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知悉真相 求收藏!求推荐!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388 2019.05.07 22:00

  在皇宫中各种暗流涌动的时候,明宣悄悄换了衣服,出宫去了。这是建元帝见孙儿因那番失言传出去后,一直有些闷闷不乐,让明宣出去散一散心。

  其实在建元帝看来,明宣说的那些话没有什么出格的,就是传出去也没人真觉得明宣性情不端什么的,只不过是有人借题发挥罢了。

  明宣不过是说了一句徐侧妃眼皮子浅罢了,更何况明宣为嫡出,对庶母尊敬不尊敬的,端看关系亲近与否了。

  若是儿子对徐侧妃真的重视,那明宣的作为自然会在儿子的心里扎一根刺,可自家儿子对明宣的疼爱,建元帝根本不会考虑到这种问题。

  更别提这话也没当着人面说,私底下风言风语几句,谁又能追究什么呢?宫规礼仪再严,还能不让人骂两句吗?只不过明宣这边凑巧,或者说有人有意为之,才闹出这么大的风波。

  建元帝当然明白太子与明宣正处在风口浪尖之上,太子首当其冲,只能让他自个扛过去,自己再敲打一下那些不安分的,让太子慢慢站稳脚跟。但明宣可不成,他年龄又小,又没有什么心机,自然不能让他面对这些风波,于是建元帝便有意放明宣出去,接下来这段时间,宫里绝对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明宣似乎也明白建元帝与父母没有说出的担忧,即使是出去散心,也没了以往招摇的想法,只低调的出行,反倒让建元帝与太子夫妇见了十分心疼。

  但明宣自个到没多大感觉,一出宫,便直奔襄阳侯府,先给外祖外祖母请安以后,然后找表哥方愚去了。

  方愚见到明宣过来十分惊讶,道:“参见世子,世子怎么出宫了?”

  明宣随意的挥了挥手,让方愚起来,径直做到了椅子上,叹了口气道:“祖父说是让我出来散散心!你也知道,最近我是出了大风头了!”

  要说明宣后不后悔说出那话,当然是不后悔的,毕竟被攻击的是自己母妃,只是没想到闹出这种事情,只能说被人盯上了,倒了大霉。

  张方愚也十分同情的看着明宣,坐在明宣对面安慰道:“其实谁都知道,这次是有人故意为之的,而且这嫡庶有别,本就是徐侧妃先生事,你也没有做错!”

  明宣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张方愚只是这么安慰他,且因为是母妃的娘家侄子,才会这么说,可问题是,其实此事并没有表哥说的那么轻描淡写,那徐侧妃其实出身不算差,父亲乃是翰林院学士,最是清贵。若不是如此,他针对徐侧妃的事情怎么会闹得这么大?

  而且这等用名声作筏子的人,可不正是酸腐儒生们的做派?

  不过明宣也无意出来散心还说这些,坏了兴致。便转移话题,问起了表哥这段时日里,京城里的变化。

  张方愚虽说也被家里人拘着读书学习,但实际上可比明宣自由的多,还能经常出门。所以明宣问起,他还真有不少要说的。

  张方愚站起来走到门口小心翼翼的张望了几眼,看左右无人,便关上了门。

  明宣见此疑问道:“到底什么事啊?你这么鬼鬼祟祟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不成?”

  张方愚瞪了明宣一眼,才解释道:“你知道什么?我这是不小心从祖父那里听到的,外人不能知道,祖父他们更不能知道了,若是让他们知道了我把这事告诉你,你以为我会讨得了好?”

  明宣忍俊不禁,张方愚见了威胁道:“你若是再笑,我可不说了啊!”

  明宣忙恢复正经,道:“好,我不笑,不笑,你说!”

  张方愚这才说起了正经事,小声道:“世子可知,废太子是怎么事败的吗?”

  废太子?明宣震惊的看着张方愚,不可置信的问道:“这种事情你也偷听到了?外祖他们这么不小心?”

  张方愚被明宣的话弄了个红脸,道:“什么叫偷听,而且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好了,还听不听内幕消息了?”

  明宣忙道:“听听听,你说!”

  张方愚见明宣真的没有取笑的意思,这次继续说道:“此事要说,得说道贾家的贾敬!”

  “贾敬?”明宣似乎想到了什么,喃喃道。

  张方愚以为明宣不知道贾敬是何许人也,忙道:“正是那京中赫赫有名的宁国府的这代家主,听祖父说也是一代人杰,年纪轻轻便考中了进士,前途无量,这在勋贵中是很少见的!”

  明宣当然知道这贾敬是何许人,不只是以前就知道,最近也在祖父那里听过他的名字。而且也清楚,最近祖父对贾敬可没有欣赏的意思,也怪不得,和废太子的事情有关,能有什么前途?

  明宣这边想的不过片刻时间,张方愚这边继续说道:“你也知晓,当初废太子还在位的时候,圣上曾特意把几家心腹划到废太子麾下,像是如今所谓的四王八公里,荣宁两府都是圣上心腹,被划到了废太子麾下。

  这次废太子被那些所谓的修道者蛊惑,想要逼宫,身为荣宁两府的佼佼者,这贾敬,便是废太子极力拉拢的对象。

  可废太子哪里知道,这贾敬到底没有昏头,明面上做出一副心腹那些所谓修道者的话,试图修仙问道,私下里却向圣上报告了废太子的密。

  这之后你也都知道了,废太子才逼宫,就被圣上埋伏的人给抓了,所以说那贾敬才是这次废太子事败的关键人物。”

  明宣口中喃喃道:“怪不得,最近祖父虽然对荣宁两府有微词,但也没处置他们,反而把那荣国府的嫡女贾氏纳入后宫,只不过,难道贾敬还做了其他惹怒祖父的事情?怎么都到了如今,还是一副修仙问道的模样,就算祖父要酬功,也不该把贾氏纳入自己后宫啊!”

  明宣是真的觉得奇怪,其实这世家大族的嫡女入宫也是有规矩的,像建元帝这种,虽是皇帝,但年纪已经这么大的,建元帝就是要赏赐贾敬,也该把贾氏赐给王爷宗室之类的,就是嫁给他父王也不奇怪。

  张方愚摆了摆手,道:“这当然另有内幕,贾敬虽然立了功,但是耐不住有人拖后腿啊!那荣国府如今的当家人贾赦,昏了头,竟然跟着废太子联系,还帮废太子安置了一个私生女,贾敬无奈之下,只能选择以功抵过,不敢再冒出头来。毕竟荣宁两府关系太近了,两府还没分族呢!

  所幸,贾赦不过是个混吃等死的货色,废太子也看不上他,身上的罪责倒也少了不少,且圣上还记挂着因救驾而死的荣国公,倒也是逃过一劫,而荣国府为了保命,把宫里那个小选入宫的嫡女送到了圣上龙床上!”

  张方愚话中的鄙视简直一点也不掩盖,这鄙视是对着荣国府的,大房的当家人看不清楚形势,二房的呢,竟然早早的就把嫡女小选入宫,未免太不要脸面,说不是冲着下一代帝王,谁会信?若非这次荣国府自己作死,凭着圣上对荣国公的记挂,说不得,自家姑姑真的要迎来一个难缠的对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