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楼之一代圣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人心向背 求收藏!求推荐!

红楼之一代圣君 阿极要变白 2720 2019.05.20 22:12

  明宣择选伴读一事闹得京中沸沸扬扬的,建元帝与太子见事情愈演愈烈,连忙让人宣布了此次并非只是择选伴读,而是要办学堂,想要进学堂的学生都要考核。

  这时众人才知晓这次报考学堂的范围并不只限于类似国子监那种因父祖蒙荫进去的,而是需要考试,且范围理论上面对的是整个天下适龄的学童。

  这下不只是朝廷上议论了,那些平民百姓们对此更是热情满满。京城天子脚下的平民百姓识字的可不少,尤其建元帝又命顺天府衙门特意派人向百姓们宣读,保证大多数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在天子脚下的百姓们大都有一番见识,自然知道这能和太子世子一起上的学堂有多厉害,家中有聪明伶俐的小辈的百姓,很多都动了心思。

  不过也有人冷嘲热讽,“你当你家那八辈祖宗都在地里刨食的儿子都能天子皇孙做同窗?这八成是摆着好看的,那些个大族里这么多子孙,这点名额哪够分啊?能轮到了咱们?”

  这话一出,站着看布告的很多人都住了嘴,这时,那宣读布告的小吏听闻这话暗道不好,想起上官的吩咐,连忙说道:“你们莫要相信谣言,天子一言九鼎,又是为世子办的学堂,岂容别人滥竽充数?若你们家中却有年龄合适,且天资聪颖的学童,尽管送来,通过入学考便能入学,这入学考可是有圣上太子亲自到场的!”

  小吏又示意身边的衙役,把那个说风凉话的人给抓住,那人躲闪不及,被抓个正着,连忙告饶道:“小的胡说八道,还请大人饶了我吧!”

  小吏冷笑道:“你这泼才,没治你一个诽谤圣上的罪名都是好的,还敢在这求饶?来人啊,把他杖打二十板子,以儆效尤!”

  小吏话音刚落,身边两个衙役拿着板子上前直接开打,让周围围观的人唬了一跳,不敢再质疑什么,同时他们心中也升腾出一份热情与希望,若这小吏说的不是假的,他们的子孙是不是有希望一步登天?成为皇孙的同窗?还不是一般的皇孙,是太子的嫡子,将来会成为太子和皇帝的人!

  不得不说封建时代,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这句话能让人有多推崇,帝王家又是谁?不是宗室,不是外戚,而是那个九五之尊宝座上的人和他的继承者,明宣的身份足以让不管是世家勋贵,还是平民百姓都趋之若鹜。

  等衙役们把那说风凉话的人打完以后,小吏和一行衙役们便带着这个受刑的人走了,显然那二十板子不是全部的惩罚,少不得要关进大牢一段时间。

  ......

  等那些小吏和衙役走后,人群中忽然热闹起来,各自议论着此事。而其中有两个精壮的汉子,心有余悸的对视了一眼,然后悄然离开了。

  两人警惕的弯弯绕绕走了很远的地方,才松了口气,说道:“没想到上头说的竟然是真的,还真有人冒天下之大不讳,故意那么说啊!咱们幸好出头的晚,要是早了,可不是得白挨那二十杖?”

  另外的那个汉子也道:“白挨那二十杖还是轻的,你们看见那小吏和衙役都是刑部的人吗?咱们若是进了刑部,你以为头会把咱们捞出来?”

  先说话的这人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道:“咱们上头的也未免太难为咱们了,说是让咱们引蛇出洞,可这蛇还用引吗?幸好咱们机灵,差点没挨上打,我估计其他兄弟那里指不定也差不多,不过你说那布告上说的是真的吗?”

  “嘘,你不要命了,忘了咱们干什么的了?布告肯定是真的,不过我觉得那抓人打板子的小吏八成和咱们一样,早早得了吩咐,盯着那些人呢,你想想,平常不管是刑部还是顺天府有这么快吗?”

  “若是真的就好了,我家那兔崽子,学堂的夫子都说他会念书,聪明,等到时候我让他去试一试!”

  “可咱们是锦衣卫啊!”

  “锦衣卫怎么了?世子可是亲口说了,只要家世清白,都能报考,咱们好歹是官身,那些平民百姓都能考,咱们孩子为啥不能?”

  “这么说也对啊,那些商人子弟据说都能报考,要不我也让我家那兔崽子试试?”

  “试试,当然要试一试,反正入学考只用交十个铜板,就是平常百姓也能拿的出来,不成也只是浪费十个铜板,若是成了,那可就发达了,你还心疼这点钱?”

  “好吧,我回头叮嘱兔崽子好好读书,若是他能出头,我也不用担惊受怕了,咱们锦衣卫都是父死子继,老大能保证有个官身,小的就麻烦了,若是有个出身,还是别干这个比较好!”

  “唉,你怎么能这么想?若是能出头,还不是圣上太子与世子的恩德,好好报效圣上他们,咱们这条贱命也算是值了!”

  “你说得对,你看我这张破嘴,说不出好话来,圣上太子恩德,咱们要报答的。”

  ......

  这两人的对话在京城很多地方都有相似的情景出现,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京城以外其他地方,也有人听说了这个消息,只是大多数人不信,少数心存侥幸的人,带着自家符合条件的孩子一路上了京城,试图谋得那微薄的希望。

  不得不承认,这次兴办学堂影响很大,连明宣这个首倡之人都觉得未免太夸张了。连太子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给明宣提点的太过成功了。

  太子妃却狠狠地打击道:“太子您要点脸面吧,您说的只是让明宣求父皇给他几个伴读,借此机会拉拢一些,再打压一批人,之后兴办学堂的提议可是明宣自己想的,您可不能抢明宣的功劳!”

  太子闻言讪讪,连忙点头称是,只是还是没能忍住好奇心,让人把明宣叫来问话。

  明宣惊讶过后,也觉得其实兴办学堂能造成这般的影响并不奇怪,心里无端的笃定让明宣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迎着自家父王母妃好奇的目光,明宣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是尽量说自己的想法,“当时父王让戴公公告诉我,说让孩儿求祖父给孩儿选几个伴读,可孩儿觉得,只选几个伴读怕是作用不大,便想着不如多选一些,可皇家宗室里最多能选几个伴读呢?

  而且父王不要说孩儿狂妄,实际上父王提供给孙儿的几个人选,孙儿看上的并不多,父王平日里忙于公务怕是不知,这里边几个人里,纨绔虽不算多,可出众者也没几个,更多的都是平庸之人,孙儿觉得接触这些人只为了平衡朝堂局势太过浪费,若是他们不成器,像义忠王伯那几个玩伴一样,只仗着家世,对孩儿又有什么好处呢?

  所以孩儿便想着,他们又不是皇家,子孙众多,无论哪个子孙成器,想必都是高兴的,可问题是那些大家族家中怕是也有嫡庶之分,地位高低的区别,若是长子嫡孙不中用,其他人难道就不能出头了吗?这样未免太浪费人才。所以孩儿便效仿科举,考核这些想做伴读的人。”

  听到这太子了然的点了点头,又问:“你这么说倒也没错,只是为何你没设置门限,让家世清白的人都能报考?”

  明宣听到这话,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个是孙儿没想到,后来祖父问孩儿的时候,孩儿想着科举取士也是所有家世清白的人都能报考,孩儿这个小小的学堂,哪里用这么高的要求?”说实话,明宣若非知道这是要拉拢朝臣,一开始提议时就这么做了,只是这话不好说,让人觉得自己轻狂。

  太子听了这话,忍不住感慨,“你这无心之举倒是给了父王好大惊喜啊,你可知,如今前朝民间,民心可用啊!”

  明宣腼腆的笑道:“父王,既然儿子立了大功,您好歹赏赐儿子一些东西吧!”

  瞧着明宣眼睛骨碌的转,太子便知道自家这个儿子不从自己这敲出什么东西来是不肯罢休的,便没好气的说道:“行了,等会儿会让戴柯给你送过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