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侧妃心思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583 2019.03.09 12:05

  明萱看了白术一眼,白术见状连忙上前,拉住了那个想要逃跑的小丫鬟,茜草在明萱耳边低语道:“主子,那是四姑娘身边的红儿!”

  只听名字明萱便不是贴身伺候主子的丫鬟,怪不得觉得眼生,只是明萱有些奇怪,这等粗使丫鬟,应该轻易近不了心高气傲的四妹的身,怎么这会儿这个红儿出来了。

  明萱自然清楚四妹最近一直试图和自己亲近的事情,但明萱自己还心烦意乱的,不愿和这个庶出妹妹接触,也只当不知道,让人拦了好几回,只是这回恐怕是忍不住了。

  明萱有疑惑便问了出来,一边的茜草为明萱释疑,道:“主子有所不知,这红儿的娘是徐侧妃身边出来的,所以红儿虽是粗使丫鬟,在四姑娘跟前也有几分颜面,这次怕是四姑娘被您的态度给吓到了,不敢用往日那些眼熟的丫鬟近您的身了!”

  茜草话音刚落,白术那边也压着红儿过来,红儿见了明萱不敢造次,尤其是知道眼前是府上唯一的少爷,更是王妃嫡出,铁板钉钉的世子爷。

  以往四姑娘嚣张,没少在少爷跟前闹事,红儿担心这位世子爷心中有芥蒂,自然十分小心翼翼,且红儿可是清楚,为何主子会派自己这个眼生的人过来,还不是主子身边其他人都因为四姑娘往日对世子为难,那些人都在身边伺候,怕世子记住了那些人的样子,心中记仇。

  所以在世子爷还没有问话的时候,就连忙红儿就把自己要说的话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奴婢拜见世子,奴婢并非有意窥测世子行踪,是姑娘她想请世子一叙,特意命奴婢前来等候,只是奴婢上不得台面,一时紧张不敢上前冒犯,还请世子恕罪。”

  红儿口齿伶俐的把这番话说出来,倒是让明萱感叹,自家这个四妹明明是个冲动莽撞的,身边倒是人才不少,不过应当也是徐侧妃的功劳,身为这王府里唯一的一个侧妃,四妹性子纵然有哪里不妥,身边的人也会描补好。

  对于自己这个四妹,明萱并没什么敌视,但也没有什么亲近的意思,别的不说,其母徐侧妃,就是让母妃不愿看见的存在,所以明萱也不想和四妹有什么亲近,来戳母妃的心。

  明萱端正了态度,不耐烦地道:“好了,本世子知道了,不过时日不早,本世子还有要事,就不去拜访四妹了,以后再说,让四妹好生安歇吧!”

  说着明萱便甩袖离开,身边的茜草也跟在身后,红儿还想上前说些什么的时候,白术便拦住了她,道:“好了,你该回去禀报你主子了,若是再跟着,休怪世子无情了!”

  说完白术便也跟着离开,红儿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跟上去,毕竟那是世子爷,若真是惹怒了他,就是徐侧妃怕是也讨不了好。

  所以红儿只能无奈离去,回到四姑娘和徐侧妃的海棠苑里。

  红儿小心翼翼的给两位主子禀报先前的遭遇,说完之后,也不敢抬头看两位主子的脸色。

  红儿才说完,四姑娘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怒道:“徒明萱以为他是谁,竟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女儿,娘,您要给女儿做主啊!”

  这话才一出,徐侧妃的脸色就变了,直接一手甩在了自己女儿的脸上。

  四姑娘一脸的不可置信,看着自己的娘,问道:“娘,您怎么这么对我?我说错什么话了?”

  徐侧妃心中此时十分后悔,不只是后悔把女儿教养成这副模样,更为自己女儿丝毫不知看形势的愚蠢而气愤。

  徐侧妃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说错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府里只有她一个男丁,他叫徒明宣,不是徒明萱!而你呢,你只是一个女子,若是你是个男孩,娘尚且还能说你有一争之力,可你不过一介区区庶女,竟然和这府中唯一的子嗣,还是嫡长子比较,你以为王爷会纵着你吗?”

  徐侧妃的话让四姑娘无言以对,甚至想到自己的名字,她叫徒娉婷,不像宗室同辈别家的女孩子一样随男子是明字辈,连这个名字也是娘给自己取的,越想心里越觉得委屈,扑在徐侧妃怀里,哭道:“娘,你说父王他怎么这么不公平,明萱他是男子也就罢了,可宗室里其他堂姐妹都是明字辈,随着家里兄弟的排行,怎么咱们府里却不是这样,其他人也就罢了,娘您是府里唯一的侧妃,宗人府玉牒上记着的,怎么女儿也和那些侍妾所出的人一样啊?”

  徐侧妃对女儿的哭诉也是心软,要不然也不会养成徒娉婷如今这个性子,所以见女儿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了不满,当然这种不满,并非是针对王爷这个始作俑者。

  哪怕徐侧妃很清楚,府上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王爷太注重规矩,而且就算王妃生下的不是世子,而是嫡女,王爷也会这么做,只是心中到底意难平,徐侧妃也不敢埋怨王爷,只能转而怨恨其他人。比如王妃母子。

  徐侧妃作为正经的侧妃,家世自然也不算太差,只是这些年来一直没有生下男嗣,没有太大底气,但府上也一直没有男孩出生,徐侧妃也并不担心,只是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变成这样,王妃所出的嫡女变成了嫡子。

  徐侧妃深知往日她没少给王妃母女使绊子,如今王妃一朝得势,怕也饶不了她,只看如今世子的态度便知,他们是和解不了的,这样一来,徐侧妃心里难免有了其他打算。

  徐侧妃不是不想生下男嗣,只是早年还有奢望,但时日一长,王爷待她也少了亲热,按照如今的情形来说,女人一旦过了三十,就已经老了,每次徒显谦来徐侧妃这里,除了是几个通房侍寝外,对徐侧妃也只是盖着被子聊聊天罢了。

  再加上这些年关于府中王爷的流言一直没有减少,徐侧妃险些都以为,王爷与传说中的一样,怕是要绝嗣,只能过继其他宗室里的子弟,所以徐侧妃一直没在子嗣这方面动过脑筋。

  只是如今徐侧妃心里有了危机感,开始盘算着合适的人选,以借腹生子。

  至于那个关于王爷所谓的流言,徐侧妃也抛诸脑后了,王爷嫡子都好生活了这么些年,那流言自然是假的。

  徐侧妃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女儿娉婷,她知道女儿的性子,怕是瞒不住别人,徐侧妃想了想,还是安慰女儿道:“我儿且放心,你那名字说来也只是小名,娘会想办法让你父王赐下一个正式的大名,必定要让你排着明字辈!”

  徐侧妃心里自持还是有把握的,她的父兄都算有能力,王爷看在父兄的面子上应该不会不给自己面子,再加上徐侧妃也不得不承认,王爷十分看重世子,在世子恢复身份之前,不肯让庶女有丝毫冒犯,才会不给女儿排明字辈,如今世子恢复了身份,哪怕女儿改了名,也不会冒犯到世子,王爷应当会答应自己的请求。

  对于这点四姑娘娉婷并不知道,不过她对母亲十分信任,既然徐侧妃这么说,她也就相信了,不由乐呵呵的道:“还是娘最疼女儿,到时候看其他那些贱妾所出的人敢和女儿比不比,哼!”

  此时四姑娘娉婷已经不敢再把明萱放在口头上,哪怕是刚才,刚说出那番话之后娉婷便后悔了,她很清楚,男女之别,嫡庶之分,她和明萱之间差距十分之大。

  不过对于其他姐妹,娉婷就没有这种畏惧了,心里还打算着以后明萱势必不会待在后宅,那她便是王府里最尊贵的姑娘,看谁还能与她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