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亚斯兰幻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

亚斯兰幻想 洛基.QD 3001 2006.04.08 19:44

    在法耶休整了五天,菲列尔一行人离开了这座繁荣的城市。

  由于紫晶魔导士团在围攻锡林城时所做的杀戮太多,为了转移欣伊亚人的视线,伊格达拉在征服了欣伊亚以后决定将欣伊亚划分为六个领,由一些投靠过来的原欣伊亚将领任领主。而这些领主中,威望最高的,势力也最大的就是原欣伊亚“北防将军”菲茨·德勒艾。

  如果不是手握十万军队的菲茨未做任何抵抗就投降梅里亚军的话,欣伊亚在战场上也不会那么被动。所以在欣伊亚人民眼中,菲茨是这场灭国之痛的最大罪人。

  于是,诸多因素作用下,菲茨就成为了这些有原欣伊亚将领身份领主的“不成文”的首领。所谓“菲茨动,举国动”,正是在原欣伊亚领域内广为流传的说法。

  对于这样一个危险分子,伊格达拉并非没有戒备,只是碍于复杂的局势,暂时还不合适对这些领主大动干戈。

  套用苏利亚的一句话,“关系暧mei是冲突的导火索,或早或晚罢了。”

  法耶南边的夜雾森林中,三个身影正向着更南的方向走着。

  “菲列尔叔叔,还会有人追我们么?”

  “据说梅里亚王马上要对沙利叶出兵,估计他现在没工夫管我们了。”

  “我说莉蒂亚啊,你就真的不知道他老人家为什么要找你么?”

  “哼!罗德!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不知道!!”

  “啊……生什么气啊?我就是好奇啊……喂!等等我啊!”

  “这两个孩子……”

  摇了摇头,菲列尔跟了过去。

  “……我已经道过歉了啊,别不理我啊!你看,我不是……谁?”

  罗德忽然感觉左边的树丛中有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小动物,似乎是有什么人。

  “什么啊?”莉蒂亚也走了回来,看着罗德一直注视着的地方,却没发现什么异样,“是你敏感了吧?”

  “小心!!”

  随着语音,罗德迅速挥出一剑,有什么东西在莉蒂亚面前被弹开了,被这突发qing况吓了一跳的莉蒂亚向后退了几步,险些跌倒在地。

  “……是石头。”看着被自己击落的暗器,罗德有些意外,忽然树丛中一阵声响,“别跑!!”

  等到菲列尔赶到的时候,罗德已经追出去不见了踪影。

  “没事吧,莉蒂亚?”

  “我没什么,倒是罗德,他不会有事吧?”

  “啊,你不用为那个小子担心,五千人都杀不了他。”

  在菲列尔确认了莉蒂亚没有受伤之后,罗德也窜了回来,只不过怀里多了个“礼物”。

  “放开我!”一个褐色头发的小女孩在罗德的怀里吵闹,可怜的黑发少年英俊的脸已经被扯的乱七八糟了,“你要干吗?!”

  “……我说罗德啊,你怎么学上梅里亚人了?”

  “什么啊……我刚才追……出去发现她……她就是袭击……莉蒂亚的人……”

  脸边被扯边说话是件很不容易的事--罗德正生动地证明着。

  “你干什么啊!!!”站在边上的女祭司终于看不下去了,用力锤击了罗德的头后,抱开了他怀里的小女孩,“你弄疼她了!!”

  “呜呜呜……”无辜被打的罗德满脸委屈地坐在地上捂着头,“我这不还是因为你吗?”

  “乖,弄疼你了吧?不哭不哭,我看看,这都淤血了,疼吧?来,姐姐帮你看看,怎么样,好点么?这呢……”

  莉蒂亚的全部精力都放在眼前哭泣的小女孩身上,根本就已经遗忘了刚还在保护她的罗德,虽然她不是故意的。

  在一通忙乱之后,三人终于弄清了女孩的来历。她的名字叫桑蒂·罗谢尔,原来住在夜雾森林西边的塔穆村,但三年前似乎发生了什么事,她的父母一夜间死于非命,村民们也将她赶了出来,于是她就一直在这夜雾森林中度日。

  刚开始的时候日子十分艰难,不过经常有好心的村民会偷偷给她送一些吃的和木料,使她可以解决食住问题。过了一段时间后给她送东西的人就越来越少了,直至她似乎完全被遗忘了一样。好在她自己也学会了一些在野外生存的能力,所以还可以活到现在。

  走了大概一刻钟之后,四人来到一座破旧的木屋门前。

  “姐姐,就是这里!”桑蒂有些兴奋地向着莉蒂亚介绍到,“这就是我的家!”

  莉蒂亚跟着褐发女孩进了木屋,而另外一对师徒则站在门外,似乎在对房子的建筑风格品头论足。

  “就住在这样的地方啊……”

  “嗯……不过蛮结实的,估计你撞不坏。”

  “……”

  在开完没有营养的玩笑之后,胜利者(菲列尔)与失败者(罗德)也迈步走了进去。不过几分钟后,罗德被赶了出来。因为他在刚才追桑蒂的时候把背包弄丢了,如果找不回来就得去寻找食物。

  “那么桑蒂,你真的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嗯……我只知道早上醒来之后就发现爸爸和妈妈……”回想起惨痛的往事,女孩的脸上不禁泛起哀伤,“然后他们就告诉我不能住在村子里,必须要离开……”

  “他们就没说为什么?”

  “嗯……是村长告诉我说要离开村子,可是谁也没告诉我为什么……后来蒂娜婶婶给我送吃的时告诉我,赶我走是因为我被诅咒了……”桑蒂看着莉蒂亚,眼中充满泪水,“什么是诅咒?为什么我就不能住在村子里?还有我的爸爸妈妈……他们……”

  莉蒂亚轻拍着趴在自己肩头哭泣的女孩,心中也刮起一阵哀伤。十一二岁的孩子却要独自面对如此困苦的处境,这时候有个肩膀任她流泪也是对她的奖励。

  良久,女孩渐渐停止了哭声,抬起头来看着莉蒂亚,黑色的眼睛里露出阵阵幸福。

  “谢谢莉蒂亚姐姐。”桑蒂的脸上挂着一个微笑,“你的怀里真舒服。”

  “桑蒂。”一直没有出声的菲列尔突然询问道,“那天晚上,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桑蒂挠着小脑袋,认真地回忆,“我不记得了。”

  “那你醒来的时候是在哪里?”

  “家里啊。”女孩未加思索地回答,“在我的……”

  “哪里?”

  “我的……我的床上!”

  “真的?”看到桑蒂的神情有些不对,菲列尔不给她时间立刻追问,“你确定是在你的床上?”

  “是…是…在我的床上……”褐发女孩捂着耳朵,淋漓的汗水浸透了身上的衣服,痛苦的表情好似在与什么搏斗,“不是…是…是在床上!我是在床上!!!”

  “桑蒂你怎么了?!”看到刚刚还对自己展露微笑的女孩忽然变得如此痛苦,莉蒂亚也不禁紧张起来,“菲列尔叔叔!你要做什么啊?!”

  “……”

  菲列尔没再说什么,只是帮着莉蒂亚把女孩抬到床上,然后就坐在木屋外的树桩上思考着什么。

  等到罗德找到背包回来的时候,桑蒂已经稳定了下来,只是精神看起来还很萎靡,躺在床上直直地看着屋顶,莉蒂亚在她边上照看着。

  “老师,她怎么了?”

  “没什么……”陷入思考中的菲列尔似乎还未回过神来,“背包找到了?”

  “嗯,不过……”罗德面色有些凝重,“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什么啊?”

  “骨头,一些动物的骨头。都是被折断的,但是周围并没有大型动物的痕迹。”

  “唔……”菲列尔再次陷入沉思,这一系列的线索使得他意识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木屋里有炊具,虽然旧了些但是还能用。去做些吃的,吃完了和我走。”

  “我们去哪?”

  “塔穆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