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得道飞升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907 2019.04.22 22:47

  这边建元帝冷静下来以后,顿时发觉了七王的小心思,自己不亲自来,反而让侍卫告知,这是避嫌还是其他?还是说七王已经发现了沈威的身份?

  对此建元帝并不太关心,后者的话,只能证明这沈威的动作太大了,要不然他根本没让沈威做过什么,又怎能让七王发现端倪呢?只能证明沈威真的有问题,还被儿子给发现了。也不知这沈威究竟又投靠了谁?想到这建元帝心思沉沉。

  过了没多久,建元帝忽然回过味来,沈威报告的关于自家儿子在玉真观的动静里,似乎对玉真观的态度有些耐人寻味啊!

  玉真观竟然窝藏两逃犯啊!还轻易地被承恩公那个不学无术的王澍发觉了,那为何自家叔父玉真道人视而不见呢?想到这帝王的疑心病发作起来,若非顾念着玉真道人的能力与名气,此刻建元帝恨不得把玉真观里里外外的搜查一边,要知道他也经常私下微服去玉真观的。

  越想建元帝越发坐不住,命人召来刑部尚书,顺天府尹与大理寺卿,刑部尚书,顺天府尹,与大理寺卿三人乃是建元帝的心腹,平日里就是对太子也不见得多亲近,所以建元帝也较为信任三人。

  待二人前来时,建元帝吩咐三人严查此次玉真观窝藏逃犯一事,这三人接了命令却面面相觑,玉真观是何等地方,玉真道人可是宗室嫡系出身,这事情传出去,宗室会不会闹腾啊!

  三人考虑到的建元帝也想到了,遂吩咐道:“此事朕会命勇亲王在旁监察,尔等不可懈怠!”

  这话一出,众人也安了心,勇亲王是与玉真道人同辈的人呢,又是宗人令,有勇亲王压阵他们也不怕了。

  玉真观

  此时玉真道人正好奇的问明宣,“你难道不会怀疑贫道吗?”

  正想着该如何安置自己那些幸存下来的种子的明宣,这才回过神来,惊讶道:“为何您会这么说?”

  玉真道人笑了笑答,“不管你嘴上怎么说贫道是骗子,可总不会真的以为贫道真的什么都不懂吧?”

  明宣闻言表情顿时严肃起来,问道:“那又如何?明宣听过皇祖父说起过您,他把您说的几乎是无所不能,可人力有穷尽,您还未曾成仙呢?难道还能奢望您尽知天下事不成?那样的话,您难道还会留在凡间不成!”

  玉真道人仔细地看着明宣认真的眼神,不由哈哈大笑,道:“世人皆求仙问佛,连你祖父也不能幸免,遇到事情总希望贫道给他一个答案,不问苍生问鬼神,真是好大一个笑话,即使贫道与你祖父早就说过,贫道非仙非神,也无伟力帮他躲过各种灾祸,可他总是不信,总以为贫道是在藏私。你说你祖父是个合格的帝王吗?”

  明宣听到这抿了抿嘴唇,反驳道:“这不能怪祖父,凡人总有各种欲望诉求,若祖父是昏君,您就不该安生的坐在这里,而是待在天牢里了。”

  玉真道人听闻不由目瞪口呆,“你,你还真是敢说,哈哈,这话倒是不假,即使贫道是宗室,你祖父想要长生之道,或者是有各种野心,他总能想到办法,老祖宗的存在也不能阻止他!贫道也该反思一下了。”说到这玉真道人有些恍然,喃喃自语道。

  明宣闻言却十分好奇,问道:“老祖宗,老祖宗是谁?”

  玉真道人发现自己失了口,忙闭住了嘴巴不吭声。

  明宣心里跟猫挠了似的,见玉真道人这副模样,无语的撇了撇嘴,道:“曾叔祖老是话说半截的习惯可不好!”

  玉真道人被挤兑的不轻,脸面上也挂不住,就道:“你反正也不信这些,知道太多也没用。”

  勉强打发了好奇心很重的明宣,玉真道人又回到刚才那个话题,问明宣,“贫道还是有些本事的,你不担心这次事情是贫道弄出来的?”

  见玉真道人非要问这个问题,明宣也正色起来,“曾叔祖,在回答这个问题以前,您可以告诉明宣,为何您非要问我?不管是父王,还是太子祖父,都比我一个小孩子要懂得多!”

  明宣哪怕是小孩子,但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次玉真观窝藏逃犯的事情,实际上并不是一件小事,原先玉真观多年以来在众人心目中积累的口碑一朝全坏掉了,那些达官贵人还好说,重要的是,宗室与祖父的态度。

  所以明宣因为没有父王示意,根本不敢多说什么,生怕说得多了,给父王惹祸。

  玉真道人听了却哭笑不得,道:“你都敢编排圣上了,这会儿倒是不敢说了?难道贫道比你祖父更可怕不成?”

  明宣迟疑的点了点头,见玉真道人不可置信,索性直接说了出来,“您与祖父不同,哪怕您也是长辈,可对祖父的脾性与底线,我还知道一二,可您实在太神秘了,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您的忌讳和底线,比起祖父来,您是个谜团,深不可测,让人有些恐惧。”

  玉真道人沉默了片刻,问道:“难道我真的做错了?我只想守护徒家江山罢了!”

  玉真道人在这世上堪称智者中的佼佼者,即使陷入了牛角尖里,也很快明白,他以往的所谓守护,十分神秘,怕是在旁人眼里,包括明宣与建元帝,都对他产生忌惮了,更甚者说不得以为他是在包藏祸心。

  以往玉真道人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听到连最让他亲近的明宣都这么说,顿时发觉了不对,这次逃犯的事怕只是个导火索,让他与圣上之间的矛盾都摆了出来。

  玉真道人陷入了疑惑,想道,难道我做的真的错了?老祖宗这些年劝我,让我早早放下这些,安心修行以图道果,难道也是看透了这点?

  明宣不知道玉真道人到底想到了什么,见他面色煞白,连安慰道:“曾叔祖,明宣虽是稚子,但也知道一个道理,有些事强求不得,您强求反倒可能更是得不到,毕竟天道都是公平的!”

  “公平!”玉真道人喃喃自语道:“公平,没错,天道是公平的,哪有天底下的好处都让你占了的道理,也许正因自己在,为了平衡,那些妖魔鬼怪都纷纷冒出头,正因此,老祖宗才一再劝自己不要插手人间事,没有强行让自己放下,怕也是希望贫道自己想明白吧!只可惜,贫道今日才明白这个道理!”

  话音刚落,玉真道人周身忽然金光大作,让明宣瞧见了一副永世难忘的场景,玉真道人面色愈发红润,脸上手上的皱纹纷纷消失,头发也由白转黑,过了一会儿,明宣瞧见了一个年轻版本的玉真道人。

  明宣目瞪口呆,只觉得自己的三观彻底被毁了。

  这边的动静并不小,很快,徒显谦与清源道人等便赶过来,正要关心明宣,但顺着明宣的视线,瞧见了玉真道人,顿时都愣在原地。

  玉真道人见清源道人前来,微微笑了笑,道:“清源,为师已经要走了,你以后要照看好观内众弟子,等为师走后,道观里无关的人都送走吧,修道者当修行己身,太多红尘俗事,对道观,对你等都没有好处,知道吗?”

  清源道人早就知道自己师傅修为到了关节处,随时可能得道,只是师傅十多年里修为没有寸进,他没想到师傅现在便要走。

  清源道人心中惶恐的同时,也为师傅感到高兴,跪在地上,涕泗横流,道:“师傅所愿,徒儿听命,愿师傅得享大道,永享逍遥!”

  玉真道人笑了笑,微微点头,随即看向徒显谦,道:“贫道的书房里有一个檀木箱子,那本是留给你母后的,贫道便送给明宣了,可好?”

  徒显谦慎重的点了点头,道:“显谦谢叔祖赏赐!”

  明宣也道:“明显谢曾叔祖厚爱!”

  玉真道人笑了笑,对明宣说道:“明宣,虽说曾叔祖已得道,但你却不好误入歧途,待曾叔祖走后,会带走一些老对手,这凡间再无大的波折,就是有,也与仙神妖魔再无干系,你等再不能像曾叔祖一般修行,不过,老祖宗留了一条后路,尔等生前修行己身,行善积德,死后老祖宗自有办法将尔等接引天庭,明宣,显谦,你们告诉皇上,贫道去了,别忘了贫道与老祖宗的嘱咐!”

  说完,玉真道人便飘飘欲仙,往天上飘去,恍惚间还能瞧见天上祥云站着一位仙风道骨的人物,明宣定睛瞧去,只觉得那人面容十分亲切,好似在哪见过。

  而那人似是发现了明宣的注视,慈祥的对明宣笑了笑,然后便带着玉真道人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