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亚斯兰幻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

亚斯兰幻想 洛基.QD 3218 2006.03.25 13:52

    离开塔洛尔后,菲列尔三人决定前往南方的罗森达特,那里是莉蒂亚的家乡,也有一个令人信赖的老者。

  亚斯兰大陆的一年分为十个月,分别是旦月、霜月、碧月、热月、炽月、炎月、丰月、酒月、雾月、暖月。一月是一年的开始,所以称“旦月”;三月时花草穗森皆开始发芽,于是称为“碧月”;到了四月,气候开始转暖,就叫做“热月”;五月、六月气候炎热,分别叫做“炽月”、“炎月”;到了七月,粮食开始收割,便是名副其实的“丰月”;丰收之后的一个月,整个亚斯兰大陆都要进行浩大的“酒神祭”,又称“赫拉节”,为了感谢酒与丰收之神赫拉,所以八月叫做“酒月”;到了九月,亚斯兰南端的亚克拉提拉(古亚斯兰语天之尽头之意)海上刮起强烈的南风,开始将“冰之秘境”寒冷的空气吹向大陆,气温骤降,大部分陆地都处于薄雾之中,于是称之为“雾月”;在南风与寒流的影响下,十月份的亚斯兰大陆除了最北端的部分城市以外都已落入严寒的掌控之中,所以人们没事时都选择躲在家里,反而感觉温暖,所以索性叫做“暖月”。

  现在的亚斯兰正值炎月,炎热无比。在炽如火之神艾齐忒菲丁的天气下,菲列尔一行也只得走走停停,以逃避阳光的追杀,行程进展得十分缓慢。

  “天怎么这么热啊?!”树林间,一个少年抱怨着,黑发绑成一束粘在背上,水蓝色眼瞳活力的迹象消失待尽,俊朗的脸孔几乎被汗水淹没,一柄黑色长剑在地上拖行,“难道梅里亚王雇佣了阳光来追杀我们???”

  “你就少臭屁一会吧,还能节省一些口水。”

  一个紫发男子“好心”地劝告着,仿若异世般存在的美丽面容露出一个天使般的微笑。但如果有人注意到他的影子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头上长着两只角,背后还有一根尖锐的尾巴。

  “菲列尔叔叔……”一个美丽却有些柔弱的女孩担心地说,亚麻色的长发缓缓飘动,眼中带着关切,“让他也过来吧……”

  听到莉蒂亚的话,罗德急忙向另外两人的方向跑了过去,却被菲列尔一个火箭逼了回去。

  “在炎热的天气下赶路,这对他也是个历练,何况今天的天气还不算十分炎热……”

  “啊!!!我受够了!!!”罗德狂舞着剑,歇斯底里的叫嚷着,“你躲在水球里当然不热啦!!!有本事你站出来试试!!!”

  “额……菲列尔叔叔……”莉蒂亚一脸尴尬地看着身边的紫发男子,语气中参杂着几许不知所措。

  “你有什么可抱怨的?谁让你平时不好好学水系魔法!”菲列尔悠哉游哉地看着已经发狂的罗德,不时吮吸着身边飘舞的泉水。

  原来在经过一条小溪的时候菲列尔固定了一些泉水,使其成球状漂浮在四周,并沿途用地下水来补充水量,以减轻炎热。但是由于水球只能容纳两个人,所以在“为了让他好好历练”的大义名分下,将罗德踢了出去。

  本来从塔洛尔到罗森达特有大路可以直达,但是由于塔洛尔是小镇,本身马车数量就不多,再加上菲列尔为了躲避梅里亚军可能的追赶,于是就选择了一条森林占大多数的的路线。沿途只有一些小村庄,并没有城镇。一来就算有追兵也不容易被发觉,二来也可以躲避炎热的天气。

  不过离开塔洛尔已经四天了,并未发觉有任何追兵的迹象。虽然深林之中确实不易被发现,但菲列尔总觉得有些过于安静了。

  “……谁知道水系魔法还可以这么用!谁让你当初总说要教我飞!结果是用水龙卷把我卷上去!谁让……嗯?”

  一阵不输给野兽咆哮的叫嚷,罗德突然安静了下来,鼻子在空气中不知道闻些什么。莉蒂亚好奇地看着他异常的举动,而菲列尔则无奈地摇了摇头。

  “水!!我发现水了!!”罗德突然大叫了起来,一溜烟地跑掉了。

  “喂……”莉蒂亚呆滞地看着罗德狂奔的背影,“他……没事吧……”

  被质问者则不住地摇头,看都不看一眼,自顾自地吮吸着飘舞着地液体。

  “菲列尔叔叔……”莉蒂亚低下了头,面色有些阴郁,“为什么……梅里亚王要抓我?”

  “嗯……关于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菲列尔放慢了脚步,若有所思的样子,“只是目前还没有什么进展,毕竟现在我们所知道的太少了。”

  “也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那时候那罗希斯执院只告诉我快跑……”说到为了她死去的霍尔神官,莉蒂亚的神色愈发黯然,“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神官他就不会……就不会……”

  看着身边柔弱的女孩眼中噙着泪水,菲列尔轻轻把她围在怀里。只有十五岁的女孩,却要突然间面对身边人的死去与残酷的杀戮,能够坚持至此,已是十分坚强了。或许这个时候,哭泣是最好的安慰,因为明天也许,杀戮又要继续……

  “不要太难过了。”实在不忍面前的莉蒂亚哀伤地哭泣,菲列尔开口安慰起来,“霍尔神官只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可是…可是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非要为了我失去生命?”伤心的莉蒂亚已经泣不成声,“这样对么?正确么……”

  “有些事情,是无所谓对错的……”紫发男子抬起头,望向天际的流云,“但能够真正坚持自己选择的人,无论对错,成功失败,他人都是无可厚非的。”

  菲列尔扶住莉蒂亚的双肩,望着她的双眼,黑色的双瞳已经被泪水模糊。

  “就好象你决定回去救他,也是谁也无可厚非的。”

  “可是……我还是救不了他……”莉蒂亚回想起神院中的那一幕,那罗希斯神官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记挂她的安危,“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

  任由泪水打湿自己的肩头,菲列尔再一次望向远空。

  “……生者的意愿依然存世 逝去的灵魂将获永生

  前生的记忆泛起涟漪 往世的瑰丽亦会平静

  世间的唏嘘不再响起 凡尘的搅扰永沉幽冥

  神明的祷告为你道路 圣灵的歌声伴你前行

  洁白的羽毛为你飘散 漆黑的夜空做你眼睛

  身后的道路已然消逝 心中的羁绊化做云影

  星辰的光辉不会恒久 灵魂的轮回永不会停

  生者的思念依然萦绕 逝去的灵魂永获安宁

  前生的苦难已非真实 往世的甘甜亦会随风

  世间的争论不具意义 凡尘的纷乱再无回声

  神明的祈祷洗涤你身 圣灵的泪水赦免罚刑

  洁白的羽毛为你幻灭 漆黑的夜空渐落光明

  身后的一切离你而去 心中的圣洁方为永恒

  星辰的光辉不会恒久 灵魂的轮回永不会停……”

  菲列尔的歌声很轻柔,却深深地刻入莉蒂亚的心中。风悄悄的吹拂,枝梢的金缕婆娑摇曳。艳阳下的苍郁森林被风的双翼温柔拥抱住,飞翔的鸟群逐渐安静,觅食的动物也竖耳倾听,森林中洋溢着宁静的生机。宁静的歌冰封了时间,也冷却了莉蒂亚激动的心。靠在菲列尔的肩头,眼中的泪却在渐渐消逝,受伤的心则被慢慢治愈……

  良久,莉蒂亚抬起了头。

  “谢谢菲列尔叔叔,我已经没事了。” 女孩已停止了哭泣,展现在菲列尔面前的是女神般圣洁的微笑。

  看到莉蒂亚已恢复了平静,菲列尔也放下心了,又吸吮了几下漂浮的液体。

  “我们去看看罗德吧,不知道他找到水了没有……”

  “哎呀!我都把这小子给忘了!”听到这个已经被扔到记忆的垃圾堆里的名字,菲列尔猛然尖叫起来,“快去看看吧,没准他已经淹死了。”

  当菲列尔为了安慰莉蒂亚而歌唱的时候,罗德则在为了寻找水而狂奔着。大概二十分钟后,他在一条小溪前停下了脚步。

  “水啊!!真的是水啊!!!”

  兴奋异常的罗德跳入了水中,贪婪地汲取着这来之不易的液体。

  忽然一支箭从对面的树丛中飞了出来,窜向溪水中放肆的黑发少年,溪水立刻又归于平静。

  “果然来了,团长大人真是神机妙算!”一个矮胖的男人从树丛中走了出来,来到倒下的罗德身边,拿出别在腰间的短剑,准备砍下面前的人头,“看来又要升职了!”

  “扑!”

  溪水中一片殷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