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帝王悔悟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014 2019.04.15 23:34

  两世为人的许熙文并不知道自己的异常都被同胞兄长看在眼里,她知道了昔年姑姑之所以没有嫁给七王的原因后,反倒更坚定了与七王世子接近的决心。

  许熙文上辈子有一个皇后姑姑,加上同胞大哥因意外去世,所以他作为安平侯府唯一的男嗣,自然是十分受宠的。甚至皇后姑姑为了照拂娘家,还把唯一的嫡女嫁给她。

  可以说许熙文上辈子真的是十分幸运,唯一称得上不幸的便是英年早逝,许熙文算得上是天之骄子,也是那种富贵人家娇养的幼子,而非为家族遮风挡雨费心教养的嫡长子,接受这样教育的是他的兄长许熙严,而非他。

  可即使是这样,许熙文也不是一点事情都不知道的,就算不知道,前世的死,也足以让他清醒。

  许熙文至今仍记得自己自己死前看见的那个人,他是已经登基的七王爷唯一的儿子,即使是庶子,可也是唯一的皇子,除非七王再有孩子,不然他就是下一任皇帝,所以即使他性格再恶劣,即使有人知道自己的死与他有关,可那又怎么样呢?

  许熙文不觉得前世自己死去以后,姑姑会为自己出头,哪怕自己是她唯一的侄子,自己死后安平侯府也会因此断绝子嗣,没人比许熙文更清楚,自己这个姑姑是多么明哲保身,对任何妨碍她安稳生活的不稳定因素都不会理会,特别是在姑姑所出的嫡皇子夭折后,更是变本加厉,就连当初把女儿嫁给他,也只是没和嫡公主有太多母女之情,相比夭折的嫡皇子而言。

  这一世姑姑也是因为明哲保身,且还年轻,却没想到皇后也不是吃素的,也因此彻底与七王妃的位置无缘,不得不说,许熙文心中有种解气的感觉。

  这些多说无益,许熙文哪怕知道现世与前世有很大差距,可仍然畏惧七王以后是那个害死自己的人上位,要说许熙文本质上只是个富贵公子哥,两世为人遭遇到最大的挫折不过是被人害死,以及再世为人变成了女子,这些都不足以让许熙文成为像她同胞兄长一般心思缜密之人。

  所以许熙文畏惧于前世的因果,只能想到一个办法,便是自己成为掌握命运之人,正好这一世他已经是女子,如果能成为天下最尊贵的女子,皇后,乃至于太后,那他是不是就可以保护自己家族了?

  ‘傻白甜’许熙文正热血沸腾的畅想着未来,全然没想过,自个有没有那个能力。

  这些许熙文没有想到,他的兄长许熙严却清楚,许熙严瞧见自己妹妹傻笑的模样,心里抽抽的疼,以为自家妹妹已经对七王世子情根深种,这让许熙严开始犹豫是否该强力阻挠妹妹的想法,毕竟他只希望妹妹能一辈子平安喜乐,无忧到老。

  七王府

  明宣很快把安平侯府这个许大姑娘抛在脑后,七王夫妇却十分慎重,尤其是七王妃,她对上一代老安平侯的嫡女并无什么偏见,只是对这位安平侯府的姑奶奶在自家婆婆面前耍的小心思十分不屑,可当时婆婆的做法差不多也是原谅了她,七王妃也不愿计较。

  且连自家大哥都收下了安平侯府大公子许熙严做弟子,虽说很大原因是看在大嫂的份上。

  只是如今牵扯到了自家儿子,七王妃担心安平侯府是另有算计。

  七王妃不禁想到不久前似乎自家儿子就在襄阳侯府的寿宴上见过这位许大姑娘,心下怀疑是不是对方故意瞅着自家儿子去得。

  七王妃把心中担忧的都告诉了七王徒显谦,徒显谦听了却觉得无所谓,道:“明宣毕竟是男子,且他还小呢,尚且未开窍,谈这些未免有些早,而安平侯府如今不过是个空架子撑着,这等人还能算计到明宣不成?”

  话虽这么说,徒显谦心下也决定再给明宣拨一个侍卫,也算是保护他的安全。

  安抚了自家王妃以后,徒显谦心中不由想起了从玉真道人那里知道的事情。

  徒显谦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心中情绪不知从何说起,若说他对当年的真相一点也不了解那是不可能的,心里总是有几分猜测的,如今乍闻真相,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自己母后并非常人这点徒显谦早就知道,只是徒显谦没想到,这并非常人的代价却不是一般人受得起的,母后本该长命百岁无忧到老,如今偏偏却死于非命,甚至在此之前,母后竟然已经知道了。

  这种知道自己死期,一步步到来的场景,徒显谦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此时徒显谦不由升起了一股对父皇的怨恨,即使玉真道人没有明说,可父皇难道真的就一无所知吗?

  大明宫

  此时的建元帝听到底下侍卫汇报自家七儿子已经从玉真观回去,无力的挥手让侍卫下去,神态萎靡,好似是忽然老了十岁。

  建元帝抬头望天,喃喃自语道:“淑媛啊,显谦终归是知道了,他会不会恨朕,朕该怎么办才好啊,朕只是想把大周江山传下去啊,可朕没想到代价却是你的死!

  淑媛,你又是怎么想的呢?朕对你始终有着防备,你该知道的,可你为何会在明知是死局的情况下,非要一头扎进去呢?”

  建元帝想到当初的场景,心中刺痛,不知不觉间流下眼泪。

  建元帝始终记得那个场景,在被刺杀重伤后,淑媛带着重伤,执意要帮叔父玉真道人做法,找到真凶,只是终归还是一场空,只抓到了些蛛丝马迹。

  之后他可万万没想到,淑媛竟似是早知道自己死期已到,早早准备好了遗书,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只唯独瞒着他。

  连最后一面他都未曾见到,这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

  其实如今想来,他并非毫无察觉,只是淑媛在他心中的地位远比不上其他,也许淑媛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会连临死之前最后一面都不肯见他吧!所以说他是活该,自作自受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