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马道婆现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4171 2019.03.30 23:04

  明宣很好奇这位向公公接下来会做什么,但等了许久还是没有动静,明宣也渐渐没了兴趣。

  又过了几个月,东宫太子妃已经有孕七个月了。可此时的太子妃看不出丝毫要生下孩子的喜悦,反而满心慌张,就像溺水之人一般害怕。

  太子妃几乎是歇斯底里一般,拽着万氏的衣服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给本宫保证,本宫一定能生下一个健康的嫡子吗?为何太医说本宫肚子里的孩子有问题,为什么?”

  太子妃想到自己找来的心腹太医说的话就不寒而栗,如今她的肚子已经五六个月了,可迟迟没有胎动,担心之下太子妃就找来了太医院里一个心腹私下里诊脉,可让太子妃没想到的是,太医竟然说这一胎没有脉息,很可能是个死胎,这让太子妃如何受得了?

  万氏同样是满心慌乱,她虽是太子妃的奶娘,可也只是其中一个,要不是她认识一个颇有道行的马道婆,借此给一心求子的太子妃牵了线,让太子妃得偿所愿,就她这阵子耀武扬威的作为,太子妃恐怕也是看在这点上对自己颇为宽容,可若是出了岔子,那她肯定没有活路了,到底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姑娘,太子妃绝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想到这万氏一个激灵,连忙安抚道:“主子您莫要担心,那太医虽这么说,可这一胎来的本就不太容易,说不得是马道婆有那里没说清楚,等奴婢再去问问马道婆,您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万氏想尽办法推脱自己身上的罪责,尽量不让太子妃因此而发疯,心中也在对马道婆愤恨不已,只希望太子妃还有理智。

  太子妃稍微清醒了点,知道眼下不是惩治万氏,而是保住自己这个儿子,太子妃如今如同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情绪激动道:“还不快去找马道婆,快去!”

  说实话,要不是太子妃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早把万氏给处置了,万氏也深知这一点,关乎自个身家性命,万氏不敢耽搁,连忙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太子妃的寝宫,让盯着她的人见了心有疑惑,也跟了上去。

  万氏并不知道自己被跟踪了,此时她拿着出宫的令牌,换了身装扮,出去后径直来到了宫外北城一家小小的道观。

  京城里有一种东富西贵南贫北贱的说法,北城这边居住的大多都是贱籍在册的人,下九流的人物具在这。

  万氏要找的马道婆虽说在大户人家有些名声,但她的身份是道婆,三姑六婆般的人物,所谓的道观在这京城里只是小小的一个,自然只能住在这里。

  万氏急匆匆的敲门进来,让这座道观的主人马道婆唬了一跳。

  马道婆这几日本就有些心神不宁,怀疑自己是哪里出了岔子,导致被人盯上了,见万氏这个顾客上门也顾不得什么了,忙欢喜地迎上来,以为是又有银子要赚。

  马道婆不算是正经的道婆,平日里她与那大户人家交往时,三清菩萨什么的都没少说,浑然把佛祖三清当做了一家,这道观不过是马道婆栖身之地,连正经的度牒都没有,马道婆说到底只是为了赚钱罢了。

  所以对万氏这个疑似是大户人家的嬷嬷的人,马道婆很是一番奉承,先前万氏替她主子来求子,马道婆被万氏给的银子闪花了眼,所以便费尽心力从师父那里传来的旧书里翻出了一个求子的方法给了万氏,先前听万氏说成功了,所以马道婆以为万氏是来酬谢的,因此两眼冒光。

  只可惜万氏知道自己如今的入境,也不耐烦听马道婆的花样奉承,直接问道:“你给我主子用的那求子的办法是不是有问题,为何太医说我家主子的胎儿有可能是死胎?”

  马道婆一听,唬了一跳,她这几年在大户人家里游走,还算是知道些内幕,能用得起太医的不是宗室,至少也是世家勋贵大族,这等人哪是她惹得起的?

  马道婆有些后悔当初见万氏带来的夫人出手不凡,胡乱接了这单子。

  但马道婆这些年好歹见识了不少贵人,而万氏这种大户人家的心腹的心理也十分了解,当即说道:“唉,万夫人这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当初要不是你和你家主子苦苦求婆子我,我哪会动用师门传下来的秘术,这等秘术用起来伤神伤寿数,若不是看你家主子诚心,我会自损修行给你家主子求子不成?”

  说着马道婆便翻了脸,其实马道婆心里也有些嘀咕的,按理来说她师门传下来的秘术应该不会出这么大篓子,即使有问题,也不该显得这么早才对,究其根本她也只是想骗些钱,若是那妇人生下孩子后,孩子再出问题她也能兜回来,再骗一笔银子让那妇人再求子也不是没可能。

  但马道婆肯定不会把这些话说出来,只在心里嘀咕着,面上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

  万氏似乎被马道婆这一番作态给唬住了,一时有些期期艾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马道婆终归是贪婪心思占了上风,也装作不忍心的样子,道:“罢了,婆子好歹是道门出身,慈悲为怀,你且说说,你那主子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万氏见识不高,不知道马道婆这嘴里一会儿道门出身,一会儿慈悲为怀的,其实驴头不照马嘴,如同抓住了浮木的溺水之人一样,拉着马道婆求道:“求道婆救我家主子啊!我家主子这些年实在是苦啊,生下两个赔钱货,弄得老爷也不喜,专宠妾室,生了两个庶子的那个妾侍还爬到我们主子头上,道婆您不要见死不救啊!”

  马道婆心中满意自己唬住了万氏,才笑着拉着万氏坐下,道:“快给道婆说说,到底是出了什么岔子,婆子叮嘱你们主子的是不是都做好了,别是漏了什么?”

  万氏见马道婆这般胸有成熟,心里的担心也少了不少,也开始回想自己这段日子是不是漏了什么,与马道婆一一对照。

  万氏当然知道自家主子能否生下嫡子是她接下来生活的保证,自然不肯有一丝疏忽,所以凡是马道婆吩咐的,什么喝符水,喝药,放人偶在太子妃床下,等,都一丝不苟的全都做了,为了安全,万氏根本不敢假手于人。

  听完了马道婆就知道自己这个半吊子秘术怕是真有问题,如果万氏没骗她的话。

  不过马道婆当然不会承认这些,只紧紧皱着眉头,一脸的欲言又止。

  万氏见此急了,满脸的惊慌溢于言表,“道婆,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见马道婆不说话,万氏也不贪财了,若是太子妃出了事,她也绝对讨不了好,手忙脚乱的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香囊,塞到马道婆手中,讨好的道:“道婆,这些算是我贸然打扰您的补偿,事后我家主子若是没事,还有更大的好处给你!”

  虽说万氏有些肉疼,但也不敢大意,在万氏眼里,这马道婆是真的有道行,要不然如何能让太子妃怀上嫡子,只是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与太子妃生下嫡子之后的利益相比,给马道婆这点东西不算什么。

  马道婆掂量着手中的香囊,心里却正想着该如何脱身,目前她并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把玩着香囊的时候,马道婆的眼神忽然一凝,发现香囊里的是一枚枚金子做的瓜子,上边还有一些标记,在内宅行走过不短时间的马道婆也清楚这种瓜子是出自皇家内务府制造的。

  除了宫中贵人用来打点下人以外,世家大族也能偶尔见到,但若是哪个贵人身边的嬷嬷带着这么多这样的金瓜子,那这个贵人的身份可就不可小觑啊!

  马道婆顿时明白,自己今日不答应也得答应了!不然的话,惹了这等贵人,她想在京中没有立足之地不过是贵人一句话的事。

  只是这答应还得有答应的办法。

  想到这马道婆面色不太好看,让注意到这点的万氏,一边在心中怒骂这个马道婆没有一点得道高人的样子,一边从袖子里肉痛的又掏出一个香囊,笑着塞给马道婆,道:“这个是我们主子赏赐的珠子,道婆您赏玩一下!”

  马道婆摸着这个香囊圆滚滚的触感,打开一瞧,顿时喜笑颜开,这里边竟是京中贵人难求的南珠,珍珠中的极品。

  马道婆摸着这主子,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的贪婪。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道:“既然万夫人诚意这么足,道婆也不给你打马虎眼了,其实,道婆我漏算了一点,那就是你家主子的身份!”

  “身份?”万氏闻言有些警惕,她早就被太子妃叮嘱过,不能泄露太子妃的消息,猛地听马道婆这么提起,心中不由吓了一跳。

  马道婆根据万氏的反应心中更确定对方的主子身份更是特殊,马道婆心中有些预感,若是能把万氏的主子这事做成,将来她恐怕得的不只是利,若是能得了贵人信任,那她的前途就不可限量了!

  马道婆故作不知万氏的反应,慢悠悠的说道:“是啊,你家夫人身份这么隐蔽,你也没说起,道婆我原本也没注意到,只想着是一般大户人家,便给了你这秘术的办法,可既然你家主子连我这秘术都出了问题,可见你家主子这贵气太深,这秘术起的作用不大啊!

  一般来说,秘术是不太可能出问题的,万夫人,你可不厚道啊!我等修道之人最忌讳沾染太多因果,若是你家夫人身上因果太多,或者是…天家…”

  万氏听到这顿时对马道婆的本事叹服,心中也后悔自个先前没打听清楚,所以对马道婆也不再隐瞒,只是万氏还是警告了一声,“道婆,有些不该问的事情,就不要问了!”

  马道婆却冷笑了一声,道:“这可和道婆我没关系,不过你家主子究竟怎么样就不是我管得了的了。”

  马道婆也不想继续应付万氏,接下来的事情若是没有对方的主子允许,她与这万氏说也成不了。

  万氏没想到马道婆翻脸不认人,直接把自己赶出了门,不由记恨上马道婆,心中想着,等太子妃这事情过了,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万氏从马道婆这里得了答案,匆匆的离开了道观,直奔皇宫而去,仍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跟这个尾巴。

  至于马道婆刚把万氏赶走,就转身离开了待客的地方,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关门之前马道婆左右打量了一番,没发现可以的地方,才把门关上锁紧,然后走到自己睡的床跟前,欲要动作的时候,忽然又从袖中拿出了一个黄符,手上打了个手势,然后默默念念叨了一句咒语,只见那黄符竟无火自燃,端的诡异。

  马道婆做完这些动作后,小心把符灰收好,放到茶碗里,倒入水,然后饮下。

  这才放心的马道婆又走到床前,小心动作把床铺掀开,按下了一个突出的地方,忽然床板凹处了一个空间,里边放着一个年份很久的盒子,马道婆小心取出后,打开盒子从中取出了一本书页泛黄的书。

  待看见这本书的时候,马道婆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这本是乃是马道婆的师承之物,是马道婆最看重的东西。

  马道婆道术不高,并不能只凭借着万氏,算到那不曾露面的万氏的主人,但这次万氏不谨慎的行为,让马道婆猜到了一些端倪。

  正如告诉万氏的那些话,修道之人最忌沾染太多因果,即使是天家也最好不要接触太多,可这里说的是那些一心向道的。

  而马道婆不过是一个区区道婆,连传承都只是当初师傅临死前留给她的一本书,勉强从书里学几个法术已经是马道婆的极限了,马道婆没有什么向道之心,只想着荣华富贵,希望用自己这点本事攀上贵人。

  所以这次马道婆实际上是打定主意要帮万氏这个主子了,只是对方身份不明,自个上赶着也不是好买卖,所以马道婆才把万氏赶了回去。

  马道婆有很大把握,那万氏回去之后,万氏的主子就算有疑问,也会回头找自己的。

  所以为了荣华富贵,马道婆也开始为万氏的主子找解决之道,马道婆隐约记得书中有一个阴损的法子能解决。

  小心翻开几页后,马道婆看着这一页里的内容,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眼神无端的带着几丝贪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