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沉迷实验 求收藏!求推荐!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3558 2019.04.16 22:00

  玉真观

  这一日明宣兴奋地带着志渊小道士指挥花匠把那颗橡胶树身上割开,可那花匠却十分犹豫,他侍候花草这么久,哪能不知道这树苗在道观里的地位,尤其是前一个冬天冻死了大半,如今唯独眼前这颗小树勉强存活,若是自己动手把树苗给弄死的话,道观里的道爷可不一定能放过他。

  明宣见此,也知道花匠的顾虑,便解释道:“这树虽珍贵,但并非道观里传得那么神奇,这树来自南方,南方瘴气横行,虫蚁甚多,树割开以后,流出的乳胶应该是是树木本身为防虫啃咬所产生的,且早在南北朝北魏时期,便有人利用这胶乳制墨,《齐民要术》中早有描述,可见早有人利用这胶乳,虽可能不是一种树木,但只割开收取少许乳液,应当也不会有问题,你不必有顾虑。”

  志渊瞧见明宣给一个地位低微的花匠也耐心解释,不由十分震动,他不认为在宫中能传出跋扈的名声的七王世子是仁厚可欺的,这更能证明七王世子的心胸广阔,不过是那些寻常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志渊怎么想明宣并不清楚,明宣心中并没有觉得给一个花匠解释会有屈尊的想法,只是平静以待,但这花匠却有些诚惶诚恐,见贵人如此通情达理,心中陡然产生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情,当然花匠本身不会用话来形容这种情绪,但就是这个意思。

  花匠也不管那些所谓可能有的责难,积极地道:“贵人尽管吩咐,小的无不听从。”

  明宣却摇了摇头,道:“我也是一知半解,只是从书中看了一些,但有些方面还要靠你把握,你割这树时,要小心一些,若是我说的哪里不对,你也告诉我。总之不要把这树伤得狠了。”

  花匠一时之间,心中升起一股自豪的感觉,这贵人用得着自己嘞,只觉得更加有力气了,豪迈地说道:“贵人放心,小的做花匠好长时间了,这点还是知道的。”

  明宣点了点头,让花匠开始动作,明宣聚精会神地盯着,随着花匠小心动作,从刀口隐隐约约流出乳白色的液体,明宣见了,连激动的让花匠用容器接住流出的液体,过了许久,那刀口不再有液体流出。

  花匠看向明宣问道:“贵人,这怕是不能再割了,这树还没长成呢!”

  花匠这话让明宣可惜地点了点头,道:“那便这样吧,你这些天细心照顾着这橡胶树,本世子不会亏待你的!”

  志渊在一旁一直无所事事,听到这,也为明宣说道:“这是七王世子,还不快谢谢世子赏赐?”

  志渊小道士一身道服,花匠自然认识,听到这连忙谢恩,明宣挥了挥手示意他起来,然后沉思了片刻,才道:“本世子瞧着你还算有些能力,以后专门侍候这颗橡胶树,也研究一下它如何栽培,以后若是有所收获,本世子也不吝赏赐,你可答应?”

  花匠更是感恩戴德,跪地谢恩道:“奴才谢主子重用,奴才定会为主子伺候好这树。”

  谁知明宣听了这话反倒不太高兴,有些扫兴的让花匠退了下去,志渊见此有些疑惑,便问了出来。

  明宣摇了摇头,叹气道:“终究是前元留下来的风气,太过野蛮,若要做事,动辄收为家奴,甚至百姓引以为幸,那花匠想必也觉得给本世子做奴才是好事,可这也有违爱护百姓的本意,还不如宋呢!”明宣想到宋朝虽懦弱,但在这方面,真的是领先于今朝啊!

  志渊听了一时哑言,连他这个早早被送来道观出家的人都不觉得这风气哪里不对,七王世子身为皇孙,反倒不喜这种风气,还真是让人觉得奇怪呢。

  不过志渊看得出明宣并非故作姿态,而是真心这么想的,心中不由觉得,不管是谁,都希望有这样的主上吧!

  明宣却不管志渊心里怎么想的,喜滋滋的瞧着用桶装着的乳胶,开始想着该如何利用这些东西做些实验,不过这乳胶还是太少了,而且在京城终究不是栽种橡胶树的好地方,以后还是要在南方找地方栽种啊。

  明宣一走一回头的瞧着那瘦弱的橡胶树,心中安慰自己,可持续发展嘛!

  这样一想,心里好受不少,然后兴冲冲的带着志渊来到了玉真道人的炼丹房内。

  志渊却有些束手束脚地,犹豫道:“世子,这是师祖炼丹的地方,我们进来不好吧?”

  明宣却不以为意,他可是知道自家这曾叔祖其实根本不像寻常道人般炼丹服用,即使曾叔祖真的有些神通。

  不过明宣还牢记着自己对这些神异之事嗤之以鼻的对外形象,便道:“你当曾叔祖会炼仙丹不成?这里不过是摆摆样子,曾叔祖总会在这炼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尽管进来吧。”

  志渊小道士听到这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位世子一直以为师祖是那种江湖骗子来着,即使没有明说,平日里的言行举止也是这么以为的,原本他想反驳来着,可惜师祖师傅特意不让他和世子谈论这些,想来是觉得世子会因此而沉迷,走上歧途,毕竟七王爷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志渊小道士瞧着明宣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看无知人士的眼神,顿时觉得心中充满了优越感,且安慰自己不要和这种一无所知的人计较。

  志渊轻手轻脚的进了炼丹房,小心打量的时候,明宣那边却翻箱倒柜的开始找东西。

  志渊吓了一跳,不禁问道:“世子,您究竟要做什么啊?”

  明宣边翻找旁边的药柜,便回答,“本世子也不知道,不过曾叔祖总是能炼出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本世子觉得,拿那乳胶炼制,说不得也有收获。”

  明宣这话倒也没骗人,他瞧见这乳胶便觉得此物大有用途,至于怎么用,嗯,在炼丹房里试一试,说不得能瞎猫撞着死耗子呢!

  志渊听了这话,更是无语,有种十分无奈的感觉。

  正巧这时候,明宣忽然停止了动作,说道:“诶,找到了,先加些硫磺试一试!”

  说着明宣便要把硫磺倒进桶里,志渊小道士见了连忙提醒道:“世子,咱们可只有这么一点乳胶啊!”

  明宣手下一顿,也有了迟疑,他虽觉得加硫磺应当没错,但志渊说的也对,总得留出来一部分,于是便手脚利索的弄出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加入了硫磺,然后打开炼丹炉,里边加水,把混合好的胶乳架在上面蒸制。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明宣让志渊熄灭火,小心翼翼地把胶乳弄出来,志渊瞧了瞧,失望地道:“这看起来没什么差别啊?”

  明宣却摇了摇头,指着旁边靠近炉子的另半桶什么也没加的乳胶,说道:“你瞧,那桶乳胶一靠近热的地方,就变得十分稀软。”边说便动手用棍子搅动,让志渊细细观察。

  “而这桶里的乳胶,”明宣拿另外一根棍子挑起,“倒是凝固了不少,待会儿再放凉它,试试能不能变硬一些。”明宣想把这桶处理好的乳胶弄出来,等到下手的时候,却又遇到了问题,这乳胶也太粘手了吧!

  想了想明宣灵机一动,对志渊道:“你去从药柜里拿出些滑石,用药碾子碾成粉,碾细一些!”

  志渊小道士已经被弄得彻底无语了,但还是试图抢救道:“世子,这滑石又是做什么的?”

  明宣摆摆手,说道:“你不用担心,本世子以前试验过,这滑石磨成粉能当防粘防滑,不会溶于水,放入滑石粉,这乳胶应当不会这么粘了。”

  志渊小道士此刻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究竟谁该对这些药材这么熟悉啊!

  志渊小道士无意中将自己心里想的话说出,明宣闻言挑了挑眉头,道:“难道你以为只有你是久病成良医不成?”

  志渊小道士无言,他顿时想起,眼前这位世子小时候恐怕比自己好不到哪去,要不然七王怎么可能允许世子男扮女装这么多年呢?不由产生了一些同病相怜的感情。

  明宣倒是觉得自己新认识的小伙伴好似太多愁善感了些,且小伙伴好似想多了吧,当年他只是觉得喝的药太苦,试图去药房捣乱,结果发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这滑石就是明宣找到的玩具之一,滑石磨成粉后,特别防滑,明宣曾用过滑石粉作弄过非要让他喝药的太医,后来明宣才知道那个十分苦的药方子不是太医开的,而是他曾叔祖,咳咳,明宣只能把愧疚放在心中。

  至于作弄他曾叔祖,那还是算了吧,明宣再捣蛋也知道有些人是不能惹的!

  等志渊小道士花费了大力气把滑石碾成粉后,明宣从角落里找到了一个筛子,用筛子细细的筛过,见此吐槽道:“世子还真是熟练,我怎么觉得您跟药童似的?”曾在自家师傅跟前做过一段时间药童的志渊表示很有发言权,当初他顶多按照师傅的吩咐把药房里的各色药材认识一遍,然后在师傅需要哪种药材的时候,能够找到。可眼前这位世子呢,对药材的了解可比他深多了。

  明宣挑眉,笑道:“本世子天资聪颖,一学就会,算了不和你计较了,本世子就是做药童,也是最好的药童!”

  志渊小道士撇了撇嘴,表示对明宣厚脸皮的不屑,心里却十分佩服,动作也更麻利了些。

  明宣想办法把这部分乳胶放在簸箕上摊平。等过了一会儿,处理好的这部分乳胶变凉以后,肉眼可见的,这乳胶呈浆糊状,让初次见到这种现象的志渊一时形容不出来。

  明宣却大喜,用手小心戳了戳,发现这乳胶比较硬,又用大了力气摁了摁,乳胶倒是有了动静,凹了下去,放手后,乳胶很快恢复原状,见此明宣高兴的不行,道:“成功了!”

  志渊这会儿要是再看不出明宣早有想法,就是傻子了,问道:“世子,这究竟用来做什么的?”

  明宣也不在隐瞒,得意洋洋的笑道:“有了这东西,本世子坐马车可舒服多了!”

  志渊闻言有所明悟,也伸手学明宣的动作,发现这乳胶很有弹性,若是绑在车轮上,确实能阻挡一部分冲撞力,也知道明宣这个做法是成功了。

  不过这阻拦不了志渊心目中对明宣形象的垮台,面无表情的看了明宣,心中唾弃自己竟然觉得眼前这位七王世子是个稳重的人,稳重个鬼呦,分明是一个耽于享受的小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