劫 小刀锋利 5161 2015.12.06 18:03

    “唔,我们莫名其妙的来到这藏经阁了,那灵药园以及放置宝物的地方,都不在这里,并且距离这里好远……”

  柳依依有些赧然,嘟着嘴,沉默的说道,“事实上我并没有进来过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之前的消息,都是从别处打探得来的。我本以为这里的布置简单的很,却是没有想到,这里完全和我想的不一样。并且,我得到的这张地图,是假的,上面标注的信息,并不对。真是可恨,竟然有人敢骗我柳依依,待得我出去之后,定然要去寻找此人的麻烦!”

  “好吧,说了这么多,我就是想说……”

  “我迷路了!”

  叶落与孤山相顾无言,唯有沉默。

  “呵,实在是……不出我所料啊!”

  许久,孤山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淡淡的说道,“我之前就已经看出了些端倪了,只是我一直忍着没有说罢了。”

  “你烧这么快干嘛,给我看看那上面究竟是怎么描绘的也好啊。”叶落喟叹一声,无奈的望着柳依依说道。

  “看那个并没有什么用处,我就是看着那个地图,才带领你们来到这里的。”柳依依脸上的表情,似是也有些苦恼,“那该怎么办呢?”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陡然变得可怜兮兮。

  叶落再次无语:“你这是问我呢啊?”

  “若是原路返回去的话,我们还能够回到雁门阁外,我清楚的记着我们来时的每一条路。”

  这时候孤山的声音,忽的响起。

  这声音虽然极为轻微,但是却清晰的传入到了两人的耳朵里。

  叶落一怔,随即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出去,那自然是不可能!我们都已经费了这么力气进来了,如今更是来到了他们的腹地,怎么可能是要离开?我的机会不多,必须要找到七心草才能够离开!”

  那柳依依闻言,迟疑了一下,随后道:“我要找的宝物,也希望能够尽快的找到,我有大用处。所以,我也不想要离开。”

  孤山闻言点了点头,认真说道:“既然如此,那我自然也不会离开。”

  “我们先去这藏经阁内看看吧,说不准,还能够有很多意外发现呢。若是能够在这藏经阁内找到整座雁门阁的地图,或者是灵药园的位置,那就实在是太好了。”

  叶落缓缓地说道。

  柳依依没有反对意见。

  至于孤山,他现在唯叶落马首是瞻。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进去吧。唔,诸位小心一些,免得被守护藏经阁内的修仙者发现。”

  叶落又认真的说。

  柳依依与孤山连连点头。

  只不过,让叶落感到诧异的是,当三人小心翼翼的进去之后,并没有发现有修仙者守护这里。

  偌大的藏经阁的第一层,连一个人都没有。

  但是三人刚刚向前走了数丈远,却只觉得眼前的情形,骤然一变。

  在叶落的眼里,自己仿佛置身于云端,周围尽是无尽的白云,脚下踩着的不是坚实的土地,而是望不到尽头的虚空。

  “不好,幻阵!这藏经阁内,怎会有幻阵?”

  他心中一震,心中惊呼。

  而眼前,已经没有了小魔女柳依依以及孤山的身影。

  “喂,我踏入了幻阵之中,你们能看到我吗?你们要小心,不要轻易地向前走……”

  他想要提醒柳依依和孤山。

  “我也在幻阵之中!”

  “这就是幻阵吗?我竟然看到了一片茫茫的沙漠,还有两队骑兵在厮杀!”

  柳依依与孤山的声音,相继传来。

  “好,那我就长话短说,这幻阵可能会让我们走散,站在原地是永远无法破阵的。所以,假若是我们三人走散了,那么,我们就约定在三天之后,在那进来雁门阁的城墙外集合!”

  叶落的声音有些急促,有些深沉,“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

  “唔,好的……”

  但是,那柳依依与孤山的话还没有说完,叶落便只觉得一阵无可抗拒的拉扯力涌来,将自己包围。

  “啊!这不止是幻阵,而且是伴生法阵,这是上古时期就留下来的传送阵!”

  他的脑海之中,在刹那间,便闪过了这个念头。

  紧接着,他便失去了意识。

  黑暗,眼前尽是无尽的最深沉的黑暗,什么都看不清,什么也听不到,仿佛身体堕入了幽冥。

  他知道,这是传送阵撕裂空间传送武者时的正常反应,很快就会恢复。

  极为短暂的片刻过后,他的眼前,便恢复了正常。

  他不知道被传送至哪儿,所以早已运转丹田之中的灵力,双手微动,防御性的法决已经蓄势待发,做好了迎接战斗的准备。

  而随后,他便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攻击过来。

  这是一个单调的房间,最为奇特的是,四周根本没有门,完全就是一个封闭的房间,墙壁是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山岩,与藏经阁的外部岩石基本相同,同样的沧桑,同样的厚重。

  这里,大概还是在藏经阁内。

  叶落无比的诧异,这该如何出去?

  他这时候,甚至搞不清楚,这传送阵是定向的还是随机的。

  当然,这个时候去思考这个问题,也是毫无意义。

  “嗯?”

  蓦地,他的心中一动,只觉得不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

  他的心底,莫名的涌起了一丝无尽的渴望。

  他凝眸望去,便看到,在这硕大、宽敞的房间之中,有且只有一个摆放典籍的书架,而那书架之上,也有且只有一部典籍。

  而当他望向这典籍的时候,他的心底便直觉的确认,吸引自己的,就是这部典籍。

  他没有迟疑,坦然的向着这部典籍走了过去。

  落入了这样的环境之中,忐忑、不安,是难免的,但是叶落是一个理性、理智大于失落情绪的人。

  性格坚毅之辈,大多自控能力都比较强。

  他知晓这时候,担忧、后悔之类的情绪,并不能帮助自己解决任何的问题,保持冷静的头脑,才有那么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看这房间的布置以及环境,我还在藏经阁内,并且这里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房间!”

  “唔,我已经将四周查探完,确实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出口,没有门,没有窗,无法通过正常的手段走出去。而我,也并没有在这个房间之中,发现向外传送的传送阵,这大抵是我的修为不够,或者,这传送阵需要达成某些特定的条件才能够开启!”

  “也许……与这部典籍有关!”

  “否则,为何这个房间,如此布置,为何这个房间只如此郑重其事的摆放着这一部典籍!”

  他的心中,迅速的闪过了这诸多念头,随后伸手将这部典籍,拿在了手中。

  这是一个玉册,利用暖玉记载的典籍。

  而能够用暖玉制作的典籍,保存年限,至少都在数万年前。那时候暖玉,都已被开采殆尽。

  放置了这么多年,玉册的颜色,已经是翠绿色,娇艳欲滴,丝毫没有腐烂或变形的样子。

  这就是暖玉最大的好处,可以永远的保存下去。

  这部典籍的第一页上面,写着四个古老的篆字:

  《玄冥刀法》!

  在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他的心神莫名的激荡不已,就仿佛是……对这仙家刀法期待了多年一般!

  冥冥之中,他仿佛是有一种感觉,这玄冥刀法,似乎就是为了自己而生!

  这是一种错觉,但是偏偏又如此的真实。

  这让叶落疑惑不已。

  他可以确定,自己确实是第一次见到这仙家刀法。

  可是,这种感觉,怎么都挥之不去。

  以至于,他本不愿意修炼这玄冥刀法的,却还是忍不住翻开了下一页。

  仙家道法,最重传承,这乃是别人雁门阁内珍而重之放置在这里的仙家刀法,自己若是学了去,有违道义。

  这与那七心草不同。

  若是有一丝选择,他也不会选择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得到七心草,但是,他又无可奈何,没有别的任何选择。

  自己的时间紧迫,没有足够的时间与耐心,去一点一滴的获取。

  他想寻求交易,却只换来对方的轻视与侮辱。

  而雨儿还在九龙岛上,焦急的等待着自己的归来。

  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自己迫不得已,出此下策。跟随着那小魔女柳依依,一起进来。

  可是这玄冥刀法不同,它就在这里,自己修炼,或者不修炼,都不能够改变自己逃离此地或者无法逃离此地、被困死在这里的结果。

  但是……

  他真的是忍不住!

  再次翻开了一页!

  这与自控能力无关,因为他的内心最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在疯狂的呐喊:“这原本就是你的东西!这本就是为你而创立的仙家法决!”

  “刀,乃凶煞之刃,生来犀利,然则……”

  仅仅只是看第一句话,叶落的心中,便有了一种无声的悸动。

  接下来,所看到的那每一个字,都仿佛是融入了自己的血脉之中,那每一句话,都跟随着自己的心跳而跳动。

  他的整个心神,都沉浸在了这玄冥刀法之中,再也无法自拔。

  “……凝天地之威,道生死之门,聚玄冥之气,衍化刀芒……”

  那每一句话在脑海之中流转过的时候,他的心神,都一阵的愉悦。

  他只觉得,这玄冥刀法,让自己的灵魂,都颤栗了起来。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上次有这种灵魂颤栗的感觉,还是在修炼寒霜剑法的时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周身,蓦地又一阵刀气产生!

  这一丝丝刀气,随着他对于玄冥刀法的领悟加深,渐渐地凝聚在了一起,形成一道道的刀芒。

  而这时候,叶落的双眸猛地睁开,两道寒芒闪过,随即又闭上了。

  他下意识的盘膝做好,将心神沉入了识海之中,玄冥刀法之中的所有内容,都已经深深地印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一字不差。

  他进入到了那玄奥的境界之中后,便感悟到周身无尽的天地元气,在疯狂的跳动着,向着自己的身体涌来。

  他没有理会这天地元气的变化,甚至,他都没有去运转混元三清一气诀,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在心底默念着玄冥刀法的口诀。

  无尽的刀芒,在他的周身形成,接着又消散。

  这形成与消散之间,大量的电光闪烁,使得他的身体,如同沐浴在雷电之中,使得这整个房间,似乎都隐隐产生了共鸣,而发出莫名的呜呜声。

  “呜呜……”

  而远离此地数里的一座院落之中,一个正在修炼的枯瘦老者,陡然睁开了双眸,那双原本有些浑浊的眼睛,绽放出来无比明亮的光芒,精光如电!

  “嗯——”

  他心神一动,随即失声惊呼,脸庞之上,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人在这时候,领悟了玄冥刀法?”

  这句话的话音还未落,也不见他有何动作,身影便已经奇异的从原地消失。

  甚至,在他的身体消失的瞬间,原地还有一个幻影显现出来,缓缓地消散。

  这等情形,震撼无比!

  但是更加让人震撼的是,他的身体再出现的地方,却是藏经阁的顶端。

  数里的距离,如履平地。

  轻轻一步,便已跨过!

  这是真正的仙家手段!

  他就这么站在夜空里,皎洁的月光落在他枯瘦如柴的身体上的时候,竟然像是大量的水泼在了滑润的石头上,向着一旁滑落。

  犹若瀑布一般,落下!

  这等月光滑落的情形,让人看了只觉得如同神迹!

  但只可惜,这里除了他之外,再无别人。

  他就那么静静的站立在那里,双眸却是射出电光,似乎可以穿透厚重的石壁,看到盘膝坐在那封闭的房间之中,体悟玄冥刀法的叶落。

  有风掠过山顶,掠过稀疏的树林,吹拂过他的身体,将他的衣衫,吹的猎猎作响,将他的发丝吹乱,在风中飞舞。

  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平静,没有丝毫的感情流露出来。

  深秋的风,已是有些微寒。

  而后,有黄叶顺着秋风吹来,落在他的发丝之上时,却在刹那间被万千发丝斩的粉碎,化作尘埃,化为齑粉,消散于天地之间……

  由此也可以看出来,他的心情,一点也不像是表面那么平静。

  “这个小子是谁?看他身体流露的气息,绝非我雁门阁内的武者,却是怎么踏入我雁门阁来的?却是怎么躲过预警法阵的探查的?又是怎么躲得过那几个小家伙释放的神识?”

  “唔,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机缘巧合之下,踏入到了放置玄冥刀法的房间中,还是说有备而来,就冲着玄冥刀法来了?”

  “我觉得相比之下,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这玄冥刀法在雁门阁内放置了多年,迄今为止,也只有十几个人有足够的机缘进去参悟过,却没有哪怕一个人炼成!”

  “眼看这门上古时期便流传下来的恐怖仙法,却是在此蒙尘,实在让人唏嘘,但是现在,却是有一个外门弟子,将之参悟,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些!”

  “玄冥刀芒!玄冥刀气!这个小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妖孽?修炼了多久的时间,体悟了怕是连链三个时辰都没有吧,竟然已经是领悟了玄冥刀芒和玄冥刀气了!”

  “天才!这绝对是一个绝世天才!”

  这形容枯槁、骨瘦如柴的老者,双眸几乎都要从眼眶里凸出来,满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握着的双手,都有点微微颤抖。

  他是因为激动!

  而叶落对此,浑然不觉。

  他一心沉浸于玄冥刀法的体悟之中,浑然不知在外面,有一个不知道隐居了多少年未曾出关的老妖怪,已经被惊动了,正目不转睛的在注视着自己。

  他感觉到,这玄冥刀法的最精髓的部分,自己始终无法领悟,似乎有什么桎梏,阻挡住了自己进一步的探索。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神之中,自己的识海之中,甚至于,自己的丹田之中,有着一道无形的枷锁,将自己的心神、识海与丹田,困在了一片狭小的天地里面,无法脱出来。

  如果说,真的有那样一片狭小的空间的话,那么自己对于这玄冥刀法的体悟,就像是水流!

  如今水流已经充斥满了这片狭小的空间,想要向外流出去,却始终不能够。

  他需要一个契机,需要一个将这片狭小空间的障壁彻底砸碎的契机。

  而在寻找契机的过程,则就是对于这玄冥刀法的体悟不断加深的过程。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周身的刀气、刀芒,几乎充斥满了每一片空间。

  甚至于,在他周身的空间之中,隐隐约约都可以感受到那刀气刀芒不停地相交的湮灭与再生……

  那骨瘦如柴的老者的双眸,愈发的明亮了,不时地闪过一抹异彩!

  “好!好!好!”

  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一脸说出三个好字。

  脸上的表情,也终于有了变化。

  那干枯褶皱的脸上,竟是出现了如同孩童般兴奋的神色。

  ---------------------

  今日微信答题2:楚墨在藏经阁中,得到了一种刀法,请问这种刀法,名称叫做什么?

  (书友们可以在微信公众号:game_qd中抢答,参与起点游戏微信答题活动赢取applewatch,祝各位好运!)

  “根据本书改编的同名手游《渡劫》现已登陆appstore,已开放下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