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确定道途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3418 2019.04.05 01:39

  太子的忽然插话让屋内众人顿时安静了一会儿,显然在场的人都看出太子这么问绝对不只是因为有疑问。

  明宣自然也察觉到了太子对他若有若无的审视与警惕,此时明宣心中虽因太子妃的缘故对太子没什么好感,但明宣更清楚,自己决不能因此而针对太子,不然不说别的,建元帝都不会允许。

  明宣很清楚自己先前针对太子妃的行为想法之所以被建元帝视而不见,那是因为自家父王并未在京城,只把自己当做了小儿受不住气。

  可若是父王在京中,自己要是还这么肆意妄为,不仅会让有些人编排自家父王,连建元帝时间久了怕是也会认为是父王教他故意这么做的,只会让建元帝对父王不满。

  因此明宣也放下了原定下的针对太子妃的计划,此时明宣甚至有些可惜自家父王怎么回来的这么早,若是再晚一些,他都能把太子妃给彻底解决了!

  徒显谦显然不知道自家儿子竟然如此能耐,还想着自己把太子妃给彻底解决,若是知道了怕是要狠狠地对明宣行一顿家法,然后让明宣把‘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八个字写上个几万遍。

  说实话,目前的明宣不会想得到,若是他真的把太子妃给解决了,朝廷后宫众人会怎么看待他?是说他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机,让人警惕,还是说他睚眦必报,连太子妃这等人都能解决掉,手段未免也太高超了吧!

  不管是什么话,都不会对明宣有什么好处,说到底明宣只是一个小孩子,在众人心目中,十二岁拜相的甘罗就是明宣将来的下场啊!

  所以明宣眼睛骨碌转了好几圈,才对太子说道:“太子伯伯,您尽管问,明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太子没想到明宣竟然对自己还用这么亲近的语气,不由有些警惕,才这么小就能对自己不喜之人掩饰态度,这也未免太妖孽了吧!

  明宣不知道自己弄巧成拙,反而惹了太子的眼,但徒显谦却是看出来了,忙补救道:“太子说笑了,明宣才入了东宫,就被迷药迷晕了,他能知道什么?”

  徒显谦这话说的有些冲,建元帝听了皱了皱眉头,却也没说什么,在他看来,七儿子心中有气是应该的,明宣这次可是差点就折损在东宫了,要知道他与玉真道人赶到东宫的时候,那马道婆就要磨刀霍霍向猪羊了,而七儿子也正巧入宫撞见了那一幕,心里哪能没有芥蒂。

  明宣听到自家父王这话,心里暗道不好,顿时也变了脸色,对太子摆起了脸色,道:“太子伯伯,父王说得对,明宣才进了东宫,连口茶水都没喝下去,就被迷晕了,还真不知道太多事情。”

  明宣好似才反应过来,太子与太子妃是夫妻,太子今日也有些不怀好意,顿时没有了先前亲热的态度。

  太子见了心中哑然失笑,看来明宣是没人教导,被保护的太好了,不知道区分好意恶意,不得不说太子心中也稍稍松了口气。

  一旁建元帝见到自家嫡孙说翻脸就翻脸的态度,不由也是哭笑不得,建元帝瞧了自家七儿子一眼,不由有些明悟,明宣分明是以七儿子的态度区分敌我的,以前明宣对太子还算亲热,怕也是七儿子的教导所致,而如今七儿子翻脸了,明宣自然不会对太子有什么好感。

  建元帝心中羡慕嫉妒自家七儿子父子之间的默契,心中也是酸溜溜的。

  到了此刻众人陷入了尴尬的气氛当中,明宣也不觉得有什么,看向玉真道人,十分欣喜的说道:“曾叔祖,您也来看明宣了!”

  玉真道人对明宣这个小孩子还是十分喜爱的,笑道:“看你以后还长不长记性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可见老话还是对的。”

  玉真道人调侃明宣的话让屋内气氛一松,都笑了起来,当然真心假意还是有区别的,而明宣却只想装死,不想面对这种长辈调侃,不能回话的局面。

  到了这其实也没什么可说得了,太子也不乐意见一个不亲近的侄子如何讨喜的场景,便托词有事对建元帝告辞离开了。

  建元帝见太子连面子情都不做,虽心里体谅太子因太子妃的事情心情不好,但到底也留下了疙瘩,你侄子好歹是太子妃下手出的事,即使太子妃有错,你这个太子就没错吗?夫妻一体,你给侄子道个歉都做不到吗?

  明宣见太子走了心中也松了口气,不过见建元帝面色不太好看后,明宣忐忑地对建元帝道:“祖父,是不是明宣刚才对太子伯伯太过失礼了。”

  建元帝见明宣如此懂事,心中也十分高兴,横了七儿子一眼,觉得七儿子这个父王当的榜样不怎么样,才对明宣说道:“明宣身体不舒服,心情才不好的对不对,所以明宣不是故意冒犯长辈的,等以后见了太子,你给太子陪个罪,太子就原谅你了!”

  明宣闻言眼前一亮,惊喜道:“祖父说的是真的?”

  建元帝高兴地点了点头,明宣见了也不好意思道:“祖父,其实明宣也有话没说,明宣见了太子妃时,就发现不对了,孙儿曾听孙儿启蒙先生林海的女儿来信说过,她是荣国公府的外孙女,她跟孙儿说,那马道婆分明是骗子,只是荣国公夫人不信,所以明宣好奇之下,也曾偷偷见过马道婆。

  孙儿一进门就瞧见马道婆在太子妃身后,就吓了一跳,本来想早早离开的,可孙儿逞能,想把马道婆那个骗子揭穿,可谁知道太子妃竟被马道婆蒙蔽了,孙儿觉得那马道婆分明就是认出了孙儿,知道孙儿清楚她骗子的身份,所以故意撺掇太子妃身边的万氏给孙儿上了有迷药的茶。

  只是那茶是平日里孙儿喜欢的御前龙井,孙儿一闻就觉得不对,本想着装作喝下去将计就计,可谁知道那马道婆早有准备,竟然在东宫点了迷香,孙儿就昏过去了。”

  说到这明宣怯生生的问道:“祖父,不知太子妃怎么样了,那迷香想来不是什么好东西,孙儿都昏迷了这么久,太子妃伯母还有身孕,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影响太子妃肚子里的小堂弟啊!”

  明宣这一番话说出来,让在场几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连建元帝也不好对明宣说,是太子妃指使马道婆害他的,而且,马道婆真不是骗子,她是有自己的真本事的。

  建元帝不好解释,只能默认了明宣的说辞,匆匆安慰道:“明宣不用担心,太子妃那边有太医瞧着,不会出什么事的。”

  建元帝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有狠厉闪过,就是太子妃出事,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建元帝不想让太子妃在宫中闹出历代忌惮的巫蛊之祸的事情流传出去,这可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一边徒显谦也没想到自家儿子这么会说话,他可不信自家有些睚眦必报的儿子对太子妃没有怀疑,只不过儿子这么说有很大好处,自家儿子不掺和在东宫太子妃巫蛊之祸的事情里反倒是好事。

  建元帝等人探望明宣过后,也没有久留,便要离去,明宣忽然有些迟疑的对玉真道人道:“曾叔祖,明宣有话要和您说,您稍等一下可好?”

  玉真道人一愣,看了建元帝一眼,建元帝挥挥手便离开了,玉真道人也留下听明宣要说些什么。

  明宣看了自家父王一眼,对玉真道人招了招手,道:“曾叔祖,我又悄悄话要给你说,您站过来。”

  玉真道人有些好笑,依言走了过去。明宣这才小声对玉真道人说道:“曾叔祖,我知道您说的那些法术都是骗人的,骗人是不对,您不要这么做了好不好?祖父知道了会伤心的。”

  玉真道人闻言一愣,他看人看的很透,自然不会认为明宣真的对这世间奇幻之事毫无知觉,明宣这么说,显然摆明了态度,他不想与那个修道者的世界打交道。

  玉真道人心中震动的同时,深深地看了明宣一眼,说道:“你说的曾叔祖都知道了,明宣,以后你要保持如今的想法才好啊!”这样对你也是好事啊!

  说着玉真道人便笑着扬长而去,让人摸不着头脑。

  在外边等着的玉真道人的建元帝见玉真道人这副模样,不由有些好奇,问道:“小叔父,明宣与你说了什么?你竟如此高兴?”

  玉真道人笑着摇了摇头,他只准备把与明宣的默契藏在心中,道:“没有什么,只是这小子冥顽不灵,觉得贫道与那马道婆是一流人物,根本都只是骗子,还告诫贫道莫要再骗您了!”

  建元帝听了这话不由有些无语,瞧着玉真道人毫无芥蒂的样子也是佩服,建元帝觉得自己是没有这个心胸,被晚辈指着鼻子骂骗子也无所谓。

  玉真道人瞧见了建元帝的表情,却不以为意,道:“那小子还特意给贫道留了面子,悄悄告诉贫道的。”

  说着玉真道人忽然有些惆怅,感叹道:“看来明宣与我道门无缘啊!可惜了那身好资质。”他是真的遗憾,玉真道人想到现如今仙道愈发没落的局面,为明宣这个气运所钟之人不选择仙道而替仙道可惜,看来人道真的当兴啊!

  听到这建元帝不由瞪大了眼睛,问道:“小叔父的意思是,明宣也能修道?”

  建元帝有些兴奋,他当然知道能修道的人万中无一,皇室中除了小叔父玉真道人外,没有其他人有这个机缘,若是孙子能修道,对皇家,对明宣自己都有莫大的好处。

  玉真道人却摇了摇头,断了建元帝的念想,道:“圣上不要急着高兴,这修道看重资质,更看重缘分,且明宣虽无缘大道,但未来未必不会有好前程!”

  玉真道人心中有种看到事情发展与他测算到的天机轨迹一模一样的感觉,但喜大于忧,若是他测算到的结果没错,合该他徒家江山大兴啊!

  屋内的明宣在玉真道人走后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但明宣并不后悔,他知道,他的路绝不会是像曾叔祖一样的,他有他的使命,此刻他虽不清楚究竟有什么样的使命,但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