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京观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胡言不说 1 23 20382020.02.28 10:12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六百人的黑鹰剑士哼唱着秦国的战歌无衣,这六百人仿佛有着六千人,六万人的气势。

  “轰隆隆,轰隆隆。”

  “踏,踏,踏。”

  秦军的战车和大月氏的骑兵碰撞在一起,黑黄两色交杂着。

  “风,风,风,风。”

  大秦的兵卒就像地狱里踏出的修罗,浑身浴血,各个都以一敌十。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有秦兵胸口被捅了个通透,还将敌军的头颅割下。

  有秦兵断了右臂,便以左臂持刀。

  有秦兵断了双臂,便以齿,以颅为兵。

  有秦兵断了双腿,便匍匐在血浆中,以残躯抱住马蹄。

  有秦兵断了头颅,还屹立不倒。

  “轰。”

  一辆秦军兵车翻到在泥泞中,这一车的秦军甲士都翻到在地。血泊,淤泥糊了一脸,一身。

  “杀,啊。”

  “杀,啊。”

  五人纷力推开身上的马车,拿起青铜剑跌落的青铜剑。

  “风,风,风,风,风。”五人相视一笑,齐声呼喊道。

  车兵落了马车,便是步兵了。以步兵对骑兵,必死的结局。五人以经存了死志,呼喊着无畏的向大月人冲去。

  “砰,砰,砰。”

  一阵刀剑相撞的声音,最锋利的青铜剑已经卷了刃,五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地,只剩下了他一人,伤痕累累的站着。

  他右臂插着一支箭,仅剩的左臂机械性的挥舞着剑。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从右眼蔓延到耳边。嘴角往外涌着鲜血,高声的呼喊着。

  “风,风,风。”

  终于,他也撑不住了,他踢了踢脚边的尸体。

  “铁子,二狗。这次没法带你们回家了,咱们下面见。”

  他是一名伍长,如今他的这一伍已经全军覆灭。

  六百秦军黑鹰剑士力敌两千大月骑兵,如今已经稳稳的占据了上风,获胜已经是迟早的事情。

  兵对兵,将对将。

  王离使了一杆长槊,左右开弓,力敌五六员敌方大将,丝毫不落下风。此时,已经将两人刺倒于马下。

  “砰,砰,砰。”

  赢月长剑挥舞,已经将翼良王子稳稳的压制住。翼良王子万万没想到赢月小小的身躯中,居然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力量。

  眼前的这个女人,不仅仅是招式精秒。气力比起草原上最强壮的大力士来,也丝毫不弱。

  一番苦战之后,翼良王子的虎口已经裂开。血液沾染在刀柄之上,黏滑的刀柄,让他越发的使不上力气。

  “我大月的勇士已经倒下如此之多,你我两清,就此止戈如何?”翼良王子知道,在战下去,恐怖会落个全军覆灭的结局。

  “我赢月说话算话,说一个都走不了,便一个都走不了。”说着,横剑立马向前冲来。

  翼良王子看到这一幕,已然胆寒。看向四周,仅剩的大月骑兵已经被秦兵车队围住。全军覆灭,已然成了定局。

  “驾,驾,驾。”

  翼良王子心一横,丢下正在战斗的大月骑兵,转身策马向战场外跑去。

  “踏,踏,踏。”

  赢月连忙策马追去,只是本身骑的便是拉车的驽马,远远比不得翼良王子所骑的大宛良马。起步又落后了一会,只能被越落越远。这会,连背影已经迷糊了。

  眼看众人已经追不上翼良王子,这到嘴是鸭子就要飞了。

  赢月伸手取下右腿边的长弓,张弓搭箭向翼良射去。

  “啾。”

  “轰。”

  箭音响起,翼良便从马上轰然落下。马匹不知是惊了,还是未曾察觉,依然飞奔向前。

  “翼良王子死了。”

  “翼良王子死了。”

  仅存的三五百大月骑兵已经彻底乱了,如今毫无半点战斗力可言。

  “全部杀光,一个不留。”赢月收起长剑,冷哼道。

  “杀了我贵霜国王最宠爱的王子,你们准备迎接贵霜的怒火吧,你们都得死,都得死。”驯鹰人放飞手中的灰鹰,歇斯底里的吼道。

  月公主定睛一看,只见灰鹰腿上绑着一个白色布条。只是眨眼间,灰鹰已经飞向苍穹。

  “找死。”王离长槊一横,便要向他刺去。

  “留他一命。”赢月道。

  话音刚落,赢月张弓撘箭向天空中的灰鹰射去。

  “你若是能把它射下来,我活吞了这鹰。”训鹰人看着在天空盘旋的灰鹰,不屑的说道。

  “啾。”

  “啾。”

  “啾。”

  七石硬弓被赢月拉了个满月,先是一箭射出,就在这一箭即将跌落的时候。赢月又是一箭射出,这一箭准准的撞击到前一箭的尾羽上。旧力虽怯,新力以生,这箭矢又向空中飞去。

  “轰。”灰鹰从天空跌落,身上插着一枚箭羽。

  “咕,咕。”这鹰此时还未死透,发出一阵阵哀鸣。

  “来,吃了它。”王离将灰鹰串到长槊上,将它递到训鹰人面前。

  此时,所有的大月人都已经被砍刀在地,只剩下训鹰人还站着。

  “阿尔忒弥斯。”训鹰人不顾地上满是血浆,五体投地的俯在地上,高声呼喊。

  阿尔忒弥斯是草原神话中的狩猎女神、月神,草原女神,亦被视为野兽的保护神。

  “吃了,你活。”赢月淡淡的声音响起。

  “咯嘣,咯嘣。”月公主的声音刚刚响起,驯鹰人抱着整只灰鹰吞了了起来。羽毛,鲜血粘了一脸。

  “枭首,铸京观。”月公主淡淡的声音响起。

  整个战场变的让人作呕,到处都是砍头割耳的画面。

  “那个别放,留着。把这个什么翼良王子的脑袋给我垒最上面,打个样。”看到两个兵卒将翼良王子的头割下,王离连忙阻止道。

  约莫忙了一个时辰,这两千人头颅已经密密麻麻的被堆积到一起。翼良王子的头颅被王离放到了最上面,双目圆瞪,死不瞑目。

  “走罢,从今天开始,你便是鹰奴。”月公主淡淡的对驯赢人说道。

  河套,休密部

  “左顿首领,祸事了,翼良王子被人杀了,头颅被铸了京观。”斥候来报道。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