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方愚心思 求收藏!求推荐!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137 2019.05.12 22:00

  明宣等人在清源真人的邀请下落座,众人谈起了门口发生的那一幕,他们都知道那件事并未落幕。

  只是明宣忍不住感慨道:“那老邓头何其无辜,他无儿无女,死了还被人利用一把,甚至死因未明。原本我瞧着老邓头的手艺不错,还想着把他安排到工部去,在工部做事,总是一些保障,可如今...”

  明宣这么说着实让其他几人面面相觑,气氛沉静了一会儿,张方愚首先打破了沉静,道:“原来明宣你真的认识那人啊?我还以为你是故意这么说的?”

  明宣还未开口,志渊便解释道:“老邓头的家便住在附近村子里,以前玉真观中需要木匠时,老邓头总是过来做活,只是没想到世子也记住他了。”

  张方愚闻言疑惑道:“那幕后人是如何想的,这老邓头是玉真观的熟人,这么大一个破绽,他们不怕败露吗?”

  清源真人这会儿却开了口,道:“能知道老邓头身份的人,其实并不多,且用这么下作计策的人,怕是只想着给玉真观名声泼脏水,不需要计划多周全,只要当场没被拆穿就行,只是多亏了世子的突然为玉真观发声,让那些人措手不及,露出了破绽,才保住了玉真观的名声,贫道这番要多谢世子了!”

  清源道人在一旁看得清楚,那些试图给玉真观泼脏水的人显然是认得明宣的身份的,不然也不会如此轻易败退。

  其实清源道人也一眼看穿了耍这等把戏的人针对的其实是玉真观,只是恰巧碰上了太子世子前来。太子世子插手此事,怕是有一部分原因是怀疑有人针对他,才戳穿此事,这次玉真观是真的狐假虎威了。

  至于那幕后黑手是谁,这会儿清源道人心里也有了猜测,只是还不确定。且若是此次能借着太子世子的势,以后就不怕有人再上门做这等恶心事了!‘’

  明宣并不知道清源道人这老狐狸心里的想法,甚至还有些愧疚,对清源真人保证道:“此事,我会让人督促顺天府查明,定会还玉真观一个清白,真人放心!”

  ......

  等明宣和张方愚离开玉真观后,张方愚忽然说道:“刚才我看见了咱们先前提到的那位宁国府的贾大人!”

  明宣听了一愣,问道:“贾敬?”

  张方愚点了点头,道:“我父亲不是在翰林院当差吗?也曾跟着父亲见过这位宁国府的当家人,正是他,他身边跟着一位怀孕的妇人,想来就是那位贾大人的夫人!”

  明宣恍然,即使他最近忙着在宫里学习,也能多少听到一些八卦,贾敬的夫人老蚌生珠在勋贵里也是一桩新闻。还特意陪着夫人过来玉真观,想来夫妇两人感情是不错的了。明宣点点头道:“看来这位贾大人是位慈父!”

  张方愚听了这个评价,不由抽了抽嘴角,“慈父?”张方愚想到最近听说的那位贾大人把家中独子交由夫人娘家舅兄管教,不管舅兄用什么法子管教,都不闻不问,不由有些可怜那位仗着家世肆意妄为的纨绔。

  不过想到了那贾珍已经彻底歪了的性子,想来不下狠手也掰不回来,如此可见贾敬也是别无他法了!

  张方愚的表情让明宣奇怪,追问之下,才知道那贾珍是个货真价实的纨绔,贾敬把贾珍送到舅兄家可不是让他享福的,贾珍的舅舅也并没有念及贾珍是他唯一的外甥,虽不至于像宁国府那般天天挨板子,但也差不了哪去,还得天天被逼着读书,可谓是吃了不少苦。

  明宣听了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道:“那贾珍若是还有脑子,就该知道好好听从其舅父管教,不然的话,若是贾敬夫人生下嫡子,那贾珍这个根子都烂了的人,怕是直接被贾敬放弃都有可能,如今能管教他就不错了!”

  张方愚也赞同,道:“正是,就比如贾敬同一条街的荣国府,若是贾珍不上进,那贾赦就是前车之鉴!”

  明宣想起自己在父王那里听到的秘闻,脸色不由有些古怪,道:“那贾赦资质好不好我不知道,但那被已逝荣国公寄予厚望的贾政,怕是连贾赦一个纨绔都不如!”

  听明宣提起贾政,张方愚不由好奇道:“那贾政据说为人方正,十分得先荣国公喜欢,荣国公总不会喜欢一个蠢货吧?”

  明宣冷笑了一声,道:“不过是后宅手段罢了,你知道贾政有个含玉而生的儿子,这些祖父他们并不怎么在意,毕竟有曾叔祖在呢,贾家的贾赦倒也识相,给祖父上了一个请罪折子,祖父也就揭过了此事,可那贾政,对外一副欲盖弥彰的样子,恨不得这个含玉而生的儿子一下子长大,给他争光添彩。

  还把大儿子贾珠逼得不轻,后来科考时因体弱病死,别人只当他是慈父呢,只那贾政的亲家,贾珠的岳父李守中不知如何看透了贾政的为人,自此再也不和他来往。

  祖父也被贾政的装模作样给恶心到了,不然你以为祖父对荣国公的感情,如何能让贾政多年不曾升过官位?”

  听到这张方愚有些好奇,问道:“那贾政的儿子真的含玉而生?我怎么听外边人说,那不过是贾政的夫人使得妇人手段,为了争宠罢了!”

  明宣点了点头,道:“这是真的,反正曾叔祖说,那贾家子确实有些来历,不过不用管它,只把他当平常人就行!

  至于你说的那些,据说是贾家那位国公夫人做的手脚,那国公夫人倒也还有些小聪明,只是据说贾政夫妇倒是对此十分不满,还觉得是贾赦故意贬低侄儿。

  说实话,这贾家里边,只有这贾赦还算念着家族,其他人都各有私心,连贾家那位国公夫人,都是想着在两个儿子中间玩弄手段,不肯撒手到手的权力,可惜又偏偏没那个能力,所以说,荣国府败落那是迟早的事情!”

  张方愚心中暗自诧异明宣对贾家的了解之深,不由想到了小时候,被明宣另眼相看的那个蒙师家的女儿,貌似也是荣国府的外孙女,难道说,明宣真的看上了那个小女孩?

  张方愚想到自己伯母蠢蠢欲动的想把堂妹嫁给明宣的举动,不由觉得不妥,心想还是回去给祖父父亲禀告一声吧!可别结亲不成,反倒惹了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