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点银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九十四 人命危浅

点银烛 樊钰生 2315 2021.01.14 07:15

  浮云朝露,人命危浅。

  皇上扫视了一圈,口气萧索:“来求情的,话都说完了吧。”又低头冷瞥乌昭容:“朕还不知,你何时也与这凡家一伙贼子搭上了线。”

  乌昭容急切道:“圣人,您一定要相信妾啊。或者您这就下令,查证南地是否有冻雨之灾!”

  狗皇帝一脚踹在乌昭容肩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先仔细你们乌氏罢!”

  扑通倒地的乌昭容满脸不可思议,眼神变得茫然起来。

  大舅跪行了两步,抱拳苦劝:“陛下啊,陛下!叫骠骑将军先行,待查明情况,再杀不迟呐!”

  皇上怒目圆瞪欲要驳斥,京兆府尹从远处呼着陛下,手提衣摆噔噔小跑而来,将一份卷宗双手跪呈道:“启禀圣上,钦犯百小治终于招认,是他谎称东瀛蜡头无毒可食,且宜观赏。这才蒙骗了内侍鹿呦鸣,从而误入了二皇子的膳食中去了!”

  皇上咬牙切齿,以手点着卷宗:“都听见了吧!百小治身为重犯,凡玉菟先是对他连番查访,而后将他关于自家后院,拒不送官!不是窝藏还能是什么?!”

  “都不要劝了!朕意已决,今日就是她的死期,斩!”

  被按在地上许久的薛莫皟又开始大声哀呜求情,分辨的话已经语无伦次。

  

  

  两个刽子手登上点兵台,将一捆蒲草铺于木墩之前。再于蒲草之上,放了一个竹筐。我瞧了瞧竹筐的大小,装一颗头足够了。

  我的头再次被按在木墩之上,典正嬷嬷抚了抚我的后颈,按着一处骨节对刽子手说:“可从这里下刀。”然后她还安慰我道:“郡主,不疼的,就一下的事。”

  刽子手确认之后,转身去备刀了。

  周贵妃先人一步崩溃,她尖叫着,百般要抱住我,可惜已被侍卫拉开。

  她只好跪爬向皇上,声泪俱下道:“圣人,您于心何忍!她只不过十五岁,笄礼都未行!这回是我百越有错在先,不当处置他人啊,妾已每日修书给父亲了,他一定会听我一言的圣人!您饶了小菟吧!”

  颜阿秋站在台下,在我的头朝向的地方,以手遮口泪流满面的哭道:“妹妹,你就放心去吧!等会子姐姐给你收尸,今后也会替你向姑姑尽孝的。”

  场面是如此的纷乱,哭泣声求情声低笑声,声声不绝,可悲可叹,可笑可怜。

  

  

  马儿的数声嘶鸣将左相和李成蕴也带来当场。

  我只能从余光中看见他们,一切都是倾斜的。

  李成蕴把脚步踉跄的左相扶到御前,二人跪下后向我投来焦灼的一望。接着李成蕴恶狠狠的瞪了刽子手一眼,那意思是叫他滚远些。

  神魂不住的我突然泛上了微笑。为了叫我活命,你们认真的样子,我都记下了。

  左相颤悠悠的从怀里掏出一物,抬着他那颗老迈花白的头对皇上说:“圣人,这是当年武德王为太祖皇帝挡下一箭,所留剩的那枚箭头。太祖皇帝说过,叫凡家好生留着,万不得已之时,可还他凡家一情!圣人,您看看,您看看!”

  皇上突然蹦了起来,歇斯底里的喊道:“你们,你们都来逼朕是吗?!年代久远,还拿这什么不知所谓的箭头说事!”

  然后他如同一只暴怒的野兽,张牙舞爪的冲将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衣襟,双手一托将我高高举起,口沫横飞:“这个孽畜,朕看只有她死了,你们一个个的才会如常!”

  伴着一声怒吼,我被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的双眼难辨日月,也不知疼痛。

  当我再度被揪着举起的时候,一晃之间,我好似看见了姑姑奔跑而来的身影……

  狗皇帝紧咬着牙,厄啊一声,用尽全力再度将我砸摔地上。我控制不了方向,这一下使我狠狠趴伏在地,双肋间的刺痛震彻而来,霎那间心胸两处如同万虫啃噬,疼麻酸胀不能尽述,血脉如同金蛇狂舞,心肝脾肺直往口中涌来。

  丧心病狂的人还在喊着:“凭什么摔死的是璇儿!明明该是你!”

  无数的嘈杂之音在耳旁嗡嗡,我的舌根无限腥甜,呜嗷一声,一大口鲜血从喉中狂喷而出,飞溅三尺以外!

  前有凌霜梅,近有富贵花。满地的红色花朵肆意绽放着,怔住了一应看客。

  而我胸痛不止,咳呕不停,惨惨蠕动。继续以血为墨,往地上喷洒涂鸦。

  那个紫色的人影儿衣沾寒风,冲上来将我抱在怀里,颤抖着双手,来接我从唇角淌出的血流,不可置信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好孩子,会没事的,没事的。”

  无数道目光齐刷刷的射来。我安心的享有这怀抱,也许是最后的怀抱了。

  姑姑摇着头,意乱如麻,从未如此卑懦的说道:“圣人,圣人,看在下官伺候您二十年的份上,饶她一命吧。”

  我已经很困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但依稀可见皇上怒色一转,带上一抹邪气的笑:“饶了她?她不过是苏内司的徒儿,一个养女罢了,没了不碍得。你若喜欢孩子,以后多养几个便是了。”

  姑姑隐隐发抖:“不不,圣人,她不一样。您怎么罚她都好,贬为庶人也罢,求您给条活路。”

  皇上发狠道:“那得看苏内司能不能给朕一个充分的理由了。”

  我的侧脸贴着姑姑的胸膛,可知她心绪翻涌。

  皇上见姑姑缄口无声,作势要来拿我:“再不说,这如花似玉的小脑袋可要切掉了。”

  姑姑便将我抱的更紧了,颤悠说道:“理由,有。乞请圣人,饶过下官的亲生女儿吧。”

  惊喜之下,我的眼前闪起幸福的星星。

  我欣慰的笑了起来,心里从来没有这么甜过。

  这答案,我想了多久,等了多久。

  我气若游丝,动动嘴唇,唤了声阿娘。虽然声音太小,娘亲不曾听到。

  

  

  此一句话如响雷炸裂,人群中哗然一片。

  说完此句,娘亲绝望的闭了闭眼,好似一生事业,尽付东流。

  我瞬间愧疚了。

  张才人在一旁哈哈笑道:“哟,这总领后宫的女官大人,可真会以身作则呀。”

  然而狗皇帝拿准了机会,一副无耻之尤:“嗯,这个理由还行。不过——,苏内司的亲生女儿,与朕何干呢?”

  娘亲仰眸,张皇无言。

  但狗皇帝即刻又快语笑道:“那看来,苏内司是答应做朕的贤妃了。有了这层关系,莫说恕罪,朕还愿意将你生的野种,封为公主。”

  他弯下腰,盯着娘亲凝滞的神情,半分得意半分严肃:“嗯?朕说的对吗?”

  一弹指倾浮生过,娘亲深出一口气,整理着心绪,沉静说道:“是,下官遵旨。”

  “好,罪女凡玉菟,罢官留爵,数罪赦免。”

  娘亲抱着我的身子往下一拜:“谢陛下天恩。”

  皇上早已是大喜过望,高兴劲儿如同一水壶,浪笑沸腾着,直起身来大声宣告:“传朕旨意,册封内官局女官苏晓为一品夫人·贤妃,于上元佳节,同行册封之礼。”

  紧接着无边兵卫唰唰跪地,齐声高呼:“贺喜圣人,贺喜贤妃。”

  声浪之大,风从虎啸。

  我的小命,竟是在这般情形里,保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