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被人发现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470 2019.04.02 23:58

  大明宫

  此时建元帝正在和玉真道人说些闲话,说着门外有人通禀,说是明宣前来请安。建元帝一听,忽然道:“对了,小叔父,你怕是还没见过明宣吧,当年是小叔父救了他一命,也该让他拜谢小叔父。”

  玉真道人闻言心中一动,蓦然想起了继后,那位奇女子。便道:“贫道也只在他小时候见过他,他怕是不晓得贫道是谁呢!”

  玉真道人这么说让建元帝十分惊讶,要知道,以往他提起让玉真道人见其他皇子皇孙时,玉真道人虽没反对,但也没多热衷,只是淡淡的。

  这次明宣为何这样特殊,建元帝心底有些疑惑。

  不等建元帝多想,明宣那边也进来请安来了。

  明宣一进门,看见自家祖父对面坐着的那位仙风道骨的道人,一时只觉得有些亲切。

  明宣行了一礼,道:“孙儿拜见祖父,祖父安康!”

  对着明宣,建元帝脸上的笑容多了不少,挥手让明宣过来,然后指着玉真道人道:“这是玉真道人,按辈分算是你曾叔祖,当年你差点命都没了,可是你曾叔祖把你给救回来了!快拜见你曾叔祖。”

  明宣顿时恍然,想到自家父王母妃经常挂在嘴边的叔祖,连忙跪下行礼道:“明宣叩谢曾叔祖活命之恩!”

  曾叔祖见明宣似曾相识的面容,叹道:“当年见你时,只不过是小小的一个,比寻常婴儿还要弱小,如今你也长大了,若是你祖母见了你如今这样,定然会高兴的!”

  明宣见玉真道人似乎陷入了沉思,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尴尬的看向建元帝,谁知建元帝似乎也心有感慨,道:“一晃眼都这么多年了,朕险些都忘了淑媛的模样了。”

  明宣不禁有些好奇,自己几乎没见过面的祖母,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让祖父一代帝王如此念念不忘,难道只是为了祖母为祖父挡了一刀?祖母成了祖父心中的朱砂痣?明宣直觉不只是如此。

  玉真道人似乎是看出了明宣的好奇,说道:“论起来说,你祖母也算是贫道的徒弟,不过没有正经拜过师,后来嫁给你祖父,也浪费了她那一身资质!”

  听到这话,建元帝有些讪讪,他总觉得因为此,小叔父对他似乎一直看不太顺眼,建元帝不能说身为玉真道人的徒弟有不好的地方,甚至说,若是淑媛跟着小叔父继续修道,或许淑媛不会英年早逝,提起这个建元帝总觉得有些愧疚。

  明宣闻言十分惊讶,他从没听过玉真道人还与自家祖母有这种关系。

  玉真道人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建元帝也不好给明宣说长辈的不是,于是这殿中又陷入了沉默。

  只是没多久,玉真道人脸色忽然大变,猛地起身,右手快速的掐算,让建元帝与明宣吓了一跳。

  明宣对玉真道人的动作感到很莫名其妙,但建元帝却是不敢小瞧,屏息看着玉真道人的动作,建元帝只觉得过了许久,玉真道人才停下了动作。

  玉真道人接下来的话让建元帝心惊胆裂,“东宫,贼人出现在了东宫。”

  玉真道人这神神道道的动静让明宣只觉得有些滑稽,但瞧见建元帝如临大敌的模样,明宣明智的什么话都没说出口。

  建元帝却不同,他哪怕对太子长大后愈发出格不满,但太子是他最看重的儿子,若是太子真出了事,建元帝如何能受得了?

  建元帝就要召人去东宫,却被玉真道人拦住了,玉真道人说道:“皇上且慢,不可打草惊蛇!”

  建元帝似乎就要发火,明宣却忽然插话道:“祖父不要太过担心,孙儿刚才在上书房碰见了太子伯父,今日太子伯父似乎是带着明芹明荣去承恩公府了。”

  这话一说,建元帝看向战战兢兢的苏正,问道:“太子确实是出宫了?”

  苏正忙回道:“小世子说的没错,太子确实出宫了,只是不知是不是去了承恩公府。”

  建元帝这才松了口气,对玉真道人说道:“是朕无礼了,还望小叔父莫要怪罪!”

  玉真道人摆了摆手表示不需如此,道:“既然太子父子没在东宫,那更要小心,如今在东宫的主子都是妇孺,不可惊动了贼人,让贼人走投无路之下,伤了东宫女眷。”

  建元帝听闻这话,连连点头,道:“正该如此。”

  明宣也在一旁插嘴,道:“祖父,既然不能打草惊蛇,不妨把向公公叫进来询问一番,孙儿进门前瞧见向公公在外边等着,不知是有什么事?”

  建元帝闻言想起了向忠往日还算十分可靠,又听向忠在外边等着,横了苏正一眼,道:“既然向忠早早来了,为何不通报?”建元帝还真担心向忠是发现了不对才来禀报,结果被苏正这个蠢货拦住,若是出了什么问题,那他绝饶不了苏正。

  苏正满脸冤枉,想要辩解,玉真道人也解释道:“向公公是听说贫道入宫,有事想找贫道请教,圣上快把向公公叫进来询问一番吧!”

  建元帝点了点头,也没继续追究苏正的过错,让他把向忠叫进来。

  向忠这边听闻圣上传召也十分诧异,但是听到东宫似乎出了什么事,顿时惊白了脸。

  因此建元帝问向忠这阵子东宫可有可疑人员时,向忠顿时也想到了刚才自个小徒弟带来的消息,忙说道:“启禀圣上,就在不久前,太子妃娘娘的祖母送来了一个婆子,据说颇通医术,只是奴才也查了查,那马婆子是个道婆,在北城一家八卦观挂单,不瞒圣上,先前奴才觉得太子妃身边的万氏行事有些猖狂,这才命人跟踪了万氏,结果奴才发现万氏与这马道婆有交往,总觉得有些不对,便想请教玉真道人,那八卦观是什么地方,马道婆也不知可不可靠?”

  玉真道人听了这话有些茫然,道:“这京城之中有名的道观贫道都略有所闻,可这八卦观,贫道并未听闻过。可见怕不是朝廷正式册封的道观吧!”

  明宣在一旁听的十分惊叹,心里不由感慨这太子妃还真是昏了头,还有太子妃的娘家,你送什么人不好,竟然送一个道婆入宫,汉朝时,金屋藏娇的主人公陈阿娇不正是为了求子,便从宫外找了个名叫楚服的巫女入宫求子,这与今日太子妃的作为岂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太子妃唯一比陈阿娇好的是,好歹是怀了孕以后才和那道婆来往,不然情况更加严重。

  此时的明宣并不知道自己一语中的,但提及这个什么八卦观的马道婆,明宣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听说过。

  建元帝因为先前明宣几次插话,都说中了重点,如今见明宣一脸思索,便问道:“明宣,你是知道什么吗?尽管道来。”

  明宣想了想,才道:“孙儿是觉得好像在哪听过八卦观的马道婆这个名字,孙儿记得前些年好像是荣国公府二房夫人生下了一个衔玉而生的小少爷,后来孙儿一个朋友曾说过,这荣国公的夫人好似有些病急乱投医,说是害怕那个衔玉而生的小少爷福气太大,就取了一个叫宝玉的名字,还满大街的让人直呼其名,甚至还给那个宝玉拜了一个只知道耍嘴皮子的道婆做干娘,那宝玉的干娘好似就是这个八卦观的马道婆。也不知孙儿听说的对不对。”

举报

作者感言

阿极要变白

阿极要变白

ps:作者把番外都整合到一起,放到作品相关里了,以后再有新的番外,都在作品相关里。

2019-04-02 23: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