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亚斯兰的钟表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东方明月

亚斯兰的钟表师 南城的小孩 4211 2021.09.02 23:00

  风驰电掣中,她越过了狂风山脉。

  森林、高山、巨石和悬崖都化为残影,被她抛在脑后。

  当绕过西北角——那片隶属于卡萨诺瓦家族的天鹅堡时,三江平原终于出现在她眼前。那是一片无垠的麦田。在狂风暴雨中,它沿着地平线,延伸至黑夜的尽头。

  东方明月右手握剑,左手紧压伤口,但尽管如此,伤口依旧在泣血,丝毫不停。

  下了一夜的暴雨,通往南风城的道路泥泞不堪。东方明月绕过水坑,在树枝上跳跃。借助植物的弹力不仅能节省精力,还能从高处俯瞰局势。她先找到了一颗巨树,它高耸入云,足足有五十米高。她站在树冠下方的分岔处,眺望远方,只见屹立在三江交汇处的城市微光粼粼。她知道,那就是南风城,勒格赫特帝国的首都,人类西部王国的首都。

  锐利的尖塔高耸入云,仿佛战场上耸立的枪林,它们互相缠绕,彼此凝望。住在那里的人会流血吗?东方明月下意识地想。如果不会流血至少会受伤吧。此刻,她正在寻找一条合理的逃离路线,她身后,正有无数想要取她性命的杀手,他们隐藏在黑暗中,没有任何踪迹。

  他们是猎手,自己是猎物。暴露了踪迹的愚蠢的猎物。

  这是场杀与被杀的游戏,而她正是被杀的目标。

  我需要穿过树林,然后抵达麦田,东方明月借助微弱的晨光盘算着,树林可以给我庇护,麦田虽然被农民收割,但野草可以护我周全。关键是接下来的路程。从田野抵达城区有段长路,除了低矮的建筑外,没有任何掩护。任何人通过那里都将把自己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中。那样太危险了。虽然她对自己的剑术很自信,只要长剑出鞘,浩荡的剑气便足以斩断一切妖魔,可是,杀手用的不是剑,而是杀人术。对他们来说,任务只有一个:杀死目标。若他们蜂拥而上,如同蜘蛛般不断蚕食自己,即便是大明龙雀的传人,最终也难逃殒命的下场。

  东方明月叹了口气,她看着手中一路上从未放下的剑,只见暗红色的剑鞘如干涸的血液,凝固在黎明前的黑夜永恒不息;一条条刻在剑鞘上的纹路仿佛巨树的年轮,流淌沉淀在岁月中的力量;那镶嵌在剑身上的三颗宝石,正散发着极具神韵的光芒,她至今依旧能叫出它们的名字:天玄、天玑、天启。

  剑还不能出鞘,东方明月抚摸着剑柄上雕刻的凤凰花纹。真像团正在燃烧的火焰,她心想,随即摇了摇头,还不到出手的时候,凤凰还不足以飞上天空,她的火焰依旧无法烧尽身后的黑暗与邪恶。

  她必须等待。

  所以,我该怎么做?继续逃跑?逃往哪里?从玉京到扬州,从九州到风暴洋,从遗忘都到星光城,然后是烛光森林和狂风山脉,直至南风城?逃亡究竟还要持续多久?东方明月望向前方,整个城市已经苏醒,太阳的光轮从狂风山脉探出头来,整个田野和三江平原都被照亮。当她看到早起的商人推开门户,驱赶着马车进入集市时,东方明月忽然眼前一亮。

  对了!虽然没有房屋为我提供掩护,但过往的商人可以,我可以装作他们中的一员,偷偷的混进去,然后再寻找机会。是的,但这一切必须赶在商人出来之后。

  所以她必须在这里等待,等到沉睡的城市完全从梦中苏醒的时刻。终于可以休息下了。东方明月望着身后灰暗的森林,一路上,她很少回头,因为她害怕这一次回头将会是最后一次。“天幕”的杀手极为难缠,若非必要时刻,绝不能和他们对敌。但倘若到了紧急时刻,她也别无选择。

  她轻轻躺在树冠顶的树枝上,双脚耷拉着,这样有助于保持平衡。树林中的鸟儿从她头顶飞过,她伸出手,张开五指,不知何时,东方明月心中竟然开始羡慕起这些畜生了。你们好自由,生于天空,死于天空。不像我,自从拿起手中剑的那刻起,我再也不是当初的我了。

  风吹着他的长发,它们如同灰色的丝绸飘荡在黎明中,交织着,低语着,倾诉着。东方明月转过头,朝三江平原望去,远方的江河弯弯曲曲,和故乡的河流没有什么两样。清晨依旧是清晨、星空依旧是星空、麦田也还是同样的麦田。可是呢,住在这里的却是一群不同的人,他们穿着干净利落的衣服,坐着高大的马车。他们不会因袖子过长而烦恼,所以想混入其中,必须改变自己的样子。东方明月撕去袖口,随后站起身。我就是一只鸟儿。她告诉自己。

  眨眼间,太空繁星消散,月亮陨落,光芒撕破黑暗从烛光森林而来。东方明月双脚离开树枝,她轻轻跃起,如同箭矢般射入空中。大地匍匐在她的脚下,飞鸟与她为伍。左边,是被阳光照亮的麦田,她能清晰地看到杂草和奔跑的野兔。右边,是三江汇合之处,港口已经开始运转,无数帆船正在那里集结。

  她伸出手,试图抓住鸟儿的羽毛,但它们却早已飞走。她没有羽毛,不是鸟儿,而是活在陆地上的人。即便跳得再高,终有落地的时刻,不过是早与晚的问题。

  她在下落。布衣在风中变形,灰色短袍猎猎作响。她穿过丛林和灌木,稳稳地落在早已被收割的麦田里。她踏着整齐的麦秆,以轻盈的步伐飞快前进,快到几乎只剩下残影。太阳完全出来了,那是团巨大的火球。她紧握大明龙雀,感受到剑身的颤抖。看来它感受到了光与热,想用自己的火焰驱散阴霾。但还不是出鞘的时刻。她皱了皱眉。身后的麦田有着不寻常的动静,她知道敌人始终跟在身后,尽管他们的脚步很轻,气息很微弱,但她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

  一个人永远无法逃脱自己的影子,从“天幕”盯上猎物那一刻开始,猎物的命运就注定是死在“天幕”的刀下。师傅将大明龙雀赠予她的时候,东方明月就明白了这一点。因为她亲眼看到师傅倒在血泊中,他身后的黑暗中却隐藏着难以描述的恐惧。

  灰白的长发迎风飘舞,她再次提速。村庄从她身旁擦肩而过。早起的农民挥动农具,在田野中劳动。扎着头巾的妇女坐在窗台边的缝纫机前,缝制漂亮的衣裳。小孩在田野里奔跑玩耍,男孩拿着自制木剑与别的男孩战斗,而女孩子们则成双成对地躲在树荫下观看。“西方王国的男孩都有个骑士梦,哪怕他是最低贱的乞丐。”曾经有人这样告诉东方明月。“他们梦想着长大后骑上白马,披着印有属于自己徽章的盔甲走上战场,他们渴望荣誉,期盼胜利。面对困难和敌人,他们将手持长枪奋勇向前,永不后退;面对自己曾许下的誓言,他们将用生命捍卫;面对美丽的女孩,他们将挥洒血与泪。”

  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小镇,穿过一个接一个的集市,东方明月距离南风城越来越近,高耸入云的尖塔比从狂风山脉望去时更加宏伟壮观,上面遍布着窗户和阳台,屋顶栽满了鲜花和灌木。她在某个小屋后停下了脚步,她向后望去,身后无人,于是立即混入了一个进入南风城的冒险队。那些身披铠甲的骑士和头戴尖帽子的法师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于是她决定默默跟随。

  小队的组成很复杂,不仅有人类,还有精灵、矮人、兽人和龙族。带头的是身穿贴身护甲的剑士,他身披黑色长袍,双手剑没有出鞘。精灵弓手和丰满的人类女法师跟在他身后,两侧是手持巨锤的矮人战士和紧握法杖的龙族术士。虽然在九州大陆也有精灵与矮人的存在,但绝对是很少见的。况且,在亚斯兰大陆逃亡的这段时间里,她也很少见到过矮人与精灵,因此,她判断这个冒险队的等级必定很高,否则拥有如此复杂的组成。果不其然。她与队伍后半段的普通士兵混在一起后,那些杀手便消失了,可能他们也感受到了这批人的强大,因此不敢轻举妄动。但她知道他们不会就此放弃,他们一定是在黑暗中寻找机会,或许,等进入南风城后,他们就会行动。

  “你是从九州来的剑客?”不知何时,带队的剑士来到了东方明月身旁。

  东方明月吃了一惊,她完全没有感受到这家伙的气息。“嗯,有什么事吗?”她仔细审视着男人的面庞,看上去有些沧桑,但嘴角却挂着英俊的笑容。

  “不瞒您说,我刚才发现了一只小蚊子,它混到了我的队伍里。而我是队伍的队长,所以需要弄明白这只蚊子会不会咬人。”他笑了笑。“你瞧瞧周围,精灵弓手、人类法师、骑士、步兵、龙族术士、矮人兽骑兵,我的队伍可不是一般的队伍,想在南风城找出另一个可不容易。”他的身材不高,看起来有些羸弱。“我没有把你闯入的消息告知我的同伴,或许他们已经知道了,”他的眼睛转了转,“总之,我希望你能解释,为何会在这里?”

  “我想要进城。”东方明月平静地说。他的剑尚未出鞘,此人没有恶意。但她的手,没有离开大明龙雀。

  男人示意周围的士兵先跟上去,自己随后就来。“进城?你从哪里来?遗忘都?不朽城?云川?还是星海城?”东方明月没有回答。“不用猜也知道,你是从扬州来的。暴风航线跨越了风暴洋,很快就能抵达遗忘都。”他想了想。“抵达遗忘都后呢?会直接北上?不,不可能,若是从遗忘都北上,那么我们不会在这里相遇,因为你会经过古斯塔夫松家族的领地——赫洛堡。”

  “我先是朝西,穿越了南方平原,然后北上进入狂风山脉。”东方明月有条不紊地紧跟队伍步伐,她时刻注意着四周,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没有意外发生。

  “从天鹅堡那个方向过来或许是个办法,国王大道连接了勒格赫特帝国各个角落,也包括从天鹅堡到南风城。”他说,“但既然想进城,又为什么和我们走一起。”他的目光忽然间变得凌厉,“难道是为了躲避什么人?”精灵弓手和人类法师回头看他,似乎有些担忧,但男人朝她们摇了摇头,示意没有危险发生,他继续说:“我能感觉出来,你很强,就算是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你的眼睛从始至终都在看我的剑,看它是否出鞘。实话实说,单论剑术,勒格赫特帝国的剑士很难与九州的剑客相比。但是,我们的实力绝非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低下头,“你的剑很漂亮,是柄好剑,不过我很好奇,你究竟是那三位中的哪一个?”

  东方明月注视着他的眼睛死死不放。“你似乎对我们很了解?”

  他轻声笑着。“九州大陆是个神秘的地方,人类东部王国能独立统治那个地方,若非有强者坐镇,是绝对办不到的。据说,九州剑客实力最为强悍,而处于剑道顶端的三个人,便被称为‘仙’。历代九州都有三位剑仙镇守,他们的实力不亚于人类西部王国过去的强者。”运送野怪尸体的马车缓缓向前。“你的实力在我之上,就算我的小队所有人加起来,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如果你认为凭借剑仙的身份就能随意进出南风城,那就太天真了。”冒险队所过之处,街道两侧的少女们都探出头来,他们挥舞着手绢,从天空中洒下鲜花。花瓣纷纷落下,在阳光中显得可爱动人。“我很好奇,敢于猎杀剑仙的那些人,究竟是谁?”

  花瓣落在东方明月肩头,她将其轻轻摘下。“你弄错了一点。”

  “哦?”

  “我不是剑仙。”她说,“我的师傅才是,不过他已经死了。”死在她的面前,被“天幕”所杀,“第三位剑仙还未出现,但他在临时前将其佩剑送给了我。”

  “就是这把剑?”男人审视着剑鞘,“为何不出剑?剑仙一剑,难道还无法解决他们?”

  “杀死那些人容易,但隐藏自己行踪难,只要是别他们盯上的猎物,就算是剑仙也难逃一死。”她冷冷地回答,“现在还未到出鞘的时刻,我需要等待一个绝佳的时机,一个足以杀光他们的时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