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帝皇妥协 求收藏!求推荐!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413 2019.05.18 23:59

  谢绛老实地和建元帝说完了正事,在建元帝饶有兴致地说起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事时,谢绛虽没说多少话,但仍十分捧场的接两句话,只看建元帝说到最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就知道谢绛这个捧哏做的十分不错。

  明宣只觉得见识了新世界大门的打开,这位刚升任没多久的谢阁老,面上一派老实,没有那种阿谀奉承的样子,却偏偏能哄得祖父如此开心,比那种阿谀奉承之徒还厉害啊!

  谢绛不知道站在圣上身边的明宣竟然这么想,他这会儿正小心翼翼的应对着建元帝,毕竟这阵子建元帝与太子之间发生的冲突,让很多人都心知肚明,他自然也知道。

  甚至谢绛想的也更多,因为他自认比寻常人了解建元帝,建元帝有帝王普遍的缺点,那就是小心眼,自然不敢大意,生怕哪里惹了建元帝,成了炮灰。

  只是虽这么小心翼翼,谢绛看见明宣时,心里也忍不住苦笑。谢绛嘴上与建元帝说着闲话,心里却明白,太子与圣上之间的冲突他是不得不掺和了,尤其是在圣上把眼前这位不是太孙,胜似太孙的太子世子带到自己跟前,自然不可能只跟自己说几句闲话的!

  想到这,谢绛便主动出击,忽然道:“世子这些天没出宫,臣的孙子很是惦念,特意托老臣问候世子您一声,还望世子莫怪老臣唐突!”

  明宣闻言一愣,看向谢绛,然后才道:“志渊?是有什么事情吗?”

  谢绛被这话给噎住了,没看他只是问候问候吗?不过好在他还真有要说的,便道:“志渊他倒也没什么事,只是先前世子制止的玉真观那场闹剧已经查清了,想着报给世子知道,好叫世子不用惦记。”

  明宣倒没想到这谢绛还真不是空口白牙的说,便问道:“那是谁指使...”

  明宣还没问出口,建元帝一声咳嗽打断了明宣的问话,明宣看向建元帝,关切的问道:“祖父,您哪里不舒服?”

  建元帝看着有些着急的明宣,笑着挥了挥手,道:“没什么,只嗓子有些干。”

  明宣听到这话,忙示意身边的苏正把备好的茶水端过来,服侍建元帝喝下。

  建元帝喝下以后,才叹了口气,对谢绛感慨道:“唉,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可朕啊,总放不下明宣这小子,这大概都是做长辈的通病吧!”

  建元帝这似是感叹的话却让谢绛惊得满身是汗,这分明是敲打自己啊!

  谢绛回想自己的话里究竟那点让建元帝不满,不经意间瞧见明宣,顿时明白了自个哪里说错话了。玉真观那件事,清源道人的心思昭然若揭,哪怕这位世子当时没发现,回来给圣上太子一说,哪能看不出玉真观有利用世子的心思。

  圣上和太子没有因此迁怒玉真观,还让顺天府给玉真观查明真相,那都是圣上与太子开恩了,自个又重提此事,偏偏孙子志渊又是清源真人的弟子,圣上怎么可能不迁怒自己?更甚者,说不得以为自己孙子故意如此引导世子呢,毕竟志渊和世子也走得近。

  谢绛想到这,暗道自己太过大意,心中也在想着该如何弥补此事。

  谢绛嘴上小心应付着,道:“世子孝顺,老臣那些个子孙哪比得上世子,圣上您疼爱世子也是应该的事!”

  建元帝只是想敲打一下,便也略过此事。

  “如今朕立了太子,明宣是太子嫡子,又是唯一的儿子,若非没有前例,朕是想立明宣为皇太孙的,只是太子也不同意。朕便停了这个想法,只是即使如此,明宣也不能同诸皇孙教养相同,朕才把明宣放在身边。”

  说到这,建元帝略略停了一会儿,看向已经被吓得跪下的谢绛,说道:“本来朕先前说过,是要把你家那个孙子,还有太子妃那娘家侄子给明宣做伴读的,只是如今倒也不好这么办了!”

  建元帝说这话并非毫无根据,因为其实太子是没有正式的伴读的,但也有几个玩伴,毕竟太子学的东西可不是寻常臣子的儿子能学的。

  当初就算是废太子,也只是有几个玩伴,比如贾家那个纨绔贾赦,就是建元帝看在荣国公贾代善的份上,送到废太子身边做玩伴的。

  这些玩伴按例除了陪废太子说说话,上课的地方,是在宗室子弟读书的地方,与其他宗室子弟一起读书。所以这才是明明废太子即使性情不怎么样,但修养学识也是一等一的,但偏偏贾赦和废太子如此亲近,也不过成了一个纨绔,就是因为,在宗室子弟读书的那些人里,读书好的反倒是少见。

  而明宣在他的父王徒显谦没成为太子之前,自然是与那些宗室子弟一起读书,只是明宣自制力强,且十分聪慧,是少见的读书好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大半朝臣都不太愿意送子孙送去那里读书,免得耽误前程,毕竟贾赦便是前车之鉴。

  当初谢绛对孙子做还是七王世子的明宣的伴读时,便有些不情不愿,便是因为此等缘故,只是后来七王世子,成了太子世子,还是下一任板上钉钉的太子,谢绛又觉得可惜。

  因为这对那些上进心较强的家族子弟不是好地方,但对志渊来说,其实是好事,志渊本就从小在道观长大,与父母兄弟不太亲热,等他这个祖父走后,除非志渊是天纵奇才,才能获得家族支持,不然,没人帮扶的情况下,志渊的未来并不让人看好。

  在这封建皇权的时代,若是能与下一代帝皇打好关系,是一件非常占便宜的是,要不然,为何历史长河中,总能频频出现各种扶持夺嫡的事情呢?

  这会儿听着建元帝这么说,谢绛的呼吸也忍不住重了重,他不觉得志渊会变成那些一事无成的纨绔,这是每个做家长都有的信心,听建元帝这么说,谢绛眼巴巴的瞧着建元帝。

  建元帝见了哑然失笑,心中不由哀叹,即使是谢绛这等人物,面对子孙的前程也难免控制不住情绪,太子那种凌厉的手段哪会有几人真心支持?

  还不是得让他好好为明宣谋划才行,太子竟也不理解自己,要不然这些老臣们被吓到了,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太子就算手段再凌厉,又能挡住多少有私心的大臣们呢?

  建元帝见自己的话有了效果,笑眯眯的揭开谜底道:“朕想着,明宣这个年纪,在宫里也没什么可来往的人,不妨找几个玩伴,只是宫中宗室子弟读书的地方离着大明宫有些远,朕打算另找一地,择选家世清白,学业优异之人,最好和明宣年龄相仿的,聚在一起读书,明宣平日里除了在朕这里学一些东西以外,其他时候与众择选之才一起读书。近朱者赤,想必明宣也能有一番收获!”

  谢绛听完以后只觉得心中激荡万分,心下明白,这是圣上给世子建立的班底,能在这里读书的人,不是伴读,胜似伴读,可比以前废太子身边那些所谓的玩伴要厉害多了!这下朝堂上那些倚老卖老的,怕是要不顾脸皮在世子跟前安插人了,能够扶持家中子弟,可比争权夺利还要重要呢!

  谢绛想到这敬畏地瞧了建元帝一眼,真是姜还是老的辣,圣上这一出手,可给太子除去了不少绊脚石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