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亚斯兰幻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

亚斯兰幻想 洛基.QD 4707 2006.04.13 19:25

    正如字面所述,夜雾森林到了夜晚就会雾气缭绕,虽然雾并非十分浓重,但在夜色的掩护下也足以阻挡一个人的视线。

  “见鬼!”在路上听了老师的想法,此刻的罗德心情非常焦急,“这么下去会来不及的!”

  “那也没办法。”手中握着火把的菲列尔虽然也为莉蒂亚的安危担忧,但还是保持着必要的冷静,“天刚刚全黑,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现在莉蒂亚还不会有生命危险。”

  “如果你想错了呢?”

  “那就只能替她报仇了。”

  “……”

  “还是快走吧,没时间抱怨了……”

  两个身影在夜雾中急速穿行着,就连火焰也由于速度的原因向后拖成条状。

  在往回赶的途中,菲列尔向他的学生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他并不认为桑蒂的问题在她自己,而是将怀疑投向的那个自称狄巴的医生身上。

  “如果在桑蒂出生时动了什么手脚,来造成她现在的异常……虽然我并不知道怎么做,但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精通魔法的菲列尔深深了解,魔法的力量是对元素的控制。就好象善于料理食物的人会成为厨师,对元素控制有天赋的人就是魔法师。如果有人能够完美地控制所有元素,那么这个人就足以成为令所有人都深感恐怖的存在,比如菲列尔……

  但绝大多数法师和神职者都坚信他们的力量来源于与神所签定的契约,如果他们听到了菲列尔的理论,基本都会嗤之以鼻。虽然菲列尔对他们的态度大体也是这样,只是他明白,如果现在向世人宣告这个世界的真实,那么自己肯定会被称为疯子……

  可是就他对魔法的了解,并没有哪种魔法是直接作用于人体,就算是控制元素,也不会对一个人的性格和体质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这足以证明,那个所谓“医生”并不是法师,或者至少不仅仅是法师。

  回想起蒂娜的话,菲列尔的心中泛起一阵寒意。如果有一种力量可以将一个小女孩改造成恐怖的野兽,那么这种力量一旦被滥用,就可以组建一支战斗力惊人的部队。如果指挥得当,也许就连达米安麾下的风翼骑士团都未必能占得上风……

  不过那都是后话,现在摆在菲列尔面前最切实的问题就是那个俨然已经成为恶魔的褐发女孩,以及和她单独在一起的莉蒂亚。但经过蒂娜得知村民口中描述的那个“恶魔”与他们亲眼看到的桑蒂相差过大,排除掉由于恐惧而夸大的成分,菲列尔分析桑蒂应该是会在夜晚性格转变,而且拥有过人的甚至是恐怖的力量。

  也正是因为这样,虽然并不一定像村民所说的那么恐怖,但是到了夜晚会人格转换的桑蒂还是对莉蒂亚有极大的威胁。现在已经入夜,如果她对“另一个自己”毫无控制能力的话,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到了!”

  罗德的声音将菲列尔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两人已经站在了那栋简陋的木屋前,但是里面似乎并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晚了么……”

  盯着木屋的菲列尔心底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罗德则接过火把不断地四处搜索。

  “这边!!”黑发少年在屋后的树丛中发现了许多断折的树枝,显然这里曾经有东西经过,“应该在这里!!”

  说完罗德就箭一般地窜了出去,菲列尔紧随其后,也向着那个方向跑去。

  本来罗德的移动速度就十分惊人,此时对莉蒂亚的担忧占据了他所有心思,所以速度已经快达到了人类的极限,就连身后的菲列尔都有些追不上了。

  疾驰了约十分钟之后,罗德猛然停下脚步。在他的面前,两个身影正停在一棵高大的树上。

  “放了莉蒂亚!!!”

  树枝上,一个瘦小的身影回头看着大叫的罗德,没有言语,只是静静地盯着他。

  然而罗德却感到有些寒意,因为那双眼睛分明放射着血红色的光。

  “桑蒂?”

  听到黑发少年叫着一个似乎熟悉的名字,那双血红的眼睛里显现出一丝困惑,那显然是桑蒂的身影歪着头看着他。

  “罗德!!”在桑蒂身边,莉蒂亚靠着树干斜坐着,看上去似乎受了伤,“桑蒂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有人犯了错误。”说着罗德跃向树的方向,“现在我来改正!”

  “小心!”看到桑蒂忽然扔出了什么,菲列尔提醒着空中的罗德,“有魔法波动!”

  此时罗德已发现了有东西向他袭来,但是听到老师第二句话时已经晚了,挥剑相迎的黑发少年只感到一道耀眼的强光,接着就被弹开了出去。

  “雷属性附加!”看到罗德被击飞,菲列尔立刻了解了树上的女孩用的什么方法,“可是她才十二岁啊……”

  对于元素控制,除了将其作为攻击手段以外,也有将各种属性元素覆盖在武器上的做法,这称之“属性附加”。但是一般能够做到“属性附加”的法师都得有相当的能力,否则元素会极不稳定,而且威力也无法发挥。

  但是桑蒂不过十二岁,就算她父母学习过魔法,但是也不会强到这种程度,那么……

  “罗德!她会属性附加,而且看来不需要吟唱!要小心!”

  “小心?”罗德从地上爬了起来,抖落身上的泥土,发现右手阵阵发麻,“莉蒂亚还在她手上!我怎么小心?!”

  说完,罗德再次跳了上去,这次速度要快很多,而且身形在空中不断地晃动,以扰乱桑蒂的视线。

  但是女孩并没有被这伎俩干扰,甩手打出五颗石子,向着罗德的额头与四肢飞去。罗德连忙挥剑阻挡,但是只打落四颗,左肩被击中。还没等伤口流血,就被迅速冻上了。

  “……这次是冰属性么?”罗德看了眼被冰封的左肩,立刻又跳向了空中,“等我一分钟,莉蒂亚。”

  跳起,被击落,又跳起,再被击落……类似的场景反复不断地演绎着。面对着对方附加的属性,以及极快的飞行速度,桑蒂发出的石子带来的是罗德全身上下的伤,以及莉蒂亚不住的眼泪。而身边的褐发女孩看着哭泣的莉蒂亚,眼瞳的血红竟忽然暗淡了下来。

  “不要啊……罗德……”莉蒂亚无法停止眼中的泪水,哭泣着向罗德喊去,“这样不行的啊!!”

  “嘿嘿,没什么是我不行的……”第七次从地上爬起后,罗德已经有些站不住了,只能用剑支撑身体,但望着莉蒂亚时脸上却依然挂着微笑,“多等我一会就好了……”

  身后的菲列尔一直没有出手,一方面是由于桑蒂与莉蒂亚的距离过近,贸然出手会有危险,再者,他明白,这是属于罗德的战斗……

  罗德深呼吸了一下,用足全身力气跳向莉蒂亚,身体的姿势完全是为了获得更大的速度,但如果受到攻击的话连躲闪都成问题。换句话说,是种自杀式的作法。不过此时的罗德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救出莉蒂亚,救出这个对自己来说十分重要的女孩……

  桑蒂握着三颗石子,雷属性已经被附加在上面,但已做好准备的手却始终没有挥出去。

  她在流泪。

  看着身边的女孩,莉蒂亚心底已没有了愤怒与恐惧,取而代之的是哀伤,莫名的哀伤。

  将莉蒂亚带回地面时,罗德十分意外自己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继而望向了仍然呆站在树枝上的桑蒂,发现她眼中的血红已不再闪耀。

  “莉蒂……亚……姐姐……”女孩断断续续地叫着女祭司的名字,“桑蒂……好难过……”

  原本血红的眼瞳在那一瞬间又恢复了少女的天真,只是看上去又是如此的痛苦,一种强烈的悲伤侵袭着在场的另外三个人的内心,仿佛自己也可以感受到眼前这个少女身心所受到的煎熬。

  “杀死她吧……也许那才是对她最好的方式……”

  菲列尔的声音虽然显得无力,但却刺激着罗德与莉蒂亚的耳膜与神经。

  “什么?杀了她?!”刚刚被桑蒂弄得遍体鳞伤的罗德此时却又为少女的安危激动起来,“我们可以想办法治好她!我们也可以去找那个什么医生!我们还可以……”

  “够了,罗德……”莉蒂亚阻止罗德的反驳,话音中透露着无限的哀伤,“菲列尔叔叔说得对,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菲列尔无言地看着女祭司,只是那身影已经不再柔弱。这些时间的经历使她长大了,长大到可以坦然地面对杀戮与死亡。只是,这种成长真的好么……

  “我知道了……”无力再说什么,罗德转身向桑蒂的方向走去,“我来吧……”

  轻身跃上树枝,罗德低着头站在女孩身边,没有人看到他的脸,也没有人看到他正在流泪的眼。

  “要怪就怪我吧,终有一天我会在亡灵之神面前向你谢罪的……”

  “莉蒂亚……姐姐……”好象在与什么挣扎着一样,桑蒂的脸已经扭曲得有些变形,但是她还是挤出了一个微笑,而这,也将是她最后一个笑容,“要……记得……桑蒂哦……”

  “我会的桑蒂……”被呼唤的女祭司,抹了两下脸上的泪,努力地还以她一个微笑,“姐姐会永远记得有你这样一个妹妹……那么美丽,那么善良……”

  一个简洁的动作,罗德扭断了女孩的脖子,也终止了她短暂而又痛苦的生命。将桑蒂扛在肩上,罗德无声地落下地面,脚步沉重地移向菲列尔与莉蒂亚,眼中充斥着与女祭司一样的悲伤。

  “为她修座墓吧。”不忍见到两个孩子再伤心下去,菲列尔打破了沉寂,“这是我们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不……”罗德依然没有抬起头,但是语气中显示出了一丝坚毅,“还有一件事,为她报仇!”

  菲列尔没有再说什么,静静地感受着这感伤的气氛。孩子终于是要长大的,虽然这条件似乎过于严酷了……

  “你们看啊……”不顾自己左肩受的伤从罗德手中接过桑蒂,莉蒂亚将女孩抱在怀中,“她在笑呢……桑蒂在笑呢……”

  已经失去生命的脸上呈现着笑意,那笑容是如此熟悉,第一次见到桑蒂时见过,来到桑蒂的木屋时见过,在莉蒂亚怀中时见过,她生命的最后一刻见过……此时的桑蒂依然带着微笑,那笑容看上去是如此幸福……

  “安静地睡去吧,桑蒂……”将女孩平放在菲列尔用魔法迅速制好的坟墓中,莉蒂亚安详的表情就好象在轻哄着心爱的妹妹入睡,“带着微笑入睡吧……不会再有痛苦……等待着你的将是纯白的梦乡……”

  站在身后的两个人没有说话,但是心中也充满了哀伤。虽然与这个女孩认识时间不长,但是她悲哀且短暂的一生却深深打动两个男人的心。

  “……生者的意愿依然存世 逝去的灵魂将获永生

  前生的记忆泛起涟漪 往世的瑰丽亦会平静

  世间的唏嘘不再响起 凡尘的搅扰永沉幽冥

  神明的祷告为你道路 圣灵的歌声伴你前行

  洁白的羽毛为你飘散 漆黑的夜空做你眼睛

  身后的道路已然消逝 心中的羁绊化做云影……”

  莉蒂亚唱起了菲列尔曾经唱过的歌曲,略带哀伤的歌此时却如此的安逸。整座夜雾森林被朦胧的歌声环绕,每一棵树木都停止了摇曳,每一滴露珠都饱含悲伤,无声的夜风也驻足聆听,仿佛整个自然都在为少女悲伤,为她送行……

  “……星辰的光辉不会恒久 灵魂的轮回永不会停

  生者的思念依然萦绕 逝去的灵魂永获安宁

  前生的苦难已非真实 往世的甘甜亦会随风

  世间的争论不具意义 凡尘的纷乱再无回声

  神明的祈祷洗涤你身 圣灵的泪水赦免罚刑

  洁白的羽毛为你幻灭 漆黑的夜空渐落光明

  身后的一切离你而去 心中的圣洁方为永恒

  星辰的光辉不会恒久 灵魂的轮回永不会停

  …………………………………………………………”

  莉蒂亚一行离开以后约三个小时,月光正最大限度地眷顾森林。一个诡异的身影在树丛间移动着,安静到显得诡异的行踪最终停在桑蒂的墓前。

  “不愧是学魔法的后代啊……果然没让我失望……”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低声的说到,“虽然比预想的早了些……不过现在醒来也是时候……”

  随着男子吟唱了一些难懂的咒文,原本平静的森林顿时传出了一阵阴森的声音……

  由内向外挖土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