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不存在的美好世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丶审判台前

不存在的美好世界 后发先至 2430 2019.06.13 16:09

  被擦得铮铮发亮的皮鞋出现在亚兰斯眼前,放在现实中的话,把脚放在离别人的脸这么近的地方,是极其不尊重的行为。

  亚兰斯被打得动弹不得,所以老板也没办法反抗。

  明白了这是强制剧情之后,他只有强忍浑身的刺痛,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情况。

  皮鞋是审判台上的少年的,他下来之前一直坐在旁听席,从那身光鲜亮丽的华服来猜测的话,地位应该很高。

  刚刚审判的时候,只有最中间那个胖子一个劲儿地发出怪叫,所以旁边的两人显得特别没有存在感。

  现在老板终于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这个年纪和亚兰斯差不多,却能“审判”别人的少年。

  视线离开皮鞋,首先令人注意到少年的头上,棕红的头发如燃烧的火焰一般。

  棕红是暖色调,通常让人想到热情如火,那是积极向上的感情色。然而少年火焰般的头发底下,却有着一对很不搭调的三白眼。

  因为三白眼在视觉上,通常会让别人感觉持有者冷酷无情。这样的眼神配上火焰般的头发,能给人留下极深的印象。

  少年的下三白盯着亚兰斯的时候,亚兰斯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老板也感觉自己如坠冰窖。

  凛厉的眼神和那不羁的发型不自然地结合,少年散发出的冰凉气场似乎透过黑色的华服变得更加刺人。

  这让老板感受到了异常。

  普通情况会让人有点难以理解、一个少年为什么会散发出这样的气场?所以他猜测,这个少年会不会就是亚兰斯将来的敌人。

  毕竟设计这样一个角色所消耗的资料量可不少,这和按需分配的道理相同。总不可能让一个资料量巨大的boss角色,骑着自行车去打酱油吧。

  …………

  『父亲,您听见他刚刚说的话了吗。』

  少年并没有看亚兰斯,而是望向审判台上。

  台上的中年人摊了摊手,傲慢地说:

  『谁知道他在说什么,我只知道他犯下的罪行。审判长,差不多该下达表决了吧?』

  肉山马上媚笑道:

  『确实如此,既然是当场抓获,本来就不应该审判,而是直接处决的。』

  老板躺在地上,认真地听着他们的对话来搜集情报。

  令人意外的,肉山审判长在讨好别人的时候并不会发出猪一样的怪叫……

  ……

  ……

  亚兰斯快被处决了?这是什么鬼展开?

  所有的情报还没有掌握,游戏的开幕还没有拉开,主角就要被处决了?

  作为玩家,老板本应当以旁观者的身份,完整地看完这段过场动画的。但刚刚打板子产生的疼痛现在还没消除。

  他调离亚兰斯的第一人称,关闭了控制系统。迅速更换到了第三人称,然后唤醒游戏菜单。

  …………

  刚才打板子,他忍过来了,因为他是专业的。

  之前也接受过恐怖游戏,打板子和恐怖游戏的精神攻击相比还算不了什么,所以他的尊严不允许半途而废。

  现在情况不同了。

  天知道等会儿“处决”的时候,会不会也把最真实的感受传递到他身上。

  其他游戏纵使万箭穿心也没关系,因为有系统的保护。然而这个鬼游戏打得亚兰斯屁股开花,他也得跟着受罪!

  游戏菜单顺利呼出,老板望着空中的退出按钮松了一口气。

  再见狗屎游戏,你好死胖子。

  就在老板一边想着怎么处置外面的那个“小胖子”,一边进行退出操作的时候。

  『等等!』

  华服少年发出了喝止的声音。

  老板惊得冒了一身冷汗,手上的动作也不自觉地停下来。

  这家伙……不不不,不可能,他不可能看得到自己。

  就算角色塑造地再怎么逼真,NPC就是NPC,根本不可能发现身为玩家的自己。

  『这家伙刚刚说的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过。父亲大人!』

  原来不是在说自己。

  『随你喜欢就好。』

  中年男人看了看审判长,审判长马上低下头:

  『就由莱克恩大人处决这个死刑犯吧!』

  得到授权的少年握了握拳头,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并把靴子踩在了亚兰斯的头上。

  老板并没有重新以玩家身份进入游戏。他依旧停留在菜单界面。

  事到如今,老板也不打算介入了。他决定放弃操纵权,让亚兰斯自己行动。

  这样的游戏并不适合[未创]。

  如果这个游戏实装了[虚拟现实],玩家们一开始就会被人痛殴,并且被踩在脚底下。

  老板怀疑这个游戏的制作者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玩家根本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梦幻开局”,无论剧情是否合理。

  脱离了掌控的亚兰斯眼神渐渐焕发起新的神光。为了避免鼻子撞在地面上,奋力扭动脑袋,咬紧牙关承受着不断在他脸上碾动的皮鞋。

  老板默默地看着,看着眼前这个将会成为主角的少年,他现在所经受的耻辱。

  红发少年莱克恩左脚站立,另一只脚踩在亚兰斯的脸上,慢悠悠的把一只手臂放在亚兰斯脑袋上面的膝盖上:

  『夜晚闯进公爵府,身上还带着武器。你想干什么?用你那把叉烂土豆的刀子切下一丁点黄金偷走?还是想用那肮脏的手偷一点儿牛排带回去填饱你那可怜的空无一物的肚子?』

  莱克恩扭动着硬底皮靴,弯腰低下了头。在那张靠近亚兰斯耳边的脸上,笑容愈发浓郁:

  『哦!该不会?该不会该不会该不会?该不会是想……杀人吧?』

  听着克莱恩的耳语,亚兰斯终于做出了反应:

  『你这家伙!你这家伙!你这滚蛋!你这畜生!你!你!』

  疯狂滚动的亚兰斯脱离了莱克恩的脚。

  莱克恩看着满脸涨红,青筋暴怒亚兰斯,双手托起了他的脸:

  『你在生气什么?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啊……刚刚你确实说过血债……之类的东西?可我并不记得有欠过什么债啊,更何况是血债诶,这么可怕的东西要是有欠的话,我一定能记得起来的。』

  莱克恩解开了束缚的绳索,把亚兰斯狠狠地撞在了墙上。

  『我能不能拜托你提醒我一下啊。』

  老板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莱克恩的表情深沉而悲痛,就像是得了失忆症的病人寻找治病的良药一样。

  而他的动作却激昂无比。

  飞快舞动的双手一下就解开了绳结,提着亚兰斯旋转到墙边的时候,他脚上的拍子仿佛踩出了世界上最癫狂的踢踏舞。

  …………

  变态。

  『变态』

  看来老板和亚兰斯的感想不谋而合。

  …………

  『嗯你说什么?我只是希望你提醒一下,好让我想起来我不该忘记的债务。而你居然这么说我。』

  莱克恩松开了抓住衣领的双手,下滑的衣服擦过莱克恩小拇指上的戒指。

  戒指发出了悦耳的声音,亚兰斯应声而倒。

  『三年前,你做过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看着一瘸一拐,站起来的亚兰斯,克莱恩挠了挠头:

  『三年前……三年前怎么了?那时我还没有离开领地。在阿斯特雷斯领,我应该没欠下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才对啊……』

  克莱恩的表情毫无做作,那是非常认真回忆过去时的表情。

  『你连你杀掉的人都能忘掉吗!』

  看着这样的克莱恩,亚兰斯挥出了他的拳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