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离京疑云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275 2019.03.23 22:00

  七王府

  明宣正端坐在书房里,听几位先生在说话,在七王爷临走之前,不放心儿子的他特意留下了几位门客教导明宣。

  明宣也知道这几位门客都是有能力的,只是碍于种种原因,没能参加科举,才到了自家父王身边当门客。

  所以遇到一些困惑之后,明宣经常会请教这几位先生。

  这次在太子妃的事情上,明宣执意挑明,几位先生虽不甚赞同,但也没有反驳太多,但他们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也清楚还是小看了自家恩主七王爷一家在圣上跟前的恩宠,心中更是火热。

  他们做门客的投到七王爷门下,自然是有自己的野心的,虽说如今太子在位,七王爷看起来没什么机会问鼎皇位,但好歹七王爷知人善用,外人虽然都说七王爷性情冷硬,但他们这些人最清楚,七王爷是个十分严谨的性子,只要你本身不出什么问题,七王爷都会用人不疑。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主上了!

  所以他们对七王府下一任主子,也就是明宣的教导十分尽心尽力。

  在一步步的教导之中,这几位门客愈发欣喜,实在是这位小世子不仅天资聪颖,也没有寻常聪明孩子的傲气,性情一板一眼的,颇似七王爷,在学业上也十分精进,丝毫看不出他们想象中的这位小世子先前被当做女儿家教导的眼界狭窄的样子。

  明宣此时正拿着课业与几位门客探讨,如今明宣在宫中读书,宫中名师自然是不同凡响,这些门客各有缺陷,比起宫中名师自然比不得。指点明宣有些吃力。

  但明宣的用意不在于此,这些门客几乎都是自家父王信任的人,明宣有意与几位门客拉拢关系。

  且宫中名师虽有学问,但因为教导的学生大都身份尊贵,所以这些名师们往往十分谨慎,不肯多说一句话,明宣也不敢和宫中的师傅来往太密。

  宫中的师傅都是朝廷官员,明宣如今本就引人注意了,自然更小心与这些人接触,免得被人扣上一个私通大臣的帽子。

  当然这些门客不是没有一点可取之处,毕竟是被明宣七王爷看重的人才,所以多数时间,明宣也会向这几位先生请教一些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这些都是几位门客的专长。

  明宣的态度也让这几位门客心里松了口气。毕竟他们越是教导,越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此时明宣正在请教几位先生有关白莲教的问题,毕竟自家父王迟迟不归,明宣心中也有些担心。

  “几位先生可知,扬州情况到底如何了?”明宣担心的问道。

  这几位门客里,有一位出身扬州的门客,名叫沈园,他对扬州的风土人情十分了解,他便道:“世子容禀,扬州情况有些复杂,这要从白莲教说起。白莲教存在时日已久,早在唐宋时,白莲教便有了踪迹,只是那时的白莲教更像是佛教的一个分支,虽说佛教正统人士并不承认。

  后来到了元朝,白莲教不知怎么走通了上层路线,让前元承认和奖掖,进入全盛时期。

  只是这时的白莲教到底还有一部分人不愿被异族统治,开始起义反抗,包括本朝太祖年少时,也曾是白莲教的信徒。”

  说到这沈园偷偷看了明宣一眼,见明宣脸上露出了感兴趣的模样,但到底不敢编排当朝太祖,遂一笔带过,继续道:“白莲教信徒甚众,本朝立国以后,不少野心勃勃之辈仍借用白莲教之名造反,所以本朝便下令禁止,只是白莲教蛊惑人心的手段实在高超,因此也是屡禁不止。

  这次扬州爆发白莲教造反的事情,也并不是特别让朝廷意外。”

  听到这明宣不禁皱眉,问道:“既是如此,那为何这次要劳动父王堂堂亲王前去处理此事,难道这次扬州真的出了大乱子?”

  明宣如今年龄尚小,消息比较闭塞,对扬州发生的情况还真是一点也不清楚。

  若是扬州真的像沈园所说的那样并无大碍,自家父王怎会亲身前往?想要躲过太子算计办法有不少,父王若是想留在京城,根本不难。想来扬州定然也出了大事。

  沈园闻言一顿,与身边几个同僚对视了一眼,才道:“世子有所不知,扬州的情况其实还好,王爷之所以亲身去扬州,并非只为了白莲教造反之事。”

  沈园几人作为给徒显谦幕僚,对某些情况也有多了解,这方面徒显谦也透露了一些风声,明宣问起,他们也不敢隐瞒。

  明宣听了便心里有数了,他原先便觉得奇怪,父王对他的事情十分上心,怎么会在这个关头离去?

  可若是父王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不得不离开,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父王这么着急离去呢?明宣直觉与白莲教造反的事情有关。

  沈园等人到底只是幕僚,对自家王爷的想法也不清楚,没看王爷连世子王妃都没告诉吗?所以到最后明宣还是一头雾水。

  明宣怀着满腹疑惑,在和母妃张氏用膳的时候,也是频频走神,让张氏有些担心。

  在明宣又一次把不喜欢的芹菜放到嘴里时,张氏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明宣,你到底是怎么了,这么心不在焉的?”

  明宣回过神来并未第一时间回答张氏的话,从小的教养让明宣皱着一张包子脸努力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又急匆匆地喝了一口汤冲淡嘴里的味道,才算舒服了不少。

  明宣苦巴巴着脸,无奈的道:“母妃您也不提醒儿子一下!”嘴里好似还有芹菜那糟糕的味道,明宣又喝了些汤。

  张氏却笑道:“母妃想着,你或者是换了口味?”

  明宣无语,但对自家母妃也毫无办法,只能自认栽了。

  玩笑过后,明宣迟疑了一会儿,才道:“母妃,您可知道,这次父王去扬州是不是有其他目的?”

  这话一出,张氏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拧起眉头,问道:“明宣,你从哪听了什么话不成?”

  明宣自认对自家母妃十分了解,见母妃这么说便知道其中却有内情,反倒是没那么急迫。

  “母妃,儿子今日听沈先生说起白莲教之事,觉得有些蹊跷,若说父王因为太子逼迫,不得已出京,如今想来,未免太过牵强,所以儿子便有些怀疑。”

  张氏哑然,她也没想到自家儿子这么聪明,一下便猜准了真相,但此事关系甚大,张氏自己知道的也不多,只能对儿子说道:“母妃确实是知道你父王去扬州私下有要事要办,但具体的你父王并没有告诉母妃。”

  明宣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事情到这一步,明宣也猜到了,自家父王的谨慎不会泄露什么,心中暂时放下了此事不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