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阴差阳错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3173 2019.04.12 23:26

  明宣带着清源道人与志渊拿着药箱,急匆匆地来到了花园,走到当时安平侯府许大姑娘停留的方位,到了地方,明宣发现那位姑娘身旁多了一个小丫鬟。

  许大姑娘见了明宣到来,立马眼前一亮,道:“小女还以为世子不来了?”

  明宣听到这带着一丝幽怨的话,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寒噤,而此时清源道人与志渊师徒两个,用或隐晦或直白的目光看向明宣,这真的没有奸情?

  明宣此刻只想对天发誓,本世子还是个孩子啊!可没有现在就找媳妇的意思啊!你们误会了!

  明宣不知道这位许大姑娘是怎么想的,可他却不想让人这么误会下去,只道:“许大姑娘说笑了,明宣只是路见不平罢了,俗话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明宣怎会丢下许大姑娘一人不管呢?”

  说着这话的时候,许大姑娘脸上浮现一抹酡红,但此时明宣却视而不见,继续说道:“对了,许大姑娘也不用担心,明宣先前竟不知安平侯夫人也在这,有些莽撞之处还请许大姑娘见谅,等清源道人为姑娘看过伤后,许大姑娘便跟着家人离开吧,这道观毕竟不能留人。”

  许大姑娘这下一下子脸上血色全无,心里被明宣话中带刺的行为给惊到了,此时许大姑娘心中怒骂眼前这位七王世子,你究竟是不是男子啊!不是说男子都是怜香惜玉的吗?要换他前世,碰到这样的女子早就被迷得七晕八素了,只不过是他还没到年纪,也是早就预定的驸马,被长辈约束着不许沾女色。可这七王世子也不知道扮女人扮久了,竟学了后宅妇人那一套刻薄的嘴脸。

  心中把眼前七王世子狠狠唾弃了一遍,但面上却不能这么做,许大姑娘心中清楚自个不是前世的身份,面前的七王世子也比他当初差点娶到的那位未来的皇帝之女,如今不知道在哪的七王嫡女身份要高贵得多。

  若是那七王还如同前世一般如有神助地登上了皇位,那眼前这位就是铁板钉钉的太子,虽说也有坐不稳太子之位的可能,可是只要眼前这位世子不办什么混账事,那位守规矩的七王一定不会换了继承人,想到这许大姑娘心中又燃起了些许野心。

  她前世是男儿身,差点娶得那位公主乃是七王嫡女,可这一世七王的王妃都从他的嫡亲姑姑换做了地位更尊贵的襄阳侯之女,那位是自家表妹的公主自然是没了。

  而重活了一世后,自己明明是安平侯府嫡次子,却变成了安平侯府的嫡长女,原本她还自怨自艾,特别是对眼前这位当初还是七王嫡女的徒明宣更是无言以对,哪怕她还不是自己表妹,可是曾经的许二公子,如今的许大姑娘心里也是不想面对她的。

  可谁知不久前七王嫡女,变成了嫡子,这位前世沉迷于话本子的许二公子顿时陷入了迷障,心中觉得自己与七王世子虽都是男女颠倒,怨恨上天不公,为何前世是公主却能变成男子,甚至有指望登上那九五之尊之位。全然忽略了眼前这位七王世子与他前世那位未婚妻既不同母,也没相似之处了。

  许大姑娘在那日襄阳侯府寿宴上恰巧碰见眼前这位七王世子时,心中的野心更是掩饰不住,甚至在明宣面前露了些许痕迹。当然一朝成为女子的他,对印象中该是女子,却偏偏是男子的明宣心生羡慕嫉恨自然是正常的,哪怕清楚明宣与前世表妹不是一个人。

  不过前世毕竟是男子,许大姑娘心里还有自己的野心,些许嫉恨羡慕也都放在脑后。他这一世是女儿身,只能想办法扶持前世英年早逝的兄长上位,避免同胞兄长的死劫,甚至为了保证自己兄妹的地位,许大姑娘不仅插手让自家父亲娶了个前世人尽皆知的蠢妇,果然后来继母进门后哪怕生下一女,也仍然没被父亲祖母看在眼里,让父亲更偏向自己兄妹,可许大姑娘仍然觉得身为女儿身掣肘太多。所以许大姑娘便打上了这位七王世子的主意。

  反正他成为女子已经十多年了,也习惯了,前世又在家人约束下没有近过女色,对成为别人的妻子也没有太大感觉。

  这次许大姑娘来玉真观自然不是无意为之,早就通过别的渠道得知七王世子最近经常来玉真观的许大姑娘,精心设计的想和明宣来个正是会面,留个好印象。

  可谁知道这七王世子如此不解风情,许大姑娘心里开始怀疑自己前世是不是被人给蒙骗了,这些手段真的有用?前世爱好看话本子的许二公子,如今的许大姑娘陷入了沉思。

  明宣在听说安平侯府的家眷在清源道人那里时,对那位待在花园的安平侯府的许大姑娘就有了怀疑,若说本就有家眷随她一起来,这大姑娘受了伤竟然也不告诉自己,好歹让自己通知她家人也好啊!

  难道说只因为家中不睦便把矛盾弄到外边来?明宣直觉不太可能,这许大姑娘能把继母与嫡妹压制的不轻,对外还摆出一副受人欺负的样子,可见是个聪慧的,可若是今日闹这一出,若是那安平侯夫人过来撞见了许大姑娘,两人不管是因为什么争吵,众人都不会只怪罪以往不着调的安平侯夫人。许大姑娘不会如此不智!

  还是说这许大姑娘笃定自己会因美色,见了这出闹剧会向着她,当下明宣脸色更加难看。

  一边的清源道人与志渊小道士眼观鼻口观心的样子,好似周围一切与他们无关,一心为许大姑娘的伤势治疗。

  明宣自觉被人算计,因此很是不高兴,对许大姑娘的好感跌入谷底,让单纯只是想着给明宣留好印象的许大姑娘冤枉至极。

  许大姑娘忽然想起明宣说的见过自家继母的事情,又看向给自己瞧伤的清源道人,不由倒抽口凉气,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女母亲刚才是在清源道人那里拜访?”

  明宣不知许大姑娘这幅作态是真是假,只挑眉说道:“是啊,可怜我这朋友见安平侯夫人如此跋扈,想着许大姑娘这等着治伤,还得罪了安平侯夫人,等许大姑娘回去后,可要好好给安平侯夫人解释一番啊,莫让安平侯夫人怪罪我这朋友了!”

  许大姑娘瞧见一边本来不甚起眼的小道士,细细一瞧,心中本就想骂人的想法更是冲动,这可是未来的新科状元,七王登基后对其很是看重的谢志渊啊!更别说现在的谢志渊也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最起码他们安平侯府也不敢得罪。

  工部尚书谢绛乃是如今建元帝看重的臣子,他安平侯府才是什么地位?敢惹谢绛最喜爱的嫡孙?

  许大姑娘终于想起来谢志渊为何待在这了,据说是从小体弱,后来拜清源道人为师,据说当初七王登基后之所以对谢志渊十分看重,是因为当时七王子嗣仍十分艰难,膝下庶子也不成器,所以时常来玉真观求见玉真道人,便认识了谢志渊,谢志渊这人十分聪敏,是别人家的孩子,七王对其很是喜爱,视之如子,难道她正是撞见了七王与谢志渊结识的那一幕?七王也在道观里吗?

  可不对啊,如今七王可已经有儿子了,还在面前站着,怎么还经常来玉真观?难道说这谢志渊运道好到这种地步?没和七王情同父子,便来了个七王世子,情同兄弟不成?

  想到这许大姑娘深吸一口凉气,对志渊小道士恨不得伏低做小,让他忘了自己继母做的蠢事,而且更让许大姑娘心惊的是,这眼前两位大人物不会认为是她故意的吧!

  天可怜见,她可没设计这些,要知道在于继母嫡妹分开之前,他们两个说是要去擅长测算姻缘的清沛道人处拜访,为嫡妹求好姻缘的!

  可谁知道继母嫡妹竟然拐了个弯找清源道人去了,还得罪了谢志渊这等前途辉煌之人,生平第一次,让许大姑娘后悔,自个怎么非要给自家父亲娶这么一个蠢货?

  许大姑娘虽然想解释,但又觉得这么说好似是再狡辩什么,只能深吸了一口气,对志渊小道士低头抱歉道:“是家母莽撞,还请这位小道长与清源道长莫要怪罪,等小女回去以后,定然会在家母与家父面前分辨清楚,不会连累两位道长的!”

  明宣闻言挑了挑眉,见志渊看向自己,微微耸了耸肩,表示不管的意思,志渊见了气的不轻,不过也只能连忙道:“世子说的夸张了,是小道莽撞,得罪了夫人,还请许大姑娘见谅。”

  很快清源道人便给许大姑娘的伤处处理好了,借口有事便带着小徒弟离开了此地。

  而明宣也不愿再惹什么麻烦事,见许大姑娘身边的小丫鬟在身边,就拱手告辞了,可谓是一点也不讲风度,让许大姑娘暗叹,这位世子不会还当自己是个女子吧,难道是看了自己的容貌自愧不如?

  脑子里的脑洞能跑马的许大姑娘面色十分诡异,让一边一直不敢吭声的小丫鬟吓得不轻,等了许久,才颤声问道:“姑娘,您没事吧?”

  许大姑娘这才回过神来,道:“当然没事,你扶着本姑娘去厢房等着我的好继母嫡妹。”

  说这话时,许大姑娘满脸的狰狞,丝毫看不出没事的样子。让小丫鬟忍不住又打了个寒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