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怎么能是反派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气运秒用

我怎么能是反派呢 诺羽裳 1883 2021.07.04 06:38

  随着一道气运消失,陆川思绪集中往境界推演,一刹那过去了,而在陆川的感悟中却过了整整一年了,体内内力鼓动。

  陆川知道他入一品了,主要是他有八年记忆,又感悟了整整一年时间,破入一品才轻轻松松,等过了宗师境,那八年记忆对境界就毫无作用了。

  一鼓作气,破宗师境,陆川想到,思绪继续沉入命运镜,六道气运瞬间消失,一刹那陆川的思绪过去了六年。

  然境界的感悟早就超过了宗师境,但内力却无法突破,似乎缺少了什么东西,灵气!这片天地把灵气隔绝了,那为什么,在记忆中在大明皇宫中却能突破呢?大明皇宫中有灵气。

  陆川想到,只能回去再突破了。

  次日一早,陆川便带着十万大军,拉着好几大车从黑玉国收缴的战利品,可谓是满载而归。

  此刻幽冥大陆边缘的黑雾中,林放全身被黑雾包裹,然后源源不断的黑雾从林放眉心进入,紧接着瞳孔也被黑雾占据,整个眼珠子变的漆黑如墨。

  突然一道金光闪过,寄居在林放身上的黑雾发出一声沙哑的咆哮。

  “该死,本尊积蓄千年的力量,才放出一道分魂,差点被灭了,区区一个未练气之人竟然有护魂至宝,去夺舍其他人也暂时不行了,只能换其他办法了。”

  “唔,我这是怎么了?好像被什么怪物抓进黑雾了。”林放幽幽醒转,有点迷糊的自语道。

  “小子,你醒了啊。”

  “谁,你是谁?”林放被这声音惊醒,有些惊恐的看向四周,慌乱喊道。

  难道是黑雾中的怪物?还有这黑雾不是会吸人精气,和寿命吗?我为何没事,林放脑中思绪万千。

  “别找了小子,老夫在你脑海中,还有你没被黑雾侵蚀都是老夫的功劳。”平和的声音从林放脑海中传出,似乎听声音就能联想到一位慈祥和蔼的老人。

  “你是什么东西?我为何在这里?是你把我抓来的?还有你为什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虽然这声音让林放有些放松,但还是冷静的问道。

  因传说有些精怪就喜欢让人放松,然后让其陷入幻境,慢慢吸食其精气,直到变成干尸,虽说死的没一点痛苦,但谁想死啊。

  “小子,老夫乃是天煌大陆上,太清宗的太上长老,化神期的强者,你连练气都未入,老夫要你死,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说让散发出能让林放面对死亡感觉的气息。

  “前,前辈,您,您有,有何吩咐,啊?”林放感受着随时可以让他死的气息,颤颤巍巍道。

  “小子,这只是老夫的一道分魂,到这犄角旮旯是为了找一样东西,恰巧看到你被一精怪所困,所幸你遇到了老夫,老夫就把那精怪给打死了,救了你一命,然后还帮你把侵蚀入体的黑雾给清除了,你该怎么谢谢老夫呢?”说完便把气势一收。

  “谢谢前辈救命之恩,小子无以为报,但凡您老有何吩咐请尽管提。”林放深吸一口气,诚恳的说道。

  “算你小子有良心,老夫为你去除黑雾时检查了你体质,体质不错,有资格成为老夫的亲传弟子,怎么样想成为老夫的第子吧?”说着又把气息一放。

  “想,特别想,师父在上请受徒弟一拜。”说着林放便麻溜的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叫师父,但内心问候了其祖宗十八代,有这样收徒的吗?不同意就得死吧。

  “小子老夫可是能知道你在想什么的呀!你是不是想死啊?胆敢编排老夫?”说着又把气息加重。

  林放神情一僵,满脸毫无血色,浑身发抖,似乎死亡就在眼前,脑中思绪疯狂翻滚,将这辈子能想到夸人的词语都喊出来了。

  “好了,就原谅你这一次了,要是还有下次有没这么容易了,太清宗最重要宗规便是尊师重道。”说完便把气息收回。

  “徒儿知错了,谢师父原谅,徒儿谨记,尊师重道。”林放再次跪下磕头道。

  “小子你想成为老夫的亲传弟子,可没那么容易,是有考验的。”

  “师父您请说,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徒儿在所不辞。”林放从心道。

  “好,老夫本来是来找东西,那就把这找东西作为考验交给你了,你听好了,就这犄角旮旯里有八块阵盘碎片,你想办法集齐,待你集齐后便通过考验了,知道了吗?”

  “师父您是说这幽冥大陆上有八块碎片找齐了就通过考验?可徒儿实力低微,师父您要找的东西肯定珍贵无比,徒儿实在有心无力啊。”林放摊手道。

  “小子放心你尽管去找就行,我这道分魂就留在你身上,既可以教你修行,也可以保你不死,毕竟老夫是收徒不是让你去送死。”

  “那师父您实力这么强,能帮徒儿报仇吗?徒儿若无仇恨在身找东西肯定一心一意。”林放恳求道。

  “小子,说吧,你有何仇怨啊?”

  “就幽冥大陆上的大明王国,他们就因为莫须有的证据把徒儿全族都灭了。”林放满脸怨气道。

  这兔崽子,本尊还以为是某个家族,遮掩一下灭了,那老家伙也发现不了,灭一个国家肯定不行,要被那老家伙察觉到,这千年努力又白费了,不行,得再忽悠这小子一下。

  “徒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就这犄角旮旯里的国家,有老夫教导你,不出三年,你要报仇还不是手到擒来,何况自己亲手报仇对修行有益,知道了吗?”

  “徒儿知道了,谢师父指点。”林放有些丧气道。

  “恩,孺子可教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