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贾氏元春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787 2019.05.01 22:05

  当明宣再见到自家父王的时候,只觉得父王身上威仪更重。只是徒显谦瞧见自己儿子过来后,停下与众人商议正事,态度一下子变得十分温和,对明宣嘘寒问暖道:“明宣,最近在玉真观可有好好用药?”

  明宣正感动呢,突然听到自家父王说起喝药这个事情,脸色一下子变黑了,让徒显谦摸不着头脑。

  徒显谦以为儿子还是抗拒喝药,便安慰道:“明宣,良药苦口利于病,莫要耍小孩子脾气!”

  这时候,刚被下旨封为太子的徒显谦正待在大明宫侧殿与几位大臣商议正事,明宣突然过来,徒显谦叫停,让明宣进来的举动,众人虽诧异但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让众人意外的是,面对如今这位太子的唯一嫡子,新封的太子竟然一点架子都没有,不像是对外冷面的样子,有些人心里也嘀咕着,太子未免也宠爱明宣了吧?

  徒显谦的视线扫过在场的那些大臣们,心中估量着自己的举动应该起到作用了,心下满意的同时,见明宣仍苦着一张脸,就十分诧异了。

  而明宣见这里有很多不熟悉的大臣们,忍住给自家父王抱怨的欲望,只苦着脸说道:“玄一真人说,孩儿不用再喝那药了!”

  这话让徒显谦十足感到诧异,他不由怀疑是不是明宣为了不喝药忽悠自己的,不过明宣这表情一点也不像是高兴的样子,也让徒显谦暂且压住了心中的疑惑,只说道:“你祖父在寝宫里修养,快去给你祖父请安去吧!”

  明宣乖巧的点了点头,徒显谦又看向身边的戴权,说道:“去跟着你家小主子!”

  戴权忙诌媚地看向明宣,说道:“奴才遵旨!”明宣对戴权点了点头,才行礼退下。

  众人见了更是暗自咂舌,戴权是这位新晋太子最信任的太监,很多人都知晓这点,所以不乏有人对这位戴公公如何恭维,可见这位戴公公竟对明宣如此恭敬,即使明宣是太子唯一的子嗣,这种程度也有些过了。

  等明宣出去以后,他仍有一肚子疑惑询问,因为戴柯也神神秘秘的,没说太多,就问起了戴权。

  明宣与戴权接触的不算多,但也不算少,因为戴权实际上是戴柯的干儿子,是当初继后给徒显谦选定的小太监,戴权对自己干爹伺候的小世子一直很是恭敬。

  只是明宣问起的时候,戴权却没有说太多,挠挠头道:“小殿下,您莫要为难奴才了,干爹他都没告诉您,奴才就更不敢了,而且主子也交代过,不让奴才告诉您这里边乱七八糟的事情!”

  明宣闻言撇了撇嘴,没有在追问,只是有一个绕不过去的人,明宣还得问,“那太子呢?我说得不是父王,你知道的?”

  戴权听了也松了口气,关于这个倒也不妨说说,道:“启禀小殿下,昨日晚上,圣上忽然下旨,废除太子,将其一家人都囚禁在东宫,之后又召主子进宫,册封主子为太子,而废太子也在主子进言之下,被圣上下旨,册封为义忠亲王。现在圣上似乎有些不舒服,原本主子还在侍疾,只是圣上说前朝政务繁忙,让主子跟着处置,才过来侧殿召见大臣商议正事。”

  明宣稍微顿住了脚步,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去祖父那里吧!”

  戴权欲言又止,想要提醒一下明宣,圣上那边心情可不好啊!可一想,这是主子让世子去得,世子总不能不去,主子总不会坑世子,也就闭住了嘴巴。

  明宣其实也十分忐忑,他不知道前后内情,但想也知道,废了太子的祖父心情也不会好到哪去。但如今父王脱不开身,要处理很多事情,祖父身边也必须有能为父王说话的人,就算不为父王说话,也不能让祖父对父王心生不满,这个人选自然只能是明宣了!

  明宣此刻虽明白父王把自己接过来的用意,却不敢说自己有那个能力担起担子。

  说实话,就算明宣如今年纪不大,也能分的出别人对他的喜欢是真是假,祖父对他或许还算宠爱,但实质上这份宠爱太过轻飘飘了。

  有很多事情都可以证明,他徒明宣在建元帝的心目中没有多大的分量,甚至在自己与明荣明芹的冲突中,自己虽赢了他们,甚至重创了太子妃,这不仅让太子忌惮不满,连祖父建元帝实际上也有意打压自己。

  只是事后事情太多,曾叔祖玉真道人对自己的关注也让祖父改了主意,特别是得知自己可能有修仙的资质后,对自己也产生了几分不知掺杂了多少利益的宠爱。

  明宣对并不喜欢自己的祖父很难产生什么濡慕之情,但是眼下的局面却让他不得不上,明宣迈着沉重的脚步来到建元帝的寝宫外,见到本该在建元帝身边伺候的苏正,竟迎着一个后宫嫔妃打扮的人进去。

  明宣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问戴权,“那是谁?”

  戴权忙看去,小声说道:“小主子,那是最近圣上的新宠贾贵人,是已逝荣国公的嫡亲孙女,家世不凡!”

  明宣皱起眉头,问道:“荣国公府?是林师的岳父家?”

  戴权小声应了一声,道:“正是,不过这位据说是荣国公府二房的嫡女,要不然也不会只封了一个贵人!不过,奴才听说,这位贾贵人是住在甄贵妃宫里的,也不知这贾贵人是不是甄贵妃特意派来的!”

  明宣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甄家底蕴太差,贾家就是投机,也该想办法把这个贾贵人送给我那两个好叔叔,这贾贵人偏偏到了祖父身边,想必两者有了什么龌龊。”说句不好听的,建元帝都多大年纪了,贾家好歹也是国公之家,就是二房的嫡女,也不该把希望放到祖父身上。

  明宣并非胡乱猜测,他记起与林师的女儿黛玉的通信,当初黛玉曾对他抱怨过,说林师在扬州受了不少气,林师母也为此大病了一场,如今的江南,在祖父的轻视与纵容下,几乎是甄家一手遮天,除了甄家给林师排头吃,还能有谁?

  林师又是贾家的女婿,甄家如此不给面子,两家怕是没有明面上他们说的那般好!

  明宣暗暗记下这点,准备回去告诉父王,那边苏正也瞧见了明宣的身影,心下一惊,也顾不得那个所谓的宠妃贾贵人了,忙上前给明宣请安,道:“奴才拜见世子,世子怎么来了?”

  明宣笑着说道:“父王忙碌。特意把明宣叫来,说是让明宣前来侍疾,还请苏公公通报一声,好让明宣拜见祖父,祖父的身子可还好?”

  苏正当然不会把明宣当做曾经的七王世子看待,这弄不好,眼前这位就是将来的太子,未来的皇帝,自然是十分恭敬地回道:“皇上身子都好,就是情绪有些萎靡,世子放心!奴才这就给皇上通报,皇上若是知道世子您来了,指定很高兴!”

  明宣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被苏正晾在一边的贾贵人,道:“不知这位是?”

  贾元春在明宣与苏正的交谈中,自然也知道了眼前这位少年的身份,也不敢怠慢,陪着笑道:“世子多礼了,妾身姓贾,妾身有一姑父,听说是世子殿下的蒙师,想来世子爷听说过!”

  明宣点了点头,表示知道。苏正也终于想起了这位宠妃,忙对贾贵人说道:“圣上还等着贾贵人呢!贾贵人快请进!”

  贾元春有些依依不舍的看了明宣一眼,心中十分悔恨,自己不过是行差踏错了一步,竟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真是老天无眼,若是她能攀附上如今的太子,生下子嗣,未必不能很眼前这位世子争锋,要知道被废的太子可也是当今的嫡长子。

  可惜隔房的伯父贾敬倒是狡诈,为了自己的前途直接把废太子给卖了,她这个隔房的侄女为了保命,只能求到甄贵妃那里,伏低做小,才换来今日没有消失在宫廷之中!

  不过如今自己若是能攀附上太子父子,那甄贵妃又何须畏惧?越想贾元春看向明宣的眼神愈发饱含深意,让向来敏感的明宣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感叹道,这位贾贵人是不是有病啊!看来得离她远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