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亚斯兰幻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

亚斯兰幻想 洛基.QD 3442 2006.03.24 00:54

    阿格耶走到队前,发现地上躺着十来具尸体,中间立着的两个人显然就是这个场景的作者。

  “嘿嘿嘿……有两下子嘛!” 噪音的制造者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人,“你们不知道挡住的是谁吗?”

  “本来是知道的,让你一吓差点忘了。”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男孩,幽暗的黑色长发,并在脑后绑成一束,海水蓝的眼眸就像冰澈的湖泊般深遂,脸上虽仍有三分稚气,但已属少有的英俊。原本拿在手中的黑色长剑插在面前的地上,双手捂着耳朵,“难怪风翼这么厉害,找一万个你这样的人一起笑,梅里亚王也吐血了。”

  “也不能这么说。”说话者看上去二十多岁,紫色的头发轻散在肩头,淡紫色的眼睛给人莫名的恐惧与诱惑,清秀的面容连敌对的士兵都不住多看上两眼。一身略显宽大的衣服证明他法师的身份。如果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话会感觉到在其身边,各种元素温顺地环绕着,“我们伟大的梅里亚王脸皮已经厚到一定境界了,所以我想他的耳膜也不会脆弱到哪里去。”

  “原来如此,果然还是老师学识渊博,佩服佩服。”男孩浅鞠一躬,表示敬佩。

  “你要学的还多着呢,谁让你总在我讲课的时候用月影之眼偷看女孩洗澡。”

  “冤枉啊!我是想去看看月之祭,结果瞄偏了。”

  “……你们俩在演戏剧么?”阿格耶被激怒了,并非因为对方侮辱国王,而是由于对自己的置之不理。

  “额…你倒是提醒我了,要是哪天我真的演戏剧,一定找你去演断了弦的竖琴。”男孩无视他的愤怒,依然嘲讽着,“声音都是一样的讨厌。”

  “去亡灵之神跟前演吧!”话音未落,阿格耶身形一闪,挥剑向男孩攻去。

  “你的工作我怎么能抢呢?”少年举起面前的剑,将将挡住对方的攻击。

  阿格耶凭借极快的速度围绕在猎物的四周,打算靠不间断的攻击置对方于死地。但男孩却并不慌忙的防御,每次看似不经心的挥剑却都恰好能够抵挡住对方的剑锋,双方暂时纠缠在一起。

  而另一边则是完全不同的景象,约五十名士兵包围了紫发男子,距离最近的十人手拿骑士剑打算围攻。但只见对方双手一抬,在其身边便刮起十道风刃,转眼间这十人的生命就随着风声消逝。

  “无、无念?!”由于并未听到紫发男子咏唱咒文,不少人都异口同声呼喊起这个传说中的词汇。

  绝大多数法师和祭司在施用魔法时都需要咏唱咒文,一是为了履行与各个神所签定的契约,以借用神的力量;二是为了使自己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从而控制魔法力量。而越高级的魔法咒文就越长,所以法师在近身战或被围攻时是极为不利的。

  但也有极少数人可以做到不需要咏唱的过程,如梅里亚的大贤者基拉·格拉汉姆和原欣伊亚的大主教约格·霍伊尔森,这种能力被称为“无念。”

  不过基拉·格拉汉姆做到“无念”时已经五十六岁了,而欣伊亚的大主教更是六十一岁。但眼前这个人最多不过二十八九岁,怎么可能达到“无念”的境界?

  严重出乎意料的情况扰乱了士兵们的思绪,虽然包围着紫发男子,但却一时间无人敢上前。而男子也并未趁势攻击,只是缓缓向着军队后方走去。

  “不好!”听到士兵惊呼的阿格耶瞥了一眼,发现紫发男子向着莉蒂亚的方向走去,不禁心头一紧。

  急速出了三剑之后阿格耶转身要追赶紫发男子,然而刚才慢悠悠的男孩却以极快的速度挡在他的面前,同时巧妙的连续攻击,封锁了阿格耶所有的退路。

  “可恶……”面对如此情况,阿格耶心思愈发急噪,手中剑挥动更加快速。但黑发少年却以与他同样快的速度回击着。双方再次僵持住了。

  紫发男子依然缓缓前进着,三千步兵中只有几十人敢于上前阻挡他的脚步,不过勇敢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菲列尔叔叔!!”发觉到形势的突变,莉蒂亚已经作出了一些猜想和准备,可是当看见不远处的身影时,还是不禁叫出这个熟悉的名字。而被呼喊者则还她一个微笑,示意她不用担心。

  对于在场的士兵来说,这声呼喊使他们得知了梦魇的名字。而对于阿格耶来说,则意味着失败的危险源头。

  “混帐!!”

  高喊一声,阿格耶使出了全身力气挥出一剑,而准备有些不足的少年被这一剑打退了几步。趁着这一瞬间,攻击者疾速冲向菲列尔。

  “马儿跑!马儿跳!苹果胡萝卜香蕉!岩之幕!”

  忽然追击者面前出现一道挂满尖刺的石壁,阿格耶急忙将手中剑刺向地面缓冲才避免迎面撞上。

  而被追击者此时却猛然回头,清秀的脸上挂着几丝不满。

  “蠢材!!不是说了不要用这么白痴的咒文了么?!”

  “谁让他像只跳蚤似的跑那么快,我一着急把小时候老妈教的儿歌想起来了!”

  被批评者作出了委屈加无奈的表情,立刻提剑冲向被阻挡的阿格耶,而菲列尔则转回身去继续扮演士兵眼中的噩梦。

  “可恶啊!!”

  如果不是事情紧急,阿格耶倒是非常想和这个年轻人分个高下,但如此急迫的情形使得他只能焦急地大叫。

  刚刚从惊愕中清醒过来一些的士兵此时又陷入另一场梦境。刚刚少年所咏唱的咒文令所有人都不明就里。本来咒文的主要作用就是与诸神履行契约,借用神明的力量。可刚才的“马儿”、“香蕉”之类的东西是和什么神履行哪门子契约……

  这次冲击并不比刚才施展“无念”的紫发男子所造成的小。面对这两个不可思议的代名词,很多人都觉得自己经历了一场梦境。只是,又有多少人意识到自己见证了一段惊骇历史的开始……

  在塑造了十几座“冰雕”之后,称呼已经从“梦魇”、“噩梦”升级到“紫发恶魔”的菲列尔走到了负责“照顾”莉蒂亚的卫兵面前。

  面对强大的敌人,有些士兵甚至有了扔下武器逃跑的冲动。但是“风翼骑士团”这个名字还是给了他们最后一丝勇气。四十人站到了“紫发恶魔”面前,其余十个人围在莉蒂亚四周。

  “我不想再杀人。”菲列尔缓缓说到,“把人放了,你们可以走了。”

  五十个人的身体微微颤动,可以看出他们都在忧郁,但并没有人放下武器。

  “不能放人!!”被黑发少年缠斗的阿格耶失声大喊,“这是达米安大人交给我们的任务!!不能失败!!”

  “废话那么多,我送你休息会吧。”少年加紧攻击,快如阿格耶竟也只能恍惚看到剑影,瞬时间身上多了十几道伤口,迅速落于下风。

  但是达米安这个名字却令士兵的精神为之一震。对这些风翼团员来说,这是一个比梅里亚王更加重要的名字。在他们心里,风翼骑士团长是像神一样的存在。

  原本已趋近溃散的士兵猛然间开始收紧,团团围住刚刚被自己妖魔化的“紫发恶魔”,有几十个人更是冲上前去攻击。

  菲列尔不禁皱眉,抬起左手轻轻挥动,瞬时间地面上窜出数十根树腾,将向他冲来的敌人束缚住,使其动弹不得。

  看到这一景象,刚刚激荡起来的勇气又沉了下去。敌人恶魔般的实力已经在这些普通士兵的心中深深埋下了叫做“恐惧”的种子,被眼前的场景刺激后迅速生根发芽,占据了每个人的内心。

  菲列尔看了看被束缚的士兵,轻轻叹了口气,面向包围莉蒂亚的卫兵,眼神中透露出了几许威吓。

  “我说过了,我不想再杀人。”

  “不能放人!这是命令!也是我们的名誉!!!”竭尽全力战斗的阿格耶近乎歇斯底里的高叫,这瞬间的分神使得身上又多了几道伤痕。

  此时这五十人的处境极其痛苦。一边是“风翼骑士团”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名誉与荣耀,一边是眼前这仿若异界来的恶魔,这样的选择可能是他们一生中最痛苦的。

  “啊!!!”

  正当所有人神经都高度紧张的时候,事情的核心人物突然尖叫起来。一名卫兵将剑架在了莉蒂亚的脖子上。

  “快退回去!!不然我对她不客气啦!!”当事者近乎疯狂的叫嚷,持刀手的颤抖显露了他心理的恐惧。

  “紫发恶魔”秀丽的脸上现出了愤怒的神色,抬起右手在空中划了个半圆,一把冰剑忽然出现在他手上,剑尖指向挟持莉蒂亚的卫兵,脸上的怒气仿佛已经判决了对方的死刑。

  “够了!”

  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是金属落地的声音,架在莉蒂亚脖子上的刀连同它主人的右臂一起掉落在尘土中。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吸引,看向了声音的来向。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名誉么?!”

  所有人都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听见声音的士兵已低下头,脸上挂上了敬畏的表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