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东宫情况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4114 2019.03.28 23:31

  建元帝离开明宣在宫中暂时休整的地方后,回去脸色并不太好看,他对自家孙子并没什么意见,只是戴柯这个人,让建元帝想起了当初的事情。

  实际上当初建元帝差点没见到淑媛最后一面,只是因缘巧合,戴柯接到淑媛的最后一个命令,便是不许打扰自己,结果就是差点耽误了自己看到淑媛最后一眼,淑媛香魂已逝。

  苏一一戴柯虽然忠心,让建元帝看了却十分碍眼。

  若不是淑媛临死前不让自己牵连任何人,戴柯就不是守灵这么简单了。说实话,当初若是戴柯真的跟老七去王府里享福,建元帝自认很可能会下狠手。

  明明淑媛丢了性命,你一个奴才还想享福不成?索性戴柯对淑媛真的是一片忠心,若不是为了明宣,也只会继续守灵下去,建元帝这才作罢。

  刚才戴柯那种只对主子效忠,连明宣的任性似乎都一笑而过的场景,让建元帝想起了当初的情形,总是觉得有些不妥。

  戴柯拉着苏正说道:“那戴柯不是个好奴才,你在手底下再选一个忠心的送到明宣那,不要那种不知劝诫的人!”

  苏正听了面色有些为难,他不知道为何主子忽然这么说,但戴柯是何许人也,当初继后最信任的心腹,七王爷也十分尊敬的人,在这宫中明面上不显山不露水的,可实际上就连苏正也不敢得罪他。

  苏正当然不会对建元帝说这些话,欲言又止道:“圣上,您说的是七王世子身边的戴公公?”

  苏正明知故问的态度让建元帝十分不满,道:“怎么?你想给他说情?”

  苏正闻言连道不敢,躬身表态道:“奴才的意思是,戴公公没听说有什么劣迹,对世子饮食起居安排的很好,忠心耿耿,不知是犯了什么错?是否需要动用慎刑司?”

  建元帝闻言一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怎么可能把自己听墙角听到的内容告诉别人,这苏正即使没听到,也该猜到自己为何是这个态度,可还问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明知故问。

  见建元帝不吭声,苏正自然不能让他丢了面子,继续说道:“若说忠心耿耿且能劝谏的人,奴才这里倒也有一个,名叫向忠,您看他如何?”

  被苏正这么一打岔,建元帝的心思也冷静下来,他看向苏正,沉吟道:“是朕想差了,戴柯到底还有忠心这个好处,又是淑媛身边的旧人,如今老七本就不在京,朕若是贸然换人,怕是会让明宣胡思乱想。至于那个向忠,也无需浪费,朕瞧着,太子妃那边可比明宣更需要一个能劝诫的人!”

  说到最后建元帝面色有些不渝,显然是想到了此事终究还是太子妃的错。

  苏正脸色变了变,他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他虽不想得罪七王爷与戴柯,可也不想太过得罪太子妃啊!

  想也知道,向忠被派去太子妃跟前,监视的意味很是浓重,显然圣上对太子妃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苏正当然不敢多说什么,只回道:“奴才遵旨。”便下去办此事去了。

  建元帝瞧着苏正离去的身影,忍不住叹了口气,苏正到底不如他干爹苏启,总想着左右逢源,万幸的是还算知道不能出格,才能容忍一二,不过若是苏正再这样下去,那就不怪他不顾惜这么些年的主仆之情了。

  苏正并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但心中仍然湍湍不安,转身看向背后一脸老实相的向忠,想了想,说道:“向老弟,咱家先告诫你一句啊,这趟可是一桩苦差事,该拿捏的分寸你要清楚才行!”

  向忠一脸的不为所动,他基本上是与苏正同一批人,对苏正不像其他人对他一样阿谀奉承,这也是向忠的生存之道,他是个急脾气,也是个看不得藏污纳垢的人,也是因此被上头看重。

  因此向忠只道:“奴才只向主子尽忠便是,不牢苏公公多费心。”

  苏正被这么一噎,顿时也说不出其他话来,心里安慰自己不和这个不通人情的榆木计较,转头便继续朝东宫走去。

  向忠跟在后头,嘲讽的抬头看了苏正一眼,才一声不吭的跟了上去。

  等到了东宫,苏正带着向忠拜见太子太子妃后,才指着向忠道:“这是向忠,圣上不放心两位郡主独自打理宫务,所以命奴才将向忠送来,帮两位郡主打理。”

  苏正这话说的比较隐晦,毕竟谁不知道,说是明芙明蓉两位郡主管理宫务,可实际上,还是太子妃总管,这哪是不放心两位孙女,分明是不放心太子妃。

  苏正瞧见太子妃紧握的拳头上露着青筋,可见力气有多大,面上太子妃却丝毫不显,如浴春风道:“苏公公回去替本宫谢谢父皇,本宫原本就不放心他们姐妹两个管事,还想着找个妥帖人在后头看着,没想到父皇疼爱孙女,倒是解了后顾之忧了。”

  这话太子妃说的十分大方,让人瞧了只觉得太子妃不愧是宫里宫外都称赞的妥帖人。

  但在场的几人里,太子早就对自己这个装模作样的太子妃嗤之以鼻,要不是建元帝看重嫡子嫡孙,太子此时压根不会给太子妃什么脸面,绷着一张脸,而苏正哪怕发现了端倪也不敢说什么,只陪着笑道:“那就好,那就好,若是太子太子妃没事的话,奴才这就回去复命了!”

  等苏正走后,太子妃对向忠说了几句场面话,便打发他下去了,心里算计着查一查向忠此人,且若是能拉拢过来也是好事。

  太子似是明白太子妃的心思,嘲讽道:“你别白费心思了,向忠在太监里头也是十分出名的人物,他原名向直,嫉恶如仇,以前曾侍奉过父皇一段时间,那时父皇因为喜好赏玩金石,引得朝臣争相进奉稀奇的金石,向忠当时只是一个小太监,却敢直接谏言,说父皇不可玩物丧志,以免成了昏君。

  父皇心中有一番沟壑,知道向忠是忠心的,便赏赐了向忠,还给向忠改了名,赐了一个忠字。父皇自那以后也渐渐不把那些私人喜好显露于人前,向忠自此也出了名。”

  说到这太子看了太子妃一眼,轻笑道:“说来也巧,本宫记得,当时你小叔也进上了一块极品鸡血石来着,改天你跟向忠问问,还是熟人来着!”

  太子妃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显然因为太子的话受了不少刺激,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没理,只能故作伤心,道:“妾身不知如何惹了您生气,可那些都是当年旧事,若是可以,妾身也不想有这样的事,小叔办过一些荒唐事,可也已经得到惩罚,太子何以把那些事时时挂在嘴边呢?”

  显然太子妃也想起了当初,自己还没成为太子妃时,有一日祖父抓住小叔行了家法,让祖母哭尽了眼泪,好似就是因为此事,心中也不甚自在。

  太子听了简直要被太子妃的话气笑了,自己只是想提醒太子妃一番,让她知道分寸,可太子妃也能把这话扯到对她有利的方面,着实功力不浅啊!

  想到这太子气急而笑,道:“你当本宫愿意理你,要不是看在你怀着本宫嫡子的份上,就你那怎么得来这孩子的行为,你以为本宫不能治你吗?”

  太子妃脸色一白,显然没想到自己当初做的事情,太子竟然都看在眼里,心中更是慌乱,不知怎么的,一下晕了过去。

  太子见此,却没什么怜悯慌乱的情绪,只冷冷看着太子跟前的贴身侍女,道:“还不快去请太医,等着本宫亲自去吗?”

  说完太子便转身离去,全然不顾身后昏迷的妻子。

  等太子妃这里找来太医诊治之后醒来,太子妃拉着最为亲近的奶娘哭道:“奶娘,我心里好苦啊!”

  奶娘万氏见自己奶大的姑娘一脸哀戚,十分痛苦的样子也十分心疼,只是还是得劝道:“我的好姑娘,您也得顾念着肚子里的孩子,只要生下太子的嫡子,不管眼下有如何的困境都会解开,您耐心等着便是。”

  太子妃闻言有些茫然道:“奶娘,真的吗?”

  万氏当然不会让自家主子失去信心,连忙道:“当然是真的,您想一想,这些年皇上太子盼嫡子有多厉害,您安心养胎便是。”

  万氏最后终于安抚住了太子妃,见太子妃疲累,安排身边的宫女伺候太子妃躺下休息,才松了口气。

  等万氏出去后,见到两位郡主连忙行礼道:“见过两位郡主。”

  明芙明蓉连忙避开,他们自然知道眼前的万氏对母亲来说,不亚于亲外祖母,明芙客气道:“您不必多礼,不知母妃她身子怎么样了,我与妹妹想与母妃问安!”

  万氏闻言有些为难道:“这…太子妃才刚刚歇下,两位郡主不如等会儿再来?”

  明芙听到这话连忙道:“那就不打扰母妃歇息了,母妃毕竟怀着小弟弟,不好劳累!”

  说着明芙便拉着妹妹明蓉与万氏告辞。等走到路上,明芙见明蓉的脸色有些不对,便问道:“妹妹,你怎么了?”

  明蓉抬起头来,语气有些哽咽,问道:“姐姐,你说若是明萱说的女,女孩也能成为继承人该多好啊?”

  明芙闻言惊了一跳,连忙捂住妹妹的嘴巴,看向周围并无什么可疑的人,才放开了手,警告妹妹道:“明蓉,话不要乱说,这话传出去,你就别想有好名声了!”

  明芙见明蓉眼睛通红,顿时心便软了,温言劝道:“明蓉,你该清楚,咱们的父亲乃是当朝太子,下一任的皇帝,咱们父王不比七叔,咱们和明宣情况也不同,即使明宣说那些胡言乱语,七叔也只会纵容,可咱们父王还有其他庶子,若是咱们没有同胞兄弟,将来又能有什么好的?”

  明蓉自然晓得自家姐姐的好意,收拾起心情,安慰明芙道:“我知道了姐姐,我不会再说这些胡话了!”

  明芙叹了口气,道:“往后你也别老是提起明宣了,你也知道最近宫中的风向,母妃她自从怀孕后便有些偏执,对明宣也是眼中刺肉中钉,你若是再说什么,让母妃更加入了执念,你到时候也讨不了好!”

  明蓉闻言有些惶恐,问道:“姐姐,你说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啊,原先母妃还十分喜欢明萱,可如今,母妃竟恨不得致明宣于死地,哪怕是父王的话,母妃也不听了!这样下去,明萱岂不是恨透了咱们?”

  明芙摸了摸明蓉的头,意味深长地道:“谁让明萱是嫡孙呢!”

  说完也没理会明蓉的疑惑,便拉着明蓉的手,道:“你跟姐姐回去吧,正好皇祖父送来的那位向公公,说是帮咱们管理宫务的,到时候咱们多学一些,也好让母妃多歇息一会儿!”

  明蓉顿在了原地,明芙有些疑惑的看着明蓉,明蓉却不情愿的说道:“姐姐,母妃已经尽数将宫务交给万氏打理,咱们学这些有用吗?”

  明芙也觉得希望渺茫,母妃对万氏的信任已经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连万氏揽权也装作看不见,他们虽是母妃的女儿,这段日子也只是充当看客,万氏也不愿意让他们多接触宫务,夺取她的权力。

  可明芙却不会这么对明蓉说,只道:“当然有用,且万氏不过是担心咱们不熟悉宫务,打理起来出了篓子就不好了,还会劳累母妃伤神,所以咱们这些日子就好好学习,争取以后早日帮上母妃的忙!”

  明蓉听到这话,点了点头,表示听姐姐的话,但心里怎么想的却都在脸上摆着,显然是不相信这话。

  明芙也无奈,只能装作没看见有些叛逆的妹妹的脸色,拉着明蓉回去做功课。

  只是姐妹两个并不知道,他们不远处有个小宫女听完了姐妹两人的对话,甚至在姐妹两人走后,便小跑到了万氏歇息的地方,把姐妹二人的对话一一告诉了万氏。

  万氏听完小宫女的话,微微翘起了唇角,然后从袖中拿出了一个香囊,道:“这里边有十两银子,是赏你的,拿去吃些点心,记得,以后两位郡主那有什么动静,都来告诉姑姑,知道吗?”

  那小宫女闻言连忙称是,道:“姑姑,春儿记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