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亚斯兰幻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

亚斯兰幻想 洛基.QD 3621 2006.04.19 18:58

    格雷·达沃尔萨看着菲茨不停地在面前来回踱步---自从收到那封信以来他几乎就这么走来走去了三天---身为菲茨领第一将军却要一直待在屋子里看着长官来回走,自己的心里也不免烦躁起来,连一头青蓝色的短发都显得些许凌乱。但是他又无法抱怨什么,所以索性就这么坐着,一言不发。

  “达沃尔萨卿。”菲茨难得地开了口,不过仍然没有停下脚步,“对于陛下的信,你还有什么看法?”

  “领主大人,我的意见还是那样。”类似的对白已经进行了无数次了,格雷真的很奇怪为什么菲茨都不会厌烦,只是没有把这部分想法表露在脸上,“既然梅里亚王说了那个女祭司至关重要,那么对于我们来说,自然拥有足够可以利用的价值。所以依我看来,应该先把她带回来,然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是么……”菲茨面露难色,“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

  “大人!”面对领主的忧郁,格雷忍不住提高了声调,“沙洛斯、拉亚、方单、津霍依等几位领主都已决定跟随大人行动,伊格达拉马上要出征沙利叶,现在正是我们举兵的最好时机啊!如果等到征服了沙利叶,梅里亚就有充裕的时间来解决我们了!到那个时候……”

  “好了,格雷。”领主打断了自己最信赖的属下的话,微微皱起了眉头,连续几天的思考与烦恼已经使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十分疲惫了,“你先下去吧,我自己再想想……”

  看着长官挥动的手,格雷没有再说什么,行了一个军礼之后就退出了房间。

  时间才是真正的神,格雷深感这句话的正确。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菲茨已经被磨砺成了一个愚顿的老人,全然没有当初战场上的锐利与果断,更丧失了那种夺人目光的魄力,仿佛所有的优点都随着发色一起变得苍白。

  三天前菲茨收到梅里亚王伊格达拉的亲笔信,大致内容是说一名叫莉蒂亚的女祭司现在在菲茨领境内,此人对梅里亚至关重要,希望非茨能够将其带到特雷博那。

  当领主将这封信递给自己时,格雷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神秘,但是既然是个重要角色,那么将她掌握在手里自然会有关键作用。尤其目前梅里亚即将出征沙利叶,如果趁此时联合几位领主同时举兵,那么摆脱控制自成一方甚至一国也是极有可能的。就算伊格达拉中途返回国内,手中有那个女祭司,自然就有了一枚关键性的砝码。

  但令格雷失望的是菲茨在听完自己的想法之后竟然没有同意,而更多的是患得患失起来。自己几次进言都无功而返,只能徒增领主每天踱步的频率罢了。

  平定欣伊亚后,伊格达拉便将原欣伊亚的领土分封给了几名有显赫战功的将军。但这些人却清一色的是欣伊亚人,也就是说对于欣伊亚人来说,这些人都是叛徒、叛国者。

  在些许欢娱之后,他们就意识到了问题。自己领地内的人民开始反对这些人的统治,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武装叛乱,这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的。于是一些领主就开始极力镇压清剿反抗人士与势力,一时间原欣伊亚的土地上哀声阵阵。

  当然任何事都有起因。本来在亡国之后很多人就会出现不满情绪,在梅里亚的统治并不牢固的时候自然会有反抗势力出现;再加上一些领主在掌权后对于领下的人民压榨甚于安抚,有的领内甚至出现了饥荒与灾民。于是这样一场思想与胃肠相混合的风暴便形成了。

  而当这场风暴肆虐了两个月,即将冲破梅里亚人设下的枷锁时,梅里亚王伊格达拉与风翼骑士团“适时”地出现在原欣伊亚的土地上。对于有责任与过错的领主直接斩首,领土收归梅里亚国有;由于有人故意煽动群众情绪而引起的叛乱,抓住并处死煽动者与主要参与者,其余人全部充军三个月后释放。就这样,巨大的风暴几乎瞬时间烟消云散了,而且伊格达拉与风翼骑士团的名字被欣伊亚人牢记,梅里亚的统治立时坚固了许多,可见伊格达拉政治手腕之高明。

  当然也并非所有领主是愿意去做别人政治工具的傻瓜。包括菲茨在内的七位领主在分封的政策下达以后便了解了梅里亚的伎俩,于是非常注意领内民间舆论的导向以及民众生活的情况,所以在其它大部分领内出现问题时这些地方并未刮起太大的风波,从而在伊格达拉名为安抚实为清理的行动中保全了自己。

  “艾蕾,情况怎么样了?”回到军务部后,格雷马上向自己的副官询问了三天前所吩咐的事情,“那些人现在在哪里?”

  “长官!他们于今早进入夜雾森林,大约在明晚会在奈落河上游附近离开本领境内。”

  汇报情况的是一位女性副官,高佻的身型、婀娜的曲线、略显妩媚的容貌,配上一头乌黑的长发,使得几乎军务部乃至整个菲茨领军方内的男性都为其倾倒,而在“几乎”范围以外的则是六十岁以上的退伍军人以及她的长官格雷。

  “嗯……”格雷略微思考了一下,抬起头并打了一个响指,“决定了,第一团随我去奈落河,命令海顿带领三团即刻在夜雾森林与奈落河之间阻击目标,拖延时间并尽量耗费他们的体力。”

  “长官的意思是亲自去捉拿他们?”艾蕾有些意外,不过手中的笔还是迅速地在本子上记下了所有细节,“可是没有领主的亲令,这么做是要……”

  “没办法了。”打断了自己副官的话,格雷的语气中带着不可违抗的威严,“领主的情况你也知道,失去了这次机会也许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但是对我们来说却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下官明白,我立刻去办,长官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么?”

  “告诉海顿……一定要活着回来……”

  “是……”美丽的女副官转身离开,在推开门时又回过头来,“对了,我要跟着哪边呢?”

  “当然是跟着我。”

  “是!”

  目送艾蕾退出屋子,格雷又陷入了沉思。只是他不知道,自己一句无意的回答,换来的则是自己副官一整天的欢心。

  奈落河是原欣伊亚境内的第三大河。不像排名在它之前的塔洛格森吉拉河与极冰之溪般宽广,奈落河两岸的距离很短,平均只有十五米左右。但深度却有将近一千米,仿佛是有谁硬生在大地上劈出了一道伤口,而且水流极快,所以挤身于河流排行前三之列。河中几乎没有生物,这又为其增添了几许神秘色彩。

  而对于格雷来说,它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意义—奈落河是菲茨领与拉亚领的边界线--渡过了奈落河就意味着脱离了自己的掌握。虽然拉亚与菲茨私交甚好,但是如此重要的人进入对方的地盘里,谁也无法保证拉亚会不会另有企图。所以格雷决心亲自动手,要在自己能够控制的情况下将莉蒂亚带回来……

  亲手葬下桑蒂之后,菲列尔一行继续南下,向着早已定下的目标前行。但在三人离开夜雾森林不到半天的时间,脚步不得不再次停了下来。

  “好大的阵势啊……”一个黑衣黑发的少年感慨到,虽仍显稚嫩,但已属鲜有的俊帅相貌,只是手上被咬剩半个的苹果与他严肃的口吻实在不相符,“莉蒂亚,看来这些人还是来迎接你的……啊!疼啊!!!”

  “讨厌!!”似乎还未从桑蒂的事中摆脱出来,女祭司的神色中依然卷着哀伤的痕迹,不过此时却将所有不快都凝聚在罗德的胳膊上,狠命地掐了下去还拧了半圈,心情觉得舒畅了不少,“菲列尔叔叔……现在怎么办啊?”

  “没办法……”如果说刚才的黑发少年是“英俊”,那么这个紫发的男子则应该是“美丽”,紫色的长发,紫色的眼瞳,近乎完美的相貌不输给任何女子,举手投足间显露出的优雅气质更是令那些王公贵族黯然失色,“既然他们想送死,我们也只好帮忙了。”

  “……”

  莉蒂亚沉默不语,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自己已经无法太多地选择,只有这样走下去了……

  “放箭!!”

  不知是谁喊出的命令,一百支箭矢迅速向三人急速飞来,但并没有人移动,只有菲列尔挥了一下右手,一道冰墙便竖在面前,下一个瞬间上面便增添了一百个箭孔。

  “……冲!”

  虽然声音听起来有微小地颤抖,但是下令者并未耽误任何时间,迅速下达了第二道命令,大约三十名战士冲了过去。

  咬完了最后一口苹果,罗德持剑跳入人群,立刻掀起了一阵血雾。本来应该是三十人包围他一个,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这三十人似乎被罗德“包围”住了。

  高速的移动加上高速的攻击,使得三十名战士仿佛三十只小羊,被一只猛兽玩弄于鼓掌之中。

  “不要浪费时间!!”

  菲列尔的声音穿透了交战处已然凝结的空气,直达罗德的耳膜。而黑发少年立刻明白了老师的意思,迅速对被他“包围”的敌人展开凌厉地攻势,转瞬间又制造了三十条亡魂。

  “圣洁的女神玫儿忒菲娅啊!以吾海顿·拉尔森之名起誓!以吾之身,行汝之圣,阻隔万人之声,遮蔽万人之影!雾之海!”

  浓雾随着咒文覆盖了广袤的草原,仿佛世间万物都潜遁在其中一般。

  “想偷袭么?”

  罗德担心莉蒂亚的安全,迅速退到她身边。

  “不……”菲列尔手出浮现一个火球,向前抛了出去,“你们自己看吧。”

  火球所经之处浓雾迅速瓦解,罗德与莉蒂亚望向相同的方向,却什么都没看到。

  “他们撤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