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渡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潜入灵药园 极品七心草(下)

渡劫 小刀锋利 5907 2015.12.07 18:03

    一一去寻找,那根本不现实,先不说会不会被人发现,只说这如此广袤的药田,一块块找过去,待得找到的时候,怕是不知道多少天以后了,雨儿哪里能够等这么久?

  剧毒不等人啊!

  他望着无边无际的药田,一时间心急如焚!

  不过,他知道着急解决不了问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大脑急转,无数的念头在脑海之中划过,思考着该如何寻找。

  “你是谁的弟子?来此做什么!”

  就在此时,猛然间一声呵斥,在耳边响起。

  随即,一道人影,如电般向着这里射来,眨眼便到了近前。

  这却是一名内门弟子,一身修为颇为不俗,已经成功筑基。

  叶落顿时吓了一跳,但是好在他足够成熟,神色不变,心中斟酌着语言,口中却是拖延时间般的缓缓地说道:“见过这位师兄。”

  面对此人,再想要对那外门弟子一般应付,显然是不可能了,对方的实力,比自己还要强上不少的。

  炼体和筑基的差距太大,这是修仙境界的根本区别,不是修炼的功法武技品阶高低所能够弥补的。

  那筑基境界的内门弟子,却是冷冷的盯着叶落,再次厉声喝道:“除了当值子弟以及特殊事宜之外,禁止任何一名弟子踏入灵药园!而你,并非当值子弟,说,你来干什么?”

  “若是无故闯入,我定要将你拿下送到执法堂将你治罪!”

  这内门弟子一脸的警惕,双手微动,似是随时准备好出手。

  叶落心中焦急,闻听此言,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是长老派我来取七心草的,他有急用!”

  这看守药园的内门弟子闻言,先是一怔,随即脸色顿时一变,抬手便发出了一道示警焰火,一朵烟花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冲上天空,然后在这小世界的上空炸裂,盛开出一团绚烂的烟火。

  “你不是我雁门阁中人,说,你是哪个宗门的奸细,是如何混入我雁门阁来的,又是如何寻到这灵药园的?”

  这名看守灵药园的内门弟子,脸色阴沉的可怕,双手快速的挥动,一道禁制蓄势待发。

  他之所以没有立即动手,是想要探查叶落的虚实。

  他不敢轻易的出手,唯恐叶落的修为,不止于炼体第九重,也担心对方还有同伙。

  他可不相信,一个炼体第九重的弟子,便敢独自闯进雁门阁来,这是找死!

  他冷笑着,死死地盯着叶落的神色变化,又道:“你知不知道七心草意味着什么,在这偌大的、无边无际的灵药园之中,七心草也称得上是最珍贵的灵药之一,即便是门中长老,也根本没有采摘的资格!”

  “哼,在整个雁门阁内,也只有掌门,以及那位掌管藏经阁那位老者,才有资格使用。而你,竟然说是长老派你来取七心草,真是可笑之极!”

  “说,你是哪个门派派来的奸细,如何在大量的示警法阵的探查之下,混进宗门内部的!”

  随着他口中的厉喝,又有数道人影,向着这边冲来。

  犹若电光闪过,几道人影几乎同时出现在了这里,隐隐将叶落包围起来,使得他根本无法逃脱。

  “李飞,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中年人,看起来有些威严,沉声问道。

  这名叫做李飞的内门弟子,看到几人到来之后,顿时放下了心,看着插翅难飞的叶落,讥嘲一笑,冷冷道:“这小子是外门奸细,混进宗门内,想要盗取七心草,被我发现后,说是长老派他来采摘七心草的,哼,真是笑死人。”

  “哦?”

  那名神色威严的中年男人,闻言一怔,随即望向叶落,打量了一番后,缓缓说道:“十三四岁的年龄,便已经修炼至了炼体巅峰,只差一步,便可以筑基。这样的修为,放在任何一个宗门内,都当得起天才二字了,应该是被宗门重点培养的存在。那么……”

  “你为何要混入我雁门阁想要盗取七心草?”

  叶落眼看如此形式,便已经知晓自己讨不了好去了,便很干脆的一言不发。

  他不能够让对方知晓自己九龙岛的身份,否则的话,这会给九龙岛带来很大的麻烦。

  到时候,即便是师父天机老人修为强大恐怖,那也会非常的被动。

  这雁门阁的势力,传承悠久,可是真的不容小觑,至少,他们不会怕九龙岛。

  “说!”

  那神色威严的中年人,又厉声喝道。

  声音如同炸雷,响在叶落的耳中,响在他的脑海之中,响在他的心底。

  仙术雷音术!

  叶落的嘴角流露出来一抹无奈的笑容,知晓对方这是想要攻破他的心防。

  若是他心神失守,下意识的就会将所有的真相说出来。

  不过好在他的心神足够的强大,筑基的武者,还无法震慑他的魂魄。

  但是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首先不能出手,一出手独属于九龙岛的仙术,一下子就会被人认出来,然后他也明白,说再多的话,都没有用处,自己的目的已经暴露,身体就站在雁门阁内属于禁地的灵药园,并且被人识破。

  “我死不足惜,只可惜没有得到七心草,无法救治雨儿啊!更可惜的是,家仇未报,近百条冤魂,还在世间游荡!”

  他在心底暗暗长叹一声,双眸之中的神采,渐渐地消失。

  在这一刻,他脑海之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也就意味着,他几乎是放弃了求生的可能——

  在五位筑基的修士虎视眈眈的包围之下,一个炼体的修仙者,实在是根本没有任何逃走的可能!

  但是,就在此时,一股恐怖的威压,突然笼罩了整个小世界。

  一眼望不到头的灵药园,所有的灵草灵药,在这一瞬间,似是都感受到了那天地之威般的恐怖压力,纷纷瑟瑟发抖。

  天地万物,均有灵性,尤其是这灵药园中的灵草灵药,虽是还不至于产生灵性,但是已有了趋利避害的本能。

  “哼!”

  有一个声音,忽的响起,那是一声冷哼。

  紧接着,那威压,牢牢地将这无名筑基的修士笼罩,声音再次响起:

  “怎么,我的人,不能来采摘一株七心草?”

  这声音里,充满了不悦的味道。

  这股气息,犹若是天地之威,压得这五名雁门阁的内门弟子,有些艰于呼吸。

  而这句话,更是让他们直接躺倒在了地上,再也无法爬起来,丝毫不能动弹。

  这等实力,至少到了金丹境的大能,才有可能释放出来。

  甚至,金丹大能,都没有如此强——

  有可能,此人已到元婴!

  这一瞬间,叶落的心中,便已作出了如此的判断。

  恐怖!

  实在太恐怖了!

  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境界,这样的威压,已经超出了叶落的想象!

  这是真真正正的,天地之威!

  “只是,此人是谁?为何会帮我呢?”

  他的心底,忍不住如此想道。

  他可是明白自己进来雁门阁后,没有和任何一个雁门阁内的修仙者接触。

  更何况,说话的此人,实力深不可测,应该是与师父天机老人相当的存在,自己这一个小小的炼体修士,想要和对付接触,也接触不上啊!

  这五名瘫倒在地的看守灵药园的内门弟子,心下骇然到了极点。

  这一刻,他们差点以为,来了一个外宗的大能,强硬的要对雁门阁出手。

  因为只有自己五人,被这威压笼罩,眼前的这个明显是外门弟子的少年,却是相安无事。

  但是马上,他们想到了这威压的释放者是谁——

  管理藏经阁的那恐怖的存在!

  “哼,此人是我派去采摘七心草,尔等不可怠慢,速速为他去了七心草来。”

  这个威严的携裹着天地之威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们五个人,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也不敢有任何的异常动作,只是忙不迭的点头。

  他们的心神,早已被彻底的震慑,哪里还能够生出任何反抗的念头来?

  而后,那威压顿时消失不见。

  紧接着,一个细若游丝的声音,在叶落的耳边响起:“小子,你取得了七心草之后,来藏经阁角落里的木屋找我。”

  叶落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单从这声音里,他并不能听出对方的悲喜,不过从这七心草来看,对方应该是没有恶意。

  只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个不知道是金丹还是元婴的大能,为何会帮助自己。

  “跟我来!”

  李飞当先爬了起来,望向叶落的双眸之中,一丝阴毒之色,一闪而逝,但却是不敢再呼喝,只是面容僵硬的扔下这句话,转身便走。

  叶落心中记挂七心草,不敢怠慢,快速的跟他向前走了过去。

  而另外的那四人,却是齐齐的面色阴沉,望着叶落的背影,沉默不语。

  那李飞带着叶落走了好远,穿过了数十块药田之后,终于是在一片火红色的土壤前停了下来。

  这一块火红色的土壤足有十几亩,但是,却只有一株灵草生存。

  那灵草,长着七片叶子,每一片叶子所绽放的光芒,都不相同,自下而上,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自红开始,以紫结束,仿佛冥冥之中,蕴藏着天地至理。

  此时,那七彩的光芒,正闪耀的明亮,仔细的盯的久了,便只觉得自己的双眸,自己的灵魂,都被这光芒所吸引,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而在陷落的刹那,叶落悚然一惊,回过神来,背后惊了一身冷汗。

  这倒是让站在一旁,故意不做提醒的李飞,好生惊讶了一番。

  “神药!这七心草,果真不愧是举世罕见的神药呵!”

  叶落没注意那李飞的神色变化,只是欣喜的望着这七心草,一颗心炙热无比,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雨儿有救了!”

  “你在这里等着,不要进去!”

  因为那藏经阁的恐怖存在,有可能正关注着这里,李飞不敢再有什么怠慢,冷冷的吩咐了一句之后,便快步走向前,首先掏出来一个玉匣放在一旁,然后小心翼翼的挥出一道道法决,用特殊的手法,将这七心草采摘下来,放置入了这玉匣之中。

  在这七心草被采摘下来的一瞬间,散发出来无尽的药香。

  但紧接着,七心草便被收敛起来,盖上了盖子。

  但仅仅是这瞬间散发的药香,叶落便只觉得心神一震。

  之前因为修炼所带来的种种疲惫,都一扫而空。

  “果真是绝世灵药!”

  他在心底一声赞,兴奋无比。

  伸手接过这玉匣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了一丝如释重负。

  不论如何,自己不负重托,得到了这七心草,那么雨儿所中的魔族之毒,也便有了解决的方法了。

  但是接下来,他却是踟蹰着,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因为——

  他不知道出去这灵药园的传送阵在哪儿!

  “你恐怕还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出去灵药园吧?”

  那李飞看到叶落接过七心草后,站在原地踟蹰未动,立刻便猜到了原因,冷笑不已。

  “哼,跟我来。”

  他也不再多言,很干脆的便带着叶落前行,来到一处传送阵前,伸手一指。

  叶落也不辩解,只是一味的沉默着。

  他相信,在那位不知名的大能关注之下,这李飞也不敢耍什么幺蛾子,抬脚便踏入了传送阵之中。

  事实上,他也明白,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怀疑的资本——总不能不离开吧?

  熟悉的撕扯力传来,黑暗也如期而至。

  眼前的一切再清晰时,叶落便发现自己站在了之前的那个传送阵处。

  向前走了几步之后,他便看到,那个被自己击晕的外门弟子,依旧是昏迷不醒。

  想了想,他走过去,脱下伸手的道袍给对方穿上之后,便一巴掌将对方拍醒。

  “不要责罚我,师兄,我只是累了,休息一下,只是休息一下……”

  这小子还没睁开眼,便立刻语无伦次的开口呼喝了起来。

  叶落看着这小子惫懒的样子,也是有些好笑。

  “好了,醒醒,赶紧带我去藏经阁!”

  他淡淡说道,声音之中,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

  他从藏经阁传送到这里来的,并不知道前去藏经阁的路途。

  这外门少年弟子一怔,随即睁开眼看清了叶落的样子,心中犹疑不定,但却不敢表现出来什么。

  一刻钟后,叶落便又站在了藏经阁的大门外。

  一路上,遇到了雁门阁内的修仙者跟他打招呼,他还有模有样的回应。

  但他的心底,想到那恐怖的金丹、甚至是元婴境界的大能,便是一阵忐忑。

  他知晓,到了这个境界的修仙者,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出手相助自己,更何况自己还是一个外宗的修仙者。

  对方出手相救,定然是有着缘由,可他一时还猜不透。

  很快,他便来到了藏经阁内的角落里的木屋外面,犹豫了片刻,还是伸手敲响了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小木门。

  “进来吧。”

  这声音很平淡,但是声音之中,似是蕴藏着无尽的沧桑,每一个音节,都像是悠久的岁月所组成。

  叶落小心的伸手推开木门,然后便看到,一个老者在一个蒲团上面,盘膝坐着,双眸微微眯着,也不知道是在小憩,还是在修炼。

  随后,他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这房间,发现这房间之中,除了那老者坐着的一个蒲团之外,什么都没有。

  空空如也!

  他站在门前,有些不知所措,心中有些紧张。

  尽管这个形容枯槁的老者,看起来就像是行将就木的普通老人,可他知晓,这不过是表象,那是因为自己的修为,还无法看透对方。

  “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你的智慧,当然,最重要的,是你独一无二的天赋!”那老者缓缓开口,然后双眸也终于睁开。

  目光如电,似是看穿一切。

  叶落觉得自己在这老者面前,就如同新生的婴儿,赤裸裸的,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而这老者的话,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索性沉默。

  那老者的双眸之中,有炙热的光芒,一闪而逝,口中却继续道:“你来自哪个门派,我并不关心,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不管是哪个门派,都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魔族!”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帮你吗?你知道你为什么得到七心草这么容易吗?你知道七心草如此珍贵,我却将之轻易的送给你的原因吗?……”

  叶落被他绕的有些晕,心想,说了这么多为什么,归根结底不都是一个问题吗?

  但是他也只是心中想想,口中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不敢。

  面对着一个金丹、甚至是元婴级强者的心理压力,一般人,终其一生都难以体会一次。

  “你知道吗,我对你的看重,不只是因为……”

  这老者或许是太久没有说话的缘故,絮絮叨叨的说着,没完没了,叶落还不敢不认真去听。

  听到后来,他一个头两个大。

  甚至,有一种想要转身要逃的冲动。

  ------------

  同名手游《渡劫》现已登陆appstore,已开放下载。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