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渡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魔女再现身 欲往长安城(上)

渡劫 小刀锋利 5173 2015.12.09 14:00

    林大头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事实上,在自己看清了叶落的身份之后,他也已经是求死了。

  他知晓,灭族之仇,对方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在他想来,而活着,不过是会遭到更多的屈辱与折磨。

  所以,在这一刻,他更希望这个少年郎暴怒之下,出手将自己斩杀。

  这时候,身为阶下囚的他,虽然有许多不甘,但也知晓,大势已去。

  但是,在最后的瞬间,在那长剑都几乎要落在自己头上的刹那,这个少年竟然清醒了过来。

  这不能不让他感到有些吃惊!

  至少,这份心性,在快意恩仇的少年身上,无比难得。

  他的心中,隐隐掠过一丝不妙的感觉。

  “善恶终有报!”

  叶落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仇二狗沉默的望着林大头,许久,才缓缓地吐出来一句话:“从我第一次看到你屠了一个庄子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要杀了你了!”

  林大头无声的笑起来,笑容无比的狰狞。

  以他的精明,怎么会看不出来,是这仇二狗反水,那少年才能够掌控这一切?

  “只要我能活下来,你,还有的你的族人,定然会受尽这世界最大的折磨而死!”

  林大头恶毒的望着仇二狗,一字一句,缓缓地说道。

  他的声音并不大,没有怒吼,没有叫嚣,就仿佛是平常说话般的语气。

  但是,那话语之中的恨意,那话语之中的狠毒,那话语之中的阴森,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尤其是熟知林大头手段的仇二狗,神色更是凛然。

  当然,仇二狗也并非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他冷冷的盯着林大头,最终,忽的一笑,淡淡说道:“如此说来,那我就更不能让你活着出去了。”

  “所以,你最好是现在就杀了我,不然,我保证,将来你一定会后悔!”林大头慢条斯理的说道。

  仇二狗摇了摇头,失笑道:“大哥你现在一心求死啊,只可惜,我却还真的不能让你如愿!我的未来,还要仰仗这个宗门出来的叶落,我可不能让他失望。”

  他说的无比坦然,但却回绝的不留余地。

  林大头默然。

  随即,仇二狗转身离开了。

  接下来的日子,叶落每天都过来敲打林大头,希望从他口中得到一些消息。

  林大头始终沉默不语,说不得,叶落只好动用了一些手段。

  到得后来,叶落以废去对方的修为威胁,才终于使得林大头说出了一些当年内幕。

  这些话虽然暂时还不能够确定真假,但是已经让叶落感到非常的满意了。

  ……

  通过这件事,叶落也或多或少的知晓了一些当年的内幕。

  他也根据这些线索,准备开始展开调查。

  但就在这时候,被关在狂风寨地牢之中的林大头,却消失不见了!

  这让叶落与仇二狗,都震惊到了极点。

  那林大头的一身修为,被彻底的废去了,根本不可能自己逃出地牢。

  ——尽管叶落没有将这林大头杀死,但最终还是将他的一身修为,给彻底的废去,将他的丹田气海击散,今生再也无法修炼仙术。

  谁也无法确定,林大头有没有逃脱的可能,没有了修为,才算是真正的让人放心。

  对于一个修仙者来讲,最大的痛苦与恐惧,并非是死亡,而是失去了修仙的根基,再也无法踏入仙道!

  可也是因此,叶落几人对于这林大头的看管,也比之前松了许多。

  这也不知道是谁,得到了有机可乘的机会,将这林大头救走。

  就在叶落刚要开始寻找林大头下落的时候,仇二狗失踪了!

  叶落估计,仇二狗或许是去追那劫掠林大头的神秘人物了。

  一时间,狂风寨内,人心惶惶,所有的剩下的匪徒,都心惊胆战。

  叶落百般思量之下,终于是决定,将这狂风寨,彻底的解散,剩下的这些不入流的匪徒,安排他们离开这里,去往世俗间,讨一个营生。

  事实上,以这些匪徒的能力,在世俗间都可以过一个不错的生活。

  他实在是有些无法理解对方,为何会选择这样的一条路走。

  那些实力低下的匪徒,没有人敢有二话,都在他的劝诫之下,唯唯诺诺,领取了一份不菲的金银财宝,离开了这里。

  尽管这些人有可能也是双手血腥,但是叶落觉得自己真的无法再下杀手斩杀他们了,事实上,有些时候,人真的有些身不由己,他自己过不了心底的那道坎!

  他仁至义尽,给这些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至此,狂风寨与斧头帮,都已经彻底的覆灭。

  他这次下山的目的,也完全达到。

  “那么,现在就只有一个目标了!”

  “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将这林大头,给救走了!”

  “仇二狗,又去了哪里?”

  叶落的脑海之中,掠过这几个念头,随后便查询着周围的痕迹,向着狂风寨外追踪而去。

  在九龙岛之上的时候,修炼之余,闲来无聊,他曾跟随老猎人学习过追踪之术。

  老猎人对于追踪之术,有着自己独特的一道见解,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手段与方法。

  叶落虽然因为时间的问题,未能将老猎人的手段,完全学会,但是其精髓,他大致也能够掌握了不少,此刻用来追踪,行有余力。

  那位前来劫掠走林大头的修仙者,实力不弱,并且也很注意身后的痕迹,但总会留下点点的蛛丝马迹,让叶落找到。

  叶落将灵识范围,释放至最大,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环境,快速的向前奔行。

  即便是在追踪状态下,他的速度依旧很快,犹如离弦的箭。

  那林大头对他十分重要,是他调查家族被灭族的原因的入口。

  可是现在,却被人救走。

  这是他执意要追上去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那仇二狗。

  他是一个执着并且忠于承诺的人。

  他已经答应了对方,要凭借着自己的身份,到达长安城后,帮助对方摆平那得罪他的势力,救出对方的家人,为此,自己当时都立下了誓言。

  所以,他发着狠,飞速的向前追去。

  转过了两座山峰之后,便是一望无际的原野,但是在原野的入口处,却有着郁郁葱葱的丛林。

  叶落不知晓这些低矮的树木的名字,那树叶的形状,像是一个又一个的陀螺连接在一起,极为怪异,但是又无比的茂密。

  他在钻入这丛林的刹那,眼光蓦地一凝——

  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熟悉的人!

  柳依依!

  那个在雁门阁内失踪了的古灵精怪的小魔女!

  “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似乎是一直在躲避着追踪,神色匆忙?”

  “难道说……那仇二狗是她杀的?那林大头,也是她救走的?”

  叶落的心中,不可避免的,就生出了如此的念头来。

  在之前,他便对于柳依依的身份,十分怀疑,总觉得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女,隐藏着极大的秘密,不可告人。

  并且,他知晓,这少女的身份,极不简单。

  普通的人,断然不会得到隔绝灵识的探查的宝物!

  这可是无价之宝!

  但那只有炼体境第九重的柳依依,却是已经拥有。

  当然,叶落也明白这么久未见,这柳依依的修为,定然不会再是炼体境第九重,十有八九,已经踏入了筑基境内!

  刚刚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他也能够判断出来,那柳依依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

  这些念头,如同电光火石一般,在心底闪过,他心中一震,飞快的追了上去。

  此时,他隐约还能看到柳依依的背影,但是却越追越远,直到再也看不到对方的身影。

  渐行渐远渐无书!

  显然,那柳依依也发现了他的存在,但却是故意躲避他。

  叶落的心中,充满了疑问,他想知道,这柳依依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却对自己避之不及。

  难道说,那林大头,真的是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女给救走的?

  甚至,还是在仇二狗的眼皮底下?

  他真的是只能怀疑,因为事实上这柳依依的实力,在他看来,还是无法打过仇二狗的。

  毕竟上次分别之时,这古灵精怪的少女的修为,才不过是炼体第九重,即便是突破到了筑基境,那按道理来讲,也不会是结丹期修士的对手。

  这是他疑惑的地方,可那柳依依的身影,消失的飞快,根本不给他任何发问的机会。

  他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放弃了这次的追踪,转身离开。

  他知道,再追下去,也不会有答案了。

  不知怎么的,他的心中,隐隐地有了一丝失落与遗憾。

  他不知道,这失落与遗憾的原因,是因为那古灵精怪的少女,还是因为林大头的消失。

  或者,两者兼有之?

  但不管怎样,狂风寨与斧头帮,均是已经覆灭,是到了回去交差的时候了。

  只是,仇二狗的失踪,也让他的心中蒙上了一丝阴影。

  他不知道仇二狗去了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再等下去,能不能等到仇二狗回来。

  想到了之前和仇二狗喝酒时,对方所说的经历,他也忍不住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暗自叹道:“这也是一个情种啊……”

  ……

  说起来,这仇二狗的经历,也是传奇,他得罪的所谓大人物,并非是别人,乃是他喜欢的那女人的父亲,当今皇叔信王李道明。

  尽管他是一个修仙者,但是九州大陆之上,皇家势力恐怖,有无数的修仙者,在为皇室效力。

  自号花郡主花蝶舞的李飞燕,在长安城的一次出游中,出了意外受伤,被仇二狗所救,自此两人相爱。可是,信王李道明,却早已将花郡主许配给浩天宗内的一个大人物的儿子,所以不同意这门婚事。

  仇二狗找上门去据理力争,结果却被那信王李道明以及花郡主的未婚夫,联手袭杀,若非他见机得快,逃了出来,怕是会直接陨落在里面。

  从此以后,他便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他的族人,还因此受到了牵连,被信王李道明,囚禁了起来。

  所幸的是,花郡主拼死相护,仇二狗的族人,才没有被杀。

  这时候,叶落的心中不由得闪过了那次喝酒时两人最后醉醺醺的画面:

  “二狗兄,我倒是有一个建议,不知你愿不愿意听。”

  “什么建议?兄弟你说!”

  “既然你们两人相亲相爱,不离不弃,那便直接私奔好了,哪还管他什么信王,什么浩天宗的未婚夫?”

  “唉,你说的这些,我自然都想过啊。可是,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城,我们两人,又能够逃得掉哪里去那?皇族与浩天宗的势力,你不知晓,天下间,或许,还真的没有我们两人容身之处!”

  “我就不说就九龙岛和雁门阁了,这两个势力,确实不如浩天宗强大。这么说来,我答应你的事情,想要办起来,还是有点困难的……唔,不过,以我师父的身份,护住你的族人,想来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兄弟,只要你能护住我的族人,我就放心了。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飞燕嫁给那个浩天宗的纨绔!”

  “其实,我倒是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的去处……这个地方,浩天宗与皇室的势力即便是再强大,也不会找过去!”

  “嗯?哪里?兄弟你快说!”

  “昆仑!”

  “昆仑?”

  “对!昆仑境内,神异无比,仙法无边,广袤无垠,乃是仙境!世俗实力,莫入其中,修仙者的圣地!”

  “昆仑……”

  叶落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仇二狗那副兴奋的模样,似乎恨不得立刻就要带着那花郡主私奔!

  可是现在,这个痴情的男人,却是不知所踪。

  ……

  叶落回到了雁门阁的时候,却并没有见到师父无极老祖。

  这让他十分意外。

  他知晓,师父无极老祖已经在藏经阁内闭关百年以上,从未踏出过雁门阁一步。却是不知道为何今时今日,离开了雁门阁。

  他刚刚踏入到雁门阁内,便发现早有人在等候他。

  一名筑基期的雁门阁修士,直接带着他来到了掌门大殿内。

  “叶落,这是老祖离开的时候,留下的一封书信。”雁门阁掌门,递给了叶落一封书信之后,似乎是躲避叶落一般,直接先行离开了。

  叶落也从掌门的眼中,发现了一分尴尬之色,不由得无奈一笑。

  他知晓掌门离开的原因,也知道其尴尬所在。

  自己这么一个刚刚踏入到筑基期内的修仙者,却是拜入了无极老祖门下为师。那辈分真是高的吓人了,这掌门见了自己,也都应该叫一声师祖。

  可是偏偏,自己的年龄,又是这么的年轻,那掌门喊不出来,而宗门之中,对于尊师重道,又看的比较重要与严格,所以,对方才会如此的尴尬。

  但在叶落看来,这些都是小事,不叫就不叫吧。

  他不觉得自己有资格被对方叫做师祖。

  他打开了信之后,仔仔细细的阅读了一遍,脸上却不由得现出疑惑的神色。

  “让我去长安城的浩天宗?还说是已经在闭关之处为我准备好了信物?我去浩天宗干嘛?难道说……”

  “还有,想要调查当年家族被灭的原因,还是要从长安城开始,可是,那里早已经物是人非,当年的断壁残垣,恐怕都已经不见,要如何去追查?”

  叶落怔怔的望着这封信,心中不由自主的闪过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这信确实是无极老祖所书写,并且看起来写的还十分匆忙,笔迹潦草,但是那字里行间的关切之意,却是让叶落十分的感动。

  信上说,让自己带着他留下的信物,前去长安城,寻找一个叫做浩然宗的修仙门派,然后进去寻找浩然宗的一个叫君墨的人,持着他留下的信物,对方就会留下自己。

  然后又说了当年灭族的事情,应该从长安城查起。

  叶落有些不明白,为何自己要去找浩然宗那个叫做君墨的人,也不明白自己因何要从长安城查起,他觉得从那被掳走的林大头身上,开始查,要轻松的多。

  另外,他有一种直觉,他感觉师父无极老祖这次出去,大概也和自己有关。

  不过,他对于师父知晓自己家族被灭族的事情,倒是并不感到惊讶。

  以师父的能力,想要调查清楚自己的出身来历,实在是不要太轻松。

  这雁门阁内的长老们,肯定也会首先悄然调查清楚自己的身份。

  毕竟这是门内修为与辈分均是最高的老祖收徒,怎么可能会收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叶落随后来到了师父无极老祖的闭关之处,推开那小木屋的门进去之后,便看到了一块悬浮的玉佩。

  那玉佩上面,雕刻着一条腾飞的巨龙,四周一片云雾缭绕,栩栩如生。

  这大概就是师父无极老祖所说的信物了。

  他伸手将之握在手里,心中暗道。

  这玉佩,不知是用何种玉所炼制,入手极暖,颇为温润,触手可知不是凡品。

  他将这玉佩放入了储物袋内,随后离开了这里。

  接下来,他便要出发,前往长安城了。

  但是在此之前,他有几人要见。

  被自己带入山门的孤山,师父天机老人,以及九龙岛的师兄们,他都要去告别一下。

  当叶落找到孤山的时候,孤山又在与人争斗。

  ------------

  同名手游《渡劫》现已登陆appstore,已开放下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