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当年刺杀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187 2019.04.25 22:00

  明宣的异常情况终于被忙碌的七王徒显谦给发现了,徒显谦却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希望儿子自个想通。

  徒显谦性情坚毅,若是他遭遇这般情况,自觉能放下那虚无缥缈的修道之途,可徒显谦却担心儿子钻了牛角尖,哪怕是有叔祖玉真道人的叮嘱,也会沉迷修道。

  若说以前儿子聪慧万分,再加上有叔祖玉真道人曾言,明宣是修道的资质,明宣还有可能像叔祖玉真道人一般,有朝一日得道飞升。

  可是如今却不成了,徒显谦虽怀疑玉真道人的话被传的沸沸扬扬是有意为之,却不觉得玉真道人说谎。徒显谦更怀疑是自家父皇故意如此,比起玉真道人,父皇更有这个动机,若是人人都去修道成仙,那父皇这个皇帝又该如何统领天下呢?

  也是因此,徒显谦对玉真道人的说辞深信不疑,所以并不想让明宣去撞这个壁。

  徒显谦也清楚这种事情,就算他也只能小心开解一番,再多的就不成了,徒显谦这几日不由也一直为明宣提着心。

  大明宫

  建元帝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七儿子,心中思量了不少,待打发了其他人以后,独留下徒显谦,没有瞧见离开的太子眼里的阴翳。

  比起建元帝,徒显谦却注意到了太子的情绪,此时,徒显谦心中也有些为难,其实他现在与太子几乎与撕破脸无异,只是他不好率先针对太子,无论如何,徒显谦都知道在父皇眼里,他的分量比起太子还是有差距的,因此他并不想冒险赌父皇会偏向谁。

  可太子似乎也学精了,对他只是冷漠以待,但也没有什么针对,徒显谦当然不认为太子是改了性情,只怀疑太子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眼下只能等待对方出手的局面真的很让徒显谦无奈。

  建元帝没注意到两个儿子的眉眼官司,他此时正想着另外一件事,那就是玉真道人飞升以后留下的烂摊子。

  其实天可怜见,先前徒显谦怀疑的是建元帝特意宣传玉真道人以后,再无人可以白日飞升的事情,还真不只是建元帝做的。

  让建元帝自己说,这种消息说出去对他根本没太大好处,别的且不说,建元帝可不认为这天下就没有别的修道者了,这些修道者一朝被人告知,说再无得道的机会了,你猜这些人会不会发疯?建元帝怎么可能昏了头得罪这帮人?

  甚至建元帝还心里埋怨过叔父玉真道人,为何临走之际,给他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

  而且建元帝甚至还恶意满满的希望那些目无法纪的修道者若是发现临到了都没有机会飞升,会如何的悔恨终生!

  建元帝还是十分记仇的,他十几年前被刺杀的那场风波中,那些所谓的修道者可是出了大力,要不然以皇宫森严的程度,根本不会出现这么大的风波。

  本朝与历朝历代都不同,从开国至今,均是嫡子继位,每次帝皇交替之时,虽有风波,但一般都能稳健的过渡。

  所以连建元帝都没想到,在皇宫之中遇到那样的风波,建元帝仍记得当年的情形,那是在为显谦的母后庆祝千秋节时,民间有出名的杂耍班子,被内务府举荐入宫献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处心积虑借着这个杂技班子刺杀他。

  只是那时正巧皇后在跟前,且皇后有些武功底子,一把上前扑倒了他,替他挡了那杂耍艺人的一刀,也让皇后身受重伤。

  这个杂耍班子查到最后,也只查出了有前朝余孽作祟,那前朝余孽不知是从哪个修道者听到了有关国运的事情,以为破了大周的国运,然后转接到他这个前朝后人头上,便能登基为帝。

  只是这个前朝后人没想到的是,那修道者找上他可不是为了他许诺的所谓登基之后,册封为国师的诺言。而是为了修仙大道。

  这点修道者是瞒着那个前朝余孽的,而建元帝之所以知道,也是因为玉真道人的提醒,说是其实破了国运,却无法将国运转到别人身上,这种连神仙都做不到,更遑论还只是凡人的修道者。

  这个修道者自然知道玉真道人的存在,他想办法推出来这前朝余孽,也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存在,甚至还用了敛息符,据说这敛息符是仙人赐下的宝物,可以让除了仙人以外的修道者都无法测算到天机。

  只是这个修道者不知道宫中的继后,竟然与玉真道人渊源甚深,被继后发现了端倪,继而让继后通知了玉真道人,玉真道人接到传讯后,入宫发现了端倪,原来那修道者竟然借这一场刺杀,哄着那些前朝余孽在宫中布了阵法。

  那阵法能吸取国运,进而让那个修道者以此而修行,甚至有一天能得道飞升。

  而想到破了这个阵法,玉真道人须得有信任的人在旁帮忙,玉真道人身边没有这样的人,唯有还重伤的继后,勉强有这个能力。

  建元帝这时候不忍逼救他重伤的继后如此辛苦,但继后坚持,建元帝也允了。

  建元帝不得不承认,他那时其实有种掩耳盗铃的心态,明显发觉到了叔父玉真道人看向继后时的欲言又止,继后也像是在安排后事一般,安排显谦一家以及身边伺候的人。

  这一切都证明了建元帝不是没发现什么,后来果然在玉真道人与继后破了阵法以后,继后体力不济,乃至于身亡,那时在继后的命令下,无人通知建元帝。

  但建元帝自己好似是心有所感,赶到了坤宁宫,见到了继后最后一面,这就是当年的真相。

  建元帝每每回忆至今,都有一种不知该如何面对七儿子的感觉。

  当然也是因此,建元帝对所谓的修道者并没有太大好感,哪怕是叔父玉真道人,也是有种隔阂的感觉,当然如今说这些都是虚妄,只是玉真道人的飞升让建元帝回忆起了从前罢了!

  而这个所谓的修道者让建元帝十分警惕那些有些本事的人,而玉真道人飞升后,却偏偏有这样的消息,建元帝担心那些修道者会因此牵连皇家,认为是玉真道人做了手脚。

  当然建元帝不会想到,还真是玉真道人飞升之际,与他家老祖宗一起给这方天地下了一个禁制,才会有今日的结果,当然也许是玉真道人体谅建元帝的难处,没有把这个消息说出来,免得让建元帝因此被气的吐血,只是建元帝承不承认这是好心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