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铸神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单挑

三国铸神兵 壹飞 2060 2019.07.29 12:20

  “先生,在谈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把我们的东西还回来?”

  虽然喝止了高顺,但刘横却并没有让军队回撤,而是看向审配问道。

  “是该如此,请刘大人稍候。”

  审配点了点头,随后打马转身,直奔张郃而去。

  到了近前,两人开始低声交谈起来。

  刘横自然听不到对方说什么,但从表情上面来看,张郃一开始明显很不愿意,最后在审配的劝解下,才不甘心的一摆手,叫来手下吩咐了几声。

  随后没多久,一队人牵出了几辆马车,朝着刘横这里而来。

  裴元绍凑上前低声道:“公子,那就是抢走的财物,不过好像少了一车……”

  刘横轻轻点头,吩咐道:“小心戒备,仔细清点一下。”

  虽然送财物的人不过只有十几个,但刘横也不敢大意,右手已经放在了环首刀刀柄上面。

  要是被对方玩个偷袭,上演一场擒贼先擒王的戏码,那可就乐子大了。

  幸好,最后并非发生那种场景。

  送回财物的人都老实无比,甚至刘横还能从他们的眼中清晰的看到一抹惊恐之色。

  这也正常,不管张郃这些人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山贼,但刘横的官府身份却是实打实的。

  现在东汉王朝余威犹在,敢于面对面硬抗官军的,恐怕也只有日后的太平道才行。

  其他无论山贼还是乡勇,目前还都没有那个勇气。

  “公子,的确少了一车财物……”

  一番清点之后,裴元绍过来说道。

  这种情形并不意外,刘横也未答话,只是看向已经再次打马过来的审配。

  “刘大人,财物现已归还,可否继续商谈了?”

  审配笑着问道,眼中却闪过一抹紧张。

  很显然,这财物少了一车的事情,张郃并未隐瞒他,自然怕刘横揪着这点不放。

  刘横倒是并未在乎这点,只是淡淡说道:“谈当然没有问题,其他人我也可以不再追究,但那张郃得自缚双手上前请罪才可。”

  他已经从周仓和裴元绍口中得知,当日神兵山庄护卫队之所以死伤惨重,倒是有一大部分人都折损在了张郃手里。

  而且张郃又是那群乡勇的头领,可谓是不折不扣的罪魁祸首。

  所以,其他普通乡勇刘横可以不追究,毕竟那些都是小人物,也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但是张郃,刘横却不可能轻易放过。

  他必须要给护卫队那些死去的兄弟一个交代,否则日后还有谁肯替他刘横卖命!

  “这……”

  审配闻言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以他对张郃的了解,那也算是心高气傲之辈,如何肯接受这种带有羞辱的举动。

  可还未等他想好如何措词开口,刘横便已经冷哼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乃是天经地义!看在先生的面子上,我可以饶他一命,但这件事情必须要对我手下有个交代!”

  “……那便请大人再稍等片刻,学生再去劝解一番。”

  见到刘横态度坚决,审配也是无法,只能苦笑了一声,再次奔张郃而去。

  其实以审配的身份,哪怕现在并未当官,也能找到门路迫退刘横。

  可他乃性格极其正直之辈,岂会用这种手段。

  更何况他也深知这件事情的确过错都在张郃一方,刘横带人前来报仇并未有任何不妥之处。

  所以,为了避免双方刀兵相见,造成不必要的死伤,审配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当和事佬。

  而且在审配心中,其实对张郃也是有些意见。

  张郃训练乡勇的事情,审配早就知晓,而且也很赞成。

  毕竟现在贼寇越来越是猖獗,官府又不作为,有这么一只队伍的存在,能够起到保护周边的作用。

  所以张郃带人时不时的就去剿匪,审配也不会反对。

  他不但不是那种不知军事的无用书生,反倒对此颇懂。

  想练出一支强军来,没有足够的财力是绝对做不到的。

  于是打击贼寇,抢来财物,能练兵还能养兵,可谓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但审配已经告诫张郃数次,每次动手之前,一定要弄清楚对方的来路。

  除非是真的贼寇才可以,千万不要把对象弄错。

  可张郃明显没有听进去,所以这次才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一个扶柳县县尉的确不足为惧,可毕竟是大义上的名分。

  更何况,这位刘横县尉手下的军队以及将领,一看就不是好惹之辈,真打起来张郃绝对占不了便宜。

  张郃的确称得上是勇力惊人,可对方的那员大将看起来也弱不了多少。

  除此外,审配可是听说过,这位刘横县尉本身,也是个武勇强横之辈,当初太平道一个武艺不弱的家伙便被此人一刀杀死过。

  而后,更是干出过刀劈扶柳县城门的举动。

  一千多人的山贼和太平道联军攻击神兵山庄,最后却几乎全军覆没的事情,审配同样早有耳闻。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位扶柳县刘县尉简直称得上是煞星之流。

  你说没事你招惹谁不好,招惹这种人岂不是自找麻烦么?

  最要命的是,张郃当时下手实在太狠了,杀了对方那么多的人,这仇结的真心不小。

  否则单单抢了财物的话,今天这件事情倒是好解决了。

  带着这些念头去劝张郃,可刚将刘横的条件隐晦的说了出来,就见张郃眼中猛然涌起一股不加掩饰的怒意。

  随后,张郃拍马便朝着刘横冲了上去,手中铁枪一摆,厉声喝道:“刘横小儿,你真当某家怕你了不成?有胆便和某家单挑,只要你能赢了某家手里这杆铁枪,是杀是剐任你处置!”

  “大胆!”

  见到张郃竟然敢对刘横出手,一旁的裴元绍等人都是脸色大变,厉吼着便迎了上去。

  而不远处的高顺也是眼中厉芒一闪,打马便是回奔。

  他们虽知道刘横现在的武力值已经不弱,但张郃毕竟是能够杀败周仓和裴元绍两人联手的猛人,如何敢有半点大意。

  倒是刘横对此却丝毫不惧,反而眼中泛起精芒,冷哼道:“单骑冲关,还真以为自己是那几个万人敌了?让开!让老子会会他!”

  说罢,一打马,抽出环首刀竟然直接迎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