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铸神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回城

三国铸神兵 壹飞 2076 2019.07.06 17:40

  刚一进门,刘横便看到了一个眉清目秀气质温婉的少女安静的站在那里。

  见到他进来,少女俏脸上涌起一抹喜色,赶忙上前施礼道:“小女子拜见刘公子,冒昧前来,还请公子勿怪。”

  “高月?”

  看清楚那少女的模样,刘横先是一怔,随即便认出对方来。

  接着,刘横便狠狠的拍了下脑袋,苦笑道:“你是为你堂兄高顺而来吧?”

  见到刘横认出自己,高月原本美目中还喜色越浓,此时闻言却瞬间化成了紧张,赶忙用力点了点头,也不敢多言,只是一脸希冀的看着刘横。

  刘横沉吟下,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高月,我也不瞒你,这件事情现在恐怕有些难办了……”

  他倒是没有忘记答应高月帮忙营救高顺的事情,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快。

  原本他还以为自家和县尉田康的关系还算不错,到时候打点一下对方应该会卖自己一个面子。

  却没想到田康已经和刘功曹勾结到了一起准备图谋米行,双方一下子变成了是敌非友。

  这种情况下,他再想用原来的办法营救高顺明显已经行不通了。

  听完缘由,高月的俏脸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但还是勉强笑着施了一礼,道:“不管如何,还要谢过公子,也许……这就是我们兄妹的宿命吧。多有打扰公子之处,还请勿怪,小女子就先行告辞了。”

  说罢,便一脸怆然的朝着门口走去。

  “慢!”刘横突然出声道。

  高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一脸不明所以。

  刘横无奈道:“你的性子也太急了点,我只是说难办,又没说放弃救你兄长了……”

  高月美目登时一亮,却依旧紧张得小声道:“公子的意思是……”

  刘横笑道:“你放心吧,本公子向来一诺千金,答应救高顺就肯定会救他出来,不过还要稍等几日才行。”

  说完,不待高月开口,刘横就一摆手道:“这样好了,这几日你且暂时留在我这里,届时我自然将你兄长带回来。”

  高月顿时大喜,美目泛红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哽咽说道:“公子大恩,高月今生愿为奴为婢,做牛做马以报公子……”

  不等她说完,刘横就赶忙上前一步将其扶了起来,笑道:“为奴为婢做牛做马就算了,不过我身边都是粗人,倒是还真缺个管事的丫鬟,你要是不嫌弃,就先帮我几天。至于以后,等救出你兄长再说,你看如何?”

  感受着刘横大手中的热量,高月俏脸一红,道:“一切都依公子便是……”

  ……

  将高月扔给刘安去安排之后,刘横没有再去练刀,而是坐在那开始思索起来。

  不管困难与否,高顺肯定是要救的。

  以刘横的性格,只要承诺的事情就肯定会做到,无论前世今生都是如此。

  而且,他刚才突然想到高顺既然以前是一名屯长,那么就意味着肯定带过兵。

  这种人才,恰好是他现在最缺的。

  更何况,他和田康之间早已经没有任何余地可言,只是还没彻底撕破脸皮而已。

  这种情况下,刘横自然不介意阴对方一下。

  不过救归救,明目张胆还是不行的。

  哪怕就算让田康最后知道是他干的,也不能留下明显的证据。

  这样的话,田康就依旧找不到对他发难的办法,只能再次吃一个哑巴亏。

  所以,必须要好好谋划一番。

  刘横向来是个说做就做的性格,于是和周仓刘安吩咐了一番后,便带上几个护卫,骑马直奔扶柳县而去。

  原本他就打算这几天回米行一趟,否则总看不到他的踪影,就算田康和刘功曹再白痴,也肯定意识到了不对劲。

  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便到了扶柳县城。

  只是进城之时,那几个看守城门的军士看向刘横的眼神明显有些异样。

  戒惧中……竟然还夹杂着一丝崇拜?

  戒惧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几天前刘横可是劈坏了城门直接闯出去的,那一幕想必早已深入人心。

  可崇拜是个什么鬼?

  刘横心里有些古怪,却也懒得多想,打马直奔米行而去。

  “少主人回来了……”

  守在米行的护卫兴奋着迎了上来,而听到声音的刘全也赶紧快步从米行走出,恭敬的施礼道:“见过少主人。”

  “大家都不必多礼。”

  刘横哈哈一笑,将马交给一个护卫,便大踏步的走进了米行。

  “说说最近米行的情况,以及城里的动静。”

  喝了口水,刘横也顾不得歇息,直接问道。

  刘全答道:“米行倒是一切如常,还是按照少主人吩咐的那般,多进少出,存粮一直在稳定增长之中。”

  “至于县城里面……前两日倒是发生了件事,县尉田康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派人抓了不少太平道的人,全部关进到了地牢里面。”

  刘横一怔,道:“田康抓太平道的人,他们不应该是一伙的么?难道是在演戏?”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被他杀掉的那个郑奇就是太平道的人。

  按照当时的情况来看,郑奇和太平道的人之所以会出现在那里又围攻米行,就是刘功曹搞的鬼。

  而刘功曹现在和田康就是一丘之貉,所以理论上来讲,田康和太平道也应该有关系才是。

  刘全想了想,摇头道:“应该不是一伙的,当时闹的动静很大,还死伤了至少十几人。”

  刘横道:“唔,这倒是有点意思了,传说中的狗咬狗一嘴毛啊!干死一个少一个,挺好!”

  刘全点头道:“少主人说的没错,他们两伙人闹的越凶,对咱们的好处就越大。”

  他现在已经也开始习惯少主人时不时的嘴里说出一些从未听过的惊人之语,好在还都比较通俗易懂。

  “对了,说到太平道我才突然想起,昨天有几个人来米行找过少主人,好像就是太平道的人。”刘全突然说道。

  刘横一愣,道:“太平道的人找我?难道是要为那郑奇报仇?”

  刘全摇头道:“不像,他们说要找少主人谈一笔生意。”

  “生意?”

  刘横越发不解,刚要继续询问,却见一个护卫突然跑了进来,抱拳道:“少主人,有人在米行外求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