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东宫风波 求收藏!求推荐!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116 2019.05.05 22:00

  明宣与太子妃正要用午膳时,太子妃身边的心腹宫女薤白从门外匆匆进来,看见明宣的身影,把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只是神色不太好看。

  太子妃发觉了薤白的不对,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薤白素来知道自家太子妃是不许让世子知晓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有些欲言又止,道:“主子,是徐侧妃那里有些事情!”

  太子妃闻言一下子脸色也不太好看,这徐侧妃自从七王成了太子以后,被太子抬举成了太子侧妃,就变得猖狂了许多,这阵子也惹了不少事,十分不安分。

  听到这太子妃原本想着打发明宣离开,不必让这些事污了明宣的耳朵,但是转眼一想,明宣如今也大了,又是在大明宫,圣上身边住着,她触手不及的地方,倒不如让他知道一些,免得以后吃亏。

  便对薤白道:“她又怎么了?说详细些!”

  薤白不知太子妃为何当着世子的面问这些,但是太子妃已经问了,薤白便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启禀主子,徐侧妃非说内务府送去的东西缺斤少两,还说,还说内务府的人轻贱四姑娘,送去的东西哪里是太子之女用的东西!”

  话音刚落,太子妃的脸色变得十分不好看,怒道:“她这哪里说的是内务府,是觉得本宫苛待他们母女呢!”

  原本一直秉持着不吭声的明宣见了,也忙说道:“母妃何必这么说,这内务府送的东西都是有定例的,您对照着看一看,若是内务府真的做了,您处罚内务府便是,若不是,也不过是徐侧妃眼皮子浅,您又何必为她动怒呢!”

  太子妃听到明宣这话,心中安慰的同时,也为明宣能看出其中蹊跷而感到欣慰,道:“母妃知道了,你不必操心!”

  薤白也忙说道:“还请主子明鉴,奴婢特意去内务府查了,送去的东西都是份例都有的,没有短缺。”只是也没多什么,徐侧妃所出的四姑娘的份例与其他庶出姑娘都是一样的,难怪徐侧妃心里不顺了,这点就不必说了。

  太子妃这才脸色好看些,对薤白道:“既然如此,你去徐侧妃那里为她解释清楚,不要让徐侧妃和娉婷心里生了疙瘩。”

  薤白高兴地应了一声,她是太子妃身边的宫女,徐侧妃吃了亏,她自然也随着主子高兴。

  ......

  东宫徐侧妃所居住的梅安苑,此时徐侧妃正安慰着女儿徒娉婷,徒娉婷伏在徐侧妃身边哭道:“太子妃未免太欺负人,女儿好歹是这东宫唯一侧妃所出的,怎么与他们份例一样,女儿还有何颜面?”

  徐侧妃也轻声安慰女儿,心里却明白,不管女儿是不是侧妃所出,只要不是嫡女,内务府送来的份例就一点问题也没有,根本抓不到太子妃的把柄,只是徐侧妃见女儿如此伤心,只能按照女儿的要求,为女儿讨回公道。

  太子妃只要为了名声好听,就算不提一提女儿的份例,也好歹能赏赐一些东西,安抚女儿和自己。就算太子妃那里不成,她把消息传到太子耳边,给太子妃上上眼药也是好事。

  只是徐侧妃没想到,太子妃竟然真的软硬不吃,这让徐侧妃稍微有些措手不及,想了想,便把后手用上了。

  徐侧妃召来了自己的心腹,在耳边吩咐了几句,便让她下去准备。

  而在一边的徒娉婷心中也十分兴奋,想着看太子妃的笑话。

  ......

  已经搬到东宫前殿的徒显谦刚处理完最后一本折子,松了口气,起身活动活动腿脚,然后问身边的戴权,“明宣这会儿还在学习?”

  戴权忙回道:“殿下,今日圣上和殿下给世子放了假后,世子就去太子妃娘娘那里,陪娘娘说话去了!”

  徒显谦闻言笑骂道:“这小子,哪里是陪太子妃说话,分明是嘴馋了,记挂着太子妃那里的小厨房了。”不得不说徒显谦还是非常了解明宣的。

  戴权却不敢这么说,陪笑道:“瞧殿下说的,世子要是听见了,准得委屈。”

  徒显谦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反驳,在徒显谦看来,自家这个从小被当做女儿养大的儿子,虽然有自己刻意避免,但实际上明宣性子是有些娇气的,这些徒显谦很是了解,但也没非要明宣改正。

  毕竟是他的儿子,稍微娇气一些,并不影响大局,以后长大就慢慢好了!这是一个来自一个未来很可能养成熊孩子性格的背后护犊子的家长心中的想法。唔...只能说明宣没被养歪,还是得益于他自己天生的性格了。

  戴权当然晓得自家主子对世子的维护,只是想到底下人传的关于徐侧妃那边的消息,就知道该怎么说了。

  因此戴权小心翼翼的把徐侧妃与太子妃一番交锋告知了太子,还把徐侧妃的小动作也说了出来。

  太子听了冷着一张脸,问道:“你说是明宣这么说的?”

  戴权不知太子为何这么问,难道是对太子妃把世子拉进这种事情而不喜?但也不敢得罪太子妃,忙道:“想必正巧是撞见了,世子难得陪太子妃过去一回!”

  戴权这话意味深长,太子心中也有思虑,其实他怀疑是不是徐侧妃有意为之,明宣身为晚辈,插嘴这种事情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明宣虽然也算稳重,但徐侧妃这都相当于指着太子妃的鼻子骂了,明宣未必忍得了,徐侧妃若是真的借此败坏明宣的名声,他就不能轻轻放过此事了。

  徒显谦想了想,担心此时明宣的话已经被有心人传的到处都是了,这样一来,封口怕是不行了,想到这徒显谦愈发恼怒。

  徒显谦当机立断,对戴权道:“徐侧妃不敬太子妃,罚她抄写宫规百遍,禁足半年,娉婷就挪到李庶妃那里去吧,省的被教坏了!”

  李庶妃乃是徒显谦长女的生母,虽地位低微,但向来知趣,徒显谦对长女也有几分感情,觉得李庶妃还算尽职尽责。且这次娉婷就是觉得自己是侧妃之女,对姐妹们看不上眼引起的,徒显谦对自己这个四女儿的感情还不如长女,觉得四女儿太过骄纵。

  戴权忙应了一声,又听太子言道:“太子妃管理宫务得当,该赏,你去把本王的私库里那座玉如意送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