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初见戴柯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105 2019.03.12 12:00

  有关于那个姑娘的事情一直被明宣记挂在心里,等从襄阳侯府回去之后,他问起了自家母妃。

  七王妃不知为何明宣会问起此人,但见明宣面色不太好看,便也把那姑娘的情况对明宣一一道来。

  原来那姑娘也是出身勋贵,父亲乃是安平侯,家中不算顶显贵的,只是长辈和襄阳侯府有旧,其长兄又刚拜襄阳侯世子为师,即王妃兄长的弟子。

  方雅与方愚是堂兄妹,方雅是襄阳侯二子所出嫡女,也是襄阳侯府这一辈唯一一个女孩,身边无甚姐妹玩闹,便和这个世交家的姑娘来往密切。

  以往明宣还是女孩的时候,和方雅来往甚多,只是不知是不是巧合,从没正面交往过,也只恍惚记得有这个人。

  听到这明宣心中也有了计较,他从不信巧合之说,且明宣最清楚自己身份改变之后身边的变化,自然怀疑那个姑娘。

  且明宣记得那主仆二人所说的话,一个原配嫡女,看似被继母嗟磨,可看她的情形可不算是受了委屈,经常能过府和方雅交好不说,身上衣服饰品看着低调,实则华贵,一点都不像是不受宠的。

  且别看安平侯是侯爷,可他这个侯爷是有水分的,他是第三代安平侯,这侯府的爵位实质上传到他这一代已经是最后得了,到他儿子已经没有爵位可继承,这一代安平侯文武皆不成,只是仗着往日勋贵里的几分人脉好歹撑着一个架子罢了。

  不过安平侯的儿子,也就是那个姑娘的同胞兄长据说是个有出息的,先前明宣也见了这个据说是舅舅弟子的人,在明萱看来,也算是一表人才,听说他已经是秀才,倒也不算差,只是见识过自家蒙师林海励志的人生之后,明宣不觉得他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在朝堂上爬的多高。

  就算林海如今能爬的这么高,除了自个能力外,荣国公也出了不少力气,这样一来,明宣不得不怀疑,这个姑娘结交自家表妹的意图。

  难道是想让表妹嫁给他那哥哥?

  想到这明宣心里有些不高兴,当然明宣还没情情爱爱那根弦儿,只把表妹当做亲妹妹看,外人算计妹妹自然受不了。第一时间给这个人盖上了一个心机深沉的戳,准备回头好生提醒一下自家表哥表妹。

  明宣全然没想到,实际上他自个恢复身份后才是那个最大的肥肉,让人垂涎,因而一时忽略了这个让他心生警惕的姑娘,这是后话了。

  明宣没把那个姑娘放在眼里,毕竟只是个小姑娘罢了。

  明宣在去过襄阳侯府之后,就要入宫读书,在此之前明宣见到了只闻其声的戴柯戴公公,对这位戴公公明宣是很敬重的。

  不只是因为他的能力,明宣从自家父王那里知道了不少这位戴公公的事情,更对其忠心耿耿的态度而动容。

  明宣和七王妃在王府中接见了这位奉命出宫,接明宣入宫读书的戴公公。

  七王妃十分客气的对戴柯道:“王爷他有公务在身,已经出京办事,不能亲自见公公您,十分遗憾,特意嘱咐本王妃问您一声好!”

  戴柯此刻全然没了当初在宫中的心若死灰,只时不时的看明萱一眼,十分慈祥,听到七王妃这么说,连道不敢,“王妃娘娘客气了,奴才当不得,奴才知道王爷公务繁忙,不敢打扰,能拜见王妃娘娘和小主子,便是奴才的福气了!”

  明宣也能感受到戴柯的善意,笑着回道:“公公莫要客气,以后明宣在宫中还要拜托公公照顾,莫要见外。”

  说着让小丫鬟带着戴柯入座,戴柯推辞多次,才推不过勉强坐下,只是也只敢坐着一边,好似随时准备起身。

  明宣见了也没太过勉强,只是和戴柯问起了宫中的一些事情,以防进宫闹出笑话。

  戴柯一听是这,连忙为小主子和王妃解疑,把一些该注意的地方都一一提醒,最后还道:“小主子和王妃不必担心,圣上允老奴伺候着您,到时有什么忌讳,老奴会提醒您的,小主子不必太过费心。”

  戴柯的话让明宣稍稍松了口气,这宫禁之中最是复杂,明宣即使自恃谨慎,却也不敢说不会行差踏错,有人提醒再好不过。

  王妃听了也点了点头,她自然清楚这位戴公公的能力,只是让明宣多多了解一下罢了。

  王妃笑着回道:“戴公公的能力连王爷都赞的,本王妃自然放心!只是难免念叨些。”

  戴柯连忙接话,“王妃一片慈母之心,老奴怎能不知,只是老奴还得请教王妃,小主子平日里可有什么忌讳,身边惯常伺候的人是谁?可用用什么药?”

  说到这戴柯眼里一抹忧虑闪过,显然明宣异于常人的身形很让人怀疑,明宣的身体底子太差,平日里少不了药汤子。

  明宣闻言嘴巴忍不住撅了撅,显然是想到了平日里喝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药汤子,他忍不住心里埋怨这位戴公公,提什么不好,偏偏说这个,原本还想着进宫读书的时候,住在宫里没人逼他灌药汤子,他可以解放了!

  如今这下好了,明宣有种预感,以戴柯的能力,母妃怕是更不怕自己会偷偷倒掉那些难闻的药汤子了!

  虽说明宣脸色不太好看,但王妃却是端正了态度,也满意戴柯的仔细。

  王妃其实最头疼的正是明宣喝药这一点,明宣一向调皮,在喝药这上面也是经常和自己与王爷斗智斗勇。

  且王妃想到自己儿子要喝的药,也不禁打了个寒噤。当初那位宗室长辈出身的玉真道人给儿子开的药简直苦到了一定境界,这也是王妃心疼儿子的原因。

  不过王妃在儿子的身子这种原则问题上,是丝毫不能让的,连忙吩咐身边的心腹取来了明宣的药方,交给戴柯。

  至于药材之类的,自然是不能带的,宫禁中规矩甚多,王妃也不放心宫中会不会有人借药材生事,而戴柯平日里十分稳当,王妃也放心把这件事交给他处理。

  戴柯恭敬地接过药方之后,瞥见了自家小主子的苦脸,心里忍不住笑了笑,自家小主子还是小孩子呢!

  明宣并不知自己被戴柯小瞧了,心中正想着该如何避免这药汤子的荼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