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皇室秘辛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4067 2019.03.31 22:00

  在马道婆心中起了贪念之时,远在东城的皇家兴建的玉真观里,一位正在打坐的道人忽的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带着警惕不安,这道人只觉得有人在意图做些什么,针对的还是他在护佑的存在。

  只是这种感觉没过多久,突然被打断了。好似先前只是他的错觉。

  这道人没有因此而安心,反而觉得更加不对,道人有这样的感觉还是在十年前,他的对手用了一个能阻挠别人查看天机的符咒,那符咒十分强大,他也就被忽悠了过去,幸好天佑皇家,才没有酿成大祸,可即使如此,也让当朝皇后去世。

  经历过这等惨事的道人如今已然不敢大意,面色更加严肃的掐算起来。

  没过多久,道人的脸色忽金忽白,过了好一会儿,道人猛地睁开眼,嘴里也吐了口血出来,道人的脸色已然苍白许多。

  时隔多年,道人的修为已比十年前要好上不少,但对这等强大的符咒也有些束手无策,所幸的是,道人隐隐约约的查出点东西。

  道人喃喃自语,“事关东宫?是太子?还是别的,对方好似不是老对手,比之老对手弱了不少,他在那呢?京城里边明明没有特别强大的修道者,难道是佛寺几个老家伙,也不对啊!”

  想了想,道人还是不放心,狠心从袖子里拿出一片精美的黄符,肉疼道:“唉,这查看天机的符咒虽比不上对方使得遮掩天机的符咒,但好歹也有些用处,不管了,这个关头还是不要节省了,大不了事后找老祖宗再求点,只希望老祖宗大方点。”

  说着道人用了几乎与马道婆相同的办法,让那符咒无风自燃,只是没有喝下,可见道人比马道婆的道行要高些,不需要借助外力。

  只是道人这次也没有撑太久,过了一会儿又吐了口血,只是这次比前面那次要好些,道人收获不大,只隐隐约约知道,那对手好似是在北城!

  北城!道人打开房门看向虚空,方向正是在北城,心中默念,看来这次的事情不小啊,连东宫的根源都波及到了,只希望不要影响太大,不然要折损大周的气运啊!

  道人隐隐约约觉得此事似乎是有惊无险,但为了以防万一,道人还是走出院子,门口小道士见了忙恭敬行礼,道:“拜见观主,观主有事要吩咐吗?”

  道人点了点头,道:“去收拾一下,随本道入宫!”

  小道士连道:“是,观主。”

  最近谨言慎行的向忠心里正有火呢,忽然得了手下心腹小太监报信,小太监偷偷耳语给向忠。

  向忠听了大喜,冷笑了一声,道:“这次让我瞧一瞧,这当朝太子妃与万氏究竟有什么猫腻,竟连亲女儿都舍得给奴婢作践!”

  说实在的,向忠在这宫廷里算是比较一个特殊的存在,若非当朝皇帝圣明,向忠他根本在这宫廷里生存不了,还算熟读史书的向忠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为了回报圣上,向忠愈发忠心的同时,也对那些有碍圣上圣明的事情更是不满,太子妃还不是皇后呢,竟然在宫中如此颠倒黑白,连两位嫡亲的郡主都没被生母怜悯,这其中没有猫腻,向忠都敢把脑袋拧下来。

  向忠身边这小太监听到自家师傅这么说,未免有些忧虑,但想到师傅好歹不是常人,也就镇定了情绪。

  向忠见自己收的这个徒弟还算像样,便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吩咐道:“你继续让人盯着那个万氏,万氏去得地方是城北那个叫八卦观的地方是吧,你去查一查,万氏见的人究竟是谁,一会儿我去托人问一问玉真观的人,同是道门说不得他们清楚那八卦观的底细。”

  说到这向忠忍不住泛起一丝忧虑,太子妃与道门交好可不少好事啊,更遑论,这所谓的八卦观是不是正经的道门还不一定呢!要不然太子妃放着正经的皇家册封的玉真观不拜,特意让心腹跑到一个北城的小破道观,怎么看都太蹊跷了!

  向忠正想着出宫去玉真观一趟呢,结果就听人说起,玉真观玉真道人进宫了,向忠心道好巧,但是想到那位道行高深的玉真道人,不由怀疑是不是太子妃做的事情真的有问题,让这位玉真道人察觉了?

  想到这向忠更是担忧,疾步往大明宫奔去。

  向忠刚到大明宫,便瞧见那位仙风道骨的玉真道人正由苏正领着过来,向忠连忙上前拜见。

  苏正见到向忠过来,有意要嘲笑向忠在东宫吃了大亏的事情,但想到身边的玉真道人,也就没有多嘴。

  不过苏正没说话,玉真道人瞧见向忠不由说道:“向公公怎么从东宫过来了?”

  玉真道人刚查出的那些东西,难免对东宫有些敏感。

  向忠闻言觉得有些不对,但也不好说什么,只道:“玉真道人有一阵儿不进宫了怕是不知道,奴才得了圣上恩典,去东宫伺候太子妃来着。这次过来是听说了玉真道人进宫,有事想请教道人您,所以就急匆匆的赶来了,还望道人解惑。”

  玉真道人听了有些诧异,但还是说道:“哦,既是如此,还请向公公稍待,贫道进宫有事要面见圣上!”

  一旁苏正也催促道:“向公公有什么事等会再说,皇上正等着见玉真道人呢!”

  向忠见此也恍然,道:“是杂家一时情急,还请道人恕罪,杂家在这等着道人。”

  玉真道人点了点头,便与苏正进去了。

  此时建元帝瞧见玉真道人进来,连忙起身迎接,道:“快快请起,小叔父,您不是说正在闭关吗?怎么这会儿进宫来了?”

  玉真道人打了个稽首,笑着回道:“贫道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还望圣上不要怪罪贫道打扰才行!”

  建元帝看着自家小叔父清风道骨的模样,心里有些羡慕,忍不住感叹道:“小叔父的日子过得真是惬意舒心啊!”

  玉真道人却忍不住一头黑线,一开始他听这话的时候还会安慰建元帝一番,可时日久了,任谁听这么多遍的感慨,也早都无动于衷了吧,所以玉真道人只做不闻。

  建元帝迟迟没得到回应,难免觉得有些尴尬,便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两声,才道:“不知小叔父过来是有什么要事?”

  玉真道人也正色道:“贫道前来确实是有一件事情要给圣上说明。”

  玉真道人凝重的神态让建元帝也严肃起来,据建元帝的记忆,玉真道人少有这般凝重的时候,上一次这样的表情时,还是在十年前那场祸事发生的时候。

  想到这里,建元帝不由有些激动,问道:“是不是当年那桩祸事的凶手又出现了?”

  不怪建元帝如此敏感,当年那桩祸事若是仅仅有人刺杀也就罢了,可据玉真道人的说辞,当年有人想谋夺皇室气运,若非淑媛聪敏,为皇室挡了一劫,不然就算玉真道人反应过来,皇室也要遭到重创。

  即使表面看不出什么,可气运之说虚无缥缈,但确实能影响到现实,若是当年受了重创,即使当时看不出什么,以后没有王朝气运镇压,皇室诸多乱象亦要渐渐毁了大周。这种改变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当时建元帝虽有些埋怨玉真道人没有早早看出来,但也知道玉真道人确实是已经尽力了。

  经历过那次后,玉真道人若是因此而更加警惕不是不可能,更别说,眼下七儿子与堂弟勇亲王在扬州已有两三个月了,至今没有收尾,如何不让建元帝担忧呢?

  玉真道人咦了一声,问道:“圣上为何会这样猜测,可是贫道闭关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建元帝就把白莲教造反之后,他派徒显谦去扬州善后,结果他在扬州发现了当年的刺客余孽,通禀朝廷后,自己派去勇亲王一同查探,只是至今还没有找到那刺客的踪迹等最近发生的事都一一告诉了玉真道人。

  玉真道人面色有些讶异,说道:“可贫道并未察觉此事啊?”

  玉真道人见建元帝似乎有些着急,连忙说道:“贫道并非那种知晓天地的大能,顶多因身上因果对针对我皇朝的恶意颇有些敏感,但若是对方的恶意并不牵涉像贫道这般修行异术之人,贫道是不能察觉的。”

  建元帝听到玉真道人这么说,难免有些失望,但他也清楚玉真道人并没有这么个能力,但是未免有些奢求。

  建元帝还有些不死心,便试探着问道:“那老祖宗那?”

  还没等建元帝说完,玉真道人便立马变了脸色,说道:“圣上慎言,难道您忘了老祖宗的话了吗?仙凡有别!”

  建元帝有些讪讪,道:“是朕孟浪了在,朕只是凡人,难免心生妄念,小叔父莫要怪罪!”

  玉真道人闻言也叹了口气,道:“贫道知晓,只是贫道也得告诫您一句,不管为了您,还是老祖宗,双方牵扯越少越好,不然的话,只会有损您的气运,这皇朝早与几百年前不同了,以后…”

  玉真道人想到几千年前,还有不少炼气士在这天地间修行,如今他苦求道途,却再无可能,只能想着希冀有先人余荫,若非他待在人间护佑皇朝,恐怕宁愿仙逝,进入地府求教老祖宗修仙长生之法。

  建元帝见玉真道人面露惆怅,一时不知该怎么说,他当然知道玉真道人苦苦追求的是什么,那也是他想追求的,长生啊,那个帝王不想要呢?

  可他的老祖宗,当朝太祖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鱼与熊掌不可得兼,要不然为何太祖打下江山后,见太宗已有能力坐稳江山,便迫不及待的离开了?

  当然对外说太祖是英年早逝,可实际上建元帝从皇室中传下来的密卷得知,太祖是知道成了天子之后,发现修为不得寸进,反而有退步的趋势,后来又得了仙人指点,知道身为帝皇,有龙气护身,却与炼气士的本事不能兼得,无奈下,太祖只能放弃帝王尊位。

  果然太祖没了帝王之位后,修为蹭蹭的往上升,最后太祖在其仙人师傅的帮助下位列仙班,但自那以后,这天地不知怎么了,再没有人能如同太祖一般白日飞升。

  连眼前这位据说天资不下于太祖的小叔父也只能借着老祖宗传下来的方法,护佑皇朝,获取功德,然后在死后入了阴曹地府,借由功德,老祖宗那里再使使劲,才能有成仙的可能。

  想到这建元帝也不敢再贪心了,比起小叔父,建元帝可不敢说自己在老祖宗的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用老祖宗一句话说,子子孙孙都是前世欠的债,今世讨债来的,可见老祖宗心里如何嫌弃。

  且不说建元帝心里如何想的,玉真道人淡淡道:“老祖宗早有话留下,仙凡有别,即使咱们是老祖宗后辈,也不能对凡间子孙予给予求,天庭有天庭的规矩!”

  说着玉真道人看了建元帝一眼,继续道:“贫道已提醒了圣上,圣上您不会想知道以身试法的下场的!”

  建元帝听到这自然面色不太好看,玉真道人也笑道:“圣上,这事情都要从两面看,凡人不能向仙人求助,仙人也不能插手凡间,圣上是人间帝王,总不愿意上头有所谓的仙人或者修道者压着吧!

  且若是仙人能胡乱插手凡间之事,今日圣上您苦恼的事情就不会有这么少了!”

  建元帝闻言陷入了沉思,他敏锐的察觉到玉真道人话里的意思,当即反问道:“小叔父的意思是,类似老祖宗的仙人也有不少?”

  玉真道人点了点头,透露道:“圣上猜的不错,看遍史书总能发现不少超出常人想象的人或事,其中或有夸张之语,但也有得了仙缘的幸运者,不过圣上不用担心,老祖宗还是看顾我们这些后人的,且天道对凡人也有庇佑,老祖宗不能下凡,其他仙人自然也不能,如今天地间灵气也渐渐减少,就是让仙人下来怕是也不愿的!”

  说到这玉真道人有些唏嘘,也不知是不是想到了自己身上。

举报

作者感言

阿极要变白

阿极要变白

ps:说明一下,本文中关于玄幻修仙的并不多,只是浅尝辄止,红楼世界出现的那些神神鬼鬼这里也会出现一些,主角也不会修仙,这里只是作为一个引子,后面会涉及到明宣的来历等等。

2019-03-31 2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